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池南川叶舒萌小说池先生你失宠了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1 11:37:01

叶舒萌池南川小说叫做《池先生,你失宠了》,这里提供叶舒萌池南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的……”池南川激烈地拉扯着她的衣服,如同要将她整个掏空一般,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串红痕。欲望在酒精的催使下来势凶猛,今晚,他必须得到她!

精彩章节:

两人走进了一间面馆,生意火爆,坐满了学生,胖胖的老板正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这里的生意永远都这么好。”叶舒萌忍住不摇头感叹。三十几度的天气,挤在一间没空调的小破店里,只能说是真爱了。

“是啊。一眨眼我就毕业两年了,居然一次都没来过。还记得以前我们每周都要来这吃两三次。”

“嗯。”

可惜多了池明曦“第三者插足”。

但叶舒萌自问,难道现在的“第三者”不是自己吗?

不管池明曦是用多么卑鄙的手段抢走了慕言,她始终是他的妻子。爱着一个有妇之夫,她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有时候特别自责。

“在想什么?”

她一稍微失神,唐慕言就察觉了。

她在想池南川吗?这个念头令他不舒服。

“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吃到面。”叶舒萌嬉笑。

“你们来啦?好久不见。”胖胖的老板满头大汗,善良淳朴的脸上盈满了笑意,“还是老样子,两碗牛肉面?”

“嗯嗯,谢谢老板。”

“两年没来,没想到老板还记得我们。”

“你这么帅,想忘记都难。”叶舒萌贫他,“你没发现周围的女孩子都在偷看吗?”

唐慕言笑笑。从幼儿园到硕士,他一直是校草,对女生的爱慕早就麻木了。

隔壁桌几个女学生正在小声讨论。

“好帅的男人啊。”

“是啊,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好羡慕他女朋友哦,他看她的眼神很宠爱呢。”

“嗯嗯,简直比言情小说还梦幻啊,我要嫉妒死了。”

……

她们自以为声音很小,但两人听的清清楚楚,叶舒萌微微红了脸。

池明曦还没出现的时候,他们经常被误会是情侣,也从来没解释过什么。

面端上来了,两人大快朵颐,吃得很爽。

出了面馆,叶舒萌还抱着肚子一个劲感叹太好吃。

“既然那么喜欢,打包一份回去?”唐慕言笑道。

“不行不行,那会肥死我的,还要减肥。”

“你已经很瘦了。”

“你别诱惑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气氛融洽,像回到了几年前,池明曦还没出现的时候。

“去江边逛一圈,消消食吧。”唐慕言提议。

“好啊。”她也想和他多待一会儿。

学校后门临江,每天晚上都有很多学生在湖边散步。

夜风徐徐,叶舒萌和唐慕言并排走着,望着被路灯拉长的身影,她心中感慨万千,很多曾经的记忆都浮了上来。

一段维持了十几年的单恋,早已像烙印般烙入她的灵魂,难以割舍。

如果没有池明曦,他们现在会交往吗?

她想得太入神。

“小心——”

十字路口,红灯亮了。唐慕言忙将叶舒萌拽了回来。

他一着急力气很大,叶舒萌被惯性猛地带入他怀中,头撞上了他的胸膛。

“嗡——”

她,在他怀中。

他拥着她。

那一刻,唐慕言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永远不放手。

抱着她的时候,他心头一直以来的缺憾感奇异地被填满了,很满足,很安心,很平静。

难道他的缺憾是因为……他娶的不是她?

这个念头太可怕了,唐慕言不敢往深处想,他有些恐慌。可他贪恋她的发香,贪恋她的体温,贪恋此刻拥她在怀的感觉。

他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了些,渴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砰砰砰——

好快的心跳,是她的吗?

不,不是她的,是唐慕言的。

狂乱的心跳令叶舒萌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的心跳为什么这么快?为什么他胸膛发热?

这样的拥抱不是她渴望已久的吗?她不是应该心如鹿撞?可为什么她只感到安心和温暖?反而想起被池南川拥抱时那疯狂的心跳,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难道她喜欢上池南川了?

不,不可能!叶舒萌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这个疯狂的猜测。

她喜欢了唐慕言十几年,怎么可能这么快移情别恋一个刚认识一个月的男人?尽管他很优秀,可他们的相处非常不愉快,她很讨厌他才对啊。

她究竟是怎么了?

……

街头,人来人往,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几米开外的地方。

池南川坐在驾驶座内,望着街头拥抱的两人,双手握紧方向盘,手背上已经突出了可怕的青筋。

眉心紧紧夹着,太阳穴突突跳动,他的脸色前所未有地骇人。

他不知道这股强烈的愤怒从何而来,但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更加失控,无法控制,愤怒如猛兽一般在他胸膛内横冲直撞。

池南川冷着脸收回目光,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

叶舒萌被自己喜欢上池南川这个可怕的念头吓到了,慌忙从唐慕言怀中挣脱出来,急得满脸发烫。

唐慕言也意识到自己的失常,手顿在那,有些尴尬,“刚刚有车……”

“嗯。谢谢。”

叶舒萌低着头,心跳凌乱。她不该多想,刚刚只是个意外。

……

酒吧,声色犬马,群魔乱舞,音乐震天。

秦恕之赶到的时候,茶几上已经有两个空瓶,池南川倒了满满一杯,一口灌下。

很明显,某人心情不好。

秦恕之坐在他身旁,慢条斯理地灌了一杯酒。“这是表演哪出?借酒浇愁呢?喝得这么凶,不会是公司快垮了吧?我交给你的时候可是一派繁华盛世,倒闭了可别甩锅到我身上。”

秦恕之是池南川的表哥,在他出国的几年,池氏一直由他掌管。现在池南川回来了,秦恕之就回去接手了家族企业秦氏。

池南川冷冷扫了他一眼。

“不是公司啊?那就是感情?该不是上次那个要给你下面吃的女人把你甩了吧?”秦恕之没有半点同情,反而很是幸灾乐祸。

烈酒滑过喉咙,火烧火燎,池南川又想起了街头那一幕,更加恼火。“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拜托,不是你找我出来安慰你的吗?我一日理万机的大忙人,被你一个电话就颠颠儿地召唤来了,我容易么?你也太没良心了。”

秦恕之也喝了口酒。“为了感情吧?陷进去了?”

秦恕之笑笑地睨他。“陷进去了?”

“没有。”池南川烦躁地否定了,他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女人。

邋邋遢遢,爱吃垃圾食品,比母老虎还凶,得理不饶人……一身的缺点,他看了她就烦。

他喜欢的,是池明曦那种小公主般楚楚可人,要让人保护的女孩子。

可为什么今晚的烦躁甚至超过了他得知池明曦婚讯那晚?

她爱喜欢谁喜欢谁,爱和谁拥抱和谁拥抱,与他无关!

可他为什么心烦得要命?

其实答案很简单,他喜欢她,对她心动了,吃醋了,这就能够解释一切。

关键在于,池南川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理由!

这样不断地矛盾挣扎,让他烦躁得要爆炸了。

“得了吧,像你这种没有七情六欲的机器人,若非陷进去,不会烦成这样。初恋的都这么单纯。”

作为一个过来人,秦恕之非常有发言权。

他点了根烟,吞云吐雾,感慨。“爱情啊……就是个劫数,谁都逃不开。但被狠狠虐一次你就知道,这TM就是个操蛋玩意儿,都是假的,虚的,哪有什么真爱?”

他的语气充满了嘲弄,但嘲弄之中似乎又夹杂了一丝丝涩味。

“反正别想得太严重,以后你就知道,这男人和女人之间,只有肉体关系是真的,是最实在的,其他的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别心烦了,嗯?”

池南川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只是一个劲喝酒,想借由喝酒来麻痹自己。可越喝越清醒了,真要命。

手机响了。秦恕之扫了一眼。“我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回来。”

他走出酒吧。

“恕之,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温柔又淡静。

秦恕之靠着墙,一手夹着烟,姿态浪荡,朝空中吐了个烟圈。“不知道,还在应酬。”

“嗯,我刚给宁宁洗澡,她问爸爸怎么还没回来。”

宁宁……

秦恕之心中五味杂陈,最后化作嘴角一抹复杂的苦笑。“我知道,我尽量。”

“好,我休息了,晚安。”

对方没多说就挂了。

秦恕之扔了烟头,一脚狠狠踩熄。等他再回到酒吧,池南川已经不见了。

……

另一边,夏小满和公司同事来酒吧玩,玩游戏输了,被灌了很多酒,东倒西歪地走出包厢,要找洗手间吐。

“小满,你没事吧?”一直追她的男同事姜飞追了出来。

“没、没事……”夏小满晕晕乎乎,但还是凭着本能推搡着。

“你要去哪?回家吗?”

“嗯。”好晕啊……夏小满感觉随时都可能晕过去,胃里翻江倒海,很想吐。

“我送你吧。”

“不用,你,你回去,继续玩。”

“你醉成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家?会有危险的。万一被坏人有机可乘怎么办?”姜飞扶着她不肯放手。她的手好软,又白又嫩,摸着真舒服,他忍不住心猿意马了。

他从夏小满第一天来实习就已经看上她了,各种献殷勤,各种追求,但夏小满都不为所动,让他很挫败。

按说他长得挺帅的,家里也算小康,夏小满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凭什么拒绝他?

酒后是最容易乱性的,只要今晚在床上搞定她,她不得乖乖当他的女朋友?

姜飞满脑子坏主意,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

夏小满一直拒绝,她虽然很醉,但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她知道姜飞这个人不靠谱,和他在一起会有危险。

“真的不用,你……你放开我……”

“小满,别这样嘛,我是好人啊。而且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对你一见钟情,我不是一个花花公子。小满,你接受我,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美人在怀,再加上喝了酒,姜飞受不了了,直接就把夏小满压在墙上,要去强吻她。

“小满,让我亲一个,嗯?我的吻技很棒的……小满……”

“放开,姜飞……放手……”夏小满拼尽全力推搡,但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就算全力抵抗,也只是隔靴搔痒罢了,根本抵挡不了姜飞。

眼见姜飞就要得逞,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拽开了。

夏小满腿一软,整个人往下瘫,幸好一只强壮的手臂及时环住了她的腰,将她勾入怀中,顿觉安心。

“没事吧?”

她鼻间弥漫开性感清冽的男人香气。

夏小满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感觉跌入了一堵人墙。晕晕乎乎望去,目光撞上了一道漂亮的下颚,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集性感俊美与成熟霸气为一体。

此刻他似笑非笑,目光却充满了杀机,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好帅的大叔!!!完全是她的菜!!!

夏小满心中三个惊叹号。

她是在做梦吗?

她被惊艳得清醒了几分,傻了眼,瞬也不瞬地盯着那张脸,怕一眨眼他就消失不见了。

姜飞被推得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了个狗吃屎,恼羞成怒地瞪去。“你——”

第一感觉告诉姜飞,这个男人自己惹不起……他立刻就被吓怂了,结结巴巴地说。“放、放开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秦恕之冷笑,低头问怀里痴迷地盯着自己的小美人,“他是你男朋友?

夏小满呆呆摇头。

她好希望这个大叔帅哥是她男朋友啊。

天,她是在做梦吧?现实中真的有这么帅的大叔吗?完全秒杀一众韩国欧巴。

“听清楚了,她说不是。”秦恕之挑眉。

“她,她喝醉了。”

到嘴边的鸭子,姜飞怎么都不甘心让它飞了,白白便宜一个外人,于是壮着胆子嚷嚷。“你快放开我女朋友,我、我们是一起来的,还有很多同事,你不想惹麻烦就赶紧滚蛋。”

“是有人要惹麻烦,不过那个人恐怕是你。”秦恕之冷笑,但他的笑容反而比不笑更加有威慑力。“你想尝尝我的拳头?”

“趁我现在还不想动手,立刻滚,否则……”狭长的眼眸一眯,这是最后的警告。

姜飞看了看夏小满,又看了看他,动起手来肯定是自己吃亏。权衡了一下,还是小命要紧,夹着尾巴溜了。

“没事儿?”秦恕之的手扶着夏小满的腰,稍一施力,托起她的身子,让她靠向自己。

夏小满满脸通红,眼珠也红红的,样子又呆呆的很迷萌,像只小猴子。“我……我是在做梦么?”她讷讷的。

“你好帅啊……”她痴痴道。

秦恕之莞尔。她不是第一个夸他帅的女人,但她绝对是最可爱的一个,像只小呆鸡,傻乎乎的。

夏小满伸手想摸他的脸,确定他的真实性,但胸口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恶心,“哇——”地一声就吐了。

房间内,硝烟弥漫。

一片漆黑之中,只有手机屏幕亮着,冷光衬得池明曦的脸像女鬼一般恐怖,完全是狰狞的。

她对着照片已经看了一个小时,全身上下,连一滴血都是冰冷的。

照片上,唐慕言和叶舒萌在街头亲密相拥。

她的丈夫,双臂紧紧拥着她最痛恨的女人。

这对池明曦是个噩梦!

眼里放射着嫉妒的毒焰,她脸色惨白,冷得浑身发抖。

她就知道唐慕言对叶舒萌的感情不简单,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立刻利用丁航,故意制造他和叶舒萌亲昵的假象,骗唐慕言他们在交往,并谎称他遇险那次是自己救了他。

她精心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才将唐慕言骗入她“网”中。

可这样还套不牢他吗?

不,她绝不接受这样的失败!

死也不!

池明曦抓起包就急匆匆往外冲。

陈玉兰刚好上楼。“晚饭做好了,我正要叫你……”

池明曦冷着脸,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头也不回地往下冲。

“小曦,小曦?”

“怎么回事?这急燎燎地是要去哪?”陈玉兰困惑地摇头。

……

池家。

“二小姐,你回来了……”

“我爸妈呢?”

女佣回答。“老爷和太太刚用过晚餐,上楼休息了。你吃过了吗?要不要……”

女佣话没说完,池明曦就跑上楼了,不敲门直接闯进书房。

“爸,妈,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池渊和李菁被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吓一跳,都愣住了。

“怎么了?”李菁忙放下书走过去,“眼睛怎么红了?慕言欺负你了?”

这才结婚几天?

护女心切的池渊立刻板起脸。“那小子敢对你不好,看我怎么教训他。”

“哥……哥结婚了……”

“结婚?”

两人都惊呆。

早两天儿子还回过家,可他们一个字也没听他提过啊。

怎么回事儿?

以他们儿子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隐婚的。

“是不是搞错了?”池渊震惊得起身。

“没错,他娶的是叶舒萌,你们见过的。亏我把她当好闺蜜,可她竟然背着我,勾引慕言。她根本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她还经常去夜总会那种地方打工。”

池明曦把照片都拿了出来。“你们看!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招数,哥现在都鬼迷心窍了,只有我们能帮他,他们必须立刻离婚!”

……

夜。

叶舒萌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

池南川还没回家,是在公司加班,还是在外面花天酒地?

等等,她磨磨蹭蹭到现在还没睡,就是在等他?担心他?怎么可能,她疯了!

她是忙论文忙到现在,她根本不在乎他在哪花天酒地,和哪个女人鬼混。

叶舒萌正要关客厅的灯,回房睡觉。

“嘭——”门突然被撞开,一声巨响吓了她一跳。

池南川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浑身酒味。领口大大敞开,领带歪扭地挂在脖子上,露出了一截胸膛,滚烫发红。

叶舒萌被熏得直皱眉,这家伙是刚被人从酒缸里捞出来的吗?

她没见过酩酊大醉的他,衬衫和西装都皱了,显得有些狼狈。

池南川一个趔趄,叶舒萌来不及多想,忙冲上去用双手撑住他一条手臂,“喂,没事吧你?”

天,他好沉,快把她活活压死了。还一身酒味,熏死她了。

池南川足足有一米八八,又很强壮,叶舒萌都快撑不住他的重量,全身都在发抖。

“我……我我扶你回房间。”她气喘吁吁。

“慢点。”

“这边走,喂,你要去哪。别乱动,我快撑不住了。”

池南川面红耳赤,拉扯着领带,剧烈粗喘,“我……我要喝水。”

“我一会儿给你倒,你先回房躺着。”

好沉,她的腿都软了,抖得厉害。

叶舒萌如遭泰山压顶,咬牙切齿,近乎尖叫。“池南川,你再乱动我就不管你了!”

“小、小曦?”

“你瞎了眼了,我不是她。诶,叫你别乱动!”

池南川突然双手用力扶住她的肩膀,瞳孔骤然紧缩。“小曦?”

“说了我不是,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叶舒萌直冒冷汗,他的手像铁钳子一般牢牢扣紧她,都快把她的骨头给活活勒断了,她听见了骨头被挤压发出的“咯咯”声,好恐怖。

“池南川,你放开我!”

“小曦……”池南川的眼眸如裹了一层火焰,紧紧盯着她,快要把她的五脏都焚毁。

“为什么是唐慕言,为什么!”池南川剧烈地摇晃着她的肩膀,怒声质问着。

叶舒萌全身的骨架都快要被他摇散了,好痛,好痛,全身只有这一种感觉。

“放开我……我不是池明曦……我不是……”

“为什么?”池南川仍执意将她当做她,激烈地咆哮着,额头上青筋突出,就像只恐怖的猛禽。

“池南川,你丫混蛋!”叶舒萌整张脸都抽筋了,痛得直骂,“你这个变态恋妹癖!神经病,疯子!”

“放手啊!放开我!”

“不……不要放开,你是我的……”池南川疯了,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他的力气大得骇人,一用力将叶舒萌收紧,她整个人被一股暴力勒紧,全身的经脉都要断了。痛,她的肋骨被压断,体内的空气也全被挤出来了。

她像陷入了无底深渊,黑暗中一直往下沉,她要晕厥了。

池南川双手捧起叶舒萌的脸,低头咬住了她的唇。

痛,叶舒萌的唇都要被撕裂了,她激烈挣扎,双手拼命捶打他的后背。可他的肌肉如比城墙还坚硬,她的拳头对他而言还比不过隔靴搔痒。

“唔……放……放开……”

她骂他,他却趁机深入纠缠她,羞愤难耐的叶舒萌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口中弥漫开了血腥味,但池南川还不肯放开她。挣扎间,两人摔倒在了沙发上。叶舒萌被压在下面,五脏六腑都要被压碎了。

“你是我的……”池南川激烈地拉扯着她的衣服,如同要将她整个掏空一般,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串红痕。

欲望在酒精的催使下来势凶猛,今晚,他必须得到她!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池先生,你失宠了,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池先生,你失宠了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