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32A的女人原来也可以这么被男人疼……

摘自公众号:柚子文学发布时间:2017/4/21 17:42:01

薛凝乔远笙小说《当幸福,来敲门了!》,作者顾宁少,在这里提供薛凝乔远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有,只要你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从今天起,你就是他的第一夫人!”薛凝一怔。律师扶了扶眼镜,淡淡的道:“嫁给乔先生,做他的妻子!”

精彩章节:

“少云,你弄疼我了……好痛啊……那里,好痛,啊……”巨大的火热刺破薛凝的身体,猛烈的撞击和贯穿,让她的身体如同海上摇曳的扁舟,随时都有可能翻船覆灭。

“疼,疼……我好疼,不要,拔出去,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在她身上叱咤风云的男人没有因为她破碎在空气里的求饶,而有丝毫的怜惜,各种姿势动作要惨了她。

贯穿!

冲刺!

再贯穿,再冲刺!

剧烈的痛楚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双腿间的交合处有丝丝的晶莹,一下一下的习惯了刺入体内的炙热巨大后,疼痛变得没那么汹涌,竟有丝丝舒畅充斥浑身的每一个毛孔……

朦朦胧胧中,她觉着就这样把第一次给了男友,其实,也很幸福。

他等了自己这么多年,她总算把身体交出去了。

因为酒精的作用,薛凝根本睁不开眼睛,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欢荡中度过,她有一刹那觉得汪少云在床上的功夫比平日里的他霸道太多,她又羞涩,又想迎合他……

直到——

竖日。

无力,而又无尽的羞愧……让她卷着带着血渍的被子和大片的精斑逃也似的冲出宾馆。

三月九日,刚毕业没多久是自己,被人强X了。

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恨不得杀了床上的男人,但是,她害怕面对那张陌生的脸,那将刺痛她所有的尊严!

她不断的想起那晚她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床上,赤裸着身体,那男人的肩膀宽阔,脸庞却看不清,他有力的臂膀压在自己的酥胸,此刻她的胸部还有他的红掌印……至于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傻子也能想到。

薛凝懊悔,懊悔自己看到男友和别人约会,一时头昏去了酒吧,那晚就不该去买醉,更不该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陌生的专车,然后……

在男友汪少云的一再坚持下,她只好选择报案!

她薛凝,三月九号,被富少迷奸!

薛凝很害怕,她是个女人,也是个传统的女人,她觉得自己的贞洁已经失去了,一旦报案,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恐怕会影响到家人。

她只有母亲,她想过,干脆作罢了!

但汪少云觉得,死活也不能让那个人逍遥法外……她和汪少云在一起五年,他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从酒店逃下来的那一刻,薛凝想死的心都有了,见到汪少云时,她更是下定决心,如果他嫌弃她,如果从他眼里看到哪怕一抹黯意,她就去死!

汪少云的第一句话就是:让他下地狱!

汪少云好像比她还要恨那个人,恨入骨髓!

他是谁?

薛凝不知道,也不敢,甚至不想知道,她的贞操,她守了二十四年的贞操,就这么被那个人撕破了……昨晚,汪少云在床边抚摸着她的头发,温柔而又亲昵的说,只要她乖乖指认那个人,让他坐牢,那么他就娶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庭上,fa官面无表情,做出最后宣判。

“被告,无罪释放!”

“原告薛凝控诉被迷奸案不成立,现在休庭!”

薛凝神情一恍,感觉整个人差点都没站住,一只手扶住了她,她回过头,‘少云’两个字刚喊出口才发现是自己白发苍苍的母亲正攥着她的手。

“妈,少,少云呢?我想见他!”薛凝几乎哭成了泪人,她现在极其脆弱。

母亲的眼神有些呆滞,在法官宣判的那一刻,她好像又老了几岁,自己的女儿,被人凌辱了也就算了,连公正的法庭都不肯为她证明!这场判决,全网直播,虽然有人替她鸣不平,但一种‘绿茶婊’‘心机女’的呼声已经渐渐占领了话题头条。

很多人都在呼吁,薛凝不过是一个卖了身子,又想占大便宜的婊子,说白了,就是讹上了那个被告!

一个小时后,薛凝再次站上法庭,被告一席还是空着,果然啊,有钱有势就是不一样,连法庭都可以不用参加。

薛凝心里的恨意涌了上来,她忽然想起汪少云的承诺,就在刚刚,他还在后面焦急的等待自己,他一字一句的说,我不会在意你的过去,但是那个坏人,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亲爱的,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你放心,不管外面那些网友,那些脑残怎么看你,我都会从一而终,都会娶你的,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只要那个混蛋被关进监狱。

薛凝眼角湿润了,她攥着拳,指甲近乎渗进肉里,法官,检察官说的什么她一概听不到,她回过头率先看到了白发苍苍的母亲,在她得知自己被侵犯的那一夜,她白了头,她原本只有五十岁不到的,现在看起来却像个七十岁的老人。

汪少云!

此刻,他也正坐在后排,坚定的看着自己,也正是那种看起来坚定的爱,才让她有勇气站在这里,她咬着唇角,唇上的血色十分明显。

当法官重复了第三遍,请举证的时候,薛凝忽然道:“我,有,证,据,我,我,之,前,是,是,处,女。”

她无力的坐下,浑身都在颤抖,扭过头,看到的却是汪少云微笑的面孔,甚至有些得意,她颓丧的不敢再看四周,生怕别人用那种异类的目光看她,可,可她真真切切的是个受害者,如果没有这一切事件,她和汪少云或许会更亲密的,她的母亲不会这么担惊受怕!

整个大厅散发出一阵紊乱,紧接着在各个检察官的讨论下,以及公诉人等商议后,法院的判决在采纳证据的前提下,判处被告十年监禁。

“你看清楚,是这个人吗!?”

法警将照片送到薛凝的面前,连续问了两遍,若不是身后的汪少云提醒,她甚至没有回过神,整个人恍恍惚惚,她点点头,无力的道:“我可以回家了吗?”

“休庭!”

薛母又是第一个冲到最前,抱着自己的孩子,哽咽的安慰着她,薛凝早就被这冷漠的法庭折腾的近乎崩溃,她此刻,只想回家,只想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她想重新做个正常,简单的人!

两人刚走到门口,早就堵在外面的记者媒体一窝蜂冲了过来,就在薛凝准备从后门逃走的时候,一只大手有力的扣住了她的手腕,汪少云定定的道:“怕什么!?”

“你是薛凝吧,请问外界都说你是坐台小姐,在XXX酒店有过服务记录,这个你否认吗?”

“有人拍到你和某富二代开房照片,这次也是因为价格没谈拢吗?”

“请问你是龙少包养的小三吗?”

……

薛凝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而目前慑慑发抖的抓着自己,她一句话不吭,但眸里全是恐惧,薛凝惊诧的看着汪少云,怔怔地道:“我妈她不能……”

闪光灯不断的照在薛凝的脸上,她再也控制不住,扶着母亲就往后门跑!

她不知道汪少云意向何如,她只知道,她不能再让母亲受伤,人言可畏,那些字句,简直比打脸还要让人生疼!

吃完晚饭,薛凝已经很累了,但看着母亲,她实在不想表现出过多的情绪,强撑着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然后微笑着把母亲送进房间休息,碗筷收拾完,她拿起手机拨通汪少云的电话,这已经是第三个了,等了很久,对方仍然没接。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从他抓着自己,让她和母亲出现在那群无良记者的镜框下,她就觉着不对,他真的爱自己吗?

外面突然打起响雷,薛凝坐在卧室有些不安,这个时候汪少云应该还在公司加班,这些天他为了自己的事忙东忙西,连工作都放下了!薛凝拿起一把雨伞,轻轻关上灯,尽量放低声音的走出门。

母亲已经睡了,她很累了,薛凝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安慰自己,至少那个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管法院怎么宽恕,至少监狱是跑不掉的。

来到汪少云公司楼下的时候,薛凝的心情已经好了一些,因为她想起了这里的公园,曾是她和汪少云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也是她将初吻献给对方的时刻,那时,他家境殷实,父母都是企业高管,但他还是喜欢上了自己这个啥也不是的单亲家庭女孩!

电梯缓缓的上升,一想到汪少云的那些承诺,她心里即欣慰,又甜蜜,甚至在想,如果可以,她今晚就把自己全部给他!毫无保留的,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还算挺拔的胸脯,脸上的晕红逐渐散开。

她走到办公室,此时大厅里空无一人,只有汪少云的办公室还开着灯,想推门而入,又觉得不礼貌,此时,有点声音隐隐约约的从里面传出来!

薛凝怔了怔,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可是声音却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呵呵……讨厌……啊……不要……不要……少云,别摸那里,都已经湿了……”女人带着娇喘的媚声,从办公桌下传出来,整个办公室里散发着浓郁的欢荡气息!

“少云,要我,要,要我……要我,快!用力要我。”

薛凝感觉头顶轰的一声响!一道惊雷在脑子里炸开了!

再傻,她也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可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是汪少云的办公室,怎么可能,也许办公桌下的,不是汪少云呢?也许,是自己听错了,也许,他出去吃饭了?也许……

再多的也许,也止不住此时的眼泪!

“宝贝儿,你这个诱人的小妖精……今天干死你,喂饱你行吗?”

这是汪少云的声音!

那么熟悉,一如既往的好听!

无论从哪里传来,她都能一下子辨认出来。

“少云,那个黄脸婆怎么办?”女人娇喘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淫靡声。

“那个被人操过的脏货?我已经利用完了,现在乔家一定恨死她了,可那又如何,乔远笙怎么着都得去监狱蹲一阵子,等他出来,乔氏集团不就是我们的了?怎么?你心疼他?”

“怎……怎么会?乔老爷子就他那么一个孙子,我名义上是他的孙媳妇儿,可就算乔远笙进去,他也不一定会把管理交给我,你知道的,他们家一直不怎么待见我,除非,除非在这期间我能给他生个重孙子!少云,你到底爱不爱我?是不是也只是利用我?”女人逐渐恐慌的声音,娇喘明显少了许多。

“怎么会?我明天就可以娶你!”

“那那个黄脸婆怎么办,你们不是公开过关系吗?”

“那个傻瓜就更不是问题了!要不是因为她现在对我有用,我早就把她踹了。宝贝儿……我只爱你一个……”

她从大学开始就对他不离不弃,哪怕他和别人约会,暧昧,她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她在这个男人的心中,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傻瓜!

呵呵,傻瓜??她可不就是傻瓜吗?彻头彻尾的傻瓜,可笑的傻瓜。

泪水不停的落下来,她却含泪的笑了笑,心痛的厉害,她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手里的雨伞突然掉落在了地上,紧接着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

“汪少云!”薛凝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的痛哭出声:“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随着她的怒吼,一男一女从办公桌下爬了起来,他们的衣着凌乱,女人的胸罩还被撕成了两半,她捂着胸前的春色,脸上却完全没有丝毫羞愧,相反,却是不屑和冷酷,仿佛做错的不是她,而是突然出现的薛凝!

她打扰了她们的好事!

汪少云没有回答,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打破了寂静。

不一会儿,背对着薛凝的汪少云转过身,一脸平静的走到薛凝的面前,看到泪流满面的薛凝时,他干咳了两声,微蹙眉头的走到她面前:“小凝,既然你知道了,也省的我再告诉你!我对你一直都是兄妹情,我爱的人是慕然,如果你想要什么补偿,尽管提出来……”

“我还要什么补偿?我还配吗,我不过是一个被人玩弄过的……怎么配和你谈条件?”薛凝呵呵笑道,她的眼泪流的更快。

汪少云轻吸了口气,面上似乎有些不悦,他嘴角抽动了下,淡淡的道:“互相伤害没什么意义,与其现在你觉得难过,不如快刀斩断,对你有好处的!”

快刀斩断,这还是那个昨晚对她柔情似水的男人吗?

怎么他的嘴脸变得这么快,五年了,她却从来没发现过……她是真的傻吗?

“我只问你一句话!”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睛里滚落下来,看着眼前这张脸,薛凝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好!你说!”

“你有没有爱过我!?”

沉默,令人可怕的沉默。

叫慕容的女人突然走了上来,定定的道:“我替他说,没有,从来没有!少云,你为什么还不告诉她,她只是你苦心培养的一个玩具,用处已经过了!”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薛凝的眼中一片绝望。

薛凝抬手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汪少云!你既然从来没喜欢过我,为什么要等到今天才让我知道真相??为什么??如果我只是你的玩具,那么有朝一日,你也会成为别人的玩具,汪少云,我恨你,有一天你也会被玩的很惨,很惨!”薛凝死死抓住他的衣领崩溃的大喊!

“白痴!”

慕容冷笑着,像看乞丐一样,厌恶的捂着鼻子道:“赶紧滚吧,别像个哈巴狗一样死缠着少云,他说了,他不爱你!”

慕容的话再次刺激了薛凝,她把矛头猛的转向了旁边的慕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紧盯着她大喊:“是你,是你引诱了她对不对?”薛凝边说死死的抓着慕容的胳膊,表情有些崩溃。

“少云,她弄疼我了!”

“啪——”

薛凝的脸生疼,生疼,紧接着汪少云的大手拧住了她的衣袖,狠狠的甩了出去,他的面容有些挣扎,强忍着道:“你够了,慕然,她,有可能怀孕了!”

薛凝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整个看起来别提多狼狈了,她的手因为不注意,握在了桌下的图钉,钉子几乎穿透了她的手掌,鲜血流了一地。

触目惊心!

“你,你,你没事吧?”汪少云刚要过来扶她,但碍于慕然的眼神,有些勉强。

“别碰我。”

薛凝冷笑着,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脸上的表情,她冲了出去,不停的摁着电梯,手上的血让她麻木,楼下的大雨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走!

到底,往哪里走呢?

回家?

她还有家吗?她还有脸回那个羸弱的母亲的家吗?

母亲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看着她和汪少云走进婚姻的殿堂,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骂名,无数的指责,她一个上了岁数的女人,还能承受多少?

她,真的不想活了。

前面就是朱雀大桥,桥下就是黑的不见底的长河,薛凝失魂落魄的走到那里,默默的,傻傻的看着河面,也许只有那里,才是她唯一的港湾!

就这样吧!

薛凝刚要纵身,就被一只坚硬的手掌握了住,她下意识的吼道:“放开我!”

墨色的夜里,一个修长的身影正站在薛凝的身后,在其旁边正站着两个黑衣保镖,替这个男人撑着长伞,男人脸上的轮廓像刀刻的般,眼睛里的光仿佛能把人洞穿,他就那么站着,像雕塑,又像神灵,浑身散发着让人敬慕的气息。

“就这么死了,不是很便宜他们吗?”他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又有种不可抗拒的味道。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薛凝的脸上有泪水,也有雨水。

是啊,就这么死了,他们应该很开心吧,汪少云不正愁怎么丢掉自己这个包袱吗?明天的新闻头条,一定是丑闻女孩畏罪自杀!

那个折磨过自己的男人,不用进监狱了!?

那个爱过,恨过,甚至为他差点死过的男人,可以和小三安安静静的共度良宵,因为,没人再去打扰他们了!

最可怜的,就是母亲了。

薛凝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她蹲在地下,无助的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将雨衣搭在了她的身上,他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温柔,但似乎又隐藏着让人难以察觉的阴柔,他的手指修长,当他低下身的时候,薛凝忽然注意到:这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英俊和帅气绝不足以形容他的面庞,他的眸子简直比女人还要勾人。

薛凝颤抖着说:“谢,谢谢您,我已经想通了,不、不会再、做傻事了,您可以走了。”

他轻笑了下,嘴角上扬,像个高贵的王子。

他在可怜自己吗?

是的,此刻,她足够让人同情,但为什么,这种同情让她觉着比让人唾弃还要难受?薛凝咬着牙站了起来,将雨衣递向他!

她一只手捂着衣服,今晚,她有意没有穿胸罩,里面则是一层薄薄的内衣,原因是……薛凝不再去想,她只希望立刻离开,这陌生人的施舍,她没理由接受,至少,她还没沦落到乞丐的地步。

男人好像有些迟疑,雨太大,她也没打算去观察这个帅气男人的表情,只是当她递过雨衣的时候,他明显没有立刻接受,而是身边的保镖走上来收回,薛凝转身就要走。

“等下。”

她愣了愣,他还要干吗?

“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认识汪少云,还有,我怎么找到你?”

薛凝蓦地一窒,她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其实当那个男人说出第一句话时,她就该想到,他和汪少云的关系不浅,那么,他要干吗?

替汪少云来收拾自己吗?

呵呵,他果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正因为她坏了他们的好事吧?

“上车!”

薛凝本能的抗拒,可一抬手,整个人突然失去了力气,软软的往后倒去。

她失血过多,身体早就在透支,而当这个男人提起汪少云三个字时,她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

那男人毫不费力的抱起自己,他脸上的坚毅让人猜不出他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

“少爷,现在去哪儿?”

“医院。”

清晨的阳光洒在薛凝的脸上,她醒来时,天已经晴了,四周都是暖洋洋的,她下意识的想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周围看起来是医院,自己正躺在病床,看起来这间病房还很高档,而且。

“薛小姐,你醒了?”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好像一直坐在不远处的沙发,见她醒来,第一时间走了过来,他手里还握着一沓文件。

“你是谁?”

“乔远笙的律师,乔先生委托我办理他所有的私人业务。”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乔远笙?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薛凝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醒了,一切都没了……

汪少云,慕容……

她攥着拳,心已经凉入骨髓。

“有,只要你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从今天起,你就是他的第一夫人!”

薛凝一怔。

律师扶了扶眼镜,淡淡的道:“嫁给乔先生,做他的妻子!”

薛凝以为自己听错了,苦涩的道:“我很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但是,对不起,我想您和他一定有什么误会,我……”

“乔先生只会做互利互惠的事,我想您可能一时有些接受不了,简单的说,和乔先生结婚,汪少云和你的关系将就此扭转,从此以后,他都只能仰视你,敬重你,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汪少云是乔家的庶子,他父亲是老爷子和……咳咳,所以,如果你嫁给乔先生,我想汪少云每天看到你,可能都会享受到无与伦比的折磨,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律师好像充满了信心,他为乔家服务十多年,从没吃过败仗,在他眼里,只要利润能吃透这个人的心,那么没有谈不下来的合同。

“如果,我说不呢!”她努力让自己平静,努力让自己听到汪少云三个字不那么疯狂,努力没有让‘滚’字蹦出,至少,他们救过她!

律师怔住了,合同里还有一千万的支票,难道她没看到?

“想想你的母亲。”

房门忽然推开,乔远笙走了进来,他看起来依旧高贵,英俊,挺拔,拥有着三十岁男人该有的所有气质。他从不会拿别人的要害去威胁,但,他好像已经失去了耐性。

律师的脸不大好看,乔远笙进来那一刻,他明显哆嗦了阵。

“各家报道的新闻稿件都被我压着,全都是针对你的,甚至还有人说你母亲是小三,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不该,让一个老人活不下去吧?”

“你……”薛凝的脸蓦地花了,泪水打湿了脸庞,她咬着唇道,“你为什么……要选我!”

乔远笙盯着她,眉头微簇,他极少表露情绪,但这一刻他似乎按捺不住,一字一句的道:“因为选你,就是为了让他们一分钱都得不到!”

…………

“因为只有我的身份,能让你的母亲满意,让舆论停止!”他不屑的道。

铺天盖地的谩骂,邻里街坊的排斥,走到哪儿,都能受到别人的指点,这些,她都不在乎,可,妈妈呢!?

人言不但可以诛心,还能杀人!

“我……答应!”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当幸福,来敲门了,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柚子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柚子文学微信号:youziwenxue
让阅读YOUZI有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