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楚遥南谨轩全文免费阅读 女主叫楚遥男主南谨宣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4/11 8:59:48

楚遥南谨轩小说叫做《重生之腹黑七公主》,这里提供楚遥南谨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隔日上午,内务府便来回报,本想惩治青柠,无奈二皇子强硬地将人留下了,还声称要上奏皇上将之纳为侍妾,内务府自然是不能办皇子侍妾,这件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精选章节

“刚才在凤藻宫,谢谢你救了小十四。”楚遥抿了抿唇,敛起眼底的复杂,扬起单纯的微笑,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瓶子,献宝似的拿给南谨轩看,“小十四年纪小肯定想不到,你大概也是随便对付一下就过去了,所以我给你带了金创药来。”

南谨轩皱着眉头,素来清冷的脸上划过一抹异色,只是被他掩饰得极好。

“属下是十四皇子的侍卫,自然该护他周全,至于手上的伤,养几天就好了。”他下意识地退后两步,似乎不愿意同楚遥有什么接触。

若楚遥是那么容易退缩的人,那她也就不是娇纵的七公主了。

她倏地站起身,走近两步,抓过南谨轩的手,那些个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压根就没在她脑海里出现过,她动作有些粗鲁,南谨轩倒抽一口冷气,沉默着任她将自己拉到塌子边上。

“既然你是小十四的侍卫,便该好好养伤,否则以他那般跳脱的性子,你手里有伤就保护不了他了。”堂而皇之的理由信手拈来,楚遥小心翼翼地将他手掌掰开,见到掌心血肉翻开的样子忍不住心头一紧。

他果然如她所料的那般,随意地拿了些药粉抹了抹,连血迹都没擦干净,她抿了抿唇,低垂着头将小瓶子的瓶塞打开,轻轻地为他抹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掌心的伤痕,她忽然鼻子发酸,胸口闷闷的,难受极了。

前世她上杜晗烟那里闹事,结果却被赶来的南慕封推倒在地,掌心擦破了皮,砂砾深陷进去,而南慕封却只知道轻哄着杜晗烟,将她赶回了后院。

南忠公府里没有人敢往她那儿送伤药,唯独南谨轩揣着上好的金创药翻墙而过,小心翼翼地为她上药,就如同现在的他们这样。

“只是皮外伤,用这么好的伤药,浪费了。”南谨轩薄唇一抿,低叹一口气,像是真的在为这药可惜。

“给你治伤,自然要用最好的。”楚遥没有抬头,微微低着的脸上却有着一种难言的美丽,潋滟的双眸认真地注视着他的手掌,仿佛为他上药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暖暖的阳光,透着古朴的明窗,懒懒地洒在两人身上。

若是楚遥此时抬头,便能看到南谨轩那双素来波澜不惊的黑眸中流光闪过,白玉般恬淡的面容上也出现了一抹复杂。

只可惜,楚遥太过认真上药,反而错过了南谨轩的异样。

“咦,七姐在给南二哥上药么?”楚叶尘帮着白沁姑姑一起端了些小点心过来,摆出一脸的求夸奖表情,惹得楚遥失笑不已。

“你南二哥手上受了伤,你就别到处闹腾,要是害他伤口愈合不了,七姐就去禀了父皇,让你早些去尚书房,省得到处闹腾。”楚遥吓唬他。

楚叶尘孩子心性,自然分不出真假,被她这么一吓立马点头应是,他如今已经八岁,早该开蒙了的,只是他呆在青阳殿,没人管着,自然不如寻常皇子五岁便去尚书房念书识字,若不是南谨轩教了他一些,他还真是大字都不识得几个的了。

“我会看着南二哥养伤的,七姐放心。”谁说十四单纯天真,楚遥不过一句话,他便明白了姐在意是南二哥的伤。

只是他这么直白的回答,让楚遥和南谨轩微有几分尴尬。

最后还是白沁姑姑笑呵呵地说道:“公主殿下难得来青阳殿,十四皇子特意让奴婢拿了些他爱吃的点心,也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了公主的眼。”

楚遥感激地朝着白沁姑姑笑了笑,有时候还真是无奈小十四天真无邪的样子,要不是她深知这小子就是这副脾气,还真要以为他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了。

“七姐,你吃吃看这个,这是南二哥找来的桂花蜜,白沁姑姑加到酥饼里去,可好吃了。”小孩子便是如此,对喜欢的人就是一股脑儿地把自己喜欢的都拿出来分享,希望对方也能和自己一样喜欢。

她自然不会驳了弟弟的好意,执起一块酥饼轻轻咬了一口,带着桂花香的酥软,是她最爱的连阳桂花蜜,不甜不腻,带着一股幽香,让人回味无穷。

南谨轩立在边上,看着她满足地弯了眉眼的样子,清眸中泛起了淡淡的光芒。

“对了,父皇说要让楚子霖留在宫里去尚书房念书。”楚遥忽然又想起了这一茬,嘴角不着痕迹地噙起了一抹淡笑,“他那个性子留在宫里只怕是要到处得罪人了。”

“他要留在宫里?”楚叶尘第一反应是不高兴,包子似地鼓起了嘴,满脸的不悦,“这个人这么讨厌,真不想看到他。”

“他若是出宫去了,你还怎么找他报仇?如今留在宫里,可不正是报仇的机会?”楚遥的笑容明媚如春,但是连天真的小十四都忍不住缩了缩头,总觉得自家姐的身后像是摇着一条大尾巴似的。

不过想到能报仇,楚叶尘瞬间又阳光灿烂了,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对方是同他闹着玩还是故意欺负,他还是能分得清楚的,尤其是今天楚子霖还伤了他最喜欢的南二哥,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望着小十四眼中燃起的熊熊怒火,楚遥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这可不是她利用呆萌的弟弟,她完全是秉持着给弟弟找乐子的心态来的,那楚子霖仗着郡南王作威作福,日后深陷皇宫,哪里还能摇着郡南王这面大旗,到时候必定让他把今日的傲慢无礼通通还来才是。

站在边上的南谨轩却是神情严肃,他自然不会如十四皇子这般天真,只以为楚子霖呆在宫里是让他欺负的,虽说七公主的锱铢必较是整个宫里人都知道的事,但是南谨轩却不认为楚遥会真的同一个十岁的少年过不去,她会有此举必定还有更重要的理由。

他面上镇定自若,心思却仿佛已然流转了数圈,过了好一会儿,唇边才若有似无地泛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楚遥在青阳殿呆了一下午,楚叶尘拉着这个仿佛是天下掉下来的姐姐东拉西扯,在房里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楚遥知道他也是寂寞得狠了,平日里身边也只有一个白沁姑姑和南谨轩能陪他说话,好不容易来了个姐姐,自然是抓着不肯撒手了的。

她倒也是真心喜欢自己这个十四弟,父皇喜欢她是因为她的赤子之心,在她看来倒是小十四才有一副纯良的性子,也亏得他住得远,年纪又小,宫里也没几个爱嚼舌根的,当然也是白沁姑姑掌宫有度的关系,这么一路长大倒也没沾染上宫里那些个七转八起的算计心思。

再者,她也算是爱屋及乌了,她看得出来南谨轩是真心地护着小十四,半点都不觉得自己南家二公子的身份在宫里做低等侍卫是轻贱了,既然他这般看重小十四,她自然也不会同小十四交恶的。

“对了,我之前在御书房同父皇提起了你,父皇似乎有意提拔你。”楚遥本要留在青阳殿用膳,不想清欢却派人来请公主回去,说是有些急事,她便匆匆准备离开,离开之前又想起了这么一件事。

南谨轩眸中微动,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的安排,让楚遥有几分困惑。

照理说,但凡是男子都是希望位高权重的,谁愿意永远窝在一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碌碌无为。

可是南谨轩的反应却不太寻常,一闪而过的无奈她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为何竟然会是不喜?

只是如今并不是询问的时机,她也只能暂且将疑问压到心底,日后找机会再问了。

她匆匆回到碧霄宫,才知道还真是出了一件事,只是这件事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之前她将青柠带回了碧霄宫,交代了清欢不要让她同她三哥有机会碰上,清欢心知肚明公主的打算,自然不会让青柠有机会坏了三皇子的声誉。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青柠没碰上三皇子,却碰上了二皇子楚天励,还闹出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楚楚可怜的样子可算是将二皇子的心给抓牢了,楚天励当即便把人带走了,遣了人来碧霄宫交代了几句。

楚天励平时是不住在宫里的,他在京城有皇子府,不过青柠是宫女,自然不能随意带走,他便将人留在了他回宫时所住的宫里。

清欢知道楚遥对青柠十分上心,时时暗中留意青柠,要说今日这样的结果,她也算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不过说是处理,其实也就是看她的态度是想要将这件事闹大还是粉饰过去,青柠虽然只是小小的宫女,但是到底也是出自碧霄宫,以后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指不定还是要绕回碧霄宫来,以清欢对自家主子的了解,她必定是不喜欢这样潜在的危险。

“派人去一趟内务府,就说碧霄宫没有这样恬不知耻的宫女,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楚遥施施然负手而立,神情有几分倨傲,视线不经意地扫过身边伺候的宫女,冷冷道,“谁若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本宫不介意帮她一把。”

宫女们纷纷垂下头,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楚遥虎着脸走进内殿,这才卸下了一脸的伪装,轻松地哼起了小调。

原本防着青柠就是怕她如前世那般攀上了她三哥,惹来父皇的不喜,如今见她勾搭上了讨人厌的二哥,她心底可是笑翻天了,只可惜她勾搭上的是二哥,若是她能攀上五哥,那才是天大的好事。

等一下……楚遥神情一顿,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随即偏头看向清欢,笑眯眯地问道:“清欢,这事是你的手笔吧?”

清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主子看破,不由得面上一红,衬得本就清秀的五官多了几分动人。

“这一次,本宫定要为你选一位良婿。”竟如梦魇般,楚遥呢喃着说了这么一句。

“公主?”清欢眸中浮起了疑惑,公主怎么会无端说起这个?

清欢并不知道,楚遥前世最遗憾的事便是没有为她择一门良婿,让她在女子最美好的花期年华跟在她身边,受尽她的怀疑猜忌,最后被她赶走。

重活一世,她定不会再让从前的悲剧发生。

楚遥摆摆手,让清欢不用放在心上,然而她却是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想着日后要好好挑一挑才行。

见公主这样,清欢才重新回到了原先的话题解释:“奴婢派人盯着青柠,发现这丫头鬼心眼不少,又想到公主这般防备她,奴婢大胆猜测公主是怕她想要攀上三皇子飞上枝头。幸好三皇子只来了一次,派去盯着青柠的人回报说她蠢蠢欲动,奴婢便让人暗中给她指了一条明路,二皇子贪恋美色是出了名的,青柠这样梨花带雨的小妩媚样可不正是二皇子最喜欢的么?”

楚遥认真地点头,有时候还真是要感谢母后将清欢留在了她的身边,她虽然恭谨守礼,却也是个少有的明白人,从前那般胡作非为的自己,若非她在身边善后,只怕是早就不知道要出多少事了。

隔日上午,内务府便来回报,本想惩治青柠,无奈二皇子强硬地将人留下了,还声称要上奏皇上将之纳为侍妾,内务府自然是不能办皇子侍妾,这件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这样的发展已经出乎楚遥的意料,她本还想着该如何将这件事捅到父皇那儿去,却没想到二哥竟然主动把这么个把柄送上门来,还真是让楚遥无比感慨。

不过青柠这丫头有些手段,只是一个晚上便将二皇子的心给哄住了,不仅将她留在了他那儿,竟然还要奏请纳妾,这可不同于寻常的通房,对这么个宫女来说绝对是飞上枝头的好事。

睿武帝知道这件事后,不禁勃然大怒,他没想到贪图美色的老二竟然敢把手伸到小七的宫里,甚至还大摇大摆地要求纳妾,这般猴急的举动让本就怒意横生的皇帝更是生气,狠狠让人打了他二十大板。

二皇子被杖责的事在宫里传开了,那些一心攀附权贵的宫女们纷纷夹紧了尾巴,再不敢逾矩半分,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楚遥听到清欢带回来的消息,面上露出几分诧异。

清欢也一脸的凝重,皱紧了眉头:“主子也觉得不对劲?”

“这事透着些古怪。”楚遥眼底闪过精光,沉默不语。

清欢点点头,沉吟一声说道:“虽说二皇子好色,却也不至于这么没眼力,去年晟郡王回京述职,酒醉后……那件事虽然被掩过去了,皇上也再没提起过,不过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皇上最是不喜这样的事,二皇子虽糊涂,却也不该糊涂到这个地步。”

这是清欢疑惑的地方,原先她出手让青柠攀上二皇子亦不过是个手段,只是为了避免青柠如前世那般坏了三哥的名声,并没真的想到她能攀附上去,不仅得了二皇子青眼,竟然还将二皇子迷成了这副模样。

“青柠是个不安分的,原本将她送走了,倒是还有几分得意的,如今看来……我们也不过是人家的棋子了。”楚遥支着头,闭上双眸沉思起来,她一定是忽略了什么事。

见主子思索起来,清欢也不言语,安静地立在边上。

“一个宫女,纵然美若天仙,也不值得二哥这般失了分寸,除非……”楚遥忽然浑身一震,陡然睁开眼睛。

是了,她竟然忘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时青柠和她三哥纠缠上关系之后,父皇本也不过气儿子贪恋美色,不成大器,但是后来却冷了他不少日子,这件事过了许久她才听母后和三哥说话时提到青柠肩头有个形似雏凤模样的胎记,犹如血泣一般艳丽,而后还流传出青柠出生时天有异象,甚至还有高僧预言此乃凤星崛起之势。

向来清冷的三皇子忽然宠幸一个宫女,本就是不合常理之事,再被有心人一扭曲,可不就是将三皇子有心储君之位的心思摆到了皇帝面前了,怎能不惹得皇帝不悦呢?

楚遥冷笑,从前她只当青柠是心气高野心大,背后未必当真有人谋划,她也不过是秉着不让三哥被父皇厌弃的事再来一次的心思算计青柠,却没想到她倒是歪打正着,被她一搅局,青柠害不到三皇子,便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陷害二皇子了。

“青柠现在人在哪里?”楚遥又问。

“听说,齐妃娘娘知道二皇子被杖责的事,便派了人去把青柠送走,不过二皇子出手拦了下来,如今人还在二皇子那儿。”二皇子虽然刚愎自用,但是却很孝顺,极听齐妃娘娘的话,这一次他为了个小宫女,不止得罪了皇上,连自家母妃的话都不听,越发让人觉得可疑。

“五哥还真是好手段。”楚遥浅浅抿了口茶,笑容却是越发冷了。

清欢一冷,面上闪过诧异:“五皇子?”

这话又要从何说起?清欢下意识地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幸而他们家主子如今喜欢清静,平日里内殿都不要什么人伺候,清欢在时只门外候着一个宫女,还是清欢亲自带出来的,极为沉稳忠心。

楚遥沉默不语,她没有证据证明青柠的事同五皇子楚天励有关,但是有了前世的经历,她如今便是什么事都会先想到玉粹宫那对母子,在别人眼里他们一个是谨言慎行的薛容华,一个是安分守己的五皇子,可是在楚遥眼里,他们却是野心勃勃。

“公主要帮二皇子么?”清欢瞧着主子变幻莫测的神情,忍不住询问。

她是最了解自家公主性子的,虽说她和二皇子向来是不对付的,但是这一次被人硬生生地摆了一道,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楚遥轻轻一笑,眼底闪过精光,淡淡道:“既然五哥费尽心机地安排了这些事,自然不能让他的心机白费了才是。”

随着公主的示意,清欢便凑过去听主子对她耳语交代了一番,只见她满脸惊讶,末了却有几分犹豫,若是如公主交代的去做,会不会……反而弄巧成拙了?

之后两日,关于青柠肩头的胎记和那些异象的事果然传到了睿武帝的耳中,同时传到他那儿的还有另一件事。

据青柠从前共事的宫女所说,她对才华横溢的三皇子满心倾慕,费尽心机去了碧霄宫,想着在七公主面前得了脸面从而攀上心仪的三皇子,谁料八字还没一撇,就被二皇子要去了,青柠一介小宫女,哪里敢违背二皇子的意思,便只能将心头的仰慕藏了起来,一心一意地服侍二皇子。

这两个消息这么一合,宫里不少人便私下暗暗猜测,凤星原本是三皇子的,那不是说明了……三皇子有帝王之相么?

虽说睿武帝最器重三皇子,他又是皇后嫡子,确有继承的资格,可是睿武帝如今正值壮年,三皇子便有了帝王之相……这事,可算不上什么好事。

不过睿武帝知晓这件事之后迟迟没有作为,宫里人也就只能伸长了脖子坐等好戏登场了。

楚遥闲着无事便让小厨房做了些桂花年糕,想着好几日没去给母后请安了,便带着刚出炉的桂花年糕往皇后宫里去了。

“娘娘前方才还叨念着想吃桂花年糕,果真是母女连心,公主这不就送来了么?”皇后身边最得力的云姑老远就见到楚遥的轿撵,连忙迎了上去,清欢一将手里的食盒递过去,云姑便笑了起来。

“这几日天冷,母后的身子可还好吧?”楚遥紧了紧裹在身上的云锦披风,随着云姑往殿中边走边说。

“娘娘身子倒是不错的,就是……”云姑刻意压低了声音,朝着殿中指了指,意有所指地说道,“就是日日见客,头疼得紧。”

云姑是皇后的陪嫁,看着楚遥长大,感情自然也是不一般的,因而对着楚遥说话自然多了几分实诚的,少了几许的虚与蛇尾,许多皇后不愿意说出来让楚遥闹心的事,云姑都会隐约地透露一二。

“刚刚外头看到的轿撵,似乎是齐妃的?”楚遥挑眉问道。

“是。”云姑点点头,又加了一句,“丽妃娘娘也在。”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重生之腹黑七公主,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