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江灵歌楚凉夜小说 江灵歌楚凉夜全文免费阅读 江灵歌楚凉夜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4/10 11:24:07

江灵歌楚凉夜小说叫做《斗破宅门:王爷深藏妃露》,作者是云天飞雾,小说圈提供江灵歌楚凉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如今真真正正的从澜儿的口中听到事实,她也没感觉有多意外。澜儿悄悄的看着江灵歌的脸色,见到对方竟然不愠不怒,仿佛早就了如指掌的模样,原本还打算隐瞒的心思,顿时消散无踪。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斗破宅门:王爷深藏妃露

精选章节

他的话,过不久她就会一次不差的还给他。

“江怀远,辱骂王妃,你可知罪?”

江怀远目光闪了闪,冷不防顿了一下。

老夫人说她,至少还有个长辈的名头在,可他,却并非她的长辈。

而如今,江灵歌不论如何也有个王妃的身份,他说的这番话确实有些不应该。

老夫人见到江灵歌还敢顶嘴,顿时目光满是怒色:“你大哥是在教育你,你听着就是!”

有这么一个老太太在,好似他们不管说什么都是对的,辈分这个东西,就犹如一个大山,狠狠的压在她的身上。

江灵歌若是硬碰硬,那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

“老夫人的意思,他说什么,本妃都要受着,我这个王妃在你们江家人面前,什么都不算对吗?”

“江灵歌,你别不知好歹!”

江怀远怒不可遏,那张本来白皙的面皮也变得微微泛红。

江灵歌掩唇轻笑:“我江灵歌虽然算不得什么知规懂礼的人,可有些事情却看的清晰,本来这件事我只想压下,可是你们却非要我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来,这些账册,我会通通交给官府,相信有人会给我一个说法!”

见到江灵歌提起账册,江博书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他对着旁边的下人使了个眼色,人群之中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个火折子,直接落在了那些账册之内。

那些都是老旧的纸张,遇到火一瞬间就燃烧起来,所有人的脸颊,在这火焰之中照耀的发红。

众人的眼睛都亮着,场面之中一时间鸦雀无声。

王府之中立刻有人出来救火,可是水源离的太远,等赶过来的时候那些账册已经被烧了大半。

满地都是残骸,江灵歌的目光十分阴沉。

她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的一片狼藉。

江博书眼底闪过一道流光,轻哼了一声:“丫头,你这是在跟三叔耍心眼吗,烧了这些东西,是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对方在先发制人,明明这里面获取收益最大的人就是他,他却在这里大言不惭。

江灵歌目光微微泛着冷光,轻轻走到那桌子旁边,依旧不骄不躁。

“我好像拿错了!”

她这话一出口,顿时让江博书的脸色一僵,嘴角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敛,就见到江灵歌回头看向旁边的小丫鬟:“怎么笨手笨脚的,拿来的都是府中不用的旧书册,还不快去将账册直接送到官府去!”

这件事若是真入了官府,查出个什么,相府的脸可就丢尽了。

江博书没想到江灵歌还留了这么一手,脸色难看的厉害。

那些账册他根本就没有整理过,只要一进官府中人的眼,就定然会发现其中的端倪。

气氛有些僵硬紧张,江博书知道江灵歌在等着他服软。

他心中气急败坏,更是有些担心害怕,若是大哥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做法,恐怕一定会好好收拾他一顿。

老夫人隐约察觉到了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博书,却摆出一脸义正言辞的姿态:“灵歌,这件事没必要闹到府衙去,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你大伯又是当朝丞相,最后别弄的整个江家脸面无光!”

如果她早点儿有这个觉悟,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老夫人这是知道自己这边要没理了,这才摆出这样商量的态度,如果没证据的人是她,指不定还会从她口中听到什么难听的话。

“灵歌,不要让人觉得我相府的丫头没有教养,此事到此为止,你三叔继续帮你看着铺子,你只要坐在府中收银子就好,你也不要动不动就怀疑这怀疑那,博书是你三叔,难道还会害你不成?”

老夫人一锤定音,直接将江灵歌这两天做的所有努力否决。

她站起来就要走,江灵歌顿时被相府中这些厚脸皮的人弄的无语望天。

怪不得有江博书这样的人,这江老太太明显也是个不讲理的,尤其是对她。

“等等,老夫人可能没有听明白灵歌的话,灵歌的铺子就算关门大吉,也用不起三叔这样的管事,亲兄弟明算账,我断然不会吃这种大亏,账单我已经整理出来了,既然三叔和相府还没有分家,这欠条我自然会让人送到相府去,如果拿不出银子,就直接官府见!”

脸皮都已经撕了,再补起来又有什么用。

“不识抬举,既然你说我们江家欠了你的,那你就将这十几年在江家吃的用的,全部都还回来,还有你身上属于江家的血脉!”

老夫人气急,见到江灵歌一点也不给她面子借坡下驴,顿时脸色铁青。

江怀远拍着老夫人的背:“祖母,别生气,此事怀远一定会告诉爹娘,让他们看看这些年疼出来的人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相府之中的几个和江灵歌同龄的少爷小姐,一向就和江灵歌不对付,不过对方这么多年可能有大夫人和江丞相的吩咐,也没有对她做什么。

江灵歌却没想到,江怀远也对她讨厌到了这种地步,不过也说的过去,以前的江灵歌不见得有几个人喜欢。

那个大夫人还真是厉害,让江灵歌长这么大,都还以为江家的人是真心对她的。

如果不是她从澜儿的身上发现了线索,没准也会这般认为,觉得那个丞相夫人是个好人。

她即便是不受宠,但多少也算个王妃,但是这些人好似一直都没有将她当回事,更没有想过要利用她攀附夜王。

这很不对劲儿。

江丞相虽然是百官之首,可毕竟也要笼络人脉,她不明白对方为何要想方设法的陷害她。

甚至当年她嫁入王府成为王妃,估计都是有人故意怂恿的,虽然本身也有江灵歌的意愿。

对方难不成,就只是简单的想要她不要死在江家吗?

越想,江灵歌越是想不明白。

“祖母这样说,实在让灵歌伤心!”

她声音突然软了下来,抬起头凝视着老夫人:“灵歌从头到尾都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三叔的事情,可是您一进门,就带着这么多人,在王府的大门口对灵歌兴师问罪,让灵歌很是气不过!”

“这么说,还都是老身的不是了?”

老夫人冷冷的看着她,站在那里气势逼人。

江灵歌轻轻仰头:“灵歌不敢说老夫人的不是,可是既然您说了,灵歌也是江家的血脉,为何祖母不能公平相待!”

“你觉得老身不公平,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公平了?”

事情突然发生了转变,不少人更是将这热闹看到津津有味。

先不说那些离得近凑热闹的百姓,就是隐藏在暗中的无数双眼睛,都将这里观摩的明明白白。

对面高处的酒楼阳台之处,帘子后面藏着两个身影,一个穿着明黄色长袍,头戴银冠的男子,安静的拿着一把墨色的折扇坐在窗前。

窗纱漫漫,遮挡住了他的半张容颜,他嘴角扬了起来,一双明眸缓缓眯了起来。

他眉宇俊朗无双,薄唇轻轻抿着,靠在椅子上姿态潇洒。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穿着黑衣的仆人,说话有些尖细:“主子,这边日头太大,您还是向里面坐坐吧!”

男子摆手,轻轻笑了笑:“不必,本宫正在看热闹!”

西楚国,能够自称本宫的,就只有早早被册封东宫太子的楚斐然。

“那热闹有什么看的,相府的老夫人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如今那个夜王妃也并非什么好女子,不懂礼数粗俗不可耐,简直就是京城之中的一大笑话!”

“是吗?”

楚斐然虽然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从始至终,江灵歌的一举一动,和众人的面容表情都被他看在眼中。

“刘公公,去外面找个人,问问究竟他们在说什么!”

“是,主子!”

刘公公转身去外面找人,不一会儿,就有人进来将发生的事情讲给太子听,楚斐然闻言,双眼之中倒是多了几分兴趣。

“这江灵歌,也并非传言之中的那般不堪!”

见到太子殿下笑了,刘公公顿时感觉不可思议。

“太子殿下莫非是对那个江灵歌有兴趣?”

楚斐然一愣,用扇子狠狠砸了刘公公一下:“胡思乱想什么,本宫马上就要迎娶烟儿了,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已婚之妇感兴趣,只是看到那相府的老夫人被一个晚辈逼成这番模样,觉得有趣!”

“那太子殿下可觉得错在谁?”

楚斐然犹豫了一下,折扇轻轻摇了摇:“这相府之中的门道谁又能看的明了,江灵歌又并非丞相亲生,当初嫁给夜王送出去的嫁妆只是想博得一个虚名罢了,根本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要给江灵歌那么多好处,恐怕他们也想不到江灵歌会突然发难,让相府陷入两难!”

“殿下,灵烟小姐恐怕已经快到了,咱们要不要……”

一听到这话,楚斐然总算眉眼舒展开来,眸子里全是期待:“咱们走!”

江灵歌自然不知道这点插曲,此时,她已经开口回答老夫人的问题:“第一,您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查明真相,究竟是我说的对还是三叔说的对,第二,您当着众人的面,一进门就骂了灵歌一通丝毫没有给灵歌解释的机会,第三……”

她顿住,目光微微严谨起来,那眼底的冰寒,让那个见惯了市面的老夫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第三……就好比祖母说的,灵歌也是江家的一份子,也是有父母的,我父母为何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灵歌,灵歌的嫁妆为何都是伯父伯母添置的!”

她的话一落地,老夫人不说话了。

这话,就像是锥子一样狠狠的扎在了相府所有人的心上。

江怀远皱了皱眉,却也只是思考着她话中的意思,为做他想。

可是老夫人的脸色此时都有些苍白,她突然晃了晃,揉了揉额头。

“老夫人不舒服,先回府休息了!”

江灵歌见对方明显是避而不答,心中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那些一直都认为江灵歌是白眼狼的人,在听到这习话以后也都沉默下来,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被人扶着上了马车的老夫人。

所有人都认为江灵歌无父无母,只记得身为伯父的丞相置办给她的嫁妆,却当真都忘了,江灵歌去世的父母给她留下过多少东西。

而那些东西现在在哪儿,也是个令人沉思的问题。

江灵歌心中的算盘打的啪啪响,一种悲凉的情绪,却逐渐溢满了她的眼眶。

她说的都是心里话,并非是灵机一动或者一时所想。

前世的她就一直都在问自己,她母亲明明才是江家明媒正娶的人,她凭什么被称为私生女,只因为他们没有权势,比不过那个高高在上的夫人吗?

这才是她如此重视权势钱财的原因。

闭了闭眼,垂在一旁的手松了松,随后又用力收紧。

她上辈子能够做到的事,这辈子自然也能做到,不被欺辱,不被踩在脚下,堂堂正正的活的潇洒自在,才是她最大的目标。

她会比那些想她死想她倒霉的人过的更好。

门口的人见到老夫人都走了,逐渐散了,江灵歌也关了王府的大门,回到自己的院子。

她目光有些暗沉,就连楚凉夜站在她面前她好似都没看到。

差点儿撞上一堵肉墙,江灵歌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那张没有丝毫瑕疵的脸。

那双狭长的眸子带着几分探究,江灵歌本来就有些烦躁,说话的语气也重了些:“王爷不回去休息,挡着我的路干什么?”

以前的江灵歌,就算对外人如何嚣张跋扈,可到了他这里就好似小绵羊一样丢尽了丑态,可是如今的她,却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楚凉夜感受着这种与众不同的差距,忽然抓住她的手臂:“怪本王没有出去帮你?”

江灵歌仰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下:“我和王爷无亲无故,王爷凭什么帮我收拾烂摊子?”

无亲无故,这话说的太过决绝。

见到江灵歌真的没有丝毫留恋就要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楚凉夜的心中,不由得翻滚起一抹烦躁的感觉。

他很确定,如今的江灵歌和以前的那个不一样,就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人。

可是,对方又没有失忆,对以前的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让楚凉夜一时间对江灵歌的感觉有些微妙。

看着江灵歌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楚凉夜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他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眸子,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象。

也可能,一切都是他多想了。

暮儿早就在屋子里等着江灵歌,见到王妃回来,来忙开了门,小心的将玉佩拿了出来。

“王妃要的东西就在这!”

江灵歌将目光落在玉佩上面,轻轻点了点头,赞许的摸了摸小丫头的头。

暮儿向后躲了躲,一脸嫌弃。

“王妃要的暮儿已经拿来了,之前说的话也不能不算数!”

江灵歌轻笑,对这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丫头平白的生出了一种喜爱之情。

“你都将人家的钱袋给掏空了,又跑我这里来要小费吗?”

暮儿出门的脚步一顿,又加快了脚步飞快的走了。

江灵歌将玉佩拿在手中,轻轻的掂量了一下,眸子中的神色深了深。

这玉佩江家除了她,几个小姐少爷人手一个,当年老夫人用上好的玉佛像雕琢出来重做的,材料质地都极为稀少珍贵。

也是将来要送给未来姑爷孙媳妇的传家宝。

他们每个人都习惯了随身带着,因为外表朴实,所以也没有人敢去打这玉佩的主意。

江灵歌应该早就发现自己和江家的那些少爷小姐不同的,只是她本就心大,从来没有将这种细节放在心上,她的父母,又只存在于过去和传闻之中,她更是一心都将大夫人当成父母。

她收回心思,将玉佩藏在袖子里,一时间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房间之中只剩下她一个人,窗户打开,眼光照耀在摆放在窗台上的花草身上,绿色的夜色透出莹莹光泽。

不知不觉,太阳快要落山了。

这两日,折腾的江灵歌身心俱疲,不管是身上的伤,还是给她带来的震惊和压力都是前所未有的,谁又能想到,她过的好好的,却突然就穿越了。

揉了揉猛烈跳动的额头,江灵歌翻了翻书籍,密密麻麻的字在她眼前晃动着,让她有些头疼。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她眉宇轻轻蹙起,推开门看了过去。

院子大门被人推开,一个丫鬟疯了一样向着里面闯,另外两个丫鬟想要拦住对方,却因为力气不够,让对方挣脱跑了进来。

那丫鬟见到她,直接扑到她面前,死死的抓着她的裙角。

见到是澜儿,江灵歌的目光冷了冷。

“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妃,她们都欺负澜儿,想要让澜儿住在下等丫鬟的院子去,还请王妃给澜儿做主!”

江灵歌微微蹲下一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满身伤痕的丫鬟,“澜儿,让你去下等丫鬟院子的事情,是本妃吩咐的,事到如今,你难不成还不明白吗?”

澜儿一脸震惊,诧异的抬起头瞧着江灵歌:“王妃所言,澜儿……不明白!”

江灵歌没想到事到如今,对方都没有任何悔改的迹象,看来非要她将一切都说明白才好。

“先不说远的,就从近的开始说,澜儿,我只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若是把握不住,就算我也保不了你!”

她眼神幽冷了几分,逼人的气势瞬间压了下来,让澜儿面色变了变。

“那晚,我醉酒之后,可是你送本妃回来的?”

澜儿先是摇头,可在江灵歌凌厉的目光下,最终却将头点了下去:“是……是奴婢!”

“虽然你背后有大夫人撑腰,可你别忘了,你的卖身契还在本妃手中,本妃才是最有权利决定你生死的人,你应该心中知晓,如今的我,并非以前那个任由你欺瞒的王妃,也不会做心慈手软的事情,若是你将知道的都告诉与我,我会放你自由,给你足够的银子去过下半生,不然的话……”

江灵歌站起身,没有继续将话说出去。

有些话,说一半,留下剩下的空间给她来思考才是有效果的。

果然,澜儿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再加上这两天的遭遇,让这个多年来养尊处优惯了的小丫鬟开始承受不住压力了。

“王妃,我说,我都说……是,是大夫人让澜儿这么做的,那男子的衣服也是奴婢和文侧妃一起想出来的,她说这样一定能除掉王妃!”

这些都是江灵歌早就想到的。

如今真真正正的从澜儿的口中听到事实,她也没感觉有多意外。

澜儿悄悄的看着江灵歌的脸色,见到对方竟然不愠不怒,仿佛早就了如指掌的模样,原本还打算隐瞒的心思,顿时消散无踪。

澜儿也知道,自己的话根本当不得证词,就算江灵歌带着她去别人面前重新说一遍,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她,只会以为是江灵歌怂恿她说的。

“奴婢从王妃嫁入王府的时候起,大夫人就让奴婢破坏王妃的名声,挑拨王爷和王妃之间的关系……”

澜儿心口颤颤,甚至连江灵歌的眼睛都不敢去看。

可江灵歌的声音依旧很平静:“没有了吗?”

“没,没了,奴婢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当初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夫人要这么做,可大夫人怎么可能将一切都说给奴婢听!”

澜儿这话说的倒是事实。

她身为一个棋子,是没有必要去知道太多的。

“那你怎么和文聘婷勾搭在一起的?”

“这……”澜儿一顿,像是在思考该从何说起:“是文聘婷来找奴婢的,她猜到了奴婢的一些心思,还利用将这些告诉您来威胁奴婢,让奴婢帮她做这件事!”

这么一来,事情的来龙去脉江灵歌也就都清晰了。

澜儿自知自己这次真的完了,只希望江灵歌能够给她一条出路。

“王妃,澜儿也是逼不得已,还请王妃给澜儿一条活路,若是大夫人知道澜儿将一切都说了,一定不会放过澜儿的!”

江灵歌忽然抓住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既然你都对我说了,就说明你对我是忠心的,我江灵歌是个护短的,只要是我的人,自然不会让她受了委屈!”

澜儿一脸惊愕。

“事情已经明了,你以后依旧留在本妃身边,不过你要想好,从今日起,你的主人就只有我一个,一切都要听我的!”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是当年江灵歌对付手下最擅长的事情。

尤其,现在的澜儿已经无路可退,而她又准备了一个宽敞的大路放在她面前,她就不害怕她还会背叛她。

有些人,有过一次教训之后,以后再也不会触犯相同的错误,因为她心里明白,她已经不会再有另外一次机会了。

而如今对已经交代了一切的澜儿来说,她只能依靠着她来生存。

“是,澜儿都听王妃的,以后定然为王妃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江灵歌仔细想了想,眼底流光闪动,也许澜儿是打入相府内部最好的人选。

“一次没有成功,我就不相信文聘婷能按捺的住不再出手第二次,澜儿,你趁着身上伤势还没好的时候,再去会一会文聘婷,就说……”

她压低了声音,靠近她的耳边细细的将要她说的话传达了一遍。

澜儿一脸苍白,连忙点了点头,“王妃放心,澜儿一定做到!”

看着澜儿一瘸一拐的离开,江灵歌缓缓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略微觉得有些无奈。

她也不想参与这些勾心斗角之中,可她不争不抢,就会被人踩在脚下,甚至丢掉性命。

这里,虽然比不得当初江家内部的明争暗斗,可却也不差什么。

好在,在这种落后一些的古代,那些人想要算计她,只能通过那不多的几种手段,她还有大把喘/息的机会。不像是以前,她就连睡觉都要防着有人在监视暗算自己。

摸了摸袖子里的玉佩,江灵歌眸光一闪,她好像还差了一个步骤。

雅儿的事情她现在要放在前面,半个月以后的那场大戏,她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而这件事,恐怕她一个人做不到,想要用最快和最稳妥的办法,就是……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江灵歌晚膳也没吃,直奔着主院书房而去,因为楚凉夜在睡觉之前都喜欢待在这里,她也没有浪费时间。

站在主院门口的几个侍卫,见到江灵歌居然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连忙上前拦住她的脚步,就和往常一样,为首的侍卫开口就道:“王爷有事,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江灵歌知道,这些都是为了糊弄她的,以前的江灵歌因为这件事在这里闹出过不少笑话,还非要想方设法的去见楚凉夜一面。

“好,既然王爷再忙,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见不到楚凉夜,她自然还有别的法子。

可她才转身,里面就有一个白衣侍卫走了出来。

“王妃留步,王爷已经忙完了,让王妃进去!”

守在门口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一脸不敢置信,因为在这以前,他们得到的命令都是,将江灵歌从这里丢出去。

就连江灵歌自己都感觉意外,没曾想如今楚凉夜居然会选择想要见她。

她迈步进了大门,几个视为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再也不敢多说一句阻拦的话。

一路走在长廊之中,随着白衣侍卫进入楚凉夜如今所在的书房,推开大门,江灵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书桌后方的夜王殿下。

一身玄色,在烛光之中闪耀着淡淡光华,那双眼角微微上扬的眸子,充满邪肆的气息。

冰冷没有波澜的视线就那样落在了的江灵歌的脸上:“王妃来找本王,可有何事?”

江灵歌单刀直入:“我想让王爷帮我一个小忙,帮一个人销毁奴籍!”

这种事情,对于楚凉夜来说,确实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官府之中的备案都十分简单,他只要派个人去通知一下,那边自然会神不知鬼不觉,一点儿风声都不会透露的就将这个人的身份化为平常百姓。

可关键在于,对方愿意不愿意帮她这个忙。

楚凉夜眯了眯眸子,眼底划过探究之色,放下手中的笔墨,他义正言辞:“好像有人刚刚说过,无亲无故,本王为何要帮你?”

江灵歌听到自己的话,被人一字不差的给还回来,顿时哑然。

原本以为对方本身就是这种不爱说话的性子,可没想到斗起口舌来,比她这个久经沙场的还要厉害。

她服!

既然对方不愿意帮她这个忙,那她就自己去想办法,就不信除了楚凉夜,就没有人愿意帮她了。

大不了,她就带着自己的一万两银子,利用自己王妃的身份去买通官府,即便被人抓住把柄,丢脸的也是楚凉夜。

不过她还不能这么快就放弃了:“王爷,你说过,让我在一个月之内搅黄了太子和堂姐的婚礼,我这可是在马不停蹄的努力着,咱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让你帮个忙不过分吧!”

楚凉夜将目光垂下:“不帮!”

江灵歌气的咬紧了牙关,狠狠的怒视着他。

这人不光无情无心,就连一点点人情世故都不明白:“如果王爷帮我这点小忙,可以算在人情之上,以后若是王爷有要求,灵歌定然义不容辞!”

楚凉夜眯了眯眸子,可依旧不为所动。

“本王会对你有所求吗?”

江灵歌愤然。

之前感觉这人还挺不错的,没有记忆之中那般不堪,可现在觉得,他就是个渣男。

既然如此,她也不用低声下气去求他了,直接去想别的法子。

“既然王爷不帮忙,那么,告辞!”

她没等楚凉夜开口,她就忍着满腔怒气离开了房间。

可清风吹在她的脸颊上,江灵歌才缓过神来,她驻足在主院不远处的树丛下,有些懊恼的坐在原地。

为什么突然那么生气,明明不应该的。

以前她不知道对付过多少难缠的客户,涵养应该都是锻炼出来的。

许是因为自己刚刚来到这里,还没有适应新身份吧。

江灵歌沉住气,在花园之中走了两圈,隐约感觉心情舒缓多了。

重新调整好心态,江灵歌稳定心神想了想,突然想到了文聘婷。

文聘婷是兵部尚书的嫡女,若是用她的身份来给一个丫鬟解除奴籍,那是再合适不过。

有了想法,江灵歌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

此事宜早不宜迟,当面去和文聘婷说,对方不可能会帮她,那她只有去偷文聘婷的腰牌。

看了看夜色,江灵歌的双眼倒映着天空上的月色。

她悄悄回到院子做准备,找了一身暗色的衣服换上。

这种事儿她以前倒是没怎么做过,好在现在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技术活。

虽然要暮儿来做效果要好很多,但她多少还没有全然信任对方。

天已经全黑了下来,江灵歌隐身在拐角的阴影之中,直奔着文聘婷的梅院走去,刚到门口,就见到几个丫鬟扎堆。

“王爷一会儿就要来看侧妃娘娘了,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姑姑放心,都准备的妥当着呢,花瓣浴还有香炉,都弄的好好的,看来咱们侧妃娘娘才是府中最受宠的,身份又高贵无比,从小就是尚书大人的掌上明珠,哪里是那个粗俗不堪的女人能比的了的!”

“可不是,王妃应该是我们主子才对,偏偏仗着一个皇上赐婚,以前就成天在咱们娘娘面前耀武扬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似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对了,悄悄跟你们说,王爷可是从没有去过王妃那里,让那女人守了整整两年的活寡呢!”

几个女人一盘戏,这几个丫鬟凑在一起,可是说遍了这些年关于她的传言八卦。

江灵歌对于这些话,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但她也抓到了这些人话语之中的重点,那就是,一会儿楚凉夜要来文聘婷这里。

看来文聘婷伤的还不重,没准趁着这个机会还会吹吹耳边风。

外面极静,只有一些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江灵歌感觉,自己来的是个好时候。

因为这个情况,梅院是把守最松懈的,文聘婷定然也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她和楚凉夜的二人世界。

江灵歌等了好久,才见到外面的那些丫鬟退去。

而一个身影已经来到梅院的门外,正是夜王殿下。

她嘴角划过一道嘲讽的笑容,这夜王殿下还真是好命,后院之中的妃子小妾,都够凑齐一桌麻将了。

夜,已经深了。

在花丛之中蹲了很久的江灵歌,终于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出动,跳过旁边的墙壁来到院子里,远远的,就看到了梅院正屋里面人影。

她的双腿都有些发麻了,将身影藏在黑暗之内,借着那房屋之中微弱的光亮,来到墙角,打算找到机会进入内卧,将文聘婷的腰牌给偷出来。

窗纱飞扬,屋子里面传来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江灵歌纵然见识广泛,也不由得感觉有些不自在。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光听声就知道里面在搞事情。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她瞬间淡定了,可一眨眼的功夫,却看到门开了。

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里面的声音却还在继续当中,江灵歌所在的方向看不到那人的面孔,可是看背影,却像是当今的夜王殿下,楚凉夜。

平日里梅院之中到处都是丫鬟,可今日却很少见到,而且楚凉夜从房间里面离开以后,她发现,窗户上依旧留下了两个身影。

如果走的那个是楚凉夜,在床上躺着的女子是文聘婷,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难道是她看错了,离开的并不是夜王?

可她明明亲眼看到了夜王在来时所穿着的衣服,和走的那人一模一样。

心中涌动起无数的好奇,江灵歌的心脏砰砰乱跳起来,感觉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想要知道真相,只要验证一下不就行了,这里离窗户很近,她只要蹲在窗户下,顺着窗缝向着里面去看,就能将里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这样想了,江灵歌也已经挪动了脚步,她轻轻推开一点缝隙,一眼就瞧见了里面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

可她却没发现,一只手从她的身后,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向她伸了过来。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斗破宅门:王爷深藏妃露,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斗破宅门:王爷深藏妃露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