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豪门总裁婚不守舍沈秋陆厉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3/9 10:29:49

沈秋陆历怀小说《婚不守舍》,作者苏小焰,在这里提供提供沈秋陆历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海停止了动作,抬头,看向陆历怀,嘴角扬起一个讥讽的笑容:“又是你?!呵呵,怎么,不舍得走了?不过我倒不介意你看着我和我老婆做爱,你要是有性趣的话,我们三p——”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婚不守舍

精选章节:

这一觉我睡的非常不安稳,周围很冷,我似乎能感受到,也能听到我周围发生的事,但就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

昏沉中,好像有一辆车子停在了我的面前,车子里走下来了一个人,将我打横抱起,放进了车子。

车子里的暖气开的很足,不停地有人用手掌试我额头的温度。

我觉得好难受,好难受,连呼吸都很费力气。

紧接着,那试探我额头的手缓缓来到我的唇边,粗粝的手指,不停的摩挲着我的嘴唇。

疼!

可我却无法说出口。

随后,那手指的主人,语调悠远,意味深长的叫一声我的名字:“沈秋。”

仿若梦魇一般。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小诊所的床上,手背上插着针头。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白色的墙皮已经从水泥上剥落,头顶是一个风一吹便使劲摇晃的钨丝灯,从老旧的钢筋窗户朝外看去,外面的雨水已经停歇。

看到这里,我条件反射的伸手朝自己的腰上摸去,见肾没有丢,才不由得吐出一口凉气。

就在这时,诊所的医生朝我走了过来,询问我的身体状况。

虽然头还是有点晕疼,但是已经明显好多了,于是我老实说完自己的状况之后,便焦急的问医生:“昨晚谁送我来的?”

医生说:“是一个男的,他没有留名字,把你放在这,让我给你打点退烧药,然后留下钱就走了,对了,他给的钱给多了,剩下的你拿着吧。”

医生说完之后,便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百元大钞放到了我手里,我看着手里的钱,有点茫然,心想这个人也太没有生活常识了,在这种小诊所挂个水哪里用的着那么多钱。

我努力回想关于昨晚的一切,却对那人一点印象都没有,难不成是陆历怀?可是如果是陆历怀的话,他为什么要把我放到这么破旧的地方,还一声不吭的走掉?

于是我再度向医生问道:“那,你能给我形容一下他长什么样吗。”

“昨晚下那么大的雨,他带着帽子和口罩,根本就看不见脸。”

口罩……

陆历怀会戴口罩么?

医生见我点滴打完了,便给我拔针管,说幸好我昨天被送来的及时,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退烧,不过回去以后,还是要继续打吊针巩固。

我茫然的点点头,算是回应,此刻心思全在那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人的身上,我才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世界上的大好人都被我给遇上了。

我拿出已经自动关机的手机,借医生的充电头充了会电,结果手机刚开机,我妈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进来。

我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对劲,果不其然,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我妈语气特别焦急的对我说道:“沈秋,你手机怎么一直关机,你现在人在哪?”

“我在雪曼这。”

我妈闻言,没有纠结我是不是在说谎,而是直接对我说:“你现在就给我回家,我有话要问你!”

我听着我妈这凶巴巴的语气,一阵委屈,知道自己一直担惊受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不敢有片刻耽搁,赶紧和医生说了一句谢谢,便搭上车子往家赶。

今天不是周末,妈妈却没有去上班,可想而知我妈有多么看重这件事,一想到回家要面对的事情,我的脑袋就一个变成两个大。

一路心惶惶的到家,结果门推开的那一刻,我不仅看到了我爸妈,还看到了婆婆那张熟悉的脸,瞬间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预感大事不妙!

婆婆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见我进门,便挑起眼皮扫我一眼,那眼神,恨不得将我杀死。

可想而知,在我来之前,爸妈一定给她说了不少的好话,想到婆婆在我家居高临下耍威风的样子,我就一阵胸闷。

“妈……”我见事情已经隐瞒不过,便叫了一句。

我妈还在生我的气,就没有答应,然后给我使眼色让我叫婆婆,我不肯叫,她就用手掐我,我这才勉为其难的冲婆婆低头叫了一句:“婆婆。”

婆婆听罢放下茶杯,向我走了过来。

她站在我面前,抹的朱红的嘴唇轻轻笑了一下,看着我阴阳怪气的说:“哎呦呦,别这么叫我,我可承受不起,不知道那天是谁当着那么多人的的面,说我根本不是她婆婆的。”

我闻言,没有吭声。

婆婆见此,上下翻我一个白眼,当着我妈的面骂道:“我今天来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爸妈是怎么教育出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穿的那么风骚在那种地方干不正经的勾当,还和野男人一起反过来欺负自己的婆婆,对了,你的野男人呢,被人家玩腻了,然后像垃圾一样丢掉了是吧。”

“我告诉你,你要和顾海离婚我没意见,但是是你出轨在先,你得赔偿我们顾海精神损失费!不过想想,这一年,你对这个家没有一丝丝贡献,顾家你也一点财产都没有,你拿啥赔呢。”

她抬眼,环顾了一下我们家的房子,然后用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一脸嫌弃的说:“看你们穷的响叮当,好歹也是亲家一场,我让让步,要不就把这个破房子抵给我吧。”

我一听,瞬间攥紧了拳头。

这房子,是爸爸妈妈唯一的财产,虽然又小又旧,却是我们一家人在这个城市唯一的安身之处,她休想夺走!

“牛春花,我告诉你,这房子你连一块砖都别想搬走!”我怒视着她,说道。

婆婆一听我叫她大名,气的立马用手指着我,对我爸妈说:“你看看,你看看,看看你们养的小贱货是怎么说话的,我这么做,已经够仁至义尽的了,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说我就行了,凭什么说我爸妈!”我听她波及到我的家人,顿时气的胸腔快要爆炸。

“别呲牙咧嘴的跟个狗一样,你冲谁叫呢,一天没大没小的!当时我儿子娶你的时候我就反对,这种没钱的家庭能教育出来什么孩子,你看,我看人的眼光多准,被我说中了吧?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干不要脸的勾当,结婚了还不安分,怪不得你爸得病,弄得满房子都是尿骚味,怎么不得癌,让这种老废物赶紧死的更快点,免得跟个吸血虫一样,见谁吸谁,还你一天嚷嚷着要离婚,你以为你下面镶钻了,我儿子就非要跟你过是不是?!”

我爸听着婆婆的话,被气的剧烈的咳嗽起来,我一听爸咳嗽,心都在滴血。

妈被羞辱的眼睛通红,却还是强打微笑的对婆婆说:“亲家母,小孩子不懂事,我回头会好好说小秋的,让她不要再这么瞎胡闹,我替她向你们一家人道歉,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这一次吧。”

我看着妈妈讨好的样子,咬紧牙关,眼泪溢满眼眶。

我知道,我妈之所以刚刚打电话在电话里凶我,是为了给婆婆面子,但其实,她连骂都不舍得骂我一句。

看着那么爱我的妈妈却在婆婆面前委曲成全,我只感觉心脏上的肉被一刀一刀的往下割。

婆婆见状,不仅没有让步,反而更加的盛气凌人。

她睨着妈妈,冷哼了一声:“道歉,你的道歉有个屁用,我告诉你,我这阵子心脏病都快要被气的复发了,我要是病倒了,你们一家人谁来负责,啊?你们倒好,几滴眼泪一流,光动动嘴就想要我原谅,我的原谅就这么不值钱吗?!”

说完,婆婆便忽然向我扫来两道寒光,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想让我原谅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沈秋现在就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

我瞪大眼睛和婆婆对视,用眼神告诉她,她休想我给她磕头!

妈不停的拽着我的衣服,大声的呵斥,要我跪下给婆婆道歉!

我不肯跪,妈便直接抬起手掌,狠狠的甩了我一个耳光。

刹那间,我的脸迅速变得通红肿胀,火辣辣的疼。

我妈见状,偷偷攥起她打完我之后,不停颤抖着手掌,这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却疼在她的心里。

我的眼泪流淌而出,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讲不讲道理。

打骂我的人是他,出轨的人也是他,而那个一直为家庭默默无闻付出的人是我!他们对我的欺负难道还不够吗,凭什么要我道歉,我何错之有!

婆婆见我挨打,露出大快人心的笑容,抬着眼皮轻蔑的看向我,依然等着我给她下跪。

我捂住通红的脸,怒视着她,一字一句的说:“我不跪!”

“好,你不跪,我跪!”妈妈说道,紧接着,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婆婆的脚边,哭泣着,嘴角含着泥土,砰砰砰连给婆婆磕了三个响头!

“妈!”我尖叫一声,哭喊着去拉妈妈的身子:“妈,你别跪她,她凭什么,她凭什么啊!”

可我妈就像没有听进去我的话一样,依旧抱紧婆婆的脚腕,用哀求的语气不停的说:“求求你了春花,孩子不懂事,都是我这个当妈的责任,你别怪孩子,小秋回去以后,还会和海海好好过日子的,我们老沈家的女儿我知道,她肯定没有做对不起海海的事,你不是想抱孙子吗,小秋回去就给你们生个大胖小子,有了孩子她就好了,就不会像这样胡闹了。”

我听着我妈的话,只感觉眼眶里结了一层寒冰,我不要和顾海有孩子,我不要!

婆婆皱着眉头,目的已经达到之后,便不耐烦的甩开我妈的抱着她脚的手,咬牙切齿的说:“看你们一家人一脸奴相!真叫人作呕!就怕某些人以前乱搞,现在成了个不下蛋的鸡!”

一直都没有做声的爸爸,看到这一幕,突然嘴唇发乌的捂住胸口喘不过来气,我赶紧擦了把眼泪去给爸爸拿救心丸,他却一把推开我的手,捶胸顿足的哭着说让他这个拖油瓶死了算了。

婆婆见状,怕我爸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会算到她头上,于是瞪我一眼,一脚把我妈踢开,打开门走了出去。

妈妈靠着门,两眼无神头发蓬乱的呜呜啼哭。

我好不容易把药给爸爸喂进去,妈妈却拿出刀要割腕,争夺间,锋利的刀子一把划到了我的手臂上,刹那,鲜红的血如同蜿蜒的河流一样,滴了一地。

妈妈吓的立马停止了吵闹,赶紧去给我找纱布,我疼的咬紧牙关,滚烫的眼泪流了满脸,原本就涣散的精神就像在突然间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好好一个家,被婆婆搅和的鸡飞狗跳,他们一家人,是不是一定要我家破人亡才会甘心!

妈妈颤抖着给我包扎,一边包,一边哆嗦着嘴唇,眼泪直往下掉,滴到我的伤口里,好疼好疼。

我哽咽着问她:“妈,为什么不让我离婚,为什么我们家要这么低声下气?顾海他出轨了,他背叛了我,难道这样的婚姻,我还要继续吗?”

我妈瘪着嘴看向我,伸出手给我抹眼泪,抽噎的说:“孩子,妈知道你委屈,但是这就是婚姻啊,你看看你的叔叔姨夫的,哪个年轻的时候没干过背叛家庭的事,还不是就这样磕磕绊绊过了一辈子?”

“没有猫是不偷腥的,你就装作不知道,和他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他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外面的女人再好,他最后娶的还是你啊,只要他没和你离婚,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你的位置!”

呵,连自己的妈妈都这么说,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是不是女人面对丈夫出轨一定要认命?是不是女人一定要通过自己的生育能力去维持一个家,这样,难道不可悲吗,这样的婚姻,和慢性自杀又有什么区别。

女人,即便是做了妻子,也有她的人格啊!

我不想再说话,我也永远不可能会给顾海生孩子,他带来的东西我通通不要,属于我的东西,他也休想得到任何!

见我不为所动,妈又对我说道:“小秋,你忘了你以前发生的那些事了吗,你十八岁就流过产,好不容易找着个不知道你过去的男的,现在又要给戴个离过婚的帽子,你觉得以后还有谁会找你!”

“趁着年轻,还不赶紧和顾海要一个,就算顾海不疼你,孩子是你生的,以后总归会疼你啊。”

“算妈求求你了,当初要不是顾海家借钱让你爸爸度过难关,现在咱们家早都散了,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啊,哪怕是为了你爸和我,这个婚你都不能离!”

我听着妈的话,心中不由得一片寒冷,突然之间,就想到了陆历怀他妈对我的评价。

他妈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顾海给我爸付了医药费,我又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我完全不爱的男人,婚后一年,我省吃俭用,分文不要,像个奴隶一样毫无怨言的伺候着他们一家人,就是为了还债。

现在,我的债也该还完了,我的人生,也该重新开始了。

就在我抓着我妈的手,准备先让她稳定心情,说自己会好好考虑的时候,手机却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竟然是顾海发来的:

晚上八点,云鼎大酒店,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我看完之后,便把手机收了起来,我妈见状,把视线悄无声息的挪开了,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短信上的内容。

等胳膊包扎完之后,家里终于恢复了平静,我妈看着我的伤口,觉得特别对不起我,就问我饿不饿。

我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虚弱的冲我妈摇摇头,说:“我不饿,我就想休息一会,我现在浑身都不舒服,之前一直都不敢回家,就是害怕你把我撵回顾海家。”

“傻孩子,那怎么能是顾海家呢,那是你俩的家,你休息一会,今晚就回去和海海好好谈谈,过日子哪有不吵架的,你就被让妈再为你操心了,到时候我和你爸就算死都不会安生,小秋,算妈求求你了成不?”

我看着妈妈祈求的模样,只感觉心里好累,却又实在不忍心说出什么话刺激她,心想反正今晚就能和顾海彻底结束了,于是就没有再反驳什么。

“妈,我知道了,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我便不再去看妈妈的表情,走进了房间,一进房间,我的鼻头便不由得酸疼起来。

哪怕全世界反对我都没有关系,我最想得到,不过是爸妈的理解和支持,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口口声声所谓的爱,却是在把我往万丈深渊里推。

我陷入了迷茫,在家人与自我之间,不知该如何选择。

我选择了自己的未来,是自私么?

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直到昏昏沉沉的进入了睡眠,依旧没有想出答案。

再次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我只感觉手臂上的刀口那块火辣辣的疼,我只好找了件长袖的衣服穿上,遮盖起来。

换好衣服,我看着床上那件被换下来的裙子,想到了陆历怀。

他一定会很生气吧,气我不守信用,临阵脱逃,可能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到我这种人了。

我叹口气,把裙子轻轻的折起来,放到了衣柜的最底层,然后去洗了个脸,对着镜子梳了一个马尾辫,就出了家门,搭乘公交去了云鼎酒店。

我妈没有一句阻拦,也没有问我要去哪,我这才敢百分之百肯定,她看到了顾海给我发来的那条短信。

一路上,我都在心慌,不知道是因为一整天没有吃东西,饿的,还是因为,我对顾海本能的畏惧。

而且,婆婆刚来闹完,他就把文件准备好了,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公交车到站了。

我看了看表,刚好八点整。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把电话给顾海拨了过去,结果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当顾海那久违的声音钻入耳朵的时候,我整个人不由的浑身一颤。

“我现在就在云鼎门口等你,你带着东西,下楼吧。”

顾海听到我声音之后,语气怪怪的说:“我这边走不开,你想要东西,就自己上楼来拿,房间号1608。”

他话音刚落,便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我讲话的机会,再打过去的时候,竟然变成了已关机。

我没有办法,只好上了电梯,敲开了1608的门。

门打开的那一刻,顾海刚洗完澡。

他下身只松松垮垮的围着一个浴巾,私密处都快要露了出来,我见此,赶忙撇开了视线,与看到陆历怀裸上身的害羞不一样,看到顾海这样,我只觉得反胃。

“你现在可以把东西给我了吧。”我伸出手,冷冷的说。

顾海没有接话,只是眯起眼睛打量我,忽然瞳孔狠狠一缩,大力拽住我的手腕,把我拉进了房间里:“都是一家人,说话离这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正准备甩开他的手的时候,他却推了一把门,然后松开我,朝酒店里面走了过去。

门他没有推死,还留着一个缝隙,他没有发现。

我怕他会耍花招,便站在门口,防备的看向他。

顾海见状,从枕头底下拿出文件袋,在手里晃了晃,笑笑的看着我说:“你难不成以为我骗你?”

我一看到那个文件袋,还以为他真的要给我,便立马朝他走了过去,刚要拿,他就把手缩了回去。

他瞪着我,脸上的笑容消失,语气凶狠的说:“沈秋你跟我玩真的?”

“你难道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我说,想到他出轨那晚的景象,胸腔里便一阵闷闷的疼:“顾海,你想想你是怎么对我的,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心里没有数。”

他闻言,无所谓的呵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依旧坦然自若:“这才几天,你就撕破脸皮不认人了,合着那男的把你给草爽了是吧。”

“你嘴巴放干净点,论恶心,我比不过你!”

“我恶心?以前你怎么不觉得我恶心?咱俩结婚这段时间你给我带了多少绿帽子你自己心里清楚!”他越说越气,直接一把攥住了我的脸,狠狠的捏:“在我面前冷淡的跟条死鱼似的,怎么到别人那你就骚的合不拢腿了?!”

原本,我还想给他留点面子,可是顾海,他根本不配。

于是用力别开了脸,甩开了他的手,冲他吼道:“你以为你那天和别人在阳台做,我没看见吗?!”

顾海听完我的话,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我会连地点都说的那么清楚。

我看着他那副面目可憎的模样,笑了:“以后我不会碍手碍脚了!我一分钱不要,自愿为你和你的真爱腾出地方,你们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你不应该举起双手欢呼吗,不要再说谎,也不要再装出一副你很在乎我的样子,借题发挥,真的特别让人恶心。”

我不想再和他多费口舌,便向他伸出了手,不耐烦的说:“现在可以把东西给我了吗。”

“想要?”他不仅没有丝毫的内疚,还抬头恬不知耻的笑着看向我,那笑容,让我不寒而栗。

他把文件放到床上,朝我走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退后,他便忽的把我抱进了怀里,用下身顶住我。

“和我做一次,我就给你。”

我听着他的话,脸一下变得煞白无比,紧接着拼命的捶打他,叫他放手。

没想到,我这个举动不仅没有起到阻碍作用,还让他变得更加嚣张。

他把我搂的死死的,在我的挣扎下,他迅速的硬了起来,然后像一个变态一样闻我的脖子,我的头发,下流的说:“沈秋,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想干你,你看看是我让你舒服,还是你的野男人让你舒服?”

我狠狠的咬住他的胳膊,结果顾海不怒反笑的说:“宝贝,再咬的用力点,好爽,呃……”

直到我咬的满嘴甜惺,他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

我出了一声冷汗,绝望的都快要流出眼泪,近乎尖叫的朝他吼道:“顾海,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告你强奸!”

“告去吧,老公强奸老婆,天经地义,你看有谁会管你的闲事,沈秋,对你来说性不是比婚姻重要吗,我今天就让你好好享受一次,说不定到时候你就不舍得和我离婚了。”

说完,他竟然直接舔上了我的耳朵!

我的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恶心的我想要呕吐,他的手在混乱中过来解我的衣服,我再感受到他的触摸之后,直接抬起膝盖朝他的下身顶去。

顾海脸色一靑,立马夹紧双腿松开了我。

我见状,直接朝门口逃了过去,顾海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贱货,就朝我追了过来,在我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他便抓上了我的手腕,刹那间,我只感觉浑身像是被点击了一样,所有的毛发都树立了起来。

顾海把我用力一甩,就甩到了地上,他捏着我的嘴巴,笑的一脸奸佞的说:“好,既然你个婊子不想在床上做,我们就在这做,你最好叫的大声点,让全楼道的人都听见,那样我让你更爽!你不是和我妈说你想要个孩子吗,好啊,我现在就给你!”

他说完,就压在我的身上,我听着他话里的意思,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咬紧牙关,挥起拳头狠狠砸他的脑袋,很不的他现在就去死!

结果他用一只手就固定住了我的手腕,另一只手去脱我的裤子。

我浑身一凉,无力的眼泪滑了下来,紧接着,只听到刺啦一声,他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

就在他的手要更加深入的时候,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一个充满阴鸷气息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那一刻,我泪眼模糊的仰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突出的喉结,竟激动的不停抽噎,只觉已经死掉的心脏,再次跳动了起来。

陆历怀,是陆历怀来了!

只见他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袖口挽起,白皙的手腕上带着名贵的腕表,嘴唇绷成一条冷硬的直线,黑色的眼珠如同大海汪洋,周身围绕着一股肃杀的冷,仿若千年玄冰。

顾海停止了动作,抬头,看向陆历怀,嘴角扬起一个讥讽的笑容:“又是你?!呵呵,怎么,不舍得走了?不过我倒不介意你看着我和我老婆做爱,你要是有性趣的话,我们三p——”

顾海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历怀直接一脚踢到了顾海身上,把顾海直接给踢的翻了下去,嘴巴瞬间就出了血。

顾海骂了一句草,起身就想和陆历怀动手,结果陆历怀两拳就把他给重新打的站都站不起来。

陆历怀转身朝我走了过来,脸色阴沉的就像要下雨的天。

他不由分说的握住了我的手,要带我离开这里,然而还未走,顾海就支撑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笑着看向我,说:“沈秋,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想清楚,想想你妈你爸!”

陆历怀闻言,皱眉,他阴沉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我却闪躲开,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听完顾海的话,想到了妈妈,想到了犯病的爸爸,被他抓住的手腕一寸寸的冷了下去。

于是我低下头,开始往回退着自己的手,吞吐道:“对不起,陆先生,我不……”

“闭嘴。”

陆历怀带着愠怒打断我,直接把我拽出了顾海的房间,顾海不甘心的追上来,然而还未追出房间,便被酒店的经理给拦住了,让他穿好衣服立刻离开酒店。

我看向陆历怀,只见他只是拽着我,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但是我心里却清楚,这是他的杰作。

就在我好奇陆历怀要带我去哪的时候,只见他停在一间总统套房前,刷了房卡。

我见状,拽住门框不肯进去,陆历怀压低眉头,声音沉沉的说:“你想让我把你送回去?”

我立马擦了把湿润的眼睛,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他垂下视线,扫了扫我的手,我这才像触电似得松开了,乖乖和他进了房间。

他的西装外套就在玄关处挂着,很显然他今晚是要住在这里的,大概是在路过的时候,听到了我的声音,觉得熟悉,才过来查看的。

想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感谢这次的巧合,如果不是陆历怀,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陆历怀进门便松开了我的手,然后揉揉手腕去了写字台的电脑前处理自己的事情,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

我有点摸不到头脑,只觉得房间里的气氛尴尬的可怕。

我在床上呆呆的坐了一会,把眼皮擦得干干的之后,才肯罢休,见陆历怀旁边的茶杯里空空,便烧了水给他泡茶。

茶水放到他旁边,他却连头也不抬,我俯视着他的侧脸,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免得以后没机会。”

我一听,忙脱口而出:“你要去哪?”

“你都已经要和你的老公复合了,我不至于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去拆散别人的家庭。”他依旧头也不抬,说话的语气冰冰的,尤其说到老公那两个字的时候,还加重了语气。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指无意识的在他桌子上画着圈圈。

见我没有吭声,他继续淡淡的说:“或许我好心办坏事,破坏了你们两个之间的情趣。”

“才不是呢。”我否认,然后小声的嗫喏:“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话音落下,陆历怀忽然合上电脑,侧过脸,与我俯视他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嘴角微微一翘,问道:“你说什么。”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婚不守舍,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婚不守舍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