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欢爱完男人为什么都会全身发抖

摘自公众号:柚子文学发布时间:2017/1/15 9:04:29

夏念念莫晋北小说《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又名《修炼爱情》,提供莫晋北夏念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纤细的胳膊搂着他的身体,妆容精致的侧脸从他的怀里探出,扬着小脸,状似无辜地说:“她是谁啊,为什么在你家?”夏念念站在楼梯上,看着那张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脸,惊讶的表情收都收不回来。

精选章节

夏念念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吵醒的。

锦云苑这栋别墅,她一个人住了两年,一向无人打扰,怎么会突然这么吵?

难道是?

夏念念觉得心突突跳得厉害,是他回来了吗?

她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拉开门朝楼下奔了下去。

原本清清静静的客厅里,灯光暧昧昏暗,音响里放着响彻震天的音乐。

夏念念正在疑惑,传来一个女声:“那个谁,你给我拿点冰块来。”

夏念念侧头,看到一个打扮妩媚的女人,一只手端着红酒杯,用另一只手傲慢地指向她。

女人见她不动,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你聋了吗?去拿冰块!”

“你是谁?”夏念念皱眉。

女人瞳孔一缩,抬起眸子,把她全身上上下下扫了个遍。

当目光落在夏念念一身毫无特色的棉布睡衣上时,像是看土包子一样轻蔑的一笑。

女人非常不耐烦地挥挥手:“我知道了,一会儿再给你签名,你现在先去给我拿点冰块。”

“我不认识你,请你出去。”夏念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依照她的性子也不愿意和人起争执,干脆沉声道。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打算上楼打电话叫保安。

突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臂,她一回头,一杯红酒便迎面泼来。

她来不及避开,脸上头发上全湿了,酒液顺着湿漉漉的发丝滴了一地。

夏念念还没有回神,就听到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

“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夏念念全身一震,动作僵硬缓慢地抬起了头颅。

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他全身散发出高不可攀的气质。

淡墨色的发垂着,一双让人沉迷其中的桃花眼,唇角勾起的淡淡微笑足以让女人疯狂。

“晋北!”女人冲过去,像八爪鱼一样挂在莫晋北的身上。

纤细的胳膊搂着他的身体,妆容精致的侧脸从他的怀里探出,扬着小脸,状似无辜地说:“她是谁啊,为什么在你家?”

夏念念站在楼梯上,看着那张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脸,惊讶的表情收都收不回来。

莫晋北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抬头,眸子与她撞在一起。

只是淡淡的一眼,便移开了。

他好听的声调里没有半分起伏:“她是我家的佣人。”

他好看的唇角扬起,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伸出胳膊抱起怀里的女人,朝着卧室走去了。

夏念念全身颤抖着,她想要立刻跑开,可是神经已经驱使不了身体。

她觉得自己此时像是一个傻瓜,站在原地,任由头发上的红酒滴落。

她知道,这种时候她应该离开,留给自己最后一丝尊严。

可是,神使鬼差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就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

半掩的房门内,衣服丢了一地。

“啊!晋北你好厉害!”

一道道高亢尖锐的声音传入耳膜,大床剧烈的摇晃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那两种声音相互交叠就像是这世上最钝的一把刀,用极大的力道在一片片地搅割着夏念念的心。

那是她的房间、她的床,还有……她的丈夫。

夏念念的脚步倏然一顿,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了满怀,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一张小脸刷得变得惨白。

房内的女人还在肆无忌惮的大声叫喊,夏念念伸出颤抖的手指狠狠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深吸一口气,终于回神,然后转身离开!

她脚步仓皇无措,辨不清方向,才走了几步便一脚踏空,从旋转楼梯上滚了下去!

全身的骨架似乎要被跌散,后脑一阵疼痛。

楼上男女的喘息还在继续,这里让她觉得窒息,她知道她需要静一静,有些东西,真的已经够了。

夏念念的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坚定地走出锦云苑。

当初结婚的时候,莫晋北只是露了个面,在民政局匆匆办完手续便消失不见。

婚后两年,这是莫晋北第一次回来,却不成想竟然是这样。

她只能从各种八卦新闻中得知他的消息,比如他带着某女星出席活动,和某名模餐厅约会等等。

他是御尊集团总裁,这个城市大半房地产都是他旗下的,还涉及金融、酒店、娱乐等各个行业。

虽然已经成家两年,但他对女人向来温柔大方,来者不拒,几乎整个T市的上流名媛都是他的绯闻对象,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妻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们都说,那只是个不受宠的弃妇,莫晋北早晚都会和她离婚。

锦云苑位置有点偏,下山的路蜿蜿蜒蜒,夏念念面无血色地走了不知道多久,才走到一个公交站牌等车的长凳坐下。

她的头发、脸上全都是没有干透的红酒,手臂、小腿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伤痕,她的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夏念念的眼中闪着一丝决绝,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她没办法过下去了。

夏念念在外面坐了一夜,回到锦云苑的时候,孙嫂见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太太,你没事吧!”

夏念念疲惫地摇摇头:“没事。”她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地抿了抿唇:“先生呢?”

孙嫂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先生和那位小姐已经走了。”

夏念念上楼安静的收拾行李,很快就拖着行李箱下了楼。

孙嫂大惊:“太太,你要去哪里?”

夏念念脸上的笑容异常平静:“我要离开了,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

孙嫂摇摇头,低声嘀咕了句:“造孽啊!”

走出锦云苑的时候,夏念念的脚步轻快,轻轻上扬嘴角,给自己一个微笑。

两年了,该醒了。

有些东西,不该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任凭自己在幻想里寻找安慰,那不是忠贞,是愚蠢!

她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我搬出来了。”

夏念念在路边的长凳上坐了二十分钟,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一辆大红色的奥迪停在她的面前,紧接着从上面跳下来一个女人。

女人红色的外套配着牛仔裤,一头卷发明亮张扬。

她风风火火地蹦到夏念念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口沫横飞:“夏念念,你这个死脑筋终于想通了?决定离开莫晋北那个渣男了?”

夏念念被她的大嗓门吼得有点懵,随后习惯地揉了揉耳朵才开口:“悠儿,帮我找个房子。一居室,三环以内,月租两千左右。”

“住我那里不就行了?”

夏念念摇摇头。

李悠儿见她的模样疲惫,脸色苍白,一副随时都会晕过去的样子,气得一把拉过她的行李塞进了后备箱。

房子很快就找好了,简单的一居室,两人又添置了些东西,布置得很温馨。

李悠儿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轻嗤道:“说吧,这回莫晋北那个渣男又干什么好事了?”

“莫晋北”三个字像把刀子狠狠地扎进夏念念的心口,疼得她猝不及防。

她咬紧牙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不该有的情绪压下去,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悠儿听完,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双眼冒火,一副要去找莫晋北干架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那个渣男带女人回来乱搞,还说你是佣人?”

夏念念闭上眼眸,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那些心痛和愤怒。

她平静地说:“我想……他根本就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吧?”

李悠儿气得破口大骂:“都怪夏家那群白眼狼,他娶你就是因为你好欺负,他可以在外面随便玩女人……”

见夏念念满脸的恍惚,李悠儿有些心疼:“算了,不提这个恶心的渣男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夏念念放在腿上的纤手握起,掌心被指甲掐出了红印,她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要先找工作,等到有能力养活自己的时候,就提出离婚。”

李悠儿动作泼辣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伸出拇指点了个赞:“这事包我身上,你不是学服装设计吗?我朋友公司正好缺个服装助理。”

夏念念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么容易找到工作。毕竟两年在锦云苑里住着,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有些激动:“我没工作经验,行吗?”

李悠儿大气地挥挥手:“那有什么关系?我介绍的,谁敢说什么?”

“悠儿,谢谢你!”

夏念念幼年时母亲病死,父亲再娶,她被送到了乡下,一直跟着外婆长大。

两年前夏家突然提出接她回去,并且承诺会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

夏念念为了外婆,不得已回了夏家,后来才知道夏家是为了商业联姻。

她还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被带进了夏家的别墅。

她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胡乱地绑在脑后,T恤衫配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脏兮兮的布鞋。

莫晋北和夏父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夏父指着她说:“这就是念念。”

阳光把莫晋北周身都镀上了一层光芒,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会发光,他竟比夏念念这辈子看过的世间万物都还要好看。

“念念?”莫晋北低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他的语调不疾不徐,拿捏得恰到好处。

夏念念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那么缠绵好听,她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惊艳。

只是莫晋北早就习惯了那样惊艳的眼神,撇了撇嘴,吐了一句:“明天民政局见。”

夏念念曾想过,像莫晋北那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甘愿商业联姻,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新婚之夜他便带着小明星在外面酒店过夜,她成了全T市八卦杂志嘲笑的对象。

夏念念原本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才不能吸引莫晋北。

两年的时间,她学瑜伽、学化妆、学礼仪、学茶艺……

她改头换面成了端庄的大家闺秀,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她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莫晋北的花心,直到他带女人回家。

夏念念冷静下来,决定先找一份工作,她能独立负担外婆的医药费,才能和莫晋北提出离婚。

-

夏念念在李悠儿的介绍下,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服装助理。

这家广告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和明星杂志合作,拍摄广告照片。

“今天给刘碧丽拍摄照片,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部门主管陈姐拍着手掌,大声提醒。

陈姐转头看向夏念念,叮嘱道:“夏念念,你是新人,这个刘碧丽的脾气出了名不好伺候,一会儿多注意点吧!”

拍摄时间定在下午一点钟,可是到了三点,刘碧丽都不见人影。

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全都在等她,租好的摄影棚可是按小时计费的。

陈姐打了无数个电话,刘碧丽才在经纪人和助理的陪同下,姗姗来迟。

片刻后,化妆间里便传出一串不满的女声。

“我说过我只用Lamer的化妆品,我的皮肤很娇嫩的,用了其他牌子会过敏,懂不懂?”

“这是什么破烂衣服?这样Low的衣服让我怎么穿?”

“还有,我的咖啡呢?都五分钟了,为什么还没有来?”

说话的女人,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化妆师、服装师还有助理们不停的在化妆间进进出出,把衣服和化妆品换了又换。

化妆间外,陈姐在和刘碧丽的经纪人极力争取:“我们所有工作人员在这里等了刘小姐三个小时,希望刘小姐能够配合我们的拍摄。”

经纪人斜睨了陈姐一眼,傲慢地说:“你知道我们碧丽现在有多红吗?她可是御尊集团力捧的新星!你们工作做不好,怎么还说起我们来了?”

陈姐吸了口气,赔着笑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旁边有几个工作人员非常不满的小声嘀咕:“我从没见过像刘碧丽这么爱耍大牌又难伺候的女明星,订好了时间还迟到,现在又各种挑剔。”

“她还不是仗着勾搭上御尊集团总裁莫晋北了。”

夏念念呼吸一滞,忍不住朝化妆间走去。

她从门缝里看到刘碧丽那张骄纵傲慢的脸时,她才知道昨晚莫晋北带回家的女人就是刘碧丽。

陈姐走进了化妆间,抱着衣服小心讨好地说:“刘小姐,这些都是这一季最新的服饰,您要不要试试看?”

刘碧丽一脸鄙夷地哼了一声,抓起化妆台上一本杂志朝着陈姐砸了过去:“你们公司一点品味都没有!今天我没心情了,不拍了!”

这可是广告公司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拍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到刘碧丽,如果被搞砸了,那他们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陈姐不顾被杂志砸红的脸,走过去连声说好话,赔礼道歉。

可刘碧丽还是坚持要往外走,陈姐忍不住伸手阻拦……

“谁准你碰我的!”刘碧丽在陈姐的手碰到她的瞬间,狠狠地甩了陈姐一个巴掌。

在这个圈子里,明星打工作人员早就不是新鲜事了。

陈姐挨了打,还是忍气吞声的讨好:“刘小姐,真对不起,您别生气。”

“垃圾!”刘碧丽不耐烦地骂道,抬起手准备再给陈姐一巴掌,然而她的手刚举到一半,便“哎呀”一声。

刘碧丽一抬头,就对上了夏念念的眼睛。

那对清丽的黑眸像是一潭古泉,看似没有波动,可是却莫名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仿佛这样一双眼睛带着丝丝寒冷的杀意一般。

刘碧丽吓了一跳,眼前的女人长发随意扎起,穿着一身简单的长裙,漂亮得不可方物。

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直直地刺进了她的心。

这张脸,有些眼熟?

昨晚刘碧丽喝了酒,夏念念又是穿的睡衣打扮,所以她没有认出来。

随后刘碧丽下巴一扬,语气傲慢地说:“你是个什么东西?”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夏念念轻笑了一声,抬起手重重的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刘碧丽的脸上!

刘碧丽被打得后退了好几步,高跟鞋一扭,差点没摔在地上!

夏念念脸色平静如水,淡淡地开口:“你又是什么东西?”

她腰挺得笔直,下巴微微扬起,气场摄人。

刘碧丽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夏念念,被她的气势震住,竟然忘记了骂人。

化妆间里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过了好半天,刘碧丽的经纪人最先回过神来,冲上去扶她,刘碧丽对着夏念念狠狠地说:“你竟然敢打我?”

夏念念居高临下,气势凌厉,声音不带半点犹豫:“是你先动手打人的,自己不懂得尊重,还怪别人不尊重你?”

“我不拍了!不拍了!”刘碧丽撒泼似地狂喊。

夏念念语气冰冷:“刘小姐,你和我们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白纸黑字写着你必须要配合我们的拍摄工作。衣服和化妆品都是我们公司提供的品牌,你无权拒绝。”

“如果你现在不拍,也完全可以。不过就是违约,根据合同,只要赔偿三倍的违约金就行了!”

说完这些,夏念念不以为意,环顾四周,才发现所有人都盯着她看。

“你知道我背后是什么人吗?我要告你!”刘碧丽恶狠狠地指着夏念念的鼻子。

夏念念淡淡一笑,毫不在乎地说:“你大可以让你背后的人亲自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她早就受够了,莫晋北亲自来找她最好,大不了一拍两散,正好离婚!

说完这句话,她就扬着头,像个女王般踩着高跟鞋走了。

刘碧丽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教训过,愣了几秒,想冲上去报复,夏念念人已经走远了。

她气得拿手不停地捶在旁边经纪人的身上:“你别走,我要告你!要告你!”

夏念念站在走廊上,陈姐走了过来,不好意思地说:“刚才的事情,谢谢你。”她顿了顿,抿了抿唇,又说:“不过……”

夏念念干净利落地说:“陈姐,我明白的,我马上就辞职,不会让你难做。”

陈姐脸上红了红,尴尬地说:“刘碧丽出了名的难搞,我也是为了你好。她和莫晋北关系暧昧,莫晋北你知道吧?就是御尊集团的总裁,我们实在惹不起。”

夏念念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我不怕他。”

夏念念明明才是莫晋北法律上的结发妻子,哪里轮得到刘碧丽这个小三这么嚣张?

更何况,刘碧丽轮得上小三这个位置吗?

莫晋北是个商人,最知道利益二字。

不看别的,就看这个刘碧丽的傲慢举止,也绝对不会为了她真做多少事情,一个玩弄的小明星而已。

办完了辞职手续,夏念念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出了广告公司。

突然旁边驶过一辆汽车,轮胎压过路边的水洼,夏念念来不及避开,被溅了一身脏水。

司机将车窗落下,冲着她恶人先告状:“走路不长眼睛啊!”

夏念念本来就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司机还这么无礼。

趁着等红灯的间隙,她冲上去拍打驾驶室的车窗:“你怎么开车的?最基本的避让行人都不懂吗!”

司机将车门打开,下车用手指刮了刮被她拍过的地方,冲着她趾高气扬地吼道:“乱拍什么,这么高档的汽车你拍花了赔得起吗!”

夏念念用手抹了抹脸上被溅上的水渍,气愤地说:“有钱了不起吗?明明是你不对在先,还这么嚣张!”

争吵声引来了过路行人的围观,看到夏念念的裙子被污水弄得一块块的黑印,司机不仅不道歉反而还骂人,路人开始纷纷抱不平。

“你这个司机太过分了!”

“现在你是弄脏了别人的衣服,要是你撞了人也这么嚣张吗?”

“拍照发微博!看他还怎么欺负人!”

立刻有人举起了手机,司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这时汽车后排的车窗落下一半,传出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老王,怎么回事?”

闻声,夏念念突然愣住,下意识的转头,透过挡风玻璃冲着车里看去。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免责申明
柚子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柚子文学微信号:youziwenxue
让阅读YOUZI有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