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二十年前漯河人过春节才叫过年,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放假

摘自公众号:掌上漯河发布时间:2017/1/12 5:42:05

漯河人小时候的儿歌是这样唱的: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吃几天,马上就是二十三;

二十三,送灶爷;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做团子;二十六,去买肉;

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

初一、初二满街走...


印象里,过年就是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围着一团篝火聊天、唠家常,小孩子高高兴兴的穿新衣、走亲戚、吃大鱼大肉……现如今,年味越来越淡,留给我们的只剩满满的回忆……

还记得,以前到了腊月十几,就要开始赶集了。


小时候年前赶大集真是人山人海,妈妈们挑蜡烛红纸,小孩就在一旁当参谋挑挂历。那时挂历上几乎都是漂亮阿姨,有空姐港姐文艺兵啥的,当然还有些性感朦胧的,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喜气劲。挑好多个阿姨,带回家每个房间各贴一张。


当然还不忘带几把塑料花,这两样就是家中最重要的装饰品了,合照都要挨着它。


还记得,小时候最爱的就是家中的咸肉了。

若是乡下养了猪,那就再开心不过。除留够过年用的鲜肉外,其余用盐腌渍,反复擦匀后放入缸中,。

3—4天后帮肉翻身,5—6天后将肉取出,挂在阴凉通风处。晾干后把它用食用塑料袋扎好就ok了。

过年时候就将咸肉拿出,要么切块蒸土豆,要么切片炒大蒜,要么切丁做咸饭...想到那咸香味就直流口水呢。

还记得,那时只有在腊月里才能喝到爷爷自己酿的米酒。

自家酿的米酒,酒下肚,兴致就高。

预备好酒曲,煮一锅香喷喷的糯米饭。经过晾、拌、压等多道工序后,一股脑倒进酒坛,闷实盖紧,就坐等发酵了。十多天一过,揭开盖子,酒香扑鼻。这时候的米酒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辣,反而清冽可口,透着股甜劲。

还记得,腊月二十四,那场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大扫除。

这绝对是过年前最难熬的一关啦,这天是不能出去玩的,小孩子在其他地方帮不上忙,就被父母抓去大扫除啊。


要把家里所有的桌椅板凳、柜子、窗户玻璃擦洗干净,攀高爬低的,最关键的是小手冻得那叫一个红扑扑啊。

还记得,腊月二十五,就磨豆腐了。


黄豆经过一天一夜的浸泡后,膨胀、脱壳、酥软,打捞沥水。

从磨豆浆到沉淀压成块,程序多,一个也不能马虎,一次经常要熬一整夜才能把白白嫩嫩的豆腐做除了,所以磨豆腐是一件累人的活。

还记得,腊月二十七八就可以放鞭炮了。


那时候的鞭炮,拆开来放,年底守着卖鞭炮的小摊儿,什么甩炮、大地红、白皮、还有一种叫二踢脚,威力很大。


有些胆子大的,把鞭炮拆开把里面的火药取出来,制作成最大的鞭炮,叫雷子!然后直接点燃,就像放电影里的手榴弹一样响,别提多炫酷!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

还记得,年三十那一顿,是一年中最丰盛的。

那一整天,妈妈都是围着厨房在转,拔鸡毛,杀鱼,家里的各种锅统统用上,小灶里炖着红烧肉,中锅里焖着猪蹄,大锅里煮着整鸡,整个房间都飘着肉味。几乎所有肉类都齐聚了,不带一点作弊,全部实打实。
最后即使大鱼大肉撑得吃不下,奶奶也会让我再吃一口年夜“饭”。年夜饭中一般都会放入几颗红豆,寓意来年红红火火,也一定会留下一碗饭,讨个“年年有余粮”的彩头。

当然,年夜饭必备菜单还有如意菜(称心如意);红烧鱼(年年有余);肉圆(团团圆圆);水芹百叶(百年长寿、路路通)...

还记得,大年三十晚痴痴地盼着春节联欢晚会。

那时候,春节联欢晚会地位崇高。吃完年夜饭,一家好多口早早就拿好瓜子水果,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赵忠祥叔叔宣布春节联欢晚会开始。


陈佩斯最受欢迎了,他一出场全家人就笑翻了,都不用说话。


12点倒数5、4、3、2、1…然后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就把电视声给淹没了。

还记得,大年初一终于可以穿盼了好久的新衣服。

除了年夜饭、压岁钱,穿新衣服是小时候过年最大的盼头。那时候,一年买不了几件新衣服,全指望过年的时候了。


从买回家到大年初一穿那段时间真是特别难熬,趁大人不注意,总要溜进衣柜里,翻出来偷偷试穿过把瘾。那种喜乐和满足在等待中越熬越浓,直到除夕晚上把它们搬出来放在床头,整整齐齐地从头到脚码好,这种期盼值升至巅峰 。


一觉恬睡之后,以最快速度穿上所有新行头,那种满足感至今难忘。

还记得,大年初一的早饭必定是饺子。

饺子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民间吃食,深受老百姓的欢迎,民间有“好吃不过饺子”的俗语。每逢新春佳节,饺子更成为一种应时不可缺少的佳肴,当然饺子都是提前一天包的好,新年第一天,早餐必定是馅料十足的饺子。


还记得,新年不许说粗话不许剪头不许扫地不许哭。


新年第一天,爸爸妈妈看上去都慈祥了很多呢,犯点小错一般都会原谅你,笑盈盈地说,没事,过年嘛。


只是有几个地方一定是禁忌,尤其不能说死字,不吉利。所以大年初一到初三,说话可不能太放肆,不然爸妈脸真的要沉下来。


还记得,拜年串门一定要穿大口袋的衣服。

过年嘴一定要甜,邻里串门,叔叔婶婶伯父伯母新年好。


哈哈,我们小时候就学会了,如果叔叔婶婶请你吃瓜子花生以及糖,一定不要自己去抓,因为我们的手太小了啊。


叔叔婶婶都以为我们客气,一定会抓一大把零食过来,那时我们就可以半推半就地打开衣服口袋了。等装得满满的再说“够了够了”,真是收获颇丰的一天。

还记得,那时最喜欢正月里的亲戚大聚会。

正月里所有亲戚会大聚会,舅舅或年纪大点的表哥们总凑到一起小赌怡情。


我们小辈们就眼巴巴地等着谁赢钱分几块给我们说,拿着玩儿去。男孩们当然火速去小店购置一盒摔炮擦炮,嘭嘭嘭,吓得小表妹们直讨饶。


擦炮当年堪称小姑娘们最痛恨的一种男孩玩具。

还记得,那时候的红包只有几十块钱。

但是几十块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巨款啊!放在兜里怕掉了,放在其他地方怕偷了。


晚上睡觉前压在枕头底下,做的全是美梦:终于可以买四驱车啦,可以买正版的七龙珠、哈利波特啦。


当然,到了第二天妈妈一定会说:你的红包拿来,我先帮你保管着。现在想来他们都是骗子。

妈,你说,我小时候那些红包什么时候还我?

还记得…

太多太多的回忆,

仿佛就在昨天,

而如今,

面对转瞬即逝的光阴,

也只能感慨岁月蹉跎。


小时候的春节才叫过年,

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放假!

你觉得呢?

免责申明
掌上漯河微信公众平台
掌上漯河微信号:zslh395
漯河人自己的移动资讯平台!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