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顾曼君与陆景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顾曼君与陆景毅小说天价契约陆少宠妻无下限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2 14:50:22

顾曼君与陆景毅小说叫做《天价契约:陆少宠妻无下限》,这里提供 顾曼君与陆景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几乎在瞬间,车子迅速向前开去,顾曼君没能反应过来,身体因为惯性后一倒,狠狠的砸在了后座上,幸好都是真皮座椅,摔的倒也不是很疼。透过后视镜看到顾曼君有些狼狈的样子,驾驶位上的陆景毅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带着邪气的笑意。

精彩章节:

骑在摩托上的张玉看着顾曼君明显带着喜悦的神色,茶色的眼眸渐渐泛起暖意,“上来吧。”

说话间,拿起挂在车上的头盔递给顾曼君。

伸手接过头盔,带着头上,正准备上车,旁边一辆车疾驰而过,猛地在她们身边停下。

刺耳的刹车声让顾曼君忍不住抬眼看去,只一眼她扶着头盔的手便愣住,陆景毅怎么在这?

豪华的商务宾利的前车窗缓缓落下,陆景毅那张冷峻的侧脸赫然映入眼帘,他偏过头看向路旁的两个人。

张玉一向喜欢宽松的衣服,此刻她已经将头盔戴上。

从陆景毅的角度,只能看到张玉瘦削身形。陆景毅的眸色暗沉,顾曼君喜欢这样瘦弱的男人?

视线落在顾曼君脸上,因为有头盔,看不清楚顾曼君此刻的神情。

“你怎么了?”张玉疑惑的问道,她明显察觉到顾曼君突如其来的僵硬。

空气都在这一刻沉默了下来,张玉顺着顾曼君的视线看去,一个神色冷峻的男人再坐在车内,他在看顾曼君?

察觉到陈玉的注视,陆景毅与陈玉对视,他不禁皱眉,这人好像不太对……

竟然是个女的!

即使被头盔遮住一部分,张玉那立体的五官所展现的异域美还是清清楚楚被陆景毅感知。

一时间,陆景毅完全无法形容自己心情,惊喜?愧疚?还夹杂着他自己都不能感知到的复杂心绪。

然而,陆景毅的脸色如常,没有泄露出丝毫情绪,在这清冷的月光下,反倒更显冷酷。

不过半秒钟的间隔,顾曼君变成惊讶中清醒过来,她清淡的开口,“陆总。”

两个字便让陈玉想起眼前这个男人是谁,竟然是VE的总裁陆景毅!难怪有些面熟,就陆景毅出现在财经杂志上的频率,他早就被大众所知。

“上车。”陆景毅收回视线,原本愤怒的心绪在发现他以为的男人只不过是个女人的时候,瞬间得到了平息。

淡淡的语气,但是却依旧强势的不容顾曼君拒绝。

花了三秒钟思考,顾曼君将刚刚戴上的头盔又摘了下来,笑着说道:“工作上还有事情要处理,谢谢你了。”

“恩。”茶色眼眸中的暖意淡去,张玉伸手接过头盔。接着便是骑车呼啸而过,甚至连一个招呼没有跟陆景毅打,完全是无视陆景毅的存在。

摩托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只剩下站在马路边的顾曼君和坐在车里的陆景毅。

两人的视线在冰冷的空气中对视,突然而生一种燥热感,顾曼君收回视线,走上前,伸手打开后车门上了车。

几乎在瞬间,车子迅速向前开去,顾曼君没能反应过来,身体因为惯性后一倒,狠狠的砸在了后座上,幸好都是真皮座椅,摔的倒也不是很疼。

透过后视镜看到顾曼君有些狼狈的样子,驾驶位上的陆景毅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带着邪气的笑意。

他在生气,因为顾曼君完全没想过要坐在他的身边,而是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后座。

直到车子在格庭酒店停下,两人都没说一句话,车里的气氛沉默的可怕。

车子停下,顾曼君语气平淡的开口道:“谢谢陆总送我回来。”

过了许久都没能听到前面陆景毅的回答,顾曼君脸上的笑意也淡了几分,她已经很累,并不想再和陆景毅产生什么争执。

得不到回应,顾曼君便想直接下车,她伸手就要打开车门,微微用力却打不开车门,这才知道陆景毅将车门锁上了。

“陆总,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顾曼君深呼一口气,然后才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她实在搞不懂陆景毅的喜怒无常。

她白皙的鹅蛋脸上微微有些恼怒,但是已经极力的压制住,但看上去仍有些气鼓鼓的样子。

“交代?”陆景毅冷笑出声,“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不用去看,顾曼君也能想象到陆景毅此刻的神色,冷酷的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她最讨厌陆景毅的就是这一点,从来不将事情说清楚。

总是一副因为他的陆景毅,那别人就该知道他最满意的是什么,一旦别人做不到,他便会想法设法的折磨别人,直到对方知道错在哪里。

那一次修改了无数次的策划书就让顾曼君深有体会。

“陆总,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您还是没有什么事情,我要下车,这几天发布会在即,工作任务繁重,陆总也不会希望会出什么问题吧。”

她的话说的虽然场面,但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但是顾曼君公事公办的态度激怒陆景毅。

滴的一声,短暂而急促的车子鸣笛,是刚刚陆景毅的手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他已是怒极。

迅速的拿出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开上免提。

一系列的动作看的顾曼君莫名其妙,这个时候给谁打电话?

须臾,陆景毅开着免提的手机中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无法接通?顾曼君这下满头雾水,陆景毅这是搞什么鬼?

“顾曼君!”陆景毅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三个字,像是从喉咙处挤出来的一样。“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你电话打不通也是我的错?”顾曼君想了半天,也没能想明白陆景毅的意思。

“你!”陆景毅回过头狠狠的盯着顾曼君,那眼神凶狠的像是野兽一般。

这个时候,顾曼君竟有了些庆幸刚刚没有坐在前面的位置,否则的话现在一定会被揍,谁能保证陆景毅怒极会不会打人。

“陆总,您还有什么事情吗?”相对于陆景毅的愤怒,顾曼君就从容镇定太多,甚至有些冷漠。

此刻顾曼君的态度对于陆景毅来说,绝对是深刻的羞辱,他以为他和顾曼君对峙,顾曼君至少会有些愧疚和慌乱,但是完全没有,她的态度冷静的可怕。

还是因为她从不觉得将他号码拉黑的事情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完全没必要提出来?

“顾曼君,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厚颜无耻!”

厚颜无耻?顾曼君冷笑,她何德何能能得到陆景毅这样高的评价,“陆总真是谬赞,你要是继续发疯随便你,我要下车!”

她的态度冷硬,完全已经不想再和陆景毅多说一句,她是利用了他,可是从一开始陆景毅就说了他不会让她利用,厚颜无耻这个词她还真的当之有愧。

上了一天的班,她感激陆景毅送她回来,可是绝不接受陆景毅莫名其妙的愤怒和责备,她欠他的吗?

原来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好好相处的可能性,除了冷漠便是争吵。

“拉黑我好玩吗?你以为我有多想找你?只不过只是不想浪费送上来的便宜而已。”陆景毅手紧紧握拳,阴森森的开口。

一直以来,被顾曼君拉黑这个认知让陆景毅饱受折磨,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容忍顾曼君一次次的无视和背叛。

最好的方式便是伤害对方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即使陆景毅说出的话很是难听,但是顾曼君还是听到关键点,拉黑?什么拉黑?

联想到刚刚陆景毅一系列的动作,顾曼君这才恍然大悟,陆景毅生气是因为她拉黑了他。

可是,怎么可能!顾曼君连忙从包里找到手机,真的去翻看黑名单,果真看到唯一的陆景毅的名字躺在其中。

这是怎么了?她完全是毫不知情。

“我不知道谁动了我的手机,不是我拉黑你的。”顾曼君平静的解释道,说话间已经将陆景毅从黑名单里面删除,“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不是我。”

她哪里有胆子做这事,更重要的是她完全没理由做这件事,自掘坟墓激怒陆景毅的事情她不会去做。

但是此刻的陆景毅根本听不进去顾曼君的解释,所有的理由都只是借口而已。

“我为什么要信你?你骗我的次数还不够多吗?”这话绝对是意有所指,顾曼君欺骗陆景毅最大的一次,不就是三年前的逃婚嘛。

“陆总,希望你想清楚,我完全没有拉黑你的动机,拉黑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再说我现在在VE,也是完全因为你的首肯,你觉得我会做这样自掘坟墓的事情吗?”

实际上,陆景毅也很清楚顾曼君分析的很清楚,而且也是绝对有信服力,但是陆景毅却不愿意相信。

因为顾曼君曾经的话,他记得清清楚楚,她说她只想利用他,而且在利用完以后便会离开,这就像是魔咒一般,每当陆景毅想起来就不得安心。

“利用完就离开?现在利用的差不多了就拉黑?”陆景毅嘲讽的出声,但脸上的神色已经好上许多,他是侧过身看向顾曼君,那姿势即使是顾曼君看着,都觉得一定很不舒服。

但是陆景毅像是察觉不到一样,只是固执着盯着顾曼君,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但绝对不是顾曼君要离开的消息。

“陆总,我现在不想谈这个问题,我需要休息,如果你希望明天还能见到夏季新品发布会的负责人的话。”

顾曼君的脸上满是疲惫,昨晚本就没有休息好,又经过一整天高强度的工作,身体已经是极限,她现在只想回到房间躺下了休息。

和陆景毅对话绝对是耗费精神的一件事,而对于此刻的顾曼君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片刻的沉默,前面的陆景毅已经转过身靠坐在座位上,他的声音突然响起,“明天我来接你,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低沉的声线,言语中满是威胁。

但是顾曼君已经没有心思去考虑,她青黑的眼袋在白皙的鹅蛋脸上格外明显,脸上的妆容已经掩饰不住脸上的疲惫,已是极限。

也就是这样的顾曼君才让陆景毅忍不住的心疼,才会这样轻易的答应了顾曼君的要求,若是平时,陆景毅便真的能和顾曼君就在这车内对峙一整晚。

听到陆景毅的话,顾曼君再一次朝车门伸出手,这一次车门轻而易举的被打开。

开门下车,顾曼君一句话也没有便转身离开,干净利落完全没有迟疑,谢谢的话她早就说过,只是对方不领情而已。

看着顾曼君姣好的背影,陆景毅眼神微暗,没等顾曼君进酒店,商务宾利便已经无影无踪。

他绝对不要看着顾曼君的背影,每一次都是他看着她离开,次数多了便会觉得终有一天他们之间也会是这样的结局,他看着她离开。

而这是他绝不容许的事情!

回到酒店房间,顾曼君简单的梳洗以后,便爬上床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翌日,也就是夏季时装发布会的倒数第二天,顾曼君根本不敢耽搁时间,在闹铃响起的一瞬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慌乱的做完一切,急匆匆的下楼,在酒店门口竟然看到那辆熟悉的商务宾利,就停在昨晚送顾曼君回来的位置。

这个认知让顾曼君愣住三秒钟,甚至有了一种昨晚陆景毅根本没有离开的错觉。

但是很快,顾曼君便否然这个想法,陆景毅还没那么傻。

她摇了摇头,走上前,看到车窗慢慢打开,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冷峻侧脸,顾曼君突然有些头疼,她想到昨晚离开的时候陆景毅说的话。

今天顾曼君没准备去公司,所以一身打扮清闲很多,带了些运动风,顾曼君只是想在场地的时候可以更好活动一点,帮大家一起尽快完成任务。

眼前的顾曼君这身装扮让陆景毅眼神为之一亮,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清爽秀气的顾曼君,三年后回来的顾曼君,有妩媚有成熟甚至有了职场干练。

唯独三年前单纯的青涩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也是陆景毅最怀恋的过往。

一身休闲服的顾曼君似乎有了些许三年前的清纯,但是早就和从前的清纯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清纯带着诱人犯罪的意味。

“上车。”陆景毅开口说话的声音带了些嘶哑,像是抽了一夜烟以后的嗓子,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的紧绷感让他很是难熬。

没有多言,顾曼君直接打开后车门上车,她不想也没时间和陆景毅产生冲突。

原以为上车以后,陆景毅会询问昨晚的问题,但庆幸的是陆景毅在安静的开着车一言不发。

“直接去七号桥院,我今天不去公司。”顾曼君说道,现在对她来说是分秒必争,不想因为一句话没说让自己浪费时间绕远路。

前面的陆景毅莫名沉默着,似乎有些怪异,但顾曼君没有多想,她看了看手机里面的导航,陆景毅确实是送她去七号桥院,没准备去公司。

车行的速度有些快,顾曼君心想满不成陆景毅急着有事?但是疑问一直放在心里,没有问出来。

直到车子停在七号桥院的地下车库,两人竟一句话也没有,顾曼君有些担心不会又和昨晚一样,不准她下车?

车子停住的瞬间,顾曼君早早就放在车门上的手便直接打开车门,这次倒是个打开了,顾曼君迅速下车,想要离开。

可是陆景毅的速度更快,在顾曼君下车还没走两步,陆景毅便将顾曼君抓住,接着便是狠狠一扯,顾曼君便毫无抵抗力的被陆景毅抱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顾曼君赶紧挣扎,这里可是地下车库,早上开车上班的人必定来这里,顾曼君一点也不想被人发现她的陆景毅之间的事情。

就以陆景毅这张脸的知名度,在七号桥院这个地方,若是被人看到,消息的传播速度那就是只有更快没有最快。

幸好这次顾曼君来的够早,别人还没上班,地下车库还是空荡荡一片。

可是即使这样,顾曼君还是担心,她挣扎的更加厉害。

不过几秒,陆景毅一把抱住顾曼君,打开后车门就将人推了进去。

瞬间陆景毅也俯身进去,车门啪的一声被关上,这一声让顾曼君太阳穴为之一跳,她自然察觉到陆景毅的意图。

刷的一下,顾曼君脸色通红,陆景毅疯了不成?这里不是他家别墅,是七号桥院的地下停车库,被人发现怎么办!

而且这车子,别人从前面的挡风玻璃绝对能看到车内在状况,顾曼君可不想自己没脸见人,“陆景毅,你别冲动。”

她已经急的忘记喊陆总,直接就叫了陆景毅的名字。

“我喜欢你叫我名字,你再试试。”陆景毅将顾曼君压在身下,哑着嗓子在顾曼君的耳旁说道,说话间呼吸的灼热喷洒在顾曼君的耳畔,让顾曼君身体瞬间僵硬。

“别这样,这里是七号桥院,人太多。”

“你配合一点自然很快,若是不配合被人发现……”话还没说完,陆景毅忍不住吻上了顾曼君的红唇,每一个动作极尽温柔。

听到陆景毅这样的威胁,又被吻住更不没法说话,顾曼君连推搡陆景毅的动作都不敢太大,生怕别人发现。

被陆景毅吻得七荤八素,在顾曼君差点窒息的时候,陆景毅才放开她。

瞬间,也不知陆景毅按了什么开关,车前方的挡风玻璃被遮住,车内漆黑一片。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顾曼君上班已经迟到,这时间比从酒店去一趟公司再来七号桥院的时间还要久。

顾曼君双腿发软的依靠在那里休息,相比之下一旁的陆景毅就要神采奕奕很多。

看着顾曼君潮红的脸色,陆景毅忍不住伸手将人扯进怀里,低头在顾曼君的额头上轻吻。

原本顾曼君桃红的妆容,此刻早就被潮红的脸色遮掩,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每一点都是陆景毅喜欢的。

“今天很乖,以后也好和今天一样。”陆景毅轻声开口,像是情人间耳边的呢喃,他看向顾曼君的眼神是化不开的宠溺和温柔。

这样的情绪早就不是陆景毅能控制的,一点点的温情总能让他释放对顾曼君的疼惜和宠溺。

被陆景毅搂在怀里的顾曼君则没有陆景毅的好心情,她恨得牙痒痒,以后说什么也不敢上陆景毅的车,完全会被吃干抹净。

想到以后,顾曼君咬牙切齿的心情也淡了不少,哪里还有什么以后,今天已经是发布会的倒数第二天,她快要离开了。

她和他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以后,从前没有,今后也不不会有。

“事情结束我就会离开,自然要多听话一点。”顾曼君带着刻意妩媚的声音,配上她此刻的面色,绝对是和磨人的妖精。

那娇媚的声音让陆景毅身体为之一怔,刚刚才得到平息的欲望又迅速袭来,可是陆景毅的心头只剩下怒火。

因为顾曼君的那一句,事情结束就离开!

她竟然还是要离开!他哪里做的不好?又有什么地方苛责过她?还不是事事顺着她,她要什么都给了她,就差亲手捧到她的面前。

可是!她的回答竟然是事情结束以后就离开!

谁给她的权利,在他的世界肆意来往!他绝不允许!

怒极,狠狠的将顾曼君推开,砰地一声,顾曼君被推到门上,右手胳膊的关节处正好撞击到门上,整只手瞬间蔓延开来一种刺麻感。

“顾曼君!”深邃的鹰眸阴冷的盯着顾曼君,刚刚气氛还灼热的车内,瞬间冷凝,“你以为现在还能有你说了算吗?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什么时候结束你做不了主!”

游戏?顾曼君在心底冷笑,在陆景毅眼里,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情爱的游戏?只欢不爱的游戏?

“陆总真是好兴致,我自然人微言轻。”顾曼君等右手的麻意过去,才抬手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说出的话满是嘲讽,眼角满是讥诮。

不等陆景毅反应,顾曼君直接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原本空荡荡的车库已经几乎停满了各式车子,顾曼君的脸色变了变,赶紧离开这里。

被留在车内的陆景毅周身气压低沉,深邃的眼眸满是冷意,他必须要让顾曼君知道,他陆景毅不是她能随便招惹的人!

等顾曼君到了会场,大家都已经到了,顾曼君明显迟到,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十点。

不过会场众人都很忙,没有精力去注意到顾曼君,只有海伦在顾曼君进门的那一刻眼神探究,暗中观察了许久。

事情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排练的排练、布置会场的布置会场,大家各司其职,一时间顾曼君站在大厅,突然有些无所事事。

视线的余光看到站在模特身边为模特整理服装的海伦,顾曼君走了过去,竟然发现海伦的模特就是张玉,她之前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海伦姐,张玉。”顾曼君上前打招呼,面上的桃红还未完全散去,整个人都散发着妩媚的气息。

正在整理服装细节的海伦抬眼看向顾曼君,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才浅浅笑道:“你来啦。”

听到这话顾曼君感觉到微微有些羞怯,总感觉刚刚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一般,“恩,早上睡得太熟,不好意思,迟到了。”

一旁的张玉面无表情,就连刚刚顾曼君和她打招呼时候,她也只是点了点头,像是陌生人一般。顾曼君知道张玉的个性,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也正是因为张玉的个性,所以顾曼君也相信张玉不会将昨晚看到陆景毅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似乎成了她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恩,你看张玉穿上我这件衣服怎么样?刚刚特意和别的设计师换来的张玉,我感觉我的设计就像是为张玉量身定做的一样,你觉得呢?”海伦问道,她的神色满意。

换模特?顾曼君皱眉,她可没有听说还有这个说法。

突然想到顾雨萱昨天那样一闹,是不是让选张玉的设计师知道张玉经验不足?才要求换模特?

“恩,确实挺适合。”顾曼君点了点头。

海伦的设计就跟她这个人一样,简洁干练,白色的连衣短裙看上去再简单不过,但张玉穿上以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更加脱俗。

确实符合海伦的那一句量身定做,只怕这次T台秀以后,张玉身价就完全不一样了。

等张玉离开去了后台,顾曼君才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海伦姐,为什么会换模特?”

沉默了片刻,海伦才说道,“曼君,你这次鲁莽了,你让没什么经验的新人上T台,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就要你全权负责。”

“今天早上我来的时候看到珺珺不愿意用张玉,就就和珺珺换了模特,你知道一个模特被VE退回星尚意味着什么吗?”

海伦的话语气虽然不是很重,但顾曼君却清楚的感觉到里面的责备之意,确实是她考虑欠妥,既然让张玉过来,就应该想到可能面临的问题。

“对不起,海伦姐,是我做的不好,要不我用张玉吧。”顾曼君歉疚的说道。

这一刻顾曼君心里对海伦的感激又多了几分,海伦确实一直在帮她。

“不用了,我觉得张玉没什么问题,就只是经验不足而已,没关系的,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海伦摇了摇头,柔顺的沙宣发随着摇头的幅度微微摆动。

“谢谢你,海伦姐。”顾曼君诚心说道,她突然觉得自己从前对海伦的那些细微的妒忌和敌意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她认可海伦了。

这个小插曲没能影响整个发布会准备的进展,这两天大家都志气高昂,都在为即将举办的发布会兴奋不已。

发布会前夜,一切都准备完善,最后一次排练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发布会的标准,VE总裁甚至也来到会场,亲自审核这些日子的成果。

这些年陆总已经很久不看排练,只在发布会现场才会出现,但是这一次竟然出现在这里,大家都很兴奋,可见陆总对这次发布会的重视。

陆景毅一进门,便引起场地不少慌乱,除了公司员工,那些模特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陆景毅,那样子绝对是希望正主看自己一样。

在众多女人心里,陆景毅的存在可是比钻石王老五还要钻石王老五的存在,被陆景毅看上的女人,绝对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不管这个凤凰从前是山鸡还是凤凰。

而那个被万众瞩目的男人只是无视众人,径直走到最前面的位置上坐下,抬眼看向方泽,“让他们都过来。”

“是。”方泽忙不迭的将话传下去,突然想到一件事,他提步朝顾曼君走了过去。

此时顾曼君知道陆景毅就在前面,她正准备躲到化妆前,昨天早上的事情还是历历在目,她一点也不想看到陆景毅。

这种逃避的心思顾曼君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还没等她行动,方泽便找了过来。

“顾曼君。”方泽喊道。

西装革履的方泽站在顾曼君不远处,语气客气。

“方秘书长,有什么事情吗?”顾曼君走到方泽的面前问道。

“跟我到这边来,”方泽看了眼四周人探究的眼光,轻声说道,“有点事情。”

两人走到角落,方泽才回过头看向顾曼君,“陆总在前面坐着,你可以过去了,坐在陆总身边的位置。”

“这是陆总交代的?”顾曼君问道,她是不太相信陆景毅会让方泽传这话,毕竟陆景毅那骄傲的性子顾曼君还是知道一点。

但是方泽却不回答,只是定定的用着顾曼君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顾曼君,沉默着。

大概一分钟,顾曼君妥协,“好,走吧。”

话落,便转身朝着T台大厅走去,走在后面的方泽在心底叹息,“陆总,我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自从方泽上次听到陆景毅醉酒时候的呢喃,便一直放在心上,想想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老板喜欢三年前逃婚的妻子呗,难怪陆总对顾曼君的所有事情都这样上心。

等走到大厅,便看到陆景毅最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原本第一排都是VIP座位邀请了设计界的大腕,但是现在是排练自然就是随便坐。

可是即使是随便坐,也没人敢坐在陆景毅的两边,便导致陆景毅左右两边一边被空出一个座位。

旁边的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谁有这样的胆子做到陆总的身边,那两个位置被这样虎视眈眈的注视着,顾曼君有点不敢上前,她停住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从另一边走过来的顾雨萱径直走到陆景毅的身边坐下,远远的都能听到顾雨萱矫揉造作的声音,“景毅哥。”

顾雨萱抬头看向顾曼君的方向,潋滟的桃花眼里面满是得意和挑衅,顾雨萱当然不用顾忌旁人的看法,因为大家早就知道顾雨萱对陆景毅的心思。

顾家大小姐追着VE陆总满世界跑,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已经不能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早就见怪不怪。

看到顾雨萱如此得意,顾曼君冷笑,瞬间脸上便挂起无懈可击的职业笑意,缓步走到陆景毅的身边,不急不缓的样子让顾曼君身上的那份高雅脱俗展现无遗。

在陆景毅身边另一个位置上坐下,“陆总。”

轻轻浅浅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就连陆景毅的眼底都浮现丝丝暖意,让他整个人都少了些平日里的冷酷。

一旁的顾雨萱自然察觉到陆景毅的细微的变化,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笑的风轻云淡的顾曼君,好像在骂,“狐狸精!”

回应顾雨萱的是顾曼君的淡定,或者是是完全无视顾雨萱的嫉恨。这样一对比,在旁人眼里,高下立即见了分晓。

就在这时,姗姗来迟的海伦也走了过来,她站在一旁先是和陆景毅打了声招呼,“陆总。”态度完全是下属对上司的恭敬。

这也是海伦的高明之处,工作的时候便该是工作上的关系,这样的女人才是聪明的女人,不像顾雨萱不顾场合的和陆景毅表现亲近,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认识陆景毅一般。

所以,海伦能和陆景毅私下关系不错,而顾雨萱却只会让陆景毅感到厌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到海伦出现,顾曼君思考了半分钟,然后毫不迟疑的站起身,“海伦姐,你坐这里吧。”

说话间,便将作为让给了海伦,顾曼君的态度语气诚恳,完全没有任何的不情愿,海伦也不推辞,走过去坐了下来,“谢谢了。”

一旁的顾雨萱嘴角不知觉的抽了抽,想到之前她还挑拨顾曼君和海伦之间的关系,现在看到陆景毅身边的位置都能让,顾曼君是真的和海伦关系那样好,还是根本不在意?

原本还看着前方的陆景毅偏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顾曼君,深邃的鹰眸里墨色瞳仁漆黑一片,面无表情的俊颜却隐隐透着股寒意。

两人视线对视,顾曼君首先移开视线,微微有些尴尬,她做的难道不对?她以为陆景毅更愿意坐在他身边的人会是海伦。

但是现在陆景毅显而易见的怒气,让顾曼君知道,她确实又惹陆景毅生气。

身边的人都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大家可都看到陆总盯着顾曼君。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天价契约:陆少宠妻无下限,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天价契约:陆少宠妻无下限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