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温暖冷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冷寒温暖小说拒嫁豪门总裁的唯一最新章节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4:14:05

温暖冷寒小说《拒嫁豪门:总裁的唯一》,提供冷寒温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当男人吃力的扶着温暖快走到酒吧门口时,突然被人打倒在地,打中他的鼻梁,顿时两个鼻孔就冒出血来,他顿时清醒了过来。对面站着一个墨眉如画,眉宇之间露出一股阴冷恐怖的气息,霸气十足的冷峻的男人直勾勾的盯着他。

精彩章节

温暖从画像上收回目光,别的人都屏住呼吸,想看冷寒要演绎一出什么精彩绝伦的好戏来。

“暖暖,看到了吗?画里的美人是你,这幅画我画了将近三年,我一笔一笔的描绘,一次一次的重画,我原本以为我只能永世将它珍藏起来了,可是天助我也,你竟然在婚礼上逃婚!那天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觉得最幸福的一天,你离开了秦天,就意味着我和别人有相同争取你的权利。暖暖我知道我外表冷漠,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但我的心对你,是十分炽热的。你哥总问我喜欢的女人是谁?我一直都瞒着,因为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拿着这幅画站在你面前,让你欣赏画里的你,让你听我诉说衷肠。暖暖,我真的爱你,绝无半点作假成分,请你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吧。”

温暖的脑袋已经缺氧,她用呆滞的目光望着冷寒,“我之所以每年送你一个洋娃娃,是觉得没有资格送给你别的礼物,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都送给你。”

“你拒绝过做我女朋友,这是我第二次向你开口,不管你答应还是拒绝,我都会继续爱你。”

温暖已经热泪盈眶,这幅画花费了他多少心思?三年,整整三年的时光。

“嘭”一声巨响吓到了在场发愣的所有人,客厅里摆在柜台上的花瓶摔碎在地上,伴随着夏婉一声凄惨的喊叫。

刚要张口答应冷寒的温暖被吓得转不过神来,只见夏婉立马蹲下身,想要去捡起碎片,却不料花瓶的碎片尤其锋利,正巧割破了夏婉的手腕,血管流动的位置,汪汪血液流动不停。

“婉婉,怎么回事儿啊?奶妈赶紧拿干净的棉布来包扎上。”他们的注意力又全都集中在夏婉身上,她手腕上的血浸染了那身雪白的衣裳。

夏婉看着血流淌的痕迹,心痛无比,她竟然要以这样伤害自己身体为代价的行为,来阻止温暖摇摇欲坠的心。她看的出来,他们两个已经是郎有情,妾有意。任何一个女人面对冷寒的追求,那都是无法抗拒。

夏婉眼角滑落出两行泪来,“婉婉,是不是很疼?血没办法止住,我们赶紧上医院。”

“表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吓死我了。”温暖也赶紧扶着夏婉。

夏婉泪眼朦胧越过温暖头顶,看见冷寒的眼光,没有担忧,反倒有一份烦躁,怕是怨她坏了他的好事吧。

一路人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幸好有值班医生,“怎么回事儿啊?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

“啊,医生不是这样的,我表姐是不小心被划到的,打碎了的花瓶。”

“那还真是太不小心了!碎花瓶还能割着手腕儿!”

夏婉听到医生这么一说,难为情的垂下眼睑,由于流血过多,她的脸色嘴唇已经发白。

“好了,血已经止住了,但要好好休息两天,补一补,明天再出院吧。”

“婉婉,没事儿了,放心。”温煦平常也很心疼这个妹妹,尽管是表妹。

夏婉疲惫的点点头,这么以折腾,她有点体力不支,“好了,你们不用担心了,快回家休息吧。”

“表姐,我留下来陪你。”

“不用啦,也没什么大事,回去休息吧,改天陪你逛街。”

“你就让我陪你吧,我又不用上班,冷寒哥,明天表姐请假哦。”温暖朝冷寒微微一笑,第一次她能这么坦然舒心的对他微笑。

冷寒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一笑,“没问题,不扣工资。”

夏婉反感的看着他们两个眉来眼去,“好了,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他们三人在夏婉极力的催促下,离开了医院,冷寒回想着刚才温暖美丽的笑容,想必她已经愿意和他在一起了。

温暖一直握着夏婉空出来的那只手,心疼的看着她,还时不时埋怨她粗心大意。

“暖暖,问你个问题,你喜欢冷寒吗?”

“说实话,我对他有点心动,但又有点害怕他,他总板着一张面孔,有时会让我不寒而栗,他说他爱我的时候,我又想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他像一株罂粟,不敢靠近,却又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让人难以抗拒。”

“暖暖,我是你姐,我不想看到你被他伤害,他的女人数不胜数,我听到他向你表白的时候,我很担心你会成为那众多女人中的一个,离他远点好吗?”

“这…也许以前他是有很多女人,但是他为我画了一张三年才画完的画像,我相信一定花费了他很多心血,所有我想赌一把。”

夏婉看着温暖抿着小嘴诺诺的说着,但明显露出坚定的眼神,“唉,暖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不是他第一个女人,但是你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女人一旦陷入爱情,无法自拔的时候,那便是痛彻心扉。”

“这不是赌博,你输了还可以重新来过,也许你输了,就注定你再无翻身之地了,因为有的爱,它可以是一辈子,不要那么轻率答应。”

“可是我还没试,我怎么就能放弃呢?表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不想放弃。”

“温暖你怎么这么倔呢?我是他的秘书,他整天的安排我都了如指掌,有多少女人被他无情的抛弃,无数女人变成了未婚妈妈。温暖你要陷进去就完蛋了,那是一个无底洞,你知不知道。”

“但是他跟哥哥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他要欺骗,也不会欺骗我啊。”温暖说的有点没底,她之所以上次拒绝他,就是觉得他的所作所为无法表明他真的爱她,难道真的要因为一幅画就证明他是爱她的吗?

“好,温暖随你便,我该说的都说了,以后被他甩了可怨不得别人!”

“表姐,你别生气,你说的有理,他身边美女如云,怎么会爱我。还爱了那么久,就不可能了,我暂时先不答应他,以后再说吧。”

这时温暖的手机响起,“暖暖,明天中午我在公司楼下大厅等你,我们一起吃午饭。”

温暖怔怔的看了这行字,内心有两个她在不停的挣扎。去还是不去?

温暖的脑子里装的全是冷寒,她小时候无意将他画的画涂抹的乱七八糟,他把她骂的狗血淋头,她每次露出可爱的笑容叫冷寒哥,他只嗯一声便不理不睬。

在她的印象里,他们很少有接触点,尽管他经常去家里找哥哥,但他对她,除了冷冰冰,就是冷冰冰,连每年生日都是一样的洋娃娃,免得花费一点心思买别的。

直到她和秦天结婚前夕,冷寒和她一起站在黑漆漆的院子里,楼上房间里的灯光斜射下来,温暖看到冷寒冷峻的表情,他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温暖,像是要把她刻在记忆里,他只说:希望你和秦天幸福。他张开双手,把温暖拥在怀里,温暖的心咚咚咚的剧跳,他一会儿便放开了她,留给温暖一个落寞的背影。

有了那个拥抱,有了逃婚,有了他的强吻,有了他们共度良宵的那一夜,有了他为她画了三年的画像,温暖才恍然如梦,从冷寒拥抱她的那一刻,她跳动的心好像就没有平息过,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他那张冷峻的脸庞。

她总在想,同是一个家里的人,为什么秦天就能阳光明媚?他却永远都是阴森冰冷。

“秦天,为什么冷寒哥跟你差别那么大?从来没见他笑过。”

“不知道,妈妈说哥他从小就是这样。”

温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里似乎就已经有冷寒了,原本她以为那种淡淡的感觉什么也不是,可此时她却发现它们像一根根藤蔓,绕在她的心间。

温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转头看见夏婉已经闭上了眼睛,手腕上的白布醒目的展现在温暖眼前,她决定明天去找冷寒,他那张阴郁的脸,她无法抗拒。

温暖浑然不知,其实夏婉是在装睡,她躺在床上,看见温暖一直在发呆,她明天一定会去等冷寒,夏婉愁眉苦脸,她不能让他们顺利的成为情侣,她看得出,温暖已经动了心。

夏婉睁着眼望着病房里昏暗的灯光,她一夜未眠。

当温暖醒来时,夏婉还沉睡在梦乡里,温暖起身准备出去,却被夏婉叫住:“暖暖,你要去哪里?”

“我去给你买早餐啊,然后回趟家换个衣服,下午我跟哥一起来给你办出院手续。”

“呃,你要去见冷寒?”

“对啊,我决定好了,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勇敢的跟他在一起,受伤也没有关系。”

“你爱上他了?”

“我和秦天从小一起平平淡淡的走过来,是习惯,是依赖,却没有怦然心动,不顾一切的感觉,当然现在我对冷寒哥只是怦然心动了。”

夏婉看着温暖极其认真的表情,深深的唉声叹气,“那你自己决定吧。”

“那我去买早餐咯。”温暖满面春风的样子让夏婉无比愤恨。

夏婉来到卫生间,拨通电话,“好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吗?等会儿我去找你们。”

夏婉刚躺到床上,温暖就回来了,手里提着的早餐还冒着热气,温暖笑盈盈的看着夏婉,“表姐,你以后了不能这么粗心大意了。”

夏婉温柔的点点头,“知道啦,小丫头,快回去换衣服吧,漂漂亮亮的去见心上人。”

“那表姐你不要乱跑啊,等我下午来接你。”温暖兴高采烈的走出了病房,夏婉脸上露出一股诡异的笑容。

温暖站在明亮宽大的试衣镜前,挑来挑去的换了无数套衣服,总是不合心意,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风格呢?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温暖发现以前跟秦天在一起,她总是随随便便的搭配,现在却生怕冷寒不喜欢怎么办?

“完了完了,我肯定是中邪了,我不是之前还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吗?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控制不住了?”

“万一他真是个负心汉怎么办?我的大好清楚可不就毁了!”

“不管了,轰轰烈烈的爱情一生中是应该有一次的,和秦天都太平淡了,像亲人。”

温暖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自我鼓励后,又专心致志的挑起衣服来。

最后她选了一条红色连衣裙,是复古格子图案,黑白相间,时尚时髦。包臀包裙,翘臀纤腰,展现白皙长腿,一双细跟高跟鞋的穿搭,显出高贵优雅好气质。

一晚上在医院没有休息好,但温暖较好的用化妆遮盖了黑眼圈,依旧是魅力十足,谁让她是天生丽质呢。

温暖看了一下时间,便开车出门,一幢伫立在市中心的大楼,都是秦氏集团的,他们主做房地产,还有各种百货,这栋百货大楼的15层是冷寒他们的办公区,温暖走进大厅,四处环视了一圈,一楼是百货超市,人来人往,盛世繁华,她安安静静的站在人潮之中,想冷寒为什么要让她在一楼等呢?应该去三楼的咖啡厅,那里多安静。

冷寒一看时针已经指向正午,立即拨通了温暖电话,“喂,冷寒哥,我已经到你公司楼下了。”

冷寒听着温暖柔软的声音,心跳加速,“好,我马上下来,等我。”

冷寒整了整笔挺的西装,捋了捋头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心想温暖刚才如此温柔相待,必是会答应他昨晚的追求。

他没想到,一个近30岁的男人,谈恋爱也会像中学生一般汹涌澎湃,激动不已。哟嗬!这毕竟是我的初恋!

冷寒边走边笑,有员工看见,“总裁今天遇到什么喜事儿了?竟然一个让你偷笑!”

“是啊,天上掉馅饼了?不对呀,他根本不缺金元宝啊。”

冷寒越过众人的评头论足,满脸笑容的迎接他的初恋!温暖。

“暖暖。”冷寒看见温暖背站在那里,轻声呼唤。

“爸爸!爸爸!爸爸!”当温暖转身向冷寒走来的时候,一个大概有5岁的小男孩儿冲过来,抱着冷寒的大腿喊着“爸爸”。

温暖抬起的脚跟立刻僵硬的落在了地上,她满脸疑惑的望着冷寒,望着那个小男孩,冷寒也是大惊失色,“你是哪家的小孩?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

“你就是我爸爸,我爸爸叫冷寒!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小男孩天真无邪的睁大眼睛望着冷寒。

“什么?!我还没结婚呢!我哪儿来的小孩儿啊???小朋友你认错人啦!”冷寒看见温暖原本喜笑颜开的模样转眼变得冰冷,他着实的急了。

“爸爸你忘了?我妈妈叫邱蒙蒙。”

冷寒顿时傻了,“爸爸,妈妈病了,很严重,她让我来找你。”

“这…这不可能!”冷寒一边解释道,一边看向温暖。

温暖已经火冒三丈,但她还是镇静走过去,“小朋友,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这位叔叔是阿姨的男朋友。”

“你这个坏女人,你是狐狸精!勾引我爸爸!”小孩子顺势推了温暖一把。

温暖被气得浑身哆嗦,什么时候我变成狐狸精了?!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奇怪的盯着温暖,指指点点,温暖气的立刻跑了出去。今天她是来开始她浪漫的爱情,不是来看他的私生子!

“温暖,温暖你别走,你听我解释。”冷寒立即慌了神,“你给我走开!”

温暖跑出去后已泪流满面,她承认她真的对冷寒动了心,那种感觉前所未有,当她听到小孩叫他爸爸时,心痛无比,冷寒哥,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我虽是千金小姐,但对爱情,我根本就玩不起,你为什么要找我?为什么是我!

温暖不断地责怪冷寒,不停的伤心哭泣,她的爱情,还未开始就要结束了,她无论如何无法接受他已经有个小孩!

在大厅的拐角处,夏婉露出阴险诡异的笑容,她太了解温暖,温暖是个对爱情尤其苛刻的女人,她不能让她的爱情里沾染上一点的污渍。

温暖钻进了车里,一阵号啕大哭,她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心在不断的撕裂,撕裂。冷寒在车门外,不停的敲着车窗,温暖埋头大哭了一阵,便擦干眼泪,任凭冷寒敲打着车窗,她启动车,将冷寒甩在身后,老远,老远。

温暖心烦意乱,开车把整个城市逛了个遍,最后鬼使神差的把车停在了“左岸”酒吧,人山人海,此时刚好是蹦迪阶段,舞池里光怪陆离,众美人的小腿宛如海底的藻类,密密匝匝又齐整又参差,随节奏摇晃,随光线变更颜色。个个搔首弄姿地呈现着最完美的曲线。

五颜六色的光线照在温暖脸上,或昏暗,或鲜亮。她一个劲儿地摇晃着,摆弄着,旋转着。不一会儿她便筋疲力尽的坐下来,她心中的怒火已经宣泄的差不多,来酒吧的人不喝酒,就矜持的有点可笑了。

她端起酒杯,眼睛和瓶口在同一条直线上,她摇摇晃晃着被子里暗黄的液体,随后一饮而尽。

“哎哟,这位美人,遇到什么伤心事儿了,把酒当开水喝着。”

温暖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人,染着金黄色的头发,嘴里叼着一根烟,嘴巴在不停的吧唧吧唧,一副拽兮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小混混。

温暖闭口不言,只是端起酒杯,一连数杯,眼睛都不眨的喝了下去,顿时她感觉到肚子很撑。

男孩闷声不吭的走了,好歹他还有张比较帅气的脸,多少小女生都被他迷得团团转,他可不会自讨无趣。

“来,我们为伤心干杯。”一个低沉很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温暖脸上已经有圈圈红晕,她抬头看了一眼,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约摸35左右,一副眼镜框子架在他的鼻梁上,嘴角轻轻扬起,下巴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手里端着酒杯,极其认真的望着温暖。

她轻轻一撩额前掉落的头发,“好,干杯。”

温暖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他十分陶醉的喝着酒,并没有看温暖。

“你伤心什么?”温暖开口问道,她想他不是一个坏人。

“我没有伤心,我只是在寻找青春。”

温暖挑起眉,望着他,“青春?青春已经过去了。”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找青春曾经的样子,你呢?失恋?”他微微一笑,很令人着迷。

“难道伤心喝酒就只有失恋吗?什么思想!”

“哟,还蛮有性格。”喝完他继续喝酒,温暖也一杯接着一杯喝下去。

男人看着温暖一个劲儿的猛灌,心底涌出一股心疼的感觉来,大概是觉得她还小吧。

温暖又咕噜咕噜的喝下去一杯,立马又满上,她到底是该有多伤心,要为了冷寒,真正的醉一次。

男人看温暖这样子,知道是劝服不了的,便陪着她,一杯一杯的酒灌进了肚子里。

“你说,你都有孩子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要玩弄我?”温暖喝醉了,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她死死的扯着男人的衣服。

男人沉默不语,他想起了当年那个她,也是这样死死的拉着他,质问他,怒骂他,是他让她做他的情妇。原来这个女孩也是被男人欺骗,她和她一样,都那么年轻、美丽、善良。

男人被温暖拉回了回忆里,他很爱那个女人,只是无奈已有家庭,他瞒着她三年,她做了他三年的情妇,却浑然不知,还沉浸在他为她编织的幸福里。

男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温暖正以泪洗面,泪水浇满了红扑扑的脸,她感觉到浑身都有一股热气在往上冒,她头昏脑涨,她晕沉沉的拉着男人,“送我回家。”

男人看着温暖已神志不清,他替她擦干了眼泪,粉嫩的脸蛋衬着红晕,煞是好看。

“姑娘,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温暖含糊不清的报上了家里的地址,男人便紧紧的扶着她的胳膊,七拐八拐的想走出酒吧,男人喝的也有点多,靠近温暖,看着温暖胸前两座耸立的双峰,突然感觉到身体快要燃烧。

当男人吃力的扶着温暖快走到酒吧门口时,突然被人打倒在地,打中他的鼻梁,顿时两个鼻孔就冒出血来,他顿时清醒了过来。

对面站着一个墨眉如画,眉宇之间露出一股阴冷恐怖的气息,霸气十足的冷峻的男人直勾勾的盯着他。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拒嫁豪门:总裁的唯一,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拒嫁豪门:总裁的唯一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