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林挽笙陆瑾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陆瑾南林挽笙小说一生的守护全集免费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4:04:04

林挽笙陆瑾南小说《一生的守护》,提供陆瑾南林挽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还没进房间,就被陆瑾南叫住,“林挽笙。”我顿了顿,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但想起来昨晚的事儿还是有些不自然,我转过身来刚想开口,陆瑾南已经拖着我往外走…

精彩章节

曹丽萍三言两语将陆瑾南打发了,偌大客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有些刺眼,我用手挡了挡,曹丽萍就伸手将玻璃杯递了过来,“笙笙,不管你怎么想,我看不上你也好还是怎么,以后的日子肯定是瑾南跟你过的,你就把他伺候好了,还怕他出去找女人?我说话难听,但就是这么个事儿不是?”

我嘴角抽了抽,但人家都服软了,我肯定得顺着台阶下去不是?

忙将手中的樱桃一股脑放下,我伸手接住玻璃杯,违心的说,“妈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好歹你是长辈,就该听你的。”

“你这孩子就是听话。”曹丽萍呵呵一笑,“今天上午的事儿是妈不对,我们陆家肯定只认你肚子里的孩子!咱们以茶代酒,喝了这杯酒,一笔勾销怎么样?”

“嗯嗯,您说什么是什么。”我捧着玻璃杯一饮而尽,我本来就懒得搭理她,只是不想让她觉得我太过敷衍。

喝完了水,曹丽萍也没拉着我说别的,吩咐芬姐煮了碗醒酒汤让我给陆瑾南端上去。

嗳,果然人家是亲生的,知道陆瑾南今天出去应酬喝了点儿酒,立马就准备好醒酒汤了。

再想想我,我真是一把辛酸泪。

端着醒酒汤上楼,踩在羊绒地毯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晃了晃头心想一定是昨晚熬夜今天脑子不清楚了。

进了房间,陆瑾南正在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隐约能看见他模糊的身材,我干咳一声别扭的别过眼睛不朝那边看,刚把床铺好了就听见咔哒一声开门声。

握着被子的我手指顿了一下,机械的拽了拽被角,也没抬头看他,“今天你在这睡?”

这间别墅是当初我们领证的时候陆瑾南谈成了一笔大生意,用自己第一桶金买的。

但我们结婚两年,他回来睡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在这睡在哪儿睡?”陆瑾南理所当然,“妈刚跟你说什么了?”

“没,就是一些家常话。”我转过身来坐在床上,想起最重要的事情,脸色变了变,“陆瑾南,永婵她…”

“不可能。”

我话还没说完,陆瑾南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有些疲惫的揉了揉湿漉漉的脑袋说,“林挽笙,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求我,我就会放过她?”

……我的确这么想过,因为好陆瑾南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只求过他一次。

这是第二次。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我倔强的看这他。

“理由?”陆瑾南脸色倏地变的阴沉,直接附身过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还需要理由吗?纪芷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纪家人总得要点儿心理安慰吧。”

“可是她分明不是我…”

“但她在陆家出的事情,这笔账就算在你头上,”陆瑾南脸上笼罩着阴霾,“现在有我护着你,我不让永婵替你吃点苦头,你觉得他们还会放过你吗?”

“可是那个孩子…”

“孩子是谁的不是你该关心的事!”他倏地松开钳制着我下巴的手,不顾呆愣的我翻身上床。

是我害了永婵。

我心里揪的疼,关了灯也爬进另一侧,刚躺下还不到五分钟就觉得浑身燥热…

那种燥热感让我口干舌燥,难受的紧。

身侧的陆瑾南换了个姿势,被子擦动的声音撩拨着我的神情,朦胧月色笼罩着他身上的一团被子,让我忍不住想要靠近。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往他那边挪了挪。

陆瑾南瞬间翻身按住我的手,哑声道,“林挽笙,你这是想用色诱?呵,我告诉你没用。”

“我…”我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厉害。

浑身滚烫的像是在发高烧似得,我咬着牙甩开陆瑾南,他却一个翻身曲起腿夹着我的双腿,可能是刚洗过澡的缘故他的身体微凉,让我忍不住想要靠近…

“你发烧了?”他灿若星辰的眸子闪烁着,微凉的手直接覆盖在我头上,凉意袭来,舒服的我从唇角溢出一声轻吟。

“我没发烧!”我用仅剩的一丝理智吼道,“是她,是你妈给我下药了!”

陆瑾南明显一愣,他眯了眯眼睛不信任的将手划过我的腰身,暧昧的俯身含住我的耳垂,“你确定是我妈给你下药,而不是你自己想要用美人计?”

“陆瑾南,你混蛋!”我几乎使出了全身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他微凉的唇瓣顺着我的耳垂下滑,引起一阵颤栗,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恐惧也开始蔓延,我守了这么长时间的清白,怎么能给一个我不爱的人…

“呵,你还真以为我会要了你?”嘲讽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我脑子已经迟钝,身体去陡然失重。

陆瑾南微凉的胸膛让我忍不住想要靠近,我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唇想要借此来保持清醒,抬头只能看见他绷的很紧的下巴…

“啊!”扑通一声,陆瑾南踹开门直接将我扔进了浴缸里,飞溅起来的水花让我眼前模糊一片。

冰凉的水兜头而下,吓得我四处躲开,神志却渐渐清醒了一些,抬起胳膊挡着额头,我看见陆瑾南额头上青筋暴起,正拿着花洒不断地淋我。

“你疯了!”我吼了一声,凉水倾泻而下,虽说是夏天,但寒意也让我打了个哆嗦。

“你才疯了!”陆瑾南拽着我的胳膊将我从浴缸里提了起来,眼睛通红,“林挽笙,你以为这么点伎俩就会让我上你?还是你觉得你用对付过梁广生的手段再来对付我,我也吃这一套?”

他一只手将莲蓬头挂好,另一只手遏制住我的脖子将我抵在墙上,侧脸绷的紧紧地,“林挽笙,你给自己下药的时候,是不是挺不情愿啊?是不是…把我当成梁广生了?”

“咳咳,我…”

“梁广生才回来几天,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了?”莲蓬头的水不断喷洒出来,将我和陆瑾南全都浇透了,水模糊了视线,我背后抵着冰冷的墙壁无力的摇头,陆瑾南冷笑一声,“你就不怕被我睡过梁广生嫌弃?呵呵,真是好笑。”

意识渐渐模糊,我的眼皮越来越沉…

记忆中的少年,清高冷傲,全然不似现在这般模样,晕倒以前我只听见身边似乎有人在不停的喊我的名字…

心事这东西,你捂住嘴巴,它就会从眼睛里冒出来。

陆瑾南和我们是同一所高中,我喜欢梁广生那事儿,全校皆知。

因为小时候是邻居,我和陆瑾南的关系还不错,那会儿陆瑾南已经长开了,我们班好多小姑娘都喜欢他,还拜托我给他递情书。

当陆瑾南直接将所有情书扔进垃圾桶的被我一把拦下来,“扔了怪可惜的,借给我吧。”

“你?”

“哈哈我正准备给梁同学写情书呢,刚好可以借鉴一下。”

陆瑾南冷漠的瞥了我一眼,直接将那叠情书慢条斯理的撕掉了扔进了垃圾桶…

为了这件事儿我整整三天没有搭理他。

有一天晚自习我撑着头纠结怎么让梁广生喜欢我,前排的永婵回过头来,“追啊!追不到就下药啊!大不了蹲监狱呗,局子都不敢进还敢说喜欢?!”

“滚吧你!”

我一把推开永婵,别过头刚好对上陆瑾南探究的目光…

一梦两三年,匆匆又夏天。

我是被梦惊醒的,醒过来看见永婵坐在我旁边哭,我有些激动,“永婵,他们放你出来了?”

“笙笙!”永婵红着眼睛握着我的手,问我陆瑾南是不是又欺负我了,我摇摇头,“没,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我们回到读书的时候了…”

永婵闭着眼睛抹掉眼泪,声音有些沙哑,“忘了他吧,笙笙,你和梁广生有缘无分,甭说现在,就是过去你们也…”

心中一阵刺痛,我又如何不知,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我低头瞥见自己身上的红痕,昨晚的一幕幕涌了出来,压着嗓子问,“永婵,我没事儿了,你回去吧。”

“可是…”

“真没事。”我坚持,用手撑着背靠在床头柜上,“你别为我操心了,你不是说这个月房价飙升的厉害,一定要多卖几套吗?你这样整天请假底薪都要扣光了!”

永婵和我一直都是心有灵犀的,我一个眼神她就知道我想干什么。

永婵离开之后,我撑着疲软的身体站起来,曹丽萍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昨晚一定是她给我下药了!

这老婆娘真是为了孙子什么都做得出来,下三滥!

刚走到书房门口,我就听见陆瑾南的声音,“妈,你昨晚是不是给林挽笙喝什么?”

“我?”曹丽萍一脸惊讶,“我能给她喝什么呀,你们昨晚…”

“妈!”陆瑾南啪的一巴掌砸在桌子上,吓得曹丽萍立刻过去安抚他,“儿子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啊?怎么说我都是你亲妈,我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我不需要你做的那些。”陆瑾南说。

我心里陡然一疼,果然是曹丽萍做的啊…

我扶着墙的手微微用力,正犹豫要不要推门进去,芬姐就喊了我一声,“小太太,你在这干什么呢?”

“咳,我就是路过。”我回头微微一笑,忙越过芬姐往房间走。

还没进房间,就被陆瑾南叫住,“林挽笙。”

我顿了顿,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但想起来昨晚的事儿还是有些不自然,我转过身来刚想开口,陆瑾南已经拖着我往外走…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一生的守护,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一生的守护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