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乔笙宫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宫宸乔笙小说闪婚夺爱狼性老公羞羞哒全集目录免费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8-1 10:46:35

乔笙宫宸小说《闪婚夺爱:狼性老公羞羞哒》,提供宫宸乔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不过乔笙知道她问这个问题也算是废话罢了,虽然乔笙笨但是也知道作为一名设计师他们对自己的双手虽然不是很在意,但也不会像安德鲁这般粗糙的这么分明。

精彩章节

可是又是谁跟她过不去呢?季子萱想着心里有点害怕,她本想着不去的,可是那样的人。既然选择在了和别人闹矛盾的时候反戏弄她一回,然后再消失,这样就可以毫无痕迹地嫁祸给乔笙。

季子萱冷笑着,脑袋里出现的人名可谓是不计其数。如果她平时不多去惹怒其他人的话,现在肯定也不会也不敢给她造反了。可是既然错都错了,那便都怪在乔笙的身上好了。

季子萱向白悠悠翻了一个白眼,将自己的碎发一甩潇洒地往门外走去,引来了众多男士的欢呼。乔笙看着他们这个模样,内心生出一点欺哀,人啊,果然都是自私的。

乔笙在白悠悠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白悠悠轻启朱唇:“悠悠,季子萱的事情你了解多少,可以都告诉我吗?”

白悠悠沉思了几秒,烦燥的伸手抓了抓俏丽的刘海,这真是一个难题,这说吧就免不了去夸上季子萱几句,她白悠悠可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这不说吧,其实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不说却反而显得她很小气。

乔笙期待的看着白悠悠,她现在只能靠她们去了解公司里面各个员工的事情了,自然是不会放过在她眼里的百科全书。“悠悠,你可一定要帮我,我要想快点融入部门和同伴们搞好关系,就得先了解她们的身世背景还有性格。所以,我就只能依靠你了呢,你可不能看着我有困难而不帮啊。”

既然乔笙都这么说了,白悠悠一咬牙,眼珠子转了两圈,语气坚定的说:“好,不就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嘛!没事,都包在我的身上。”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如果你想要去了解珠宝设计师的话,大可从他们的作品进行了解,就好像夏晓洁,她就是那种外表看起来活泼可是内心却很恬静的,所以你看到她的作品的时候,也就会有这种感觉。”白悠悠说着,顿了顿就是没有说到季子萱。

在看到乔笙还是抱着期待状的旧模样,白悠悠扶了扶自己的额头。

好吧,不就是把季子萱夸得神乎其神嘛,为了满足乔笙的好奇心她就勉强委屈自己一下吧。“说到季子萱啊,就不得不说说两年前的珠宝设计大赛了。那时候季子萱可是第一名呢,不过那个时候我没有去所以没有看到。而且整个公司就唯独她的作品被保护了起来,所以季子萱就变得额外的自大,感觉自己是天下似得。”

白悠悠说完还不忘卒了一口,这季子萱还真是越说越烦。再看看乔笙身上的衣服,白悠悠的眉头可就是皱的更深了,在心里还帮乔笙把季子萱的祖宗十八代给尽情问候了一遍。

“你说你啊,怎么还不想想自己怎么办。这平时上班,谁会带什么备用的衣服过来。这附近又都是什么名牌的店铺,你说这可要怎么办啊。”

白悠悠已经快要频临暴发的状态,一张小脸绷得死紧,紧紧捏着手里的杯子,暗自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看看眼前仿佛视若无睹的表情,心里都要炸开了锅了。

同样的公司,不同的人,经历着不同的事情,挨着不同的人,自然是不同的心境

不管是乔笙,宫宸,还是季子萱和白悠悠,四个人的表情都截然不同,一个玩世不恭,一个冷眼相对,一个高傲自大,一个焦灼不安。

突然乔笙的手机响了几下,打破这沉静的气氛。看着她接的号码,听着她几句简单的对话,白悠悠脸上变得无比失望撅着嘴巴小声嘟囔着,“什么嘛,原来不是男朋友啊。”

半响,乔笙才悠悠然的开口回应了白悠悠:“整个脑袋里在天天尽想着这些没用的东西。我的快递到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下去拿呢,白大小姐。”

乔笙的声音清丽婉转清朗,深幽的双眸直直的盯着白悠悠,眼底一丝笑意一闪而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白悠悠越看越可爱。也许是因为刚刚的悠悠救美,又或者是因为她真心实意的问候。

反正乔笙就是喜欢前面的白悠悠,在心里暗暗得决定以后也绝对不会让白悠悠受到任何的委屈。在她被人陷害侮辱的时候,她也会站出来在她的身前,及时害怕却还是去为她挡住一切。

“好,那我们先收拾收拾吧。”

几分钟后,白悠悠便带着羡慕的眼光恨恨的看着乔笙,如果眼神能传达白悠悠此时的感情的话,估计乔笙都要被她活活的给烧死了。

“好了,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白悠悠乐呵呵的把乔笙拉到了一旁,讨好的问,“乔笙,你说你男朋友是不是太有先知了一点,这前面你才刚为衣服烦恼,这后脚他就立马送了过来。你可别跟我说是巧合啊,这也太巧了吧。”

乔笙被白悠悠这么一说,心里五味杂陈,酸楚难当,看着手里的衣服有点烦躁只好移开目光,轻轻开口,“是啊,也太巧了。偏偏这个时候就送来了。”

乔笙这人虽然崇尚以牙还牙光明磊落的偏激,可是刚刚季子萱的事情她却觉得确实有点过分了。原本以为宫宸会百分百的放开自己,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既然给自己送来了衣服,也就表明他知道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季子萱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宫宸一手造成的。

轻叹了一口气,乔笙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受伤。她觉得既然这件事情是因她而且也应该由她去解决才是。现在倒好了,这宫宸做的季子萱倒是全部算在了她的头上,白白的让她吃了一个哑巴亏,是有苦说不出啊。

白悠悠拍了拍乔笙的肩膀,一脸淡然,手拿一张地图,表情里有一点紧张的急促:“乔笙,我刚刚想起来我还有一张设计图没有画完呢,这是公司的地图里面有各个员工作品参展的地方,你换好衣服就自己看看吧。”

乔笙因为是第一天才来上班,手头上自然是没有什么工作。知道白悠悠的难处,乔笙点了点头,微微颔首。“悠悠,你有事就行去忙吧,公司就这么大我是不会走丢的。就算走丢了再找个人问问就好了。”

白悠悠微蹙眉头,将地图往乔笙的手里一放,她不是担心乔笙迷路,而是刚刚季子萱因为被人泼水的事情心生不快,怕她又重新折回来找乔笙的麻烦罢了。到时候自己又不在乔笙的身边,那乔笙不就少了一个得力的帮手了嘛。

“好吧,那你要是再遇到了季子萱可千万记得打电话给我。我立马抛下手头上的工作就来找你,要让她季子萱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完,白悠悠就头也不回的立马往办公室的方向跑去,惹得乔笙一阵发笑。还打电话找她呢,看她这个样子就跟要去投胎一样,看起来很不安稳啊。

不过白悠悠该交代也都交代了,乔笙也是个说走就走的女孩儿,在洗手间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下来以后往镜子前面一站,竟然比刚才更加漂亮了几分。

白皙如雪的姣好皮肤,细如弯月的柳眉之下,纤长柔软的睫毛轻轻颤动,衬得她清澈明亮、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睛更显迷人。粉嫩的双唇饱满晶莹,宛如艳红樱桃,让人看了就无法抗拒,恨不得狠狠的咬上一口。

玲珑有致的身材上穿着刚刚宫宸送过来的白色飘逸长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上面零星分布的白色花瓣在举手投足间把她衬托得似神秘似纯洁,身上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光芒。一头可爱的短发显现的出她的俏皮,灵动的大眼睛再配上她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无不在瞬间散发着吸引男人的荷尔蒙。

果然是人靠衣装,乔笙在心里感叹。就连她这个平时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印象的人都觉得现在的自己还真的挺像那么一回事。

不过穿衣服归穿衣服,穿的再怎么好看要是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东西那也只是花瓶罢了。如果她乔笙想要做花瓶,此时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乔笙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拍了拍脸给自己醒了醒神,看着镜子倒映出的自己乔笙在心里默默喊着,“加油!”

宫宸的钱真是多到没有地方可以花啊。这是乔笙在转了一圈耀阳企业后在心里留下的非常肯定的话语。

终于,在她第八次向公司的员工问路的时候,乔笙终于是找到了公司珠宝作品的展示房间。

在进去的那一瞬间,乔笙就感觉到了无比震撼。所有的珠宝摆放在了那里,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模样,就好像被设计者和雕刻者注入了灵魂一般的形象生动,似乎下一秒它们就会动起来向你问好一般。

乔笙往里面走着,开始感受着人类艺术中带给她的震撼,入眼的第一个便是一个椭圆形的水晶项链。

一条细小的蛇骨项链上,以晶莹小钻装饰着,不至于太过单调。中心的钻石是最吸睛的部分,围绕在两边的小钻颗粒大小由中心逐圈往周围递减,形成一个和谐而唯美的整体。

这款作品的底座是专门打造的两只手的模型。一只象征女性的纤手以娇媚的姿势托住中间的心形钻石,而在女性之手的下面,还有另外的一只充满男性气息的手为这只手保驾护航。

这样一半暧昧一半温情的作品,让作为观赏者的乔笙冷不丁地就感动了一下,仿佛戴上这串项链,就会得到女孩子们梦寐以求的安全感和呵护。

如果乔笙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夏晓洁的作品了。再看看旁边的作者介绍,果然和她推测的一样。

又想起了刚刚白悠悠告诉自己的话。

乔笙在心里感叹,原来白悠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能从珠宝设计师的作品里去了解珠宝设计师们。

迫不及待的,乔笙想要去了解一下,下一个珠宝设计师。她开始发觉自己好像有点着迷般的喜欢上了去观察别人的作品,从中取揣摩他们的性格了呢。

下一个珠宝作品是一枚长方钻戒,一颗被打磨得棱角有致的鸽子蛋钻石镶在上面,周围却是没有任何装饰,似乎这世界忠心就是这颗钻石,再也没有其他纷扰。

乔笙陷入了沉思,她好像好没有遇见过如此能够沉得住气的人啊。看了看旁边的简介,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林晚设计的,“没有想到林晚原来是一个这么上善若水的人啊,真是看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事还很多呢。”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有点低哑的嗓音,却带着与宫宸不一样的魅惑环绕在了乔笙的耳边。

乔笙转过头去,看到了一身蓝白相见西装服的男人,身体上跟宫宸有点相似,只是比宫宸稍微粗壮一点。从乔笙的目测来看应该也是个一米八的人,再想想当初宫宸对她身高的鄙视,乔笙只好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把。

再看向那人,虽然有点粗狂的身体,那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的不合适,反而显得十分的与众不同,海水般蓝色的眼睛十分迷人,一头金黄的秀发飘逸自在,黑色的眼睛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面显得十分帅气。

不过看起来隐隐约约,乔笙又觉得像谁。可是那人却只是在脑海里面飘了过去,让乔笙根本就记不起来。

突然,乔笙的脑子一动看了看安德鲁鼻梁上架地那副厚重的眼镜终于想了起来。这个样子,不就是哆啦A梦里面的大雄吗?

安德鲁见乔笙正在看他,向乔笙报以了回馈的微笑,一口带着外国口音的普通话又开始出现在乔笙的耳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人们的想象力结合他们的灵魂一同表现出来,总会带给我们无限的惊喜。你说是吗,这位美丽的小姐?”

乔笙点了点头,向安德鲁伸出手来,礼貌的问道向他问好,“是啊,刚刚没反应过来,一时表现得有些失礼。很抱歉。我叫乔笙,很高兴认识你,请问怎么称呼你呢?”

“安德鲁。”

安德鲁说着,握住了乔笙的手。

那双厚重的手,粗糙的手纹遍布在了上面,却带有着强烈的安全感。让乔笙感到心里一阵安定。

“安德鲁,请问你也是珠宝设计师嘛?”乔笙问着,眼神里充满了对安德鲁答案的好奇。

不过乔笙知道她问这个问题也算是废话罢了,虽然乔笙笨但是也知道作为一名设计师他们对自己的双手虽然不是很在意,但也不会像安德鲁这般粗糙的这么分明。

可是安德鲁身上那自带着的干净的气质,却无法让乔笙将他和那些需要用暴力才能解决的工作联系在一起。

“不是,”安德鲁摇了摇头,眼里透出来的冷漠却不像宫宸那般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分外的安静,安静到你不想去打扰他的美好。

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原石在手上把玩着,缓缓的开口,“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乔笙闻言,听见他的话微微抬头,定眼看了看安德鲁手上那颗毫无特色的原石,摇了摇头。“这……不是一颗普通的石头么?跟你的职业有什么关系么?”

安德鲁也没有生气,嘴角浮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

将那颗放在原石下让它被光芒照耀着发出了里面仿佛能够灼伤眼的光芒,就像是在黑暗里拯救世人的曙光,“这个啊,是钻石。”

钻石?乔笙在心里狠狠的震撼了一下,没有想到这样毫无起眼的外表下隐藏的是这么大的光芒。

安德鲁说着,又将钻石收了起来。拿过乔笙手上的地图,指出了其中的一块地方。

乔笙往安德鲁的方向看去,眯着眼睛看了一伙这下明白了起来。

安德鲁指的地方就是耀阳的打磨室,所以说安德鲁就是耀阳集团的打磨师了。

可是有些奇怪的是,打磨师现在不应该是在打磨室里面么,怎么跑到珠宝展览室来了。

也许是发现了乔笙心里的疑惑,安德鲁淡淡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珠宝又往下一个方向走去,慢慢的开口。

“打磨师也不一定就是每天得在打磨室里的,有的时候我们也得出来看看这些由我们亲自创造出来的孩子才是。”

孩子?乔笙愣了一下,终于是缓了过来明白安德鲁说的是这些珠宝。是啊,是从他们手里被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所以把他们称为是自己的孩子也不算太过分吧。

如果自己现在也有作品在上面被打磨展示出来那有多好,可是她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呢,她现在可是连画稿都没有画出来呢。

不过,在乔笙看到这些带着设计师的梦想闪闪发光的珠宝后乔笙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信念,她发誓也要在不久的将来也设计出属于自己孩子,让它们在祝福下来到这个世界上。

安德鲁双手插着口袋,偏着头看了眼旁边的乔笙,却感觉时间好像禁止了一般。乔笙不知道因为什么,嘴角微微翘起,那些珠宝反映出的光芒在她的身上照耀,就好像是被释放的太阳一般让人移不开眼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安德鲁的目光,乔笙转过身来对着他微微一颔首。安德鲁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感叹像自己这么淡然的人竟然也有在别人面前失态的时候呢。

“那个……你应该就是新来的珠宝设计师吧?”安德鲁说完怔了怔,心底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很明显他刚刚的语气带着一丝慌乱的逃避。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而乔笙当然不知道安德鲁内心的微怔,依旧是眉眼含笑地模样,双眼弯成了月牙的形状,脚步轻快地走到了安德鲁的旁边,与他一同看着他眼前的珠宝。

一颗蓝色的水晶在毫无装饰的蛇骨项链上面摇摇欲坠,被银制作成的托手状的模具举着那颗蓝色的钻石就好像在守护着它一般,让人从心里生出一股静谧的感情。这应该就是余华的作品吧,乔笙想。

安德鲁意识到自己说得多了,冲着乔笙尴尬的笑笑,不自然的说:“公司里这么多人,我又经常在公司里走动自然就知道的多了。”

安德鲁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底气。这种小儿科的话谁会相信啊,叹了口气脸上有点微微泛红,在无意间瞥了乔笙一眼,却看见乔笙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还真是天真可爱……

安德鲁简单的把这个话题给跳了过去,然后开始和乔笙闲聊了几句,两人又在珠宝展示室里开始逛了起来。乔笙一边小声惊讶着这个人,那边又被某个人的作品震撼,神经都快要追赶不上视觉感官了。

可是逛了一圈下来,乔笙见到了许多人的作品就是没有看见季子萱的。再看看安德鲁,他既然是打磨师,那么作品应该全部都出自他的手才是,没准就知道了呢。

想着乔笙已经开了口,一阵清亮的声音传进了安德鲁的耳朵,“安德鲁,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叫做‘季子萱’的设计师的作品。你是打磨师,这些东西都要经过你们的手,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吗?能找到她的作品吗?”

季子萱?

安德鲁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这个人名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啊。

在脑海里回忆这个人有关的记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安德鲁打了一个响指,“那个叫季子萱的作品,现在只有一件留在公司。其他的作品因为她是首席设计师,所以设计的东西都是有人提前预定的,一般是做完就被人给拿走了。”

“是这样啊……”

语气里透着那么一点失望的味道,乔笙没有想到原来这季子萱是这么的厉害啊,设计出来的作品早就被人拿走了,连让她好好看一看的机会都没有啊。

不过,不是还有一件吗?

“那她留在公司的那件作品在哪呀?你能带我去看吗?”乔笙睁着自己大眼睛望着安德鲁,里面流转的期待的目光让他有一瞬间的慌神。不过一瞬间,他便又恢复自己平时那副安静的样子。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闪婚夺爱:狼性老公羞羞哒,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闪婚夺爱:狼性老公羞羞哒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