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冉芸飒霍亦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冉芸飒霍亦宸小说深度婚宠无良娇妻请自重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7 15:36:12

冉芸飒霍亦宸小说叫做《深度婚宠:无良娇妻请自重》,这里提供冉芸飒霍亦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冉芸飒不得不承认,对于霍亦宸,她大概是重色轻友了。不过霍亦宸今晚的态度让她几乎要欢呼雀跃了。“你觉得,该发生点什么!”霍亦宸突然一怔,音色暗沉的说道。不管多少年我都拒绝不了和你相似的眉眼。

精彩章节:

晚会,颇为无聊,冉芸飒脸几乎都要笑僵了。

原来这个晚会真的是特意为霍亦宸和白吟歌举办的,今天的商务会谈并不是很顺利,合约并没有顺利签成,为了拉关系,这才特意办了一个晚宴。

因为会谈的最后一刻,白吟歌在霍亦宸耳边低语了几句,霍亦宸便突然延迟了签约。

宴会主人见到霍亦宸携带的女伴是冉芸飒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惊呼,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来他恐怕是误会了白吟歌的身份,他以为白吟歌既然能左右的了霍亦宸的决定,大概就是对他相当重要的人了。

“霍太太,不好意思,刚才眼拙没能认出您来。”

宴会主人特意端着酒前来赔罪了。霍亦宸被团团围住,根本没工夫搭理冉芸飒,她一个人被晾了许久的确无聊,主人前来搭讪冉芸飒顺势跟他碰了个杯:“没关系,希望没给您添麻烦。”

到底是冉芸飒,保持风度的同时又很好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她当然该不满,她好好一个正室,竟然被当成是霍亦宸的情人,反而是白吟歌竟是被当成了霍太太。

“自然不会,能见到霍夫人,是我的荣幸。”老谋深算的模样,眸子里闪着精光,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是精明。只是到底是老了,冉芸飒还是捕捉到了他的晃神和疲惫。

看起来,今天的谈判,他应该是费了不少力气,而且应该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您客气了,以后我们霍家的生意还是要仰仗您!”举起酒杯,冉芸飒主动碰了上去,笑了笑,倒是一股子老练。

“哪里,说起港口生意,全世界霍家敢说一,没人敢说二,我宝亚集团要仰仗霍家才是啊。”男人一怔,随即也是反应敏捷,应对如流。

只是他随口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冉芸飒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

港口生意,宝亚集团!

冉芸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一瞬间的晃神。

“在聊什么!”

霍亦宸的大手突然掐弄上了冉芸飒的细腰,强迫她贴近自己,对着宴会主人笑了笑,低声耳语道。

冉芸飒抬头就对上了霍亦宸一双明眸,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撅着嘴回到:“聊你喽。”

这一声,柔嫩的几乎让霍亦宸把持不住,霍亦宸面色一怔,抱着冉芸飒的大手愈发的紧了一些。

“老李,我太太有些不舒服,我们就先走了。”霍亦宸这话倒像是故意说给冉芸飒听的一样,搂着冉芸飒的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腰间游移着。

冉芸飒是咬着牙才没有发出声的,但却狠狠的掐上了霍亦宸的胳膊。他不分场合的?

“不在多留一会儿了?真是遗憾,霍太太身体重要,那我就不强留了。”宴会主人打着哈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自觉地转身离开了。

冉芸飒终于可以卸下伪装的笑脸,仰起头来就是一声抱怨:“宸哥哥,这又不是春天,你就不要太躁动了吧。”

“不是说想我吗?”霍亦宸低头盯着冉芸飒的双眸,大手就不断的游移着,嘴里喷薄而出的热气洒在了冉芸飒的脖颈,他开口说道:“恰好,今晚,我想要你!”

如狼似虎,用这个词形容霍亦宸毫不为过。

冉芸飒几乎被折腾的要晕死过去了,宴会上,她以为他说的那句话不过是想让她难堪,却不想上了车他就欺身上前,压得她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车子里弥漫着浓烈的暧昧气息,冉芸飒通红的小脸喘着气,胸前裹着霍亦宸的西装外套,她盯着车窗外的发起了呆。

霍亦宸对她还算有心,至少停车的位置算得上是人迹罕至。这里的景色很美,中央河畔,徐风阵阵。

燃着的烟头几乎要烧到了末尾,霍亦宸闭着眼睛却是一口都没有吸。一切都平静下来,他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冲动,对冉芸飒,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欲求不满了!

“我送你回去!”将烟头掐灭准确无误的扔在了烟灰缸里,霍亦宸发动车子。

一路上冉芸飒意识仍有些模糊,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霍亦宸太过用力的原因,她的头撞到了车后座的椅背上,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天昏地暗,疼痛袭来几乎要失去了知觉。

正是欲罢不能的时候,冉芸飒的反应破坏了霍亦宸的兴致,他的自控能力超出了冉芸飒的想象!她以为,他是不会顾忌她的死活的,没想到他最后竟然忍住了不继续要她。

冉芸飒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和愧疚,所以至此都是乖乖的沉默,生怕一张嘴就点燃了霍亦宸的怒火。

“头还疼吗?”透过后视镜,看着小脸几乎都要皱在一起的冉芸飒,霍亦宸皱了皱眉,云淡风轻的闻到。

一怔,冉芸飒本能的挺了挺腰身,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小脑袋。

“有没有去看医生,上次也是这样,碰到就疼!”霍亦宸好看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语气也是平淡的不像话,只是他的心里却总是控制不住的隐隐不安。

“没有,大概是受凉引起的偏头疼吧,没什么大碍的,我身体一向很好!”冉芸飒强撑着,她明明就疼得不想说话了,但却依然偏执的说自己很好。

她的这种性格,比起一般柔弱的小女生来,的确显得有些硬朗。

“你就不会说自己不舒服,让我带你去看医生吗!”霍亦宸似乎因为冉芸飒的一句话,心情一下子跌倒了低谷。想来,从小到大,冉芸飒真的从来没有求过他更没有依靠过他。

有的时候,霍亦宸真的希望能看到冉芸飒柔软的一面,不是说心里有他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不像那些女人一样讨好黏腻他呢!

“诶呀,这点小事我自己可以啦。宸哥哥今晚话有点多呢!”冉芸飒没有听出霍亦宸看似责备的语气里藏着的是满满的关切,她只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霍亦宸似乎是吃了瘪,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想要在说什么反驳回去,透过后视镜却看到了一张似乎熟睡的小脸。

这样的冉芸飒,还真是美的惊艳动人,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戳了一下,酥酥麻麻,有点疼有点甜。

霍亦宸被自己这个感觉给吓了一跳,手一滑,猛的就摁倒了喇叭。一声尖锐的长鸣划破了静谧的夜空,霍亦宸似乎再生自己的气,恼羞成怒一般猛踩油门,车子自南朝北飞驰而去。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别墅门口,此时别墅的灯光通明,像是在等待主人归来。

霍亦宸侧了侧身子,看着已经熟睡的冉芸飒,眉头的阴霾渐渐散去,嘴角上挑,情不自禁的勾了一抹笑意。

到现在,他还是惊喜的。冉芸飒空降荷兰,竟让他找到了一点归属感。他没有错过冉芸飒看到他和白吟歌在一起的眼神,带着不悦还有酸楚,这样的表现毫无预兆的就戳中了他的心尖,心跳的感觉,他一瞬间的血气上涌。

只是,霍亦宸也是矛盾的,因为他从来都告诉自己,这辈子只允许一个女人闯进他的内心,那就是顾绮筝。而冉芸飒,不过是他娶回家的摆设而已。

“冷……”冉芸飒蜷缩着身子,几乎要揉做一团了,柔韧度极好她几乎要把自己全部缩在霍亦宸的外套里。

听着冉芸飒的呻吟,霍亦宸突然回了神,下车,开车门,将冉芸飒抱起。一气呵成,冉芸飒瞬间就被他拢在了怀里。

似乎是找到了温暖,冉芸飒的小脑袋不安分的在霍亦宸的胸口蹭了蹭,含混不清的嘟囔着。

怀里的小女人像是个不安分的小猫,扰的霍亦宸心里痒痒的,只是冉芸飒的脸色,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像是染了大病一般。

“总裁,芸飒这是怎么了?”

白吟歌的音色焦急,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霍亦宸面前。

今天的宴会她没去,径直的回了别墅,只是等了许久都不见霍亦宸和冉芸飒回来,她心里愈发的焦躁。

“没什么,你怎么还在这儿?”见到白吟歌,霍亦宸眸子里染了一丝阴暗,虽然他是带着她来了荷兰,但是他另外安排了住处给她。

“我……”白吟歌似乎是没有想到霍亦宸一开口就是逐客令,心头添了一丝阴霾,她支支吾吾的思忖着该如何回复。

“太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再次不安分的动了动,霍亦宸皱了皱眉头,压低了声音对着白吟歌说道。

白吟歌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等了一个晚上,竟然只换来了霍亦宸一个毫无温度的背影。他抱着冉芸飒的样子,过分的小心翼翼,似乎是生怕把她弄疼吵醒了一般,丢给她一句话,他就大步离开了。

白吟歌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之间,不敢轻易追上去。她愣神的工夫,霍亦宸已经抱着冉芸飒进了屋,而且还关上了门。

这态度,真是决绝。

白吟歌纤细的手指,渐渐的抚摸上了自己的小腹,原本冷若冰霜的小脸,渐渐地爬上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霍亦宸突然打了个冷颤,一股不好的预感没来由的袭来,回头看了看窗外,发现白吟歌已经不在了,他没多想就抱着冉芸飒上了楼。

“宸哥哥,那晚你和吟歌,应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

窝在霍亦宸的怀里,冉芸飒红唇轻启,突然出声。其实从霍亦宸抱她下车的时候她就渐渐清醒了,甚至她还听到了霍亦宸对白吟歌说的每一个字。

冉芸飒不得不承认,对于霍亦宸,她大概是重色轻友了。不过霍亦宸今晚的态度让她几乎要欢呼雀跃了。

“你觉得,该发生点什么!”

霍亦宸突然一怔,音色暗沉的说道。

不管多少年我都拒绝不了和你相似的眉眼。

冉芸飒窝在床上,脑海中反复的重播着这句话,霍亦宸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其实她是清醒的。刚刚一瞬的余光,她瞥见了白吟歌。

那样一个角度望过去,的确她像极了顾绮筝。

是不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白吟歌就那样不费力气的站在了离霍亦宸更近的地方。虽然霍亦宸似乎对她很冷漠,但是为什么冉芸飒依稀感觉到了一点不同。

她的那个问题问的很没有自信,那晚霍亦宸和白吟歌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大概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不过就算真的有什么,那她又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

毕竟他是她一开始就注定就要去伤害算计的男人。

“那晚我喝醉了,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霍亦宸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一脸呆滞的冉芸飒,他有些烦躁的回答道。

“啊?”似乎是并没有听到霍亦宸的话,冉芸飒缓过了神来。

“算了,睡觉吧。”霍亦宸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冉芸飒的反应。以往的他根本不可能跟她解释这些,即便他真的跟白吟歌发生了什么,那也不是冉芸飒该干涉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在霍家老宅被冉芸飒撞见了他和白吟歌之后,他心里总是莫名的烦躁,不安,甚至是负罪。

霍亦宸有意的逃避,甚至故意把白吟歌带在了身边,只是这更加重了他的莫名情绪。

“宸哥哥,我竟然不知道霍家还有港口贸易方面的生意呢。”冉芸飒瘫软的窝在床上,仿佛并没有感知到霍亦宸情绪的变化,她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霍亦宸被冉芸飒突然地问题搞得愈发的烦躁,这个女人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思想生意上的事情!并不打算理会冉芸飒,霍亦宸将浴巾扔到了沙发上,当着她的面换起了衣服来。

“宸哥哥,你这是耍流氓啊!”余光无意间瞥到了霍亦宸精壮的身子,冉芸飒的小脸蹭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羞臊的用毛毯遮住了双眼,她满是羞愤的吼道。

“刚才在车上,你倒是更能放得开!”霍亦宸套了一身干净利落的家居服,迈着大长腿走到了床边,一把就掀开了冉芸飒的毯子,强迫她看着他。

一改刚才的煞白,冉芸飒此时小脸红润,晶莹的倒像是一只熟透的苹果,霍亦宸看在眼里恨不能咬上一口。

“我头疼,我要睡了。”感觉到了那一束炽热的火光,冉芸飒从霍亦宸手中扯过毛毯,紧紧的裹在身上,硬是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蚕宝宝。

霍亦宸手里落了空,一丝凉意袭来,他本能的上床想要找寻一丝温暖。抱紧了冉芸飒,清淡的香气沁入口鼻,一瞬间的满足让他再次紧了紧搂着冉芸飒的双手。

“宸哥哥?”突然的温存让冉芸飒极度的不适应,温柔以待并不像是霍亦宸会给她的待遇啊。不安分的动了动,冉芸飒试探性的开口喊道。

“别动,我只是要抱着你睡觉,不要想歪了。”

“可是,你确定这样不会落枕吗?”

“再说话,信不信我堵上你的嘴!”

“哦,好吧,那宸哥哥,你的手能不能我胸前拿开啊!”

“冉芸飒,如果你再不闭嘴,那我们继续刚才车上的运动好了!”

“不不不,我马上睡觉,宸哥哥,晚安!”

躁动的夜晚,一颗心,似乎正在悄悄地死灰复燃。

或许,二十多年的平淡如水的情感莫名其妙的一瞬间升华之后,会让人感到极度不安。霍亦宸就是这样,他本能的靠近冉芸飒,却又理智的选择抛下她。

一晚的相拥而眠,冉芸飒醒来的时候感觉到的却是指尖冰凉。

冉芸飒摩挲着旁边早已空荡许久的床,心里闪过一点失落。昨晚,霍亦宸破天荒的温柔的抱着她,正如他所言,就只是抱着。

一晚上她睡得很安稳,霍亦宸的臂弯很温暖,她仿若回到了小时候。

细嫩修长的手指拨弄着手机,熟练的输了一串号码,冉芸飒的手来回的在手机屏幕上画着圈圈,似乎纠结着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再一次删掉了那串数字,冉芸飒懊恼的将电话扔到了一边!

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了,还是说以往对霍亦宸,她表现太厚脸皮了?现在就是个电话,她竟然都不敢轻易的拨过去!

在床上打了个滚,冉芸飒像是没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长吟一声,满是愤恨。

再次抓起了手机,冉芸飒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准备拨通霍亦宸的电话,只是无巧不巧,她的电话竟然响了起来。

本能的心里激动了一下,她以为是霍亦宸打来的,可是看到了胡书全的来电,冉芸飒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般,瘫软在了床上。

“听说你去了荷兰!”胡书全开门见山,语气似乎有些焦急。

冉芸飒翻了个白眼,她知道一定又是冉震岳给说出去的,他这个爸爸似乎从来都觉得把女儿交给别人管他更放心一样。以前是学校的老师,后来是单位的领导。只是现在冉芸飒都已经辞职了,冉震岳倒是仍然习惯性的跟胡书全通着气。

这还真是让冉芸飒头疼。

“是,昨天到的。”

冉芸飒轻描淡写,这次来荷兰,她应该不会在遭遇暗杀了吧。

“邹启的案子,白家大女儿白织茴很有作案嫌疑,而且我特意让人打探了一下,现在白织茴就在荷兰!”胡书全叹了口气,随即一口气说道。能接通冉芸飒的电话,他似乎是放心不少,能听得出来,他的语气里满是关心。

冉芸飒一愣,皱起了眉头。

邹启的案子,和白织茴有关系?这听起来,似乎更像是一个笑话!

冉芸飒想来,别说她自认为和白织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算是有,她也不觉得以白织茴的智商能想到借刀杀人这一招。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尽量不要外出,最好赶紧回港城!”胡书全似乎是在摆弄什么东西,电话里除了他的声音,还传来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利器敲击桌面发出的声响。

“我知道了,让老师费心了。”冉芸飒本想跟胡书全探讨一下,只是那个声音让冉芸飒觉得极度的不舒服,她皱了皱眉头,不打算多说。

“还有,邹启尸检结果显示,他生前曾经服用过大量的毒品,这可能才是造成他死亡的真正原因。”胡书全声音突然颤抖了一下,他像是稳定情绪一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就这样,芸飒,我们回来见面详聊,我还有事先不说了!”

这句话让冉芸飒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接二连三的矛头,的确都指向了白织茴。只是她并不这样认为。

挂断了胡书全的电话,冉芸飒陷入了沉思,自从她辞去了检察院的工作并且嫁给了霍亦宸以来,她的生活还真是每天都是一出戏啊!

而此时,港城的最大的地下赌场里,烟雾缭绕间突然传出一阵杀猪般的喊声。

“胡检,哦不,应该叫你胡信全!表现的不错,遵守承诺,我今天只剁你一根手指!”

昏暗的房间,密不透风,墙面上的监控器里传来了淡蓝色的幽光。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毕恭毕敬的将手里的一个U盘放置到了办公桌上,楚律承一脸的凝重。

他昨天接到了霍亦宸的电话,便一刻不敢耽误的赶到了荷兰。

霍亦宸说,霍氏准备合作的宝亚集团,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荷兰的私人港口生意表面上都是挂在它的名下,但是霍亦宸却发现在它背后还有一股不明的势利。

这,还是白吟歌发现的。

霍亦宸将U盘插在电脑上,仔细翻阅起里面的文件来,不出三分钟,他突然握拳狠狠的砸向了桌面:“这就是你查到的?”

“宝亚集团背后的财团很是神秘。关于宝亚集团和它的资金往来,走向也是十分蹊跷。他们的交易从来都不是直接达成的,而是通过无数个中间商周转完成。而且我介入调查的时候那股势利似乎有所察觉,暗中转移近期的交易所得,所以现在……”楚律承已是满头大汗。他想查到的事情还没有这么棘手过。

如果霍亦宸猜测的没有错,宝亚集团背后那一股势力恐怕是想要借着这个壳子来敲霍氏的竹杠,只是现在楚律承根本查不出这后背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财团,如果真有又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这样做!

“所以到现在,你都没有揪出这头狼!”霍亦宸音色冷淡,似乎并没有什么激动地情绪,看起来他倒并不是特别在意一般。

“我会尽快查明,究竟是谁想要在背地里捣鬼!”楚律承暗自擦了擦汗,压低了声音,唯恐泄露那份不自信。

霍亦宸没有吭声,继续翻阅着U盘里的文档。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现在思考的不仅仅是这个幕后操纵者,更有白吟歌的敏锐。

霍亦宸是一早就发现了问题的,而且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就跟宝亚集团签订合约,不过是想趁机探一探口风,却没想到白吟歌竟然跟他发现了同样的问题,看来这个白吟歌倒还真是个得力的助手。

霍亦宸思忖着,根本没有听到楚律承接下来的话,直到他一句稍大声的提醒。

“总裁,我们跟宝亚集团的合作,还要不要继续?”

思考被打断了,霍亦宸皱了皱眉头,似乎显得心情有些不好,他瞥了楚律承一眼,开口说道:“你觉得不继续就能降低风险了?”因为这股势力,霍亦宸似乎是被挑起了战斗的欲望,他很想知道这个躲在背后的对手究竟值不值得他浪费心思,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意思。

“所以,您一早就做好了准备?”对于霍亦宸这份气定神闲,楚律承从来都是佩服的。别说这只是个十个亿的单子,大概就是一百个亿,霍亦宸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盈利或者损失都不是这笔生意的重点了,阿楚,为什么之前的房地产或者娱乐产业这股势力没有冒出来,单单是港口进出口贸易它按捺不住了,你就没警觉出一些问题?”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深度婚宠:无良娇妻请自重,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