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江慕桑梁佑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江慕桑梁佑深小说梁先生不解风情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7 10:50:47

江慕桑梁佑深小说叫做《梁先生不解风情》,这里提供江慕桑梁佑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然而,江慕桑没想到梁佑深竟然会把车开到荒芜人烟的郊外,除了工整的柏油路和明晃晃的路灯,几乎没有车经过。紧急刹车声在空旷的郊外显得格外突兀,江慕桑藏在身侧的手紧握着以压抑内心的轻微紧张。脸上保持着镇定,率先开口,“梁先生,今晚是打算在这郊外过夜吗?”

精彩章节:

本来到第二日江慕桑就可以把纱布拆了,可是昨晚被陈亦可那样大力捏了一下加重伤势,为了不感染只能换了新纱布包着去上班。

一进办公室人人都盯着她的手,刘莉莉更是上来讽刺两句才走。

江慕桑没管那些,将自己熬了一夜修改后的策划案打印好递给了琳达。

然而琳达看都不看,直接丢回。

“你不是我负责,没必要完成这个项目。”很明显琳达还介意梁佑深要在实习期结束直接提升江慕桑到总裁秘书部一事。

她的态度十分强势,说完看都不看江慕桑一眼。

无奈,江慕桑只好拿着策划案出门。

本想去请教平日对她还不错的正式职员,然而,他们仿佛都商量好,纷纷说没空。不仅如此,本来她有一大堆实习生的工作,现在却变成什么都不用做,其他实习生忙得够呛,就她闲的发慌。

稍微思索一下江慕桑就知道肯定是琳达下了命令,她要她在实习期什么都学不到,这样就算到时候成了梁佑深的秘书,也会因为没有工作成绩而被其他秘书排挤,甚至后果更严重。如果秘书们联合向他们的上司反应,要上司在会议提出撤掉她一事,也不是不可能。

江慕桑微微皱眉。索性开始调查贺连城,反正也是闲着。

一边调查一边将重要消息记录下来,摸清他的脾xìng爱好,才更好谈合作。

一天下来,江慕桑也没其他事,到了下午她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想了想,给梁佑深发短信。

【梁先生,今晚需要小女子陪麽?】

后面还加了一个眨眼睛可爱的符号,然她发这短信的时候却是面无表情的。

好一会梁佑深才回她,【今晚有事】

江慕桑也乐得清闲,但还是在短信中传达自己的‘不舍’。然后到了下班时间悠闲地去吃饭。

然而,到了晚上她的心情全被几张江锦韵发来的照片破坏掉。

照片的背景都是一家餐厅。第一章比较正常,两个人在一块吃早餐。第二张则是凡亦琛站在江锦韵跟前,第三张是他背对镜头,俯下身子,亲吻江锦韵。第四张还是背对镜头亲吻的画面,只是这一张江锦韵露出半张脸,眼睛看向镜头满是笑容,看着就像挑衅。

梁佑深这个种马还真他妈喜欢在餐厅里玩。江慕桑皱了皱眉,他要是和别的女人在一块她也就没什么感觉,可偏偏是江锦韵。

而且,江锦韵这照片发来明显是反击示威,以驳回昨天她在江宅门口说的那些话。

想了想,直接给梁佑深打了个电话。

等了会,梁佑深才接起电话。

“梁先生,在干嘛?”

“吃饭。”梁佑深神色不变,优雅地插了块切好的牛排。

江慕桑没有继续追问,道,“我手受伤了,你过来看我好不好?”

顿了顿,那边才重新传来声音,“去处理没有?”

“没有,我等你过来带我去。”江慕桑特意掐软嗓音,使平日过于清冷的声音变得柔和娇弱,还有一丝撒娇意味在里面。

然梁佑深还没回答,电话里头突然传来江锦韵“啊”地一声,紧接着是梁佑深关心的声音响起。

“锦韵,你还好吧?烫到没?”言语里是面对她时少有的紧张和关心。

“有点痛,不好意思梁总,我太笨手笨脚了。”女人的声音楚楚可怜,仿佛天生就惹人怜爱。

就算隔着电话,江慕桑也曾想象的出电话那端的情景,从小到大,江锦韵最擅长的不就是装柔弱麽,偏偏男人都吃这一套。

“你自己去看,我这边有事。”梁佑深匆匆说完一句便挂了电话。

江慕桑的脸在那瞬间冷了下来。

挂完电话梁佑深整晚都没再打过来,快半夜的时候却是江锦韵来了电话。

“慕桑,本来想早点打电话给你,和你分享一下今天与你上司梁总约会情形的,可是梁总一直陪我到现在,好不容易送我回家,我才有时间和你聊。”电话里江锦韵声音很是得意,“对了照片收到了吧?是不是觉得蛮般配的,你说我就这样嫁给梁总做你的老板娘好不好啊?这样我就能更好地照顾你了。”

“角度找的挺好的,就是可惜梁先生没真亲上去,枉费姐姐特意勾引了。”江慕桑毫不退怯反击,那几张照片很明显就是偷拍的,而且特意找了角度。如果梁佑深真的亲了江锦韵,依照江锦韵想要炫耀的性子,必定会拍正面亲吻。

“还有啊,姐姐都这么努力了,不惜烫伤自己,梁先生还是不肯陪你到天亮,看来姐姐要做我的老板娘有点难度啊。”

“你!”江锦韵气结一下,随即又温婉笑起来,“梁总自然是爱惜我,看到我不小心烫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却当即送我去医院检查呢。”

“哦对了,妹妹当时是不是想在电话里使苦肉计啊?可惜梁总不买单,辛苦妹妹了。”

江慕桑攥紧手掌,越是感到痛,头脑越是清醒。“哪里,比起每晚和梁先生翻云覆雨,这还真是轻松。姐姐可能不知道,梁先生床上技巧有多好。哪天姐姐再狠心一点自残,没准能让梁先生留你过夜。”

“慕桑,床上玩物比比皆是,婊子的勾当还是你做的最好。”正如江慕桑知道哪里是江锦韵的死穴,江锦韵亦对江慕桑了解得很,即使被江慕桑那番话气得面目都快扭曲,然深呼吸平缓之后,还是优优雅雅地在电话里吐出这些话。

“你能爬上梁总的床,其他女人亦可以。你与她们相似的是永远都上不了台面,而且,随时有被抛弃的风险。可是我与你不同,我是江家小姐,你是不被承认,跟私生子没什么区别。妈妈说得对,江氏最后还是由我继承,我和梁佑深门当户对,而你,什么都不是。”

昨天她没有准备,一时间被江慕桑乱了心神,可是后来林茜教给了她这番话,江锦韵就冷静下来了,故而今天能够这么淡定自若。

‘妈妈’那二字让江慕桑眼里一痛,手指甲都嵌入肉中,好一会,才说道,“姐姐,你知道你不开心我就最开心了,江氏和梁佑深,我都不会让给你。”说罢挂断电话,不给江锦韵任何发言机会。

电话断音那刻,江慕桑所有的伪装都被击垮,心里疼得她想落泪。

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半颗眼泪从那双凉薄的狐狸眼掉出来,她蹲下身子,用力地抱住了自己。

“不要哭,眼泪只会彰显懦弱,让伤害你的人更加快乐。如果你觉得痛,那就让伤害你的人更痛。”

年少时候她在医院的花园里痛哭的时候,一个左眼有泪痣的男孩曾经这样对她说过。所以这些年,江慕桑再难受,也不肯掉一颗眼泪,而是千方百计让别人掉眼泪。

可是,为什么听到林茜教给江锦韵的那番话,她还是觉得难受得要死呢?

S大附近的酒吧,阿施一脸崇拜地看着舞台上敲着架子鼓的江慕桑。

乌黑的长发束成高马尾,露出那张白皙又美艳的脸蛋。漂亮的狐狸眼空洞无物,似是抽离于这世界。包着纱布的手掌戴着黑色手套,紧握着骨架,每一次敲击都似用尽全力,让舞台下的跳舞的男男女女为之发狂。

一曲罢,两只手掌接近麻痹,而右手掌心传来一片湿润,疼痛反倒让她更为尽兴。

“Iris,一起跳舞?”主唱过来邀请她,看向她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喜欢和欲望。

江慕桑闻言,狐狸眼懒懒地看着他,手中的鼓架挑起他的下巴,细细打量他的相貌之后,勾嘴一笑,一改平日冷艳,轻挑道,“好啊。”

鼓架一放,便迈着大长腿跳下半米高的舞台,姿势帅气得主唱吹了个口哨,而后快速跟上,紧围绕着她,免得这yóu物被其他人垂涎勾走。

江慕桑的舞蹈跳的极好,又带着发泄的意味在里面,完全放开自己,和陌生男人跳着极为热辣的贴面舞,好几次男人的唇就要亲上她,又被她灵巧躲过。

越是这般,男人越是对她兴致勃勃。

她像是极其懂得男人的心思,笑得风情万种,狐狸眼里邪气十足,没多久,附近的男女都自动自觉停下来,围成一个圈注视她。

轻轻勾勾手指,有大胆的男人便围上来和她一起跳舞。

如果要堕落,江慕桑早就成为妖魔鬼怪中最坏的妖物了。可是,她笑着躲过一个男人的吻,冷漠埋藏在最深的眼底。耐性十足地和周围的男人跳舞,热辣又不风sāo,直到眼角余光瞥见门口突然出现的高大男子,一抹真诚的笑意才浮起来,身体越发主动,将自己的风情万种发挥到极致,引得四周男人兴奋十足。 风车王子"等1人批注

梁佑深一进门见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被他贴上烙印的小女人一身高领紧身上衣搭配一条小短裤,领口扣子解开,露出修长的天鹅颈和漂亮的锁骨,在一群男人圈里跳着火辣的舞,每一个动作都该死地勾人。

宋城诀看着那火辣场景,小心翼翼瞥了眼自己老板,果然,脸色已经黑到能下场暴风雨。

刚想让身边跟来的另外两位小助理前去开道将人带出来,梁佑深已经拔腿向前走去,自己挤开人群,抓住那只想要搭上江慕桑水蛇般的小腰的大手,用力一扳,男人的惨叫声便传出来。

“啊!放手!你是谁啊!”男人的声音让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突然闯入的男人身上,只见那张帅气的脸阴沉沉,浑身散发着戾气,似是要将一切摧毁。

真是难得。江慕桑心里想,竟然能够看到梁佑深当着众人发火的样子,在她记忆中,他在众人面前向来是温文尔雅或者清心寡欲的清高形象,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发火。

江慕桑还没来得及欣赏完梁佑深的反常,他的视线不知何时已落到自己身上,冷冷地,似是夹着千年寒冰。

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见看中的yóu物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带走,男人们哪能甘心,尤其是那只手被折了的男人,嘴里爆着粗话就要追上来,宋城诀适时地出现,挡住他们,处理善后适宜。

几乎是被丢进副驾驶座,江慕桑连安全带都没来得及绑,梁佑深已经从另一边车门上来坐在驾驶座上,踩下油门猛地开车。

“碰!”脑袋不可避免地撞在挡风玻璃上,然梁佑深看都没看她一眼,踩着油门一路彪去。

忍着额头的疼,江慕桑先把安全带绑上,然后才抬眸去看他。

果然,一到两个人相处,他的态度就更加恶劣了,丝毫不控制自己的脾气。

江慕桑自然明白他是气哪般,也不意外他会突然出现在酒吧,因为本来就是她打电话让他过来的。

然而,江慕桑没想到梁佑深竟然会把车开到荒芜人烟的郊外,除了工整的柏油路和明晃晃的路灯,几乎没有车经过。

紧急刹车声在空旷的郊外显得格外突兀,江慕桑藏在身侧的手紧握着以压抑内心的轻微紧张。

脸上保持着镇定,率先开口,“梁先生,今晚是打算在这郊外过夜吗?”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梁先生不解风情,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梁先生不解风情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