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秦逸夏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秦逸夏染小说染指成婚妖孽老公矜持点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20 15:38:07

秦逸夏染小说叫做《染指成婚:妖孽老公矜持点》,又名《我的爱属于你》,这里提供秦逸夏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身上的麻烦事,怎么好意思让张怀远一回来,就给她发人情卡收拾?张怀远叹了口气,笑说:“不用你准备,关于你最近惹的麻烦,我去找左炀说说就好了,都是熟人,这点面子他还是要卖给我的。那不是什么大事,亏得你,还得准备准备才对我讲。”夏染:“……对不起,我错了。”

精彩章节:

他知道夏染因为家里的事情心烦,今天在电台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似乎也不打算说。

他心疼夏染,同时也心疼自己饭碗,得罪了那样的大神,只怕秒秒钟,自己和夏染就要saybye-bye了。

病房门被关上,空间里重新安静。

夏染重新躺下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晦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无暇顾及的家人,无暇顾及的事业,无暇顾及的感情……生活怎么能被她过得这么乱?

……

曙光的经理办公室。

“她闯了多大的祸自己不知道吗?我现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回来!”郑文凯接到戴想想的电话,说夏染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身体还很虚弱,没办法立刻回公司。

郑文凯对着电话一顿咆哮,想把夏染撕碎的心都有了——以为是棵摇钱树,没想到是个烂枯枝。

郑文凯拄着脑袋,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够在这次的事故中对人交待。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夏染出现在郑文凯的面前。

“夏大明星还知道回来!”

郑文凯冷嘲热讽开口,丝毫不顾及夏染苍白透明的脸色。

夏染僵硬努力地笑了笑,“郑经理,这件事和戴想想没有关系,我来承担后果。”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当时是被人阴了。然而这事儿和郑文凯这种人说,起不到任何作用。

郑文凯被夏染毫无诚意的态度气得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指着夏染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算什么东西!给公司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一句承担后果就没了?这后果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吗?”

“郑经理,您消消气,我家夏染之前受到了惊吓,脑子还有点当机。何况她也是个不知情的受害者,有点情绪也……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门外,戴想想突然冲进来,连忙在一旁打圆场。

他用胳膊肘碰了夏染一下,更是用眼神不停示意她先服软再说。

“呵……两人倒是感情深厚啊,戴想想,你大概是忘了你是夏染的人还是公司的人。”

郑文凯斜着眼,他向来看不惯经纪人和明星关系太好。戴想想的经纪人身份属于公司,任何时候,他都不应该站在明星那边。

“郑经理,夏染是我带的艺人,她的一言一行都是由我来负责。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我也难辞其咎……”

戴想想虽说垂着头装乌龟,态度却也带了几分坚持。他在圈里虽然算不上数一数二的经纪人,但护短这点,还是名列前茅的。

郑文凯看了看戴想想,又看了看夏染,有点烦,“好吧,这事儿和你没什么关系。这样吧,戴想想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要和夏染单独谈。”

夏染也本来没想把戴想想牵扯进来,郑文凯的话正好趁了她的意。她冲戴想想点点头,“想想,你先出去。”

戴想想挠挠她的胳膊,无声地示意她待会不要倔,适当服点软。

……

“这次事故是一定要记在你身上的,不过我有个主意,不仅可以让你继续做明星,还可以把这次的损失一笔勾销。”

戴想想出去了,安静的办公室里,郑文凯重新开口。

“什么主意?”

夏染看着郑文凯那副算计的嘴脸,有种止不住的厌恶,可她仍旧得听下去。

“左炀是新城的巨星,我们实在惹不起。不过圈子里传闻他这个人私生活挺花哨的,反正你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陪过了秦总,私下里再去找找这个巨星,诚心道个歉认个错,两人一起吃个饭,玩玩什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这种“道歉”?

回应他的是夏染泼在他脸上的一杯凉开水。

最近夏染从郑文凯办公室出来,似乎总是伴随着郑文凯的咆哮。

这次的咆哮是:

“好!夏染,你能!你能耐!这事儿我们公司是不会管的,我就看看你要怎么收场!——”

夏染从郑文凯的办公室里出来,只剩下面无表情。

公司走廊上的人纷纷朝她侧目,夏染无动于衷。

她永远成不了那些聪明的人,于是也再一次地认识到了傻子无能为力的悲哀。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除了任人宰割以外,好像没有其他的选择。

“怎么样?那家伙怎么说的?”夏染回到自己的区域,戴想想就抓紧了她问。

“没什么,这件事我自己能解决,别担心。”夏染拍拍他,勉强露出一丝笑。

可夏染的模样看起来一点也不是不需要操心的情形,戴想想有些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接那个通告了。”

“不是你的错。”夏染安慰着他。

“当然不是我的错,出意外的是你耶!”

戴想想点点她脑壳,随即又叹了口气,“早知道就让李麦西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人好了。”

夏染却突然紧紧地盯着他,“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啊,就是本来《非常访谈》邀请的嘉宾是李麦西,结果她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了而已。”

戴想想有些奇怪夏染,转念一想,“莫非……你出意外和李麦西有啥关系?”

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夏染进入娱乐圈这么久,一直都很低调,没有出演过什么大作,自然也没有树大敌,唯一有过摩擦的大触,也只剩下一个李麦西。

“要真是李麦西的话,恐怕你就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了,那女人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你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戴想想说。

夏染没说话,她何尝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我不犯人,人却犯我。

身份、地位……都决定了她只能是任人欺凌的那一个。

“我说染染,你可千万别做出什么傻事,现在倡导和谐社会,万一你一冲动,丢了大好星途,我可怎么办啊?”

戴想想一脸小媳妇状,急急躁躁的。

夏染见状,终于是无奈地笑了出来,清雅的脸上带着点点惆怅和苦涩: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做任何傻事的。你所谓的星途……我真想离开,因为上边全是荆棘。”夏染抿抿唇,“我该去医院看我奶奶了。”

“……”戴想想没说话了。

心里多少有些可怜夏染。但这一行就是这样,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人踩一脚,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而被人就那么拉一把,也有可能会平步青云,漫步云端。

……

夏染到医院的时候,奶奶正好做完一项检查,看到夏染来,眼中才多了几分神采。

“奶奶,今天感觉怎么样?”

夏染把病床摇了起来,又把准备好的晚餐一一摆在了饭桌上面。“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玉米粥,尝尝味道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夏染小心翼翼地喂奶奶吃东西,她在来之前,刻意化了妆来掩饰脸色的苍白,所幸奶奶年岁大了,眼神也不太好,才没有问东问西。

“你工作这么忙,不用来看我的。”奶奶慈祥地笑了笑,夏染看到只觉得一阵心酸。

枯槁的皮肤,青紫的嘴唇,还有时不时不太清明的状态,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为他们姐弟俩挡风遮雨的奶奶,变得佝偻着身体,连说句话都好像要用尽所有的力气。

“我前两天比较忙,这两天休息,所以没事的。对了,洛辰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有过来啊?”夏染甩甩头,四处寻找着林洛辰。

“不知道,可能是照顾累了回家了吧。”奶奶摇摇头,沧桑悲凉。“人老啦,净只能给孙子们添麻烦了……”

“别这么说奶奶,我出去买点粥,你先休息一下。”

夏染出了病房,走到走廊里靠窗的位置,给林洛辰打电话。“洛辰,奶奶还在病床上,医院怎么能断人呢?”

“姐,我这段时间要高考了,功课拉下不少……”林洛辰口气里也满满全是委屈和为难。

夏染一阵愧疚。

林洛辰命苦,在这个家照顾奶奶和姐姐,已经够懂事了,却连人生中大考的关键时刻,都不能拥有足够的准备冲刺的时间。

“嗯……好吧你安心复习,姐最近没什么工作要忙,照顾奶奶的事,就交给我。”

夏染这时候还不往凉凉地弯弯嘴角。

她突然发现自己这篓子捅的好,公司这档子事一出,自己只怕不久,又要被雪藏一段时间了。

……

这天,她从医院里急急忙忙地跑出来。

要是再不抓紧时间,肯定会迟到。

医院距离公司并不是太远,现在又是上班的高峰,夏染一路小跑。奶奶病情反复,昨晚照顾奶奶一宿没睡,早晨好容易喂她吃了粥,慌慌张张出门已经快要八点半了,身体虚得厉害。

红色的灯光一闪一闪,过了几秒,绿灯亮起。她刚要迈出左脚,却感觉突然之间天旋地转。

胃里倒腾翻涌,眼前发黑,夏染倒下,感觉到自己撞倒了人。

那种晕眩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夏染低血糖症状散去,再次醒来抬头想要和对方说声谢谢时,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张……老师?”

对方看见自己救下的这个形容憔悴的人,也是惊讶的:“夏染,还真是你。”

比起当年,她出落得更加动人。

夏染没能顾得上张怀远眼中的惊艳,她完全沉醉于和他相逢的喜悦之中。

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背上还像以前一样背着大大的肩包,大概里面装着的还是他所谓的家当。

张怀远和从前一样,根本没变化的一张年轻的脸。

他的嘴角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那双仿佛能够看透世间一切的双眸也沾染了几分愉悦。看起来明明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却又奇怪地和这个世俗的世界格格相入。

“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生病了吗?”

早点店子里,张怀远的言语间充满了关切,丝毫没有多年不见的生疏感。

“我没事,可能因为今天忘记吃早饭了吧。”

夏染局促地理理发梢,敷衍而过。张怀远细心地帮夏染点了份早餐,多年不见,他还依稀记着夏染的口味,这让夏染受宠若惊。

“老师,一晃过去这么多年,您还是和当年一样。”夏染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微笑地望着张怀远,目光带着礼貌和尊敬。

张怀远微笑地品尝着面前的早餐,普普通通的味道被他演绎成了美味佳肴一般,吃早餐的过程本身对夏染而言或许并不是一种享受,但看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连她的这一份都变得好吃起来。

“我还是老样子,不过你看起来变化不小。”

张怀远有着一种独特又独到的目光,清澈淡远,总教人像是遇见了藏不住污垢的镜子。

“是,是吗?”

夏染不安地笑笑,她总归没有往什么好的方向变化。

“应该说……是长大了吧。”张怀远笑了笑,嘴角像晕着晨光。

夏染怔神,‘长大’这个词放在她身上,连她自己都已经不确定,这究竟是褒义还是贬义了。

“不过人虽然是长大了,可有些习惯却还是没有变。”

张怀远指了指她的杯子,里面还剩下半杯牛奶,“被你抛弃的半杯牛奶怕是都要伤心死了吧?”

夏染忍俊不禁,却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嗯,是我考虑不周,没想过这些牛奶的感受。”

张怀远闻言,两个人对视一笑。

……

第一次遇见张怀远那天,他正好接过她手里的最后一张传单。

地下通道背着卖唱吉他的大男孩,阳光又自由得可以。

抬头看到炎炎的烈日下,她晒得满头大汗,嘴唇发干,绝对算不上好看,但是张怀远当时鬼使神差地和她搭了话。

同学,一起喝杯咖啡吧。

夏染上下打量了张怀远一番,长得一表人才,背后背着黑色的大吉他包。这样的人一般搭讪的话,目的应该……不是很纯洁的吧?

夏染因为长得漂亮,站在街上总是被心怀不轨的人搭讪,以至于她对张怀远好意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他当成怪蜀黍一样,十分警惕。

然而张怀远冲她阳光下一笑,整个笑容瞬间就把人所有的防备都冲散。

还是和他喝了杯牛奶,还点了披萨,张怀远记得当时夏染那份吃过一半,便没有再动。当时他还觉得奇怪,“不好吃吗?”

“不,好吃的。”夏染当时摇摇头,礼貌又感激,“剩下的一半我能不能打包?我弟弟喜欢吃披萨,他正在长身体。”

……

之后,地下通道的大男生总会和女生相遇。

和那些敷衍了事的兼职者不同,夏染手里的每一张传单都是认认真真地送到了别人的手上,对每个接过传单的人都会说声谢谢。

非常浅淡的声线,说着“谢谢”两个字的时候,却莫名拨动人的心弦。

他第二次请她喝东西,把自己的名片交给了她。

曙光娱乐公司的人事总监。

原来不单单是地下通道流浪歌手这么简单的。

“这个可以让你更轻松一点,但同时也可能更累。”张怀远当时说。

“我不怕累。”

夏染当时清秀的脸庞透出一股子的坚毅清净。“我要养家,我需要钱。”

也许时至今日她才真正明白,张怀远所谓的“累”,到底为何物。

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镁光灯下,光芒四射,艳丽唯美,可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背后,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黑暗和龃龉。

……

“现如今看来,我还真是一点资质都没有。”夏染回神,笑笑说。

“璞石无华,瑟瑟成玉。”

张怀远也笑了,无意打探她的近况,“没关系,做你自己就好。”

在张怀远眼中,夏染就像是一块璞玉,一旦精雕细琢,肯定会绽放出夺人心魄的光华。但打磨的过程充满了艰辛,那个时候的张怀远,其实并不确定夏染能不能够坚持下来。

……

“出去旅行的这段时间,我看了你不少的作品,演技越发得娴熟,《北山回忆录》里面,表现非常传神,看样子你已经能够开始驾驭各种各样的角色了。”

夏染一直不红,所以出演的一般都是很小众的作品,张怀远这样说,是不是意味着他一直都有在关注她?

夏染因为这个推断而心生窃喜,之前郑文凯说她在张怀远的眼里不过是个失败品,或许只是为了让她难堪罢了。“张老师过奖了……”

“还是喊我张怀远吧。”张怀远拍拍她的头,“像当年一样。”

真的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很舒心,像是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重逢般的,夏染觉得遇见张怀远是件很舒服的事。

两人其实总能有很多话题说到一起,这种心境和任何身份地位无关。

“对了,你最近有在拍什么新剧吗?”聊了好一会儿,张怀远又问。

对张怀远而言,他在星探生涯中发现了不少出类拔萃的苗子,但毫无疑问的是,夏染是让他最为期待的那一个。

夏染正想要开口回答,谁知从旁边窜出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夏大明星吗?”

夏染微微侧头,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韩千真踩着恨天高,身上穿着一件未及膝的红色连衣超短裙,勾勒出性感的身材,引得早餐店里的其他人纷纷往他们这个方向看。

最近到底什么运气,夏染皱皱眉,没说话。

韩千真勾了勾唇,嘲讽道,“果然接了部大制作的电视剧,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连我这个同公司的同事都懒得瞧。”

夏染不愿和韩千真一般见识,她的性格属于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凡是别人有她没有的,都能成为她攻击的对象。

“麦西姐才是曙光的一姐,要不是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玲珑月》的女主角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轮得到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

韩千真弯着她那双丹凤眼,视线在夏染身上轻蔑地扫了一圈,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坐在夏染对面姿态淡雅的男人身上。

见他穿着休闲家常,T恤球鞋,不像什么贵人,眼里相当不屑。

张怀远这些年在曙光,已经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了,她并不认得。

“夏染,你还真是好本事,前段时间不还和哪个集团的老总在一起,怎么?换了个新口味?”

韩千真的话越说越难听,她要是只针对她不要紧,可现在又把张怀远牵扯了进去,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夏染正要站起来,张怀远按住她,朝她微笑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什么身价过千万的老板。”

他冲着韩千真解释,气度上,好像永远无挂无碍,不会被人的言语左右。

“啊,我就说嘛。”

韩千真翘起鲜艳的红指甲讥讽地笑,上下打量张怀远。“那不知道帅哥你和夏染什么关系呢?不会是男友吧?”

“我们走吧。”

夏染不欲与韩千真多做纠缠,起身喊张怀远,准备离开。

“哎,夏染,你又这样!姐妹每次好声好气给你打声招呼,你总是蹬鼻子上脸地犯清高!”

谁知韩千真习惯了不依不饶,高声喊着,正好从她身边走过的服务生端着一碗新鲜出炉的紫菜汤,她想也没想一抬手——

此时,张怀远悄悄伸出了脚尖。

“啊!”

就在下一秒,韩千真自己顺利地成为了那碗紫菜汤的受害者。

惨叫声回响在整个店铺中,韩千真仰面摔倒在地上,整个店子的人望过来,本来就短的裙子,这下子变得更短了。

……偏偏这时候,起身和张怀远一起离开的夏染偷偷地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蕾丝边的。”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众人都能听见。

“……”韩千真一口凌霄老血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张怀远险些没绷住笑岔气。

出了门,张怀远顺路送夏染一起回公司。韩千真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路边刚刚上车的夏染。

而刚刚她还不放在眼里的路人甲帅哥,牵过来的车,居然是一辆最新全球限量版玛莎拉蒂。韩千真登时目瞪口呆。

看来他真的不是什么身价千万的老板,低调得能用这种车的人,资产应该是上亿了吧?

张怀远在一边开着车,侧头撇一眼夏染,嘴角稍稍无奈:“夏染你其实没变,总是有什么事喜欢自己兜着。不是说在公司过得挺好的吗?”

现在随便路遇一个同事,居然也能对她指鼻子破口恶骂起来。

“我……”夏染无奈笑了笑,有点婉然。“张怀远老师,你才刚回来不久。等你空闲了,我准备好了,再找个机会喝喝咖啡,给你倒倒苦水。”

她身上的麻烦事,怎么好意思让张怀远一回来,就给她发人情卡收拾?

张怀远叹了口气,笑说:“不用你准备,关于你最近惹的麻烦,我去找左炀说说就好了,都是熟人,这点面子他还是要卖给我的。那不是什么大事,亏得你,还得准备准备才对我讲。”

夏染:“……对不起,我错了。”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染指成婚:妖孽老公矜持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染指成婚:妖孽老公矜持点小说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