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慕流年杨初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慕流年杨初末小说竹马钢琴师

摘自公众号:甜文小卖铺发布时间:2017-7-18 10:35:48

慕流年杨初末小说叫做《竹马钢琴师》,这里提供慕流年杨初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此刻,初末的心情好沮丧,原本鼓起勇气想要帮流年的,却不知最后落得这样的结局。她才知道,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分不同人的类别的,慕流年一直都是那种随便站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人,而她,就是那种即便是站在他身边,都会被他周身散发出的光芒遮挡得看不见的人。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眼前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从她出来开始的安静到后面各种疑惑的讨论声,初末只觉脑袋开始眩晕,那种眼前一片黑暗的感觉又回来了。

无数次当她茫然无助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周身没有任何可以拯救她的芦苇,只能任由她越陷越深。

就在她在心底泛起各种怪自己太没用的自责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旋律,一个个音符就像是无数根爪勾,将她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回忆,一个一个地勾起。

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坐在黑色的钢琴边,流年婉转的音符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一瞬间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仿佛那个坐在角落弹奏的是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

可在初末的眼底,却是另一番景象,那熟悉的旋律仿佛带她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慕家客厅的钢琴边,她一个人在桌子上捣鼓着什么,一首曲子弹完,他走过来问她在做什么。

“我在录音!”她得意洋洋地举着自己手中的录音笔。

他诧异地挑眉:“录音做什么?”

“把这首曲子录下来,以后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只要听到它我就会好有动力,什么困难都不怕!”

那天,所有的人都看见那个站在舞台上的女孩,在钢琴伴奏的情况下,缓缓地将演讲稿念出来,她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念英文的时候,吐字清晰,英式和美式自由互换,将钢琴知识用不同的方式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而,他们也知道那天令人难忘的旋律,是慕流年从来都没在任何公开场合弹过的《流年》。

Part2

初末从台上下来进后台的时候,正要开门走进休息室,就听见里面隐约传来的议论声。 “阮师姐,你差点害死我了,你怎么找的那姓杨的小丫头呢!你都不知道她站在台上一直不吭声我有多着急,要知道台下坐着的可有院长和系主任哪。那小丫头,哎!真是!”

接着便是一抹熟悉的淡然声音:“后来不是都好了吗?你怕什么?”

“那还不是慕学长临场救场上台去先弹了一首,才让情况不那么难堪。不过话说我们的稿子上印的钢琴曲名字并不是慕学长弹的那首啊,而且从头到尾他就没按着事先安排的弹。”她顿了顿,才又道:“我听说那是慕学长自创的第一首曲子,叫《流年》。真是奇怪,别人都说这首曲子他是不会轻易弹呢……”

阮独欢轻笑:“对于别人来说的确是不能轻易弹的,可谁叫台上的人是杨初末呢?”

“嗯?学姐这是什么意思?”

“……”

后面的话,初末没有听完,原本推门的手渐渐地收了回去,她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

音乐大厅也才刚散场,所以在路上难免会遇到刚从音乐大厅出来的学生们。

基本上一路上初末能听见的议论都是例如:“刚才慕师兄的表演多精彩”、“那首《流年》真好听啊”云云,抑或是“那个演讲的小女生是临时请来的吧?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还好有慕师兄在,不然都不知道要变成怎样了。”

初末垂着小脑袋,树荫遮挡了她单薄的身影,没有人认出,她就是刚才站在舞台上话都说不出口的女生。

此刻,初末的心情好沮丧,原本鼓起勇气想要帮流年的,却不知最后落得这样的结局。她才知道,原来在这世界上真的会分不同人的类别的,慕流年一直都是那种随便站在哪里都会发光的人,而她,就是那种即便是站在他身边,都会被他周身散发出的光芒遮挡得看不见的人。

不禁自嘲,杨初末,还说要努力地变得优秀,可是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连他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呢?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好像越来越没用,就连下台跟流年说一句“再见”的勇气都没有,明明很想很想跟他说一句话,却没胆子。

这些年,他好像变了许多,从前那个宠着她疼着她的流年哥哥在他身上再也寻不见,她能看见的只有他无边的冷漠,拒人千里。

流年曾经说过喜欢她的笑容,希望她一直那么快乐地微笑下去,可是现在每次当她想要对他微笑的时候,却看见他一张疏离的脸,那笑便怎样都扬不起来了。

就在她郁郁寡欢之际,一辆黑色的BMW突然停在她身边,像是心灵有感应似的,她抬起头,就看见车窗摇下来的那张英俊的侧脸,墨色的眼,淡淡的语气对她说:“上车。”

Part3

这些年,虽然初末跟慕流年一点联系都没有,但是他在做什么,身边发生了什么事,她都知道。她就像是一个地下工作者,躲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的关注着他的一切。比如进学校的第一年就成为了老教授的得意门生,第二年跟着他的团队获得了医学研究上的一个奖。比如在学校里,许多有钱的公子哥开着名车都是为了炫耀,而他,即便有了这辆慕父送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也并不是经常开在学校里的。

明明就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偏偏低调随性。或许这也是他那么吸引人的其中一点?想到这里,初末就好沮丧,觉得离自己小时候的梦想越来越远。

而慕流年,就是她的那个从小到大想接近却触不可及的梦想。

初末怎么也没想到慕流年把她带去的地方居然是以前的家,对于她脸上露出惊错的表情,他只是淡淡的一句:“下车。”

初末看着他率先下车的修长身影,在车里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不得不乖乖地听话下车。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前的老房子四周都起了一些变化,可只有那两栋挨着的独立房子依旧是五年前的样子,甚至都没有因为没人居住而显示出任何一丝的破败之感。初末澄净的眸子里渐渐地生出一丝好奇,流年看在眼底。

举步往里面走去,初末忙跟上,他去的是他的“老家”,那“老家”门口没有枯萎反而长得更茂盛的老桃树,几乎让初末流下了眼泪。她脚步情不自禁地停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那树,那树枝的最顶上还系着那红色的锦囊,五年的风吹雨打并没有让它有任何损失的迹象,就好像是有谁……一直在保护着它似的。

“站在那做什么?”冷硬的声音忽然传入耳里,初末呆呆地转过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流年,脸上的神色十分的不好看。

她以为他是因为自己没有跟上他的脚步而生气,连忙跑了过去,他已经转身往屋内走了。

如果说刚才在外面看到的“熟悉”足够让初末诧异了,那么现在进屋后,里面和五年前一模一样的摆设,甚至连那架熟悉的大钢琴都依然摆在相同的位置,着实让初末仿若掉进了梦境中一般。

仿佛她来到了五年前的慕家,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宠她疼她的流年哥哥,她亦是可以跟他撒娇的杨初末。

可是这几年,她虽然没有回来过,也早就听说慕家在五年前就搬走了。而她隔壁的那家房子也已被政府没收,现在属于别的主人了吧。

太过于震惊,让初末忍不住问出口:“流……慕……呃……你一直都住在这里吗?”见他瞥过来的疑惑眼神,她说:“这里的一切都没变。”

流年冷哼一声,“难为你还记得这里的一切。”

初末眨了眨眼睛,假装没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假装他的话一点都没有伤到她的心。

这时,耳边传来行李箱轮滚动的声音,她看过去,但见慕流年从里面拖了个箱子出来,放在她面前,打开:“带你来这里,是把这些东西还给你。”

初末睁眼看去,就看见一整箱都是她小时候玩的玩具。

其中一个巨大的泰迪熊刺痛了她的眼,她蹲下身,伸手抚上拿绒毛。还记得当时自己年纪还小,巴巴地想要这只泰迪熊,可是父母说什么都不给她买。最后她生气地离家出走,全家人都快急疯了,后来还是小镇上的人找到了慕家,问:“你们家是不是丢了一个女娃娃?”

慕父慕母一愣,不记得自家啥时候多出了个女娃娃,还是慕流年说:“是,她在哪里?”

原来“离家出走”的初末被小镇上的领导给擒住了。

当两家人赶到小镇上的派出所时看见的就是小初末坐在饭桌上用手抓饭吃的不雅场景,一见到慕流年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从桌子上起来要抱。好在流年反应迅速,结结实实地抱住了她的小肉tǐ。

后来,以防她再次“离家出走”,慕流年用了自己那一年的零花钱帮她买了那只泰迪熊。

把自己从回忆里扯回,初末呆呆地看着箱子里的东西,除了泰迪熊之外,还有龙猫、玩具糖果等等,这些都是她当年好宝贝好宝贝的东西。却在五年前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中丢失了它们。

初末站起来,看着眼前的流年问:“这些,你一直都帮我收着么?”

Part4

最后初末将巨大的箱子拉出来的时候,流年并没有送她出去。

这里离学校很远,加上她又带了这么大的箱子,所以不得不打车。

当出租司机看见她脚边的那只大箱子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一箱里面都是钱吗?”

初末被他问愣了,说:“我要有这么多钱还用得着在这里打车么?”

于是一个帮着搬箱子,一个站在旁边想心事。

坐进车里的时候,初末没有发现,一辆黑色的BMW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晴空万里的蓝天,纯净到没有一丝杂质。

司机将车开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下扭头对她说:“同学,我能不能下去买个盒饭?你看我到现在都还没吃呢。”

初末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说:“好啊,我也没吃,你帮我带一份吗?”

微信搜索:甜文小卖铺,关注:甜文小卖铺,回复:竹马钢琴师,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甜文小卖铺微信公众平台
甜文小卖铺微信号:chongwenpu
分享一些甜文宠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