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管笑笑容航见鬼了学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见鬼了学霸小说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7-17 16:38:37

管笑笑容航小说叫做《见鬼了!学霸》,作者:白骨,提供管笑笑容航见鬼了学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第二天早上。管笑笑果然没能到教室去,我莫老师上午没有课,给她做了丰盛的早餐,看着她吃完了,又撵着她去睡觉,说什么昨晚被吓到了,今天要好好的睡,才能把精神补起来。

第二天早上。管笑笑果然没能到教室去,我莫老师上午没有课,给她做了丰盛的早餐,看着她吃完了,又撵着她去睡觉,说什么昨晚被吓到了,今天要好好的睡,才能把精神补起来。

学校里发生了极其恶性的跳楼事件,结果管笑笑作为目击者,第二天却没有到教室里来。在这里头最为可惜的一个人,就是她的前同桌,秦萱眉了。

因为莫老师的热情,管笑笑难得地睡了一个好觉,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竟然有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这件事倒是不能再麻烦班主任夫妻了,管笑笑想想,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去食堂吃了个饭。

一回到宿舍,秦萱眉就扑了过来,声音十分地激动,“都看到了,是吧?昨晚你都没有回宿舍呢,是不是被吓到了,所以才去了班主任家里住了一个晚上。”

……每个人都以为我被吓到了,然鹅我并没有!

管笑笑被自己诡异的心态给萌到了。

正好她今天睡得饱,也没有什么睡意了。宿舍里的女孩子,大概也都是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了,所以都是一脸激动的盯着她看,就等着她和她们聊起这件事情来了。管笑笑想了想,尽量用一些比较和缓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鲜血溅到脸上去的感觉吗?”

女孩子们都吓得缩了缩身子,有些不想听下去。管笑笑的目的已经达到,却还是继续往下说。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脸上还有鲜血,表情阴森森的,“那时候,我只是听到有人在惊叫了一声,然后——”她十分恶趣味地眯起双眼,“‘啪’地一声,那个女孩子,就像是西瓜一样,掉到了我的跟前。我还能看到她的眼珠子,不甘心的瞪圆了,但里面没有光,她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秦萱眉说:“她考试考得很差,所以被家里人骂了。然后就有点想不开,今天早上,我还看到她的妈妈了,真是可怜”

她明明是说着一些悲悯的话,但表情并非是如此。管笑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眼里,分明上分明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也因为如此,在秦萱眉脚边的那两个小小的影子,而显得愈发的躁动一些。

管笑笑瞪了它们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看了黄皮书的关系,还是因为她现在的气势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那两个小影子,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不敢再龇牙咧嘴了。

“是很可怜。”她顺着秦萱眉的话接了下去,面色不如方才的阴森,倒是带了几分,这年纪的孩子们看不懂的成熟稳重,“有时候只是一时的偏激,所以从楼上跳了下来。但我听人说,在临死前,总会有的人在后悔,好像这世界美好的东西还是有很多的,可是那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她顿了顿,双眼突然发亮,“比如说我们家慕容白呀!”

果然追星的话题,很能引起这年纪的孩子们的共鸣。宿舍里平时一个和管笑笑交集比较少的女孩子,听到她提起慕容白,整个人都坐直了身子,十分感兴趣的点点头,“对呀,对呀,我也知道小白超好的!”

于是话题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拐到了奇怪的方向去。秦萱眉不追星,没有了八卦可听,撇撇嘴,回去了。

下午管笑笑起得很早,她是是第一个从宿舍下来的人。她想要去教学楼前看一下,那个女孩子的鬼魂能不能找到到。但她走出了宿舍楼的大门,就看到容航一,捧了这一本书,挂着一副眼镜,从男生宿舍楼里走出来。看到了她,容航一一愣,然后别别扭扭的走过来。

学霸聚聚是个稍微有些交流障碍的人,但在面对管笑笑的时候,他确实是拿出了十二分分的耐心。于是他问道:“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倒了?”

……又来了。

“哇!”管笑笑故意很夸张地大叫了一声,做出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真的是吓死我了呢!”

容航一一听,没忍住拆穿她:“这种演技真的……”骗鬼呢!

但是他转念一想,又忍不住凑了过去。似乎就是等着管笑笑说她害怕了,然后自己也能趁机刷一波好感,发扬发扬同学之间的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美好精神。

然而管笑笑却并没有给她发挥的机会。小姑娘摸了摸头,扬起了下巴,一脸的得意,“我是谁呀?我是仙女,仙女无所畏惧啊!”

容航一:“……我只当自己是聋了。”

身后刮来了一阵风,容航一突然缩了缩脖子,猛地往前走了两步,满脸忌惮,看着管笑笑那张脸,都开始结巴了,“你,你感觉到了吧?”

管笑笑嬉皮笑脸,“我说没有你会信吗?”

当然不会!

容航一连连摇头,高大的学霸又开始缩成一团,恨不得躲到了管笑笑的身后去。

管笑笑凝神,她没有想到,容航一竟然是这么一个敏感的人。就在他刚才站着的位置上,飘来了半个女孩子……

是的,半个!

那个女孩子的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管笑笑只能看到那女孩子伸出手,不断的摸着自己的脖子上方,如果她能说话,管笑冒昧地想,她要说的应该是——啊!老娘的脑袋去哪儿了?

见鬼见得多了,也就开始乐观起来了,管笑笑甚至还有心情去想了一下,如果她是那个女孩子,说不定她会拿个纸箱子,戴在自己的头上,这样子的话,至少也不会显得那么寒碜了。或者可以在头上顶一个头套,那一片绿叶,那她就是王尼玛了。

抢占了先机呀,老铁!不过看起来这个小丫头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连头都找不着,也是有点可爱了。她迷迷糊糊地摸着自己的头,慢慢地从管笑笑的身边飘了过去,然后再走进了教学楼里。没等管笑笑在回过神来,那个女孩子便又是从楼上跳了下来。整个鬼都瘫在了地上,也是有鲜血流出来。那一幕和她昨晚看到的情景,竟然是十分的相似,只是那个时候,女孩子的脑袋还在的。

她记得奶奶的书里面说过,如果是自杀死的鬼,在一定的时期内,会在她死的地方,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如果是心里面有怨气,在重复动作的过程中,怨气就会越积越多,越来越浓。直到有一天,鬼魂挣脱了天道规则的束缚,回去复仇。

但是如果一直重复着临死前的动作,那么那个女孩,是不是就会越来越煎熬?每一天,每一个瞬间,都被困在这样一种痛苦挣扎的时刻里。

管笑笑不知道,女孩能不能看到她,或者说,女孩知不知道她能看到她?但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躺在地上的那个魂魄,分明是挣扎痛苦的。

容航一看到她的神色变得很奇怪,也跟着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然而地上空荡荡的,昨晚的血液,早就被清洗干净了,地上连半根头发都没有。但他知道,管笑笑不会无缘无故的盯着一个地方看那么久,那个看起来空荡荡的地方,说不定就躺着一个鬼呢!

女孩子很快就又起来了。重新从管笑笑的面前飘了过去,再跑到教学楼上面,一眨眼的功夫,又跳了下来,像是摊煎饼一样。

管笑笑沉默了一会儿,后面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的到教室里面来,她也不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只能进去了。下午的课程,是她最不拿手的化学,所有的化学方程式,字母拆开来,什么B什么O的,她都能看懂,但是组合起来,她又觉得这是天书了。

于是她忍不住想起了,刚刚那个女孩子,和奶奶的书。奶奶似乎知道,她活得不久了,在书里说,只有替鬼魂消除怨气,她才能得到天道的宽恕,以此谋得一线生机。但她不知道,她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要受到天道的这种惩罚,明明她也是个无辜的人,为什么却只能以这种方式活下去?

想着想着,管笑笑就开始犯困。化学老师大概也是受到了班主任的嘱托,知道她昨晚看到了那一幕,大概是被刺激到了。看到小姑娘脑袋一点一点的,她索性就降低了说话的声音。管笑笑在化学老师的宽容之下,十分不要脸的睡着了。

救命……救救我……

有谁看到我的头了吗?我还不想死,拜托来个人,救救我……

救救我啊……

管笑笑睡得并不安稳,迷迷糊糊间,总是听到有人在喊救命,那个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她却听得很清楚。就算是在梦里,她也是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头?那不就是那个跳楼的女孩子了吗?

她努力地想要醒过来,但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神智明明是清醒的,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然而就是没有办法睁开双眼,在她的面前,有一层很浓很浓的迷雾,她伸手不见五指,奇怪的是,她却能看到有人在朝着她走过来,那个人影慢慢的显露了出来,是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可是那个女孩子,没有头。

直到下课的铃声响起,管笑笑的额头忽然被一双冰冷的手给拍了拍,她才是猛的惊醒过来。她睁开的双眼,看到女鬼站在自己的面前,伸出一只手。化学老师收拾了课本,走到了她的面前来,脸上的担忧十分明显,“管笑笑,要不要请假回家?”

管笑笑疲倦地摇了摇头,“谢谢老师,还不用。”

她的笑容苍白又疲倦,双眼中毫无神采。化学老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还认为是她是个好学的。心里想着,果然是和学霸一起玩的,就是这学习的劲头,但是一模一样的。

然而化学老师并不知道,此刻那个“好学”的人,心里正在想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女孩子脑袋去了哪里,而她为什么又会梦到的那个女孩子?女鬼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

还没等管笑笑开开口问起,女鬼就又是泡澡了。这回管笑笑都明显的察觉到,女鬼的魂魄,又变得淡了不少。那一袭白裙子,竟都有些维持不住了,裙摆随风飘扬,下面的颜色,越来越浅。

她叹了一口气,心里倒是十分的担忧。她其实女鬼隐瞒一些真相,现在有心想要说清楚,但是女鬼却似乎在躲着她,她心里也没有了主意,只能想着等过一段时间,看看桃花林里有什么动静,再是重新和女鬼好好的交流交流。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才过了半天,桃花林又是闹出动静来了。本来昨晚有学生跳楼了,就已经是一件十分引人注目的事情,学校废了好大力气,才是将这件事情给暂时压下去。但随后倒是被家长给闹开了,现在才过了半天了,桃花林里,竟然挖出了人骨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埋下去的,那些白骨,就这样掘了出来。

四月天里,桃花已经是全部落了,地上铺满一层粉白粉白的花瓣,那些人骨,就这样被摊在了花瓣上面,荼蘼中竟然也带了几分悲凉,场面诡异得厉害。

管笑笑跟着秦宣美一起过来看热闹。桃花林的外面,设置了警戒线,有警察在里面将骨头摆放起来。那个被警察派来的法医,大概也是个十分有趣的人,竟然将骨头一一给摆放整齐,正好能看清楚是一个人。只是没有了血肉,管笑笑觉得很奇怪,她竟然能一眼就看出,那个人……哦,骨架,是一个男性。

“啊……”秦宣眉跺了跺脚,使劲的往前挤。

管笑笑站得很远,但却能听到法医说,“这具骨头架子,应该已经有几十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人在这里自杀了。”

又是自杀……

管笑笑觉得这具骨架的出现,大概和女孩儿跳楼的事情有关。

但她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女鬼,也就没有办法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上课铃声响起,管笑笑他们班的下节课是体育课,体育老师很宽容,点了名后,各自散去。

管笑笑放心不下,先是在足球场绕了几个圈子,又是忍不住回到了桃花岭那边去。警察已经开始调查,那具白骨是谁了,现在大概已经有了说法。管笑笑过去的时候,远远的听到有老师在说,以前在永城高中,有一位老师因为侮辱了女生,所以在被揭穿后,那位男老师,就再也不见踪影了。当时他们还以为,那位男老师,是因为羞愧,或者是担心被社会舆论责备,所以才消失了。但现在那具白骨的出现,终于是让他们想起了那位老师。

听说那位男老师以前是个很有才气的人,只是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他声名狼藉。但最后却反而是那位被侮辱了的女同学搬走了,听说现在已经是回来了。

那时候每个人都觉得男老师是个罪人,有一天男老师竟然失踪了。也许这具尸骨就是男老师了,因为当时男老师的夫人,还曾经来学校找过,也报了警。她始终相信,自己的先生是清白的。但别人并不这样认为,在警察局里,男老师的夫人受到了冷嘲热讽,也并没有人去试着寻找那位不见了的男老师。

关于那位男老师的信息,在图书馆中,还曾经有过他写的诗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受到很多人的欢迎,学生们都很喜欢他,只是……

回忆中的老师,忍不住摇了摇头,神色可惜,“谁又能想到,看着这么一个正派的人,竟然存了那样龌龊的心思,连自己的女学生都不愿意放过,那个孩子,当时才十几岁,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因此后面才转学了。”

法医是位女性,听了老师的话,倒是问道:“你们怎么就确定,那位女同学没有在说谎?”

时代在发展,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的时候,他们作为警察,当然不能够相信片面之说。

“可是,如果不是真的被侮辱了,哪个女孩子会拿自己的清白来说谎呢?”开口说话的老师年纪有点大了,见证了当年那件事情的所有经过。

女法医皱了皱眉头,“就是因为你们的这种观点,也许无辜的人,反而就是那位老师了。”

听了她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如果男老师真的是清白的,而这具骨架,也就是他,那么杀人凶手,除了那个女孩子,还有当时因为被舆论所控制的他们。

警察们很快便撤走了,桃花林那里的人,也都散开来了。管笑笑走过去,以前好好的桃花林,现在被挖的面目全非,泥土和青草被翻得乱糟糟的。这大概就是女鬼的家了,但是自己的家,竟然被翻成了这样。管笑笑想了想,如果他是女鬼,她一定是很生气的。

虽然也还是没看到女鬼,但管笑笑认为,她不是全无收获的,至少还能去图书馆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位男老师的事情。也许还能趁机找找,关于女鬼的一些消息。

说干就干,管笑笑没有迟疑,马上就转身去了图书馆。鬼鬼祟祟跟在她身后的容航一也进了图书馆,学霸聚聚作为大佬,向来对学校图书馆很是看不上眼,这次竟然心甘情愿地走了进去。

男老师以前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所写的诗集,也应该是放在校史名人这一块。这是图书馆里最冷清的角落的,管笑笑走过去,绕开几个书架,豁然看到前头地板上,有一颗脑袋……

她被吓得短促地尖叫了一声,正巧那颗脑袋的眼珠子,就朝着她翻了翻,眼白几乎都要塞满了整个眼球。脑袋咧嘴笑了笑,嘴角忽然溢出了乌黑的血液来,它含糊不清地说道:“救救我……”

这还能说话?!

管笑笑双眼瞪大,忍不住走过去。心里还十分不正经地想着,还好她穿的是校服裤子,要是穿了百褶裙,怕连内裤的颜色都要被这颗脑袋给看到了。

“你会说话?”

脑袋被一团黑气给缠住了,那团黑气古怪得厉害,脑袋能动能说话,偏偏就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它莫名其妙地到了图书馆里,也正糊涂着呢,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个能解救自己的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了。

“能……”它有气无力,好在还能正常思考,“不过我现在有点糊涂,我怎么就到这儿了?我的身子哪里去了?我不是在上自习吗?”

看起来这个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她自己已经跳楼死了。

从奶奶留下的黄皮书里,管笑笑知道,人离世后变成鬼,确实是有一段迷茫期的。就像是一个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当了妈,还是需要时间去接受事实的。

“你已经死了。”管笑笑如实相告。她蹲了下来,扒拉了一下脑袋,试图将这颗头给拎起来。但是很快地她就发现,这颗脑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死死钉在了上面,诡异得很。而且她撕扯的动作,让脑袋忍不住连连痛呼。

“我就这就死了?可我怎么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啊!难道是说,我自习课上睡着了,睡死了?”脑袋咋咋呼呼的,显然平时也是个特别跳脱的女孩子。

管笑笑哪儿知道她怎么死的,反正人就摔在自己面前了,“吧唧”一声,摊了煎饼。

还是番茄酱抹多了的煎饼。

脑袋觉得自己无辜极了,管笑笑不得不总结了一下自己听到的谣言,“听说你是因为考试考差了,所以就跳楼了。你当时呢,就死在了我面前,那血啊溅德贼高,我满脸都是,可吓人。”

难为脑袋只是一截头,竟然还能做出打了个哆嗦的神情来。它忍不住为自己辩解,“这,这不可能啊,考差就考差了呗,我没事儿干啥跳楼去?”

不好意思,你是在问我?

管笑笑比她还糊涂呢!

“那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刚还看到你的身子在跳楼,你被困住了?”

脑袋点了点,“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被困在这里了,我的身体还在跳楼?厉害了啊!”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