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唐颖陆励小说免费阅读 唐颖陆励小说完整版 唐颖陆励小说名字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3 14:27:27

唐颖陆励小说《幸得相遇离婚时》,在这里提供唐颖陆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江辞云沙哑地说:“嫁我,我帮你讨回来。”我当做笑话听:“你要娶个离过婚的女人,还帮我讨情债?”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幸得相遇离婚时

精选章节:

我被他看得浑身发毛,紧张的手有点冒汗:“我平时蛮少穿裙子的,好像有点奇怪。”

江辞云地唇角一挑,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好看。”

就是因为这句赞美,内心百般挣扎的我最终拿了户口本和他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至于原因,其实和我以前的经历有关。

陆励一向都说我穿衣服没有气质,穿什么衣服都穿不出味道来,其实我自我感觉还可以,可陆励一次都没夸过我。他应该算是那种典型的传统男人,有点大男子主义,觉得做家务生孩子这些都是女人理所应当的。总是口口声声说宁可我顶着一脸疙瘩也不喜欢我化妆,可最后却被外面化着妆穿着超短裙的妖精所吸引。

于是,一时脑热下我和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男人登记结了婚,我甚至不知道他的职业,喜好,生活环境,反正一切都很空白。

结婚证的图章盖上去的时候我才渐渐冷静下来,但冷静已经于事无补,还带给我深深的不安和焦虑。

“唐颖。”从民政局出来,江辞云突然开了口。

我一个激灵,虎了吧唧地问:“怎么?”

江辞云眉头微皱,酝酿了好一会才说:“我理想中的爱情观不需要浮夸浪漫的排场,也不需要任何粉饰,能读懂对方的心,真真切切的在一起。平凡,简单,幸福,长久。可找一个能各方面都契合的人是很难的事,或许需要很漫长的时间。往后我们要是真遇见喜欢的,男婚女嫁各不干涉,如何?”

看着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见了真诚的东西,我天真的以为江辞云也许是个头脑简单又普通的男人。

莫名一阵轻松,我笑了笑说:“行。”

一阵风打来,温柔撩起江辞云岑黑的发尾。

他不悲不喜地对我说:“哪天我们离婚了,需要帮忙也尽管开口。只要我还活着,没人会随便动你。特别是陆励那孙子,再烦你,我就干脆废了他。”

从民政局到医院的一路,江辞云的话一遍一遍在我脑袋里重复着。像我这样的人,对爱情和婚姻都没了任何期待,这段形式婚姻对我来说只有利没有弊。可江辞云呢?他莫名其妙背上段已婚记录,为什么可以这么坦荡?

和爸妈说结婚的事后,病房里安静了好一阵。

江辞云叠着腿,坐姿随意,随性,但不失分寸。

他时不时按着手机,等他把手机收回兜里,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冒出句:“医生我拖人联系好了,后天一早就会有专家做这个手术。”

“真的假的?怎么办到的?行啊你。”我又激动又诧异。

江辞云淡淡地说:“正好有朋友是医学院毕业的。”

“小江,那真谢谢你了。对了,你和我们家小颖真……真登记了?”我妈挑着眉,眼睛里试探的意味很浓。

江辞云交医药费这事没等我和她坦白的时候她就已经从一些熟悉的护士嘴里听说了,以至于我和他回到病房我妈就问了那钱的事。我爸病了急需手术,偏生这个节骨眼上我和付钱的男人结了婚,作为父母感觉到不安是肯定的。

正在我酝酿要怎么说的时候,江辞云礼貌含笑:“岳母,我和她已经是合法夫妻,以后她就交给我。”

我憋红了脸,这家伙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专业骗子。

“小颖说和你认识不久,怎么……这么快就?”我妈欲言又止,但这一类的问话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停下。

江辞云的唇角浅勾:“认识多久结婚不重要,结婚后在一起多久才是关键。”

他的眼神看似礼貌,但绝不失侵略性。看得出来我妈有点无力反驳,最后她只得调转话锋问道:“小江是做什么职业的?”

江辞云是做什么的连我都不清楚。我妈突然问起,等于也是替我问了。

他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明明没有太多的肢体语言,偏生就和电影里演的那么好看。

“和互联网有关。”江辞云含笑,答得也是特别简洁含糊。

我皱起眉头,原来他的职业是和互联网有关,那范畴可就大了。比如技术员,修电脑的,又或是卖非法软件的高智商犯罪分子。

“互联网相关的工作应该挺好的。小江,家人还有什么人?”

果然这种问题就和海潮似的一波接着一波,连我都觉得有点尴尬,江辞云却依然耐性极好地答:“还有个大哥,父母也都健在。”

“喔,小江你父母是做……”

我一阵心虚,一下就拽住江辞云的胳膊把他拖起来说:“妈,我和他一天没吃饭了。你看……”

我妈自责地拍了下大腿,脸上抱歉的微笑着:“看我,都糊涂了,你们快去吃吧。不用给我们带饭,你爸现在还不能吃东西,我一会随便吃点就行。”

临走的时候,江辞云不忘又交代:“心脏手术不能马虎,最好转去更权威的医院,设施毕竟比这里先进很多,这件事情上希望你们能听我的。”

我妈忙不迭地点头:“好,听你的。小江,快和小颖抓紧去吃饭先,别饿着了。”

或许江辞云天生就有吸引人的特质,我妈对他似乎还算满意,简直不可思议。

出了医院,他听从我的意见一起去了家新开的火锅店,我还给沈茵打了个电话让她也过来吃点。

我不愿坐包间,选了大厅靠窗户的位置。周围人声鼎沸,和江辞云坐在一张桌上也显得自然很多。

等待的过程中他手机响个不停,有时他会按掉,有时手指按着键盘速度飞快。

“你临时悔婚家里炸开锅了吧?”我夹了一筷子冷菜往嘴里送。

他把手机放下,十指交叠:“我想他们这会应该还不知情。我了解严靳,他不会去通风报信。”

我有点诧异,江辞云这会竟然还没有说,真是沉的住气。原本还想问问他打算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可他似乎无心继续这个话题,我也只能调转话锋问道:“你朋友严靳,瞧着就是个花花公子。这次害了沈茵,不知道她和宋融还能不能和好。”

江辞云突然抬起头,不疾不徐地说:“傻瓜,严靳只是没遇见合适的人。都说,真正遇上喜欢的人怎么舍得让她吃苦?自己的女人不管犯了多大的错,哭的那刻就是男人错了。”

我心脏狠狠收缩了一番,头一回从个男人嘴里听见这么平实却震撼的话,特别奇妙。

年轻的时候我总会有很多幻想,但都很肤浅表面,比如幻想过和自己相伴一生的男人要有怎么样的外形,怎样的经济条件。可会不会长久,婆媳关系是不是好处理,以后生个男孩还是女孩,这些却通通不在考虑范围。

现在我已不再年少,奉行的是说的好听不如做的实在,可当真真正正听见这种语气平淡却十分动人的话时,属于小女生的那份悸动似乎也没有完全消失,强而有力的冲击感竟依然存在。

我咽下最后一口冷菜渣,身子探前了些:“江同志,听上去以后哪个女孩要是被你喜欢,好像还挺幸运的。那个二十岁的妹子真是没福气,你说她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哭晕在厕所?”

“真相?”江辞云的唇角一勾,从钱包里翻出结婚证翻开,指了指上面格格不入的合照说:“真相是我确实结婚了,和你这大婶。”

我的嘴角抽了几下,喃喃丢出句:“你才大婶,我明明比你小。再说你是不想凑合才拉我形婚,从某种定义上说我也算帮了你。”无法再直视他那双深不可测又显淡然的眼睛,只得摸摸骨碟,喝喝茶,摆弄摆弄餐巾,没一刻闲下来。

沈茵是在我们入座后半个小时到的,她脸色苍白,嘴角还有很大一块青紫。

“先来瓶半斤的二锅头。”这是沈茵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问:“宋融他……”

沈茵苦笑了下,打断道:“宋融和我分了。八年都等不来修成正果,这是命,老娘认。”

她眼泪打着转,拿走江辞云放在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燃,猛烈地吸了几口就没再说话。

没过多久严靳竟也来了。他夺下她手里的酒杯:“你喝死那姓宋的也回不来。打女人的男人最孬种,他有什么好?”

沈茵瞪着他:“你就君子了?他妈你才是孬种。让你别来别来,听不懂人话?快滚。”

严靳看了眼江辞云和我,然后就一把扼住沈茵的手腕,气急败坏地说:“给我出来。”

我急了,起身就要跟上去。

江辞云扼住我的手腕,不咸不淡地说:“老实坐着。”

“沈茵是我朋友,出事怎么办。”我对严靳没有一点儿好感。

他收回手,指了指玻璃外的两个人:“傻姑娘,还看不出来?严靳对她有意思,由他们去吧。”

我皱起眉头:“沈茵心里只有宋融,她和严谨没可能。”

“这么笃定?”江辞云的眼里染上了兴味。

“当然。我可以和你打赌。”

“你输了怎么办?”

“输了我就喊你爸爸。”

“喊爸爸?你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嗜好。”江辞云的脸色阴了阴,随后身子一探,整张脸都凑到了我面前。

我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起来,他却眸如星夜,似真似假道:“实际点,你要是输了就给我洗一个月内裤。”

内裤这么隐秘的东西他也好意思放台面上说,还真把自己当我老公了?

我拿起茶杯:“要是你输了呢?”

江辞云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片刻后他戏谑地说:“我输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借你用一晚,你应该需要这个。”

“噗——”我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在他脸上。

江辞云被我逗笑,渐渐的他的眼神却变得炽热:“或者我替你出口恶气让陆励吃点苦头,选一个。”

我伸手推着他的胸膛把人推回原位:“哪个我都不想选。”

“傻姑娘。”江辞云低头搅动着酱汁,袖口的色泽十分沉重。

其实报复这种事曾无数次出现在我心里某个角落,可我的青春回不来,孩子回不来,婚姻也回不来,到头来只是徒增烦恼罢了。身处社会底层,满身都是被压迫的痕迹。怎么填饱肚子,怎么让重病的父亲活得久一点,于我而言似乎更重要。

吃饭的过程中,江辞云时不时往我的碗里捣菜,这类动作似曾相识。以前偶尔几次也有个男人给我夹过,那个男人往我碗里夹的都是他不喜欢吃的菜,我的碗就如是喂猪的泔水筒。但江辞云是细心观察了我更喜欢什么才给我夹什么。

安静吃完这顿饭,我自觉掏出钱包。

江辞云有些不悦地看着我:“我还没穷到让你买单的地步。”

我摇摇头:“我说过再遇到就请你吃饭。没什么钱请不了太贵的,你就别争了。下次要是成千的饭,你让掏钱我也不掏。”

他皱着眉头,略显无奈地说:“你是第一个给我买单的女人。”

从店里出去的时候我妈来了电话,她说江辞云的办事效率特别高,我爸顺利转院,还专门请了护工照顾,病房里安置着陪客床,总之一切都有条不紊。

我感谢地看他一眼,江辞云则轻轻拍了几下我的肩:“走,送你回家。”

城郊的老式楼盘拢共六层,我家在五楼。没有电梯,楼道也十分狭隘。蜿蜒的小弄堂墙壁贴满了办假证和治性病的小广告,道路更是凹凸不平,要碰见下雨就会积满脏水,沾一身的湿泥。

楼梯口,江辞云摆摆手:“上楼睡去。”

他说完就转了身,抽着烟快步往小区门口走。

楼梯上的灯坏了不知道多少年,但对于住习惯的人来说哪怕没有手电的情况下也能驾轻就熟地摸上去。

我走到四楼转角,身子突然就是一僵。

只有朦胧月光的楼梯间里,有团猩红的火苗一跳一跳的,在夜深人静时特别的慎人。

“唐颖。”

陆励喝了酒,走过来的时候酒气很重,我不知道是吃多了还是怎么,胃里突然一阵阵恶心。

他真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拧住我胳膊的力道很劲,手臂明天准青紫了。

“松手!”我厌恶至极得甩着手。

陆励放开了我,整个人都堵在台阶上,似乎今天不和他谈一谈是不会让我安稳睡上一觉。

他摇晃地迈下一个台阶,从兜里掏着什么。

借着零星的光线我看见了张银行卡,平滑的表面却好似充满了金钱的质感。

“卡拿着,需要花钱就从里面取,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陆励熏着酒气,顿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整。

我盯着它。

要是这张卡来的早一些,或许我会很满足。可事实是陆励的经济我从来就无权操控,别说是主动给银行卡,就连表达让我管钱的意愿都没有过。那些热恋时有的浪漫和热情早在一天天平淡无奇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那时候的我不太在乎这些,矛盾和裂缝也绝不在经济上,连他出轨的委屈我都决心咽了。他呢?留给我的是颗空落落的心和一本离婚证。哦对,还有一个满是血水的死婴。

我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问:“迟来的离婚费?”

“不是。”

“想给我爸出医药费?”

他微微摇头。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幸得相遇离婚时,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幸得相遇离婚时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