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1 13:48:53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在这里提供顾轻舟司行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随着司行霈折腾,浑身薄汗,搂着他汗湿的鬓角。他吻了下顾轻舟的唇,笑道:“轻舟,你真甜......”刚刚熄灭的火焰,倏然又涨了起来,司行霈重新压倒了顾轻舟。顾轻舟大惊,同时又疲倦,道:“歇会儿吧?”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精选章节:

顾轻舟认认真真诊脉,完毕之后对众人道:“我们借一步说话。”

很是熟练的样子。

司琼枝好笑:“她倒是装模作样,我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

颜太太这时候开口了,她对顾轻舟道:“顾小姐,我这个病已经百无禁忌,他们都是些孩子,您的诊断直接告诉我吧。”

饶是长子快三十岁了,颜太太眼里,他仍是孩子。

颜太太怕孩子们对她的病还抱有希望,被顾轻舟蒙蔽了。

顾轻舟看了眼司老太,心想:“最近碰到的病人,都要求当面说病情。”

司老太点点头。

这个时候,取得病家自己的信任更要紧。

颜太太最是不相信顾轻舟。她不是对顾轻舟有意见,而是因为引荐顾轻舟的是司夫人和司琼枝。

颜太太不信任司夫人。

顾轻舟就道:“那我直言不讳了。吐血很很多种情况,有外感吐血、内伤吐血、阴虚吐血、劳心吐血等。

颜太太您脉象细软无力,手足冰凉,舌淡红而苔薄黄,此乃阳气不守,是虚症,您这是阴虚吐血!应该健脾温阳。只要吐血止住,胃痛自然就停歇。”

顾轻舟说得头头是道。

颜太太这些年一直吃西药,没见过几位中医,顾轻舟的说话,颜太太和颜家众人无法明白对错。

他们都不懂医术。

“顾小姐果然是医术高超。”颜太太敷衍着,抬举了顾轻舟几句,“请顾小姐开个方子吧。”

顾轻舟开了“金匮肾气丸”,以及“香砂六君丸”

金匮肾气丸是温阳的,香砂六君丸是健脾的,都是对症下药。

这些药,都能从各处的成药铺子里买到。

药方写好之后,顾轻舟交给了颜太太。

“多谢您。”颜太太收好了。

司琼枝冷眼旁观,见颜太太大约是不相信顾轻舟,这药方应该不会吃的样子,微微一转眸,心中有了另一个主意。

她准备过几天再来看望颜太太。

这药,司琼枝一定要让颜太太吃下去。

只有颜太太吃下去,再病死了,司家才能收拾顾轻舟。

也许,可以给顾轻舟判个枪毙?

从此就永绝后患了呢。

“西药胜过过中医,颜太太吃了两年的西药都无用,眼瞧着就不行了。顾轻舟给她的中药方子,不会有效果的。颜太太只有这几日的病情,但愿她能吃了顾轻舟的药再死,这样,顾轻舟就永远也洗不清了。”司琼枝想。

她有法子让颜太太吃顾轻舟的药,只是需得等几天。

司琼枝唇角有个淡淡的微笑,踌躇满志。

颜太太将药方收好,表情很敷衍。

颜家的孩子们都不说话。

顾轻舟淡扫一眼,已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她心里全明白了。

她非常清楚,颜太太绝不会喝她开的方子。

中医治病讲究缘分。

若是病家和大夫无缘,怎么也不肯相信大夫的话,那么这病就难以痊愈。

同时,顾轻舟看了眼司琼枝,她也明白,司琼枝最终会帮她。

这是司琼枝的目的。

来看颜太太,还是司琼枝提议的,她早已有了万能的应对之策,必须让颜太太喝下顾轻舟的药。

“我的药绝对有效,而司琼枝不会明白的,她肯定想让颜太太喝下,然后盼着颜太太去世,把罪过推给我。”顾轻舟心想。

司琼枝等机会,顾轻舟等司琼枝,众人各怀心思,离开了颜公馆。

路上,司老太还对顾轻舟道:“轻舟的辩症很好,颇有大医风范。”

顾轻舟微笑:“您喜欢我,怎么看我都觉得很好,旁人大概以为我卖弄。”

“谁敢?”司老太故意瞪目,惹得顾轻舟大笑起来。

司老太又安抚顾轻舟说:“当初轻舟给我开了方子,我心里懵懵懂懂的就明白,一定能治好我,结果就好了。

轻舟,这就是医缘。若是颜太太不肯相信,那也是她的命,你不必难过。你年纪还小,以后的路很长,医术迟早会扬名天下的。”

顾轻舟心中温暖,道:“是,老太太,我明白的。”

顾轻舟跟司老太离开不过半个小时,颜总参谋就带着他的长子,以及一位名医,回到了颜公馆。

颜总参谋长直接去了他太太的院子。

他向他太太引荐一位中医。

“这是徐其真,他就是南京有名的徐一针,医术了得,针灸更是一绝。你从前用中药,病情稳定,这几年吃西药,我也觉得你是被西药治坏了,我重新请了位神医,再给你把把脉。”颜总参谋长道。

颜太太看着丈夫,心绪起伏。

他们的挣扎,让颜太太难过又心酸。

都说久病无孝子,久病无恩情,怎么她的丈夫和孩子们,还是不能接受她的离开?

他们接受不了,颜太太就更舍不得了。

她内心的求生欲望全起来了,为了丈夫和孩子,她也要争一口气。

收敛好心绪,颜太太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家里来了两位中医!”

“还有谁啊?”颜总参谋长问。

“是督军府二少帅的未婚妻顾小姐,听说她也是位中医,曾经给老太太看过病。”颜太太道。

“是吗?”颜总参谋有点吃惊,“顾小姐还会看病?”

颜总参谋知晓司家新近接了位顾小姐回来,听说是二少帅司慕的未婚妻,他却没见过。

旁边站着的徐神医,眉头微锁,淡淡道:“太太,一病不烦二医,要不我还是算了,先回去了!”

神医都有怪癖,他的病家不能在他面前夸其他的医生。

他在南京认识很多的权贵,根本不把岳城一个总参谋放在眼里,转身就要走。

颜家求他来的,他需得端起架子,颜家才能更信任他。

医者最需要的,就是患者的信任。

颜总参谋长拉住了他,笑道:“神医莫怪,内子不通人情世故,我给您赔罪!内子的病,还求您妙手回春!”

这位神医好傲气!

医者不是应该仁慈宽容吗?

颜太太有点不喜,从心里怀疑这位医者的人品,就更不相信他的医品了,微微蹙眉。

颜总参谋看出了妻子的不耐烦,他悄悄跟妻子嘀咕:“徐一针是给南京的高官看病的........”

“他太傲气了,不像个大夫!”颜太太低声道,“从前在京师,慕神医几乎是药到病除,为人却和和气气的。”

颜太太口中的慕神医,是指北平第一神医慕宗河。颜太太出身北平望族,当年她家中显赫,慕宗河常去给她祖母看病。

可惜慕宗河死了十几年,慕家连个传人也没有。

南京来的徐一针神医,很是傲气,让颜太太打心眼里不太喜欢。

她更怀念医术高超的慕宗河。

慕宗河死后,这天下再也没有像样的中医了,可怜几千年的医术,几乎快要断绝传人。

“可惜了,慕宗河那么好的医术,却没一个传人。”颜太太在心中惋惜。

颜总参谋再三安抚妻子,然后请徐一针给颜太太把脉。

徐一针认真把脉,任何询问了很多关于病情,诊断说道:“凡血动,由惟火惟气。惟火乃实症,惟气乃虚症。

尊夫人的病,乃是火盛而血热妄行,是实症,应该要凉血清热、滋阴生津。老夫开一方,你们照方抓药,先吃十天,老夫再行复诊。”

这时候,颜家的二少爷着实满心疑惑。

这大夫的诊断,和顾轻舟的诊断南辕北辙。

徐神医说是实症,要清热滋阴;顾轻舟却是是虚症,要温阳健脾,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治疗方法。

徐神医用凉药,顾轻舟说要用温药。

一个人的病情,怎可能察觉如此之大?截然相反的方法,万一错了,岂不是火上浇油,要了他母亲的命?

“阿爸,方才顾小姐说,姆妈这是虚症,要温阳健脾。若真是虚症,这凉寒的药下去,只怕........”颜二少很担心。

就好似,他母亲正冻得瑟瑟发抖,顾轻舟说要给她添衣,结果这位大夫来了,却要给他母亲泼冰水。

万一他母亲真是虚症,这一剂寒凉清热的药下去,母亲病情岂不是添重?

两种截然不同的诊断,让颜家二少心里胆怯。

“怎么,少爷不相信老夫?”徐神医冷哼了一声,“老夫说过了,此乃实症!若是老夫看错了,你大可砸了我徐一针的招牌!”

这徐神医在南京,那是服侍过诸位总长的,被人吹嘘得不知天高地厚。

此前,中医是比较落寞,很多名望好的中医世家,要么移居国外,要么后继无人。

西医治疗急病,见效很多;但是很多的隐疾或者难症,还是要看中医。

也不是西医真的不堪,而是此前西医院的医生,医术有限;而中医发展近千年,许多疑难杂症,都有经验。

徐神医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之下,非世家出身的他,居然名利兼收,故而非常傲气。

“二弟,别胡说了,你不信神医的话,居然信一个孩子的话?”颜大少阻止他弟弟,不能再惹神医生气了。

徐神医还是气着了,气哼哼开了药方,转身离开。

颜大少忙跟上去,安排他在颜公馆的客房住下。

拿着徐神医的方子,颜太太有点犹豫了。她觉得自己不太像实症,她应该没有火盛。

“.......阿慧,这位是久负盛名的神医,他肯定能治好你的病。”颜总参谋低声喊着妻子的小名,“而那位顾小姐,她只是个孩子,孩子的诊断你也敢相信?

实症和虚症之间,差别很小,往往号脉的差池就看错,有时候不小心就判断错了,那位顾小姐年轻,她失手是常事,你应该听徐神医的话。”

颜太太吸了口气,道:“也对。”

虽然如此说,顾轻舟的方子,颜太太还是叫人认真收起来,别弄丢了。

当天,喝了徐神医的药,颜太太没什么反应。

第二天早上,她早起没有吐血了。

颜家上下大喜:“果然是神医!”

“咱们老祖宗的医术,就是比洋人的医术厉害!”

“是那位徐神医厉害!司夫人还说她未来儿媳妇医术好,若是吃了她的药,姆妈现在还不知什么光景呢!”

“是啊,司夫人太轻狂了,应该去告诉她,让她知晓她未来儿媳妇多丢人现眼!”

“你们姆妈病情好转,这是好事,你们多积德行善,顾小姐那事,就不要多提了。”颜太太对孩子们道。

颜家的众人纷纷道是。

颜太太自己也高兴。

吐血两年了,从未间断过,结果这神医一剂药下去,就好转了,真是厉害。

话传到了徐神医那里。

徐神医冷哼:“没见过世间的土包子,老子的神医名头是白来的吗?”

到了中午,原本好好的颜太太,却突然再次吐血。

这次,她吐得比以往更多更鲜红。

不仅如此,她喝了清热的药,下泄的时候,尿里还带血。

颜太太昏死过去。

颜家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多久,倏然全部懵了。

颜太太的病情,毫无预兆的转重了。

“怎么会这样,姆妈吐血从来没吐得这么多!”颜家四小姐颜洛水急哭了,失控叫嚷了起来。

佣人立马去请徐一针。

徐神医听闻颜太太病情转重,心想:“不可能啊,怎么会突然转重呢?”

他很吃惊,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他不能露怯,于是一脸淡然去了颜太太的院子。

到了颜太太的院子,徐神医更懵了,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

颜太太的病情转重了,是他没有预料到的重,徐一针立马心里发虚。

颜太太上吐下泻,上面吐血不止,下面尿血带赤,清热的药多少会下泄,颜太太重创中昏迷。

“快,拿住那个姓徐的,他要害死我姆妈!”颜二少大怒。

“混账,你知道我是谁吗!”徐一针心虚中,已经给自己找到了借口。

可颜家的下人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他绑了起来。

“土匪,你们敢这样对我,我要回南京告你们,你们等着上军事法庭!”徐一针咆哮着,妄图给颜家施压。

结果,颜家根本不理会,直接把他关起来。

徐一针又恼怒,又吃惊颜家的强悍,心里倏然就没底了。

“怎么会加重呢?”徐一针吃惊,难道他真的看错了吗?

不可能!

颜家全乱了套,立马给军医院打了电话。

等待军医来的过程中,颜家上下充满了自责。

“那什么狗屁神医,欺世盗名,我要出去宰了他!”颜五少愤怒。

“不许添乱!”颜大少呵斥弟弟。

女人们更慌乱了。

颜家的大少奶奶道:“现在看来,是顾小姐的诊断才是正确!”

同时,大少奶奶也震惊,顾轻舟那么年轻,医术竟然比一个老中医还要厉害?

徐一针诊脉的时候,还问东问西;顾轻舟都不问,直接就下方子,这份能耐,远在徐神医之上!

顾轻舟,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这等本事,会不会是慕宗河的传人?

颜太太的病情转重,让颜家众人明白,徐一针的诊断是错误的,而和徐一针正好相反的顾轻舟,她的诊断是正确的。

正确的诊断放在眼前,颜家却视若不见。

现在,他们都很后悔。

后悔之中,他们也惊叹顾轻舟的医术,到底她是谁的传人,如此了不起。

“顾小姐的药方,咱们怎么不用,非要轻信那个徐庸医,害得姆妈如此惨?”颜家四小姐哭道。

昨日还满怀希望,觉得徐神医肯定能救活颜太太,如今却又这样了,如何叫人不痛苦?

颜洛水哭个不停。

“顾小姐到底年轻,咱们也不敢.......”颜家二少奶奶解释,“虽然当时老太太和司夫人都帮顾小姐说话了。”

“就是咱们愚昧,是咱们害了姆妈,咱们小瞧了顾小姐!”颜洛水哭得更狠了。

“我现在想想,老太太最是睿智,她也说顾小姐医术好,我们应该相信顾小姐的。”颜家大少奶奶后悔不跌。

“是啊,我们太无知了。”颜家四小姐哭道,“再去请顾小姐来,她也许还有法子救姆妈。”

他们这边闹成乱成一团糟,军医们终于到了。

军医们给颜太太挂上了盐水,同时准备了氧气机,颜家才稍微安定些。

司督军也来了。

司督军是听闻颜太太病情突然恶化,颜家乱成一团糟,就跟着过来了。

颜总参谋坐在大厅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五旬的精明汉子,隐约是要落泪。他们夫妻感情深厚,颜总参谋太舍不得他太太。

“都是我!”颜总参谋声音都嘶哑了,“不该找什么神医来!”

“你只是病急乱投医。”司督军拍了拍老友的肩膀,“你这么灰心,我给你出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若是平常,我也不敢这么冒险。”

“督军请说!”颜总参谋像抓住救命稻草那样,紧紧看着司督军。

“司慕的未婚妻顾轻舟,那孩子天赋异禀,前不久我们家老太太的病,就是她治好的。你别看她年轻........”

司督军还没有说完,却见颜总参谋站了起来。

“昨日顾小姐给内子开了药方,我们只当她年轻,不敢用。她的诊断,正好和徐一针的诊断相反,那就是说,顾小姐的方子有效?”颜总参谋吃惊。

“哦,她来看过?”司督军诧异。

颜总参谋现在回想一下,司夫人和司琼枝举荐顾轻舟,老太太力保顾轻舟,现在司督军也说顾轻舟的药方管用。

那么,颜总参谋还有什么理由怀疑?他放着良方不用,实在太蠢了。

颜总参谋猛然站起来,也不和司督军说什么,疾步回了内院。

军医们守在旁边。

“阿爸,司家都说,顾小姐的医术了得,就用顾小姐的方子吧!”一见到颜总参谋,颜五少就立马道。

颜总参谋没回答他。

“阿爸!”颜五少极力道。

“我知道了!”颜总参谋撇开他儿子。

颜太太也醒过来了。

她醒过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说:“去帮我抓顾小姐开的方子吧,我实在受不住那位神医的方子了。”

家里人更是心酸。

颜总参谋知晓胡军医也是中医世家出身,就把顾轻舟的方子,给胡军医看,问胡军医:“您看这方子行不行?”

胡军医前不久才败在顾轻舟手上,顾轻舟不计前嫌帮他求情,他正感激顾轻舟呢。

一听说顾轻舟开的方子,胡军医很慎重,说:“我相信顾小姐,前不久司家老太太的病,就是顾小姐治好的!”

这时候,颜家对顾轻舟的质疑,已变成了深信不疑。

颜总参谋长后悔不跌:为何昨天没有用?

他太太吃了这么大的苦头,都是因为他们不信顾轻舟。

于是,颜家派人去抓药,给颜太太吃下去。

颜家用了顾轻舟的药方,这件事很快也传到了司琼枝耳朵里。

“颜五向来是个窝囊废,居然真的帮我办成了此事?”司琼枝微笑。

颜家那对双胞胎--颜洛水和颜一源,都只比司琼枝大两岁,从小一起长大的,颜五少颜一源更是仰慕司琼枝已久。

司琼枝不喜欢颜一源,不过身边有个英俊的追求者,也是赏心悦目的事,更提高自己的身价,所以她也从未明确回绝过颜五少。

顾轻舟的药方,司琼枝更是给颜五少打电话,极力说药方有效,她就是希望让颜五少在旁边吹风。

若是颜五少不行,司琼枝就再利用颜家的大少奶奶。

她对颜五没什么指望,没想到却成功了。

当然,这也不会让司琼枝对颜五刮目相看。

“颜太太吃了顾轻舟的药,哪怕今天不能吃死,等她挨个一年半载死了,我们也可以说,是顾轻舟的药害死了她。”司琼枝粉嘟嘟的小唇微翘着,心情还不错。

只要颜太太吃了顾轻舟的药,颜太太不管什么时候死,司琼枝都可以用颜太太的死给顾轻舟扣屎盆子。

司琼枝也把此事告诉了司夫人。

司夫人道:“我就不信,这次顾轻舟还能蒙对!颜家真是病急乱投医,什么人的药也敢用!”

“姆妈,我去颜家瞧瞧。”司琼枝道。

司夫人颔首。

司琼枝到了颜家,才知道颜太太吃了顾轻舟的药,暂时病情稳定。

没有继续吐血。

“顾小姐的药方,果然管用。”颜洛水道,既像是安抚自己,又像是怀着某种希望。

司琼枝想:“昨日吃那个徐神医的药,当时也没吐,且等等吧,未必就管用。”

等了大概半天,颜太太的病情暂时安稳,司琼枝复又回家了。

司琼枝刚刚回到家,司督军也回来了。

想到司督军对顾轻舟的喜爱,司琼枝心中就有一根刺。

她不想任何人来分夺她的父爱。

黄昏的时候,司琼枝接到信,说颜太太又吐了几口黑血,颜家把顾轻舟接去复诊了。

司琼枝立马去找司督军。

“阿爸,颜太太又吐血了。”司琼枝告诉她父亲。

司督军轻轻叹了口气。

颜太太,只怕是活不成了。

“阿爸,都是顾小姐的药,加重了颜太太的病情。”司琼枝笃定道,“当时她非要开药方,我和姆妈在旁边劝了她半晌,让她莫要轻率,她一句也不听。”

她现在将顾轻舟摘出去,再也不叫嫂子了,直接称呼顾小姐。

“好孩子,你有心了。去告诉你姆妈,要颜家准备些祭品,我看颜太太是撑不过三五天了。”司督军又叹气。

司琼枝内心大喜,脸上却有哀婉的悲切:“阿爸,您说颜太太死了,颜家会不会怪顾小姐?”

司督军一愣。

“......到底是顾小姐的药,害死了颜太太。”司琼枝看着她父亲,小心翼翼道。

她这是先在她父亲心中埋下一根刺。

等颜太太死了,颜家在司琼枝的鼓动下怪顾轻舟,司督军也会想起司琼枝今天的话,下意识觉得是顾轻舟害死了颜太太。

所有的罪过都是顾轻舟的。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进入目录: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