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闫沉丁晓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闫沉丁晓善小说忘掉过去有多美最新章节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6-21 11:21:20

闫沉丁晓善小说叫做《忘掉过去有多美》,提供闫沉丁晓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闫沉依旧很平静,像是料到我会这么说。他抬眼往封兰那边看看,表情有些心不在焉的对我说,“她疯了,你信她的话不信我的?丁晓善,你也疯了吗?”

精彩章节:

我跟闫沉说完转身不管他,自己去拿了吹风机插好电源,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吹头发。

吹风机的噪音里,我也没听清楚闫沉对我说了什么,其实我也无所谓他在说什么,自顾的继续。

可是在几乎每天都要听到的吹风机噪音里,我渐渐就想起了过去,高考前在那个我租的靠近学校的房子里,不止一次有过眼前差不多的场面。

好多天忙的天昏地暗的闫沉大半夜的跑回来,他不去自己的房间就愿意像现在这样躺在我床上,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看着我在一边吹头发。

偶尔大概是嫌弃我动作太笨,闫沉也会撑着满眼全是红血丝的眼睛过来给我吹头发,我那时留着快到腰那么长的直发,闫沉总说摸我的头发就像是摸着缎子面的感觉,手感很好。

可今天他就只是看着我没动,我的头发也没过去那么长了,质感也在艰难的生活里因为疏于照顾变得差了太多。

什么都今非昔比了。

等我终于关掉了吹风机,闫沉的影子也出现在了梳妆台的镜子里,他在我身后,眼神意味不明的看着我好久,久到我开始觉得后背发凉。

入秋的夜里本来就凉意十足,我身上穿的也不厚,可这些寒意来源加起来也抵不过闫沉目光给我带来的冰冷感觉。

他究竟要干嘛呢。

闫沉不出声,我只好主动提醒他,“二哥,我……”

话还没说全,房间外面陡然就传来一片杂乱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好几个人在匆忙的快速移动,紧跟着我就听到了有人在敲我房间的门。

我透过镜子看闫沉,他脸上表情不变,可眼神已经朝门口那边瞟了过去。

见我没反应,门外的敲门声愈发大了,最后还听见了齐叔的声音,“晓善,晓善!”

我从凳子上站起来,冲着门口就走,胳膊却一下子被闫沉给拉住。

他俯身贴在我耳朵边上说,我就这么去开门好吗?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他这么一说反倒让我身上的逆鳞有了兴致,我挑了挑眉头朝房门口敲着,猝不及防就出了声。

“是齐叔吗,怎么了,我已经睡了有事吗?”

敲门声停下来,门外七叔有些焦躁的声音对我说,是闫首为那边出了点状况,一直喊着要见我,这才没办法过来喊我。

我还真的没往闫首为那里想,现在听齐叔这么说,我扭头瞧着闫沉,就看见他已经朝门口走过去了,等他把门打开的时候,我看见门外站着的可不止齐叔一个人。

穿着灰紫色睡袍外面披着羊绒披肩的向静年,就站在齐叔身边。

而我也在这时才意外的发觉到,我身上睡衣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解开了一大半,洗过澡还带着沐浴乳香气的胸口半遮半掩的。

门口的人如果愿意往我这边看,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我此刻的一片胸前春光。

不过一秒,我就明白过来了,扣子只可能是闫沉弄开了,我怎么就一点都没察觉到呢。如果不是齐叔来敲门,那他下一步是不是又要对我展开报复了。

站在门外的齐叔正瞪着过来开门的闫沉,应该没怎么注意到我现在的模样。倒是向静年,她的目光就停在我胸前看着,等我动手把睡衣扣子重新扣起来时,她居然就像什么都没看到,嘴角带着笑又去看她的未婚夫了。

齐叔看见也走到门口的我,眼睛里的意外和一丝愤怒已然减退了大半,他沉着脸让我赶紧跟他去闫首为那边,说完自己就走在头里往楼梯那边走。

我侧身从闫沉身边走过去,冲着向静年看了一眼后跟上了齐叔。

其实我还真的很想留下来,好好看看站在我房间门口的一对准未婚夫妻会如何面对眼前尴尬的一幕。

跟着齐叔到了二楼时,已经能看见闫首为的卧室门外围着好几个人。

齐叔停下来回过身看着我,那神情似乎比当年在派出所见到去报案说自己被强了的我时还要复杂,可他毕竟久立江湖,最后开口跟我说话时,语气还算是相当平静温和。

他提醒我,“晓善,我也不知道董事长这时候非要急着见你是为了什么,等下进去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明白齐叔话里的那点儿好意,其实这些年我也不是完全对闫首为没有一点愧疚,可那一点愧疚很轻易就会被更多的恨给掩盖掉,我真的不确定自己单独见了他,会怎样。

闫家一直照顾闫首为起居的保姆见我们上来了已经跑过来,她看着重新回来的我摆出很是刻意的一个笑容,随后就对齐叔说,闫首为一直咳嗽的停不下来,可是又不肯吃药,只是问小丫头什么时候过来。

说完了,保姆的眼神朝我瞄着。我知道小丫头指的就是我,就对齐叔说带我进去吧。

闫首为宽敞的卧室里灯火明亮,我看着熟悉的一切,一时间就有了恍惚的感觉,觉得时光真的倒流,我还在自己十九岁的时候。

我还是那个失去父母无依无靠,唯一的大哥又不走正路顾不上我的可怜小丫头。

可惜现实很快就把我的幻想给打破了,床上半卧着的闫首为已经看见我,他声音有气无力的冲着我喊了声,抬手拍拍床边,让我过去坐。

我很听话的走了过去,忍着心底里的情绪坐到了床边上,看着许是因为咳嗽弄得脸色有些发红的闫首为,这一刻终于觉得他已经变老了。

不再是我印象里那个穿着警察制服一脸正气的闫伯伯,也不是在生意场里摸爬滚打照旧有模有样的闫董事长。

我盯着闫首为的眼睛看着他,等待着他自己说出这个时间非要见我的原因。

齐叔在闫首为的目光示意下离开卧室关好门后,闫首为才对着我笑了笑,开口问我,“晓善,你觉得你二哥那个未婚妻,怎么样?”

我忽然觉得闫首为床头的灯光过于明亮了,晃得人眼很不舒服,让人心底里很容易就无来由的冒起了火气,一点都不想好好说话。

闫首为惊动了一家子人把我喊过来,难道就为了问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是老糊涂了,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也做得出来了。

可我还是得回答他,还得跟他好好演戏。

我吸了吸鼻子,“挺好的,看上去跟二哥挺般配的,二哥应该也喜欢她,你不用担心。”

闫首为听完我的回答,居然像个小孩子似的嘿嘿笑了起来,可我却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知道,每当闫首为这么笑的时候,接下来就肯定不会有什么能让人高兴地事情发生。

可我又在心头提醒自己,闫沉不是说了他已经不记得那些事了,他忘了那么多重要的事情是不是也就没了过去那种狠辣的处事方式,他这么笑就只是习惯了而已。

“晓善,你二哥喜欢谁,你不会不知道吧……”闫首为敛了笑容,安静的看着我。

我暗暗哆嗦了一下。

原本心里怀疑闫首为失去记忆真实性的那份疑虑,陡然间就增加了好几分。

我没回答闫首为的问话,只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情绪起伏,保持目光和他对视的状态。

我从来都记得,八年前我大哥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天,我和闫首为也曾经有过一次这样的对视,那时候他可不像眼前这么平和,他在我面前哭得满脸是泪,断断续续的跟我说对不起我哥。

可是人都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我那时候虽然才只有十八岁,可是早已经经历了同龄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的生离死别,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惨烈的事情要都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

为什么我珍惜在乎的人,总会猝不及防就给我狠狠来一下子,把我的人生弄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从来不管我是否能承受得住。

我正沮丧着,闫首为在床上把身体撑起来坐直了一些,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好了许多。

他跟我说,“晓善,我还是那句话,我和我儿子都会对你好,会给你衣食无忧的一辈子,可是你不能有别的心思……你除了是我闫首为的养女之外,在闫家是绝对不可能再有另一个身份的。”

我看着闫首为说完这些话后冷了下去的眼神,居然发自心底的笑了出来,一点儿都不是装出来的,就是很真心的在对着闫首为笑。

这些话早在七年前我就听他说过了,难为他还能几乎不变的再对我说一次,他这算是什么呀。

我开始怀疑,我们所有人大概都被这位在江湖上有着“笑面狼”绰号的男人给糊弄了吧,他其实没得那种会忘掉事情的病,他其实什么都记得。

我的脑子乱了起来。

闫首为却在这时又开了口,他声音压低下去,眼神直愣愣的盯紧我说道,“晓善,喊你过来也不是为了说这些,我有别的话要跟你说,就只能跟你一个人说……”

我全神贯注听着闫首为接下来说的话,听到最后只觉得自己的浑身抖得一点都控制不住。

等我开门走出他的卧室时,就看到闫沉正靠着走廊的墙壁站在卧室门对面,见我出来他什么都不说,也不顾齐叔和家里保姆还在一边,一把狠狠拉住我就往楼下拽。

我被闫沉拉到一楼我在闫家住的那个房间里,他把我用力往屋里一退,自己回手把门关上。

我踉跄着扶着床边才站稳,回头瞪着走过来的闫沉,“你疯了!”

屋里的灯都没开,闫沉的脸上什么表情我也看不清,他过来用冰凉的手一把压住我的后脖颈,把我的脸压在了床上。

这姿势让我觉得呼吸困难,我自从重新走进闫家后一直紧绷的情绪瞬间就崩掉了,我反手用劲狠狠朝闫沉身上招呼,感觉打到他了后就更加兴奋,力气越来用的越大。

闫沉也好像突然愤怒得不行,他由着我打他也不管,自己的手没几下就探进了我的睡衣底下,我感觉到的那一瞬,突然就动不了了,手指扭曲僵硬的杵在闫沉的身体上。

“丁晓善,你怎么就那么不要脸,你妈那些招数你还真是学的有模有样,刚才在楼上……实践的怎么样啊!”

我听着闫沉的话,眼圈慢慢的红了起来。我的手颓然无力的垂下来磕在床边上。

床头灯被闫沉打开一盏,浅花纹的壁纸墙面上晃出来闫沉朦胧的轮廓,我看得出他在我背后开始动手脱自己身上的衬衫,他解扣子的影子映在墙上,怎么看都带着刺激人生理感官的诱惑味道。

我轻轻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就从眼里带出来一滴眼泪。

闫沉说的没错,我还真是不要脸,被身后这个男人伤成那样了,到头来还会贪恋着他的一切,还忘不掉跟他在一起的滋味。

等闫沉开始继续扯我的睡衣时,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对他说,“二哥,我这辈子到现在为止,跟男人在一起从来都是自己主动的,你说得对我是挺不要脸的……”

我说完还模模糊糊的笑了起来。

身后的动作停顿了几秒,随后我头皮突然一阵剧痛,闫沉扯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把头抬起来,他问我,“这种话,你还跟谁说过?”

我不搭理他的问题,自顾的继续往下说,“对着你我主动不起来……”

我的脸被闫沉扳过来,灯影下我看见他微眯着双眼,呼吸声很重,可是却突然就把我给推开了,自己仰面倒在我旁边,闭上了眼睛。

我坐起来,整理着身上一片凌乱的睡衣。

“七年前,你敢说那次不是你主动的。”闫沉声音阴郁的问我。

我转头看他,看见他嘴角明显的冷笑后,心里忽然就像是越过了那道坎,我也不说什么,直接转身凑到他身边躺下,一只手搂住闫沉的胸膛,开始吻他的耳朵。

我记得他那里特别的敏感。

可是闫沉不动,没什么反应。

我接着吻他的脖子,他还是不动,我决定还是得拿语言配合一下,就突然一翻身,咬咬牙直接坐在了他身上。

我按住闫沉的肩膀,身体前倾着靠近他,小声跟他说,“就算是我主动,那也是为了把你送进去没办法的事,我当时就是……”

闫沉猛地睁开了眼睛,我没防备稍微一愣的功夫,他结实有力的胳膊已经举起来搭在了我的肩头上,我看他像是在咬牙忍耐着。

我鄙视的冲他一笑。

闫沉脸上痛苦的神情一闪而过后,忽的就按住我的身体重重的往下一压,我被刺激的啊了一声后,完全不敢动了。

大概是我此刻的脸部表情实在是让人没了继续的兴致,闫沉在这儿之后居然好久一动不动,他的手转移到我的腰间扶着,我们两个就这么对视着彼此,没人说话。

我的理智在这段停顿僵持下渐渐复苏过来,想起他刚才说的话,我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得闫沉看着我皱眉,冷声让我别出声,别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可身体却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同时小声对闫沉说,“对哦,差点忘了我的准二嫂也在呢,我在这家里明面上只是你妹妹……二哥,你忍着点,别出声啊,七年前我就是这么做的……”

啪的一个闷声,我的脸上挨了一个巴掌。

闫沉看上去是真的怒了,他在我揉脸的时候翻身把我放倒在床上。

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一样记得清七年前那次究竟是怎么样,我可是记得他那次开始之前生气的问我到底有没有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混子有过什么,我当时为了气他就故意说怎么可能没有过。

他当时弄得我浑身疼的直哆嗦,我在心里一直对他反反复复说这是我第一次,能把我这样的人吗,只有你一个。

可惜闫沉根本听不见这些。

闫沉居高临下俯下身,又狠又重的抵了进来,比之前在我家那次还要狠。

我刚叫了一下,嘴就被他用手给紧紧捂住了。

——

这一夜,壹号院里突然下了好大的秋雨,早上起来就感觉到了明显的寒意,我站在淋浴下冲着热水,低头搓着自己身上昨夜留下来的好几处青紫痕迹,耳边又想起了昨晚跟闫首为在一起的情景。

我打了个冷战,把水调到了很凉的一个温度,任凭自己被凉水浇得浑身发抖。

等我穿戴整齐到了餐厅,闫首为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了,见我进来就招呼我坐下吃早饭,看我的目光就像昨夜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在闫家那些年也没白呆,装傻的功夫还是得到了不少的历练,所以我也很自然无事的坐下来喝粥,吃了小半碗后才像是刚发现似的,问闫首为二哥和向静年怎么没来一起吃早饭。

闫首为微微笑着回答我,他说闫沉就在我过来吃饭的半个小时前刚走,说是要去福利院有什么急事办,向静年就跟着一起去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福利院这三个字实在是随时都能让我精神紧张,闫沉这么早就去了那儿,应该是那个孩子有什么情况,可他都没跟我说一下。

昨晚完事后,闫沉临走前跟我说,今天就安排我去见那个孩子,还问我是要直接去福利院,还是他另安排一个地方。

我当时问他能不能也去见见在精神病医院里的封兰,闫沉没答复就走了。我本来打算早上见了他再说这事,可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走了,还是去了福利院。

向静年也跟着他一起,这让我心里感觉不舒服,我觉得自己不是吃什么飞醋,而后是觉得向静年不该知道那些有关我的事情。

我一点都不想跟她再有什么瓜葛。

耐着性子把早饭吃完,闫首为没缠着我耽误时间,还主动问我是不是得去学校了,我顺着他的话说是,心里郁闷的想他还真的是善解人意,他好像又开始失忆了。

我出了壹号院才给闫沉打手机,他半天都不接,我站在路边想了想,决定打车去精神病医院,我想去试试能不能先见到封兰。

锦城精神病医院在郊区,我过去从来都没来过,路上司机大哥一直跟我找话闲聊,问我去那边是看什么人。

我心情不好,在司机大哥第三次问这个问题时,抬眼看着他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的头发说,我是自己去看病的。

结果,直到把我送到医院门口,大哥再也没跟我说过话,给车费时他直接指着计价器让我自己看,等我都下车了,才听见他在车上叹了口气,像是嘟囔了一句还真是看不出来。

我做足了进不去医院见不到封兰的心理准备,可是没想到进门的时候正赶上一大堆人往里面进,我就稀里糊涂跟着混了进去。

这让我从昨天开始一直阴雨的心情顿时好了一半,我小心地在医院里走着,想着怎么才能见到封兰。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相信封兰跟我大哥会有那种关系,还生了一个孩子留下来,封兰明明一直都喜欢着张昊辉,怎么会跟我大哥牵扯到一起呢。

我一点蛛丝马迹都没觉察到。

如果孩子这事是真的,那我也坚信这不会是什么爱情的产物,这件事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昨夜一场雨让锦城的天空今天格外的蓝,我走在院子里看到有不少穿着病号服的病人都在外面晒太阳,他们看上去和我想象的歇斯底里的精神患者完全不一样。

一道长长的走廊上,散落坐着几个病人,我看着他们慢慢往里面继续走,一时间也没想到该怎么去找到封兰,实在不行就只能拦住个护士直接问了。

刚这么一想,迎面就走来了一个护士打扮的人,我心里做着选择要不要就这么过去问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叫我名字的声音。

不用回头我也能百分百确定,背后叫我的人是闫沉。

我站在那儿不动,阳光从头顶直直的照在我身上,明明很暖,可我一点都不觉得,还在闫沉走到我身边刚一停下来时,打了个大喷嚏出来。

一条洁白的手绢伸到我眼前。

我盯着手绢看,一只手伸到包里翻出来纸巾,抽出一张擦了鼻子后才抬头看着闫沉,我也不说话,等着闫沉把递手绢的那只手收回去。

“我在这儿,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闫沉终于把手收了回去,声音不紧不慢的对我说。

我手里捏着擦过鼻子的纸巾团,“你不是去了福利院吗?”

闫沉仰起脸往天上看,“那你怎么不去福利院找我,你不是很想见那个孩子吗?”

我渐渐笑起来,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闫沉也低下头看着我,“你今天第一件该做的事,应该是去药店买药吃,现在已经吃了吧?”

这回我被他真的说懵了,反应不过来他什么意思,想了想还是不明白,只好瞪着他问我为什么要买药,我又没生病。

闫沉忽然笑了。

“丁晓善,你就不怕昨晚我们做了那么久,会弄出人命吗?你应该跟我一样,不想咱们之间有那种牵扯吧……我这是好意提醒你。”

我在刺眼的艳阳里,看着闫沉对我讥讽般的笑,脚底下突然像是踩到了棉花团,软到不行。

他说的一点没错,我还真是忘了这件大事。

定了定神,我低头笑着对闫沉讲了句谢谢,说他不提醒我还真的是忘了,等一下得赶紧去买药,别像上回那样让自己身体受伤害遭罪。

我看到闫沉的脚朝我靠近过来,他在我头顶冷着声音,“上一次……把话说清楚了。”

听得出他声音挺压抑的,我心里忽然觉得挺痛快的,慢慢抬起头看着闫沉,“二哥要是很感兴趣的话,等今晚你还去我那儿,我在仔细给讲。”

闫沉厌恶的瞪着我,“除了在壹号院,我不想听见你叫我二哥。”

他说起壹号院,我倒是一下子想起了一件事,就很听话的冲他点点头,“没问题,你在壹号院的那个房子,还在吗?”

“问这个干嘛?”闫沉似乎很意外听到我这么问。

“本来我还有些挺重要的东西放在你那个房子里,后来出事了就没机会再去拿了,要是东西还在的话,能不能还给我。”

闫沉盯着我看了会儿才回答说,那房子他卖了,里面的东西找人一次性当垃圾都扔掉了。

我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还能对着闫沉笑,“那就算了,现在能带我去见封兰吗?”

“到底什么东西放在那儿了。”闫沉不动弹,追问我要去他在壹号院独立于闫家之外那个房子里,拿的是什么。

“没什么值钱玩意,就是小时候收到的生日礼物,别说这个了好吗?”

闫沉听完,沉黑的眸子里渐渐有了迷惘的一层雾气,这样的他看上去特别有孩子般的天真感觉,我也看得像是在做梦,觉得我眼前站着的还是很多年前那个人。

我不确定闫沉是不是还记得我过去跟他说过的话,记得我告诉过他,我们家以前从来不给我过生日,我爸我妈加上我哥的也都不过,我这辈子第一次过生日是在十六岁,是闫沉张罗着给我过的。

所以,我收到过的生日礼物也都是他送的,我都很珍惜的收在了他在壹号院那个房子里。

还记得那次在向静年家里,我偷听到他跟那个晓光说要把壹号院的房子转给别人,看来已经弄好了,我多少有点后悔没更早点跟他说这些。

可是没了也好,人都不可能在一起,留着那些东西要干嘛呢,自己折磨自己也挺不要脸的。

“走吧,封兰在后院晒太阳呢。”闫沉眼睛里没了让我刚才恍惚的神色,抬脚带着我往医院后面走去。

看到封兰的时候,她穿着宽松的病号服就坐在花坛边上的一把塑料椅子上,有个男护理员站在她旁边守着,见到闫沉后主动打了招呼。

椅子上的封兰听见动静也没什么反应,从我的角度能看见她的侧脸,尽管没什么精神头,可封兰看上去还是很漂亮,还多了点儿病态美感。

看见她,我就控制不住会想到张昊辉。

不知道这时候,昊辉会不会也正在某个我们活人看不到的角落里,看着我们这三个跟他有关的人,看着他本来要娶的女人。

闫沉和走过来的男护理员交谈起来,说的内容都是封兰的情况,我看着封兰呆呆的那个样子,问男护理员我能不能走过去靠近她。

闫沉替他回答了我,“去吧,别跟她说话,会刺激到她。”

我冲他点点头,心情复杂的走向了封兰。

靠近了才看到,原来封兰遮在宽大病号服袖口里的手上,还捏着一朵小花,颜色粉白已经有些打蔫了,花儿正在封兰手指尖来回灵活的转着。

发觉到有人过来,封兰眼神呆滞却还是慢慢朝我看了过来。

我没说话,笑着继续往前走,等我半蹲在封兰眼前时,她嘴角噙着笑低头看着我,就跟她过去带着我玩的大多数时间里一样,很开心的样子。

我觉得眼角发热,努力想回忆起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邻居家的玩伴变得不再爱笑了。

应该就是张昊辉搬到锦城之后吧。

“封兰,你昨晚说的好不好?”我身后,突然传来闫沉的说话声,他也和男护理员一起走过来了。

封兰仰了仰头去看闫沉,我注意到她看见闫沉后,原本一直转着那朵小花的手指就不动了,手一松,小花就落在了脚边的地上。

“不,不好,做梦啊,一直做梦,梦到他把我推下去了,我摔得稀巴烂了……不好。”封兰断断续续的回答着闫沉,眼神重新回到了我脸上看着我。

闫沉嗯了一声后,又问封兰,认不认识我是谁。

在向静年家里去给封兰送饭时,她是认出我了的,可现在被闫沉一问,封兰看着我困惑的皱了皱眉,又摇摇头,很小声嘟囔着是好看的丫头,挺好看的丫头。

闫沉拍拍我头顶,让我站起来。

他跟我说,“知道你想跟她单独待会儿,我去那边等着,给你十分钟,记着别刺激她。”

只剩下我和封兰面对面后,我坐在男护理员帮我拿过来的另一把椅子上,对着封兰想问的太多,可看着她那个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也不知道要怎么说话才能完全不刺激到她。

让人意外的是,居然是封兰主动先跟我说起话来,她十指交扣放在身前,低着头跟我说,“我病了,我杀了人,你怕不怕啊……”

我努力让自己消化听到的这句话,不确定要怎么回答最好,最后就对封兰说,我不怕,你生什么病了自己知道吗。

封兰很快速灵活的点点头,“我知道的,知道的……我为了救他被那些人给害了,我,我不能有自己的小孩了,我不能做妈妈了……我在这儿,他说能帮我治好的。”封兰说着,突然朝闫沉站着的那个地方指了过去。

“你说什么……”我不确定的看着封兰问。

封兰把手缓缓放下来,低下头继续说,“他们跟他说,要是不想他关在里面的妈妈被人祸害,就把自己的女朋友给他们,他就领着我去了那个房子里……我流了好多血好多血,腿上都是血,他后来抱着我哭得好惨,可是有什么用呢,怎么哭我也不能做妈妈了……”

我听得更迷糊了,一着急伸手就去拉住了封兰的手,“封兰,你说的我听不懂,你说的那个他是谁啊,你能告诉我吗?”

封兰扬起脸看着我,目光怔怔的好半天才哆嗦着嘴唇说,“就是演那个皇上红到不行的他呀,你没看过?”

演皇帝红了的……我一瞬不瞬的盯着封兰的眼睛,被太阳光晒着的后背却被寒气包裹着阵阵发凉。

“封兰,你要说的他……是叫,张昊辉吗?”我顾不得闫沉的警告被刺激封兰,还是从自己嘴里说出了昊辉的名字。

因为昊辉两年前一下子大红起来,就是因为演了古装剧里的一个皇帝。

我说完紧张的注意着封兰的反应,生怕她突然就发作,可是封兰听完了我的话,居然笑起来使劲对着我点头,“对,就是他,你也认识他呀,你喜欢看他演戏吧……哼!”

封兰本来开心的样子一下子就变成了满眼怨恨疏离的样子,她把我的手推开,瞪着我给了我一个白眼后继续说,“粉丝就被做梦了!他只喜欢我,我再不干净他也不会离开我,只有我离开他,他想离开我……除非他死了。”

她把“死”这个字眼的发音咬得很重,像是要用这句话去杀人,说完后眼神里那股子诡异的狠辣神色变得更加浓烈起来。

我下意识就朝闫沉呆的地方看了一眼,他也正在那边看着我,我们之间的距离足够他听不到我和封兰的对话。

心里简直乱透了,几句话的交谈里信息量实在是太大,虽然封兰说的不足够清楚明了,可我也能意识到她说的是多么可怕惨烈的事情了。

我半眯起眼睛朝闫沉看着,想把他看的更清楚些。

最重要的是,封兰自己说她不能做妈妈——那福利院里怎么会有一个封兰和我大哥生下的孩子呢。究竟是封兰胡说的,还是闫沉欺骗了我,我真的分辨不出来。

还有封兰刚刚那些话里的描述,我再笨也能明白一些,如果封兰说的不是疯话或者臆想,那一定是有让女孩子最屈辱失去尊严的事情发生在了封兰身上,张昊辉也牵扯在里面。

怎么会这样。

我脑子热起来,顾不上封兰还在那儿嘀嘀咕咕说着话,我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朝闫沉走了过去。

那边的闫沉,整个人都隐在一大片树荫下,见我冲着他去来了,就不着急的从树荫下往外走出来,一脸平静的望着我。

我走得很急最后小跑起来,招惹的院子里几个病人和护士都朝我注意过来。

终于到了闫沉面前时,我不知道自己是被封兰刺激到了还是体力真的太差,只不过跑了这么一点点路,居然就喘的不行了。

闫沉居然主动伸手过来扶了我一下,“怎么了。”

我听着他无比平静的语气,心里一下子就冒起火来,我甩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孩子呢,封兰说她没生过孩子。”

闫沉依旧很平静,像是料到我会这么说。

他抬眼往封兰那边看看,表情有些心不在焉的对我说,“她疯了,你信她的话不信我的?丁晓善,你也疯了吗?”

我冷笑一下,“那好,那你带我去见孩子吧。”

“那孩子……我早上从福利院接出来了,孩子说想妈妈了。”

闫沉说着,示意我跟他去停车的地方。

我跟他去了,看着他到了车旁边,伸手拉开了车门。

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从车里钻了出来。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忘掉过去有多美,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忘掉过去有多美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