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哆啦A梦+南极冒险!我打赌2017年儿童节动画票房冠军又是蓝胖子

摘自公众号:微电影发布时间:2017-5-20 2:00:01

5月的电影市场很戏剧。月初,《银河护卫队2》高开低走,《摔跤吧!爸爸》低开高走,两部讲述“爱爸爸”的电影撞出了年度话题;月末,《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还没上映就被黑客勒索比特币,而约翰尼·德普只想为红毯粉丝再签一个名。无论是炒作还是真实力,本月的最后一搏只属于全国动漫片商——从27号开始,6天里会有多达11部动画片轮番上映,征战儿童节。这其中,5月30日上映的《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最有可能充当领头羊。

回顾最近几年的儿童节,2015年6月1日是个周一,但当天大盘就冲到了1.8亿,《哆啦A梦:伴我同行》用情怀牌打败了深受成年人喜欢的英国动画《超级无敌羊咩咩》。去年儿童节当天也不在周末,但票房仍然冲到1.5亿,占便宜的还是动画片《愤怒的小鸟》。这么看,提前半个月定档、仅比日本晚上映不到3个月的《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简直是江湖救急,因为今天的动画市场原本没有IP担当,甚至还有《潜艇总动员》、《超能兔战队》、《龙骑侠》等旧作重映。

其实根本不用在内地拿同类动画做对比,在日本,《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本身就是市场新贵,它的本土40亿票房,轻松打破《新·大雄的日本诞生》在去年创造的《哆啦A梦》2D剧场版37年来票房最高纪录。导演高桥敦史曾是《千与千寻》副导演,他从2013年开始加入《哆啦A梦》剧场版班底,从原画、分镜、表演到剧本撰写一路走上导演岗位,可以说这几年哆啦A梦剧场版的突破,高桥敦史立下汗马功劳。这一次,他作为原创编剧,把故事带到哆啦A梦从未开发的大陆——南极。

小朋友喜欢看动画片里的冰天雪地,《冰川时代》连续普及冰雪故事长达15年,全球累计票房近35亿美金,粉丝从小学一路上到大学毕业。韩国人气IP动画《波鲁鲁》系列也在2013年推出了大电影《波鲁鲁冰雪大冒险》,那只戴着橙色眼镜的小企鹅伴随了韩国一代小朋友的成长,堪比中国的《喜羊羊》。最疯狂的是《冰雪奇缘》,迪士尼动画部以惊人的拉拉之力反超了皮克斯动画,顺带贡献一个雪宝。还有我们中国80后的动画圣经《雪孩子》,一个原本以寓教于乐的态度普及“水蒸气”的短片,却意外的成为80后孩子最早的感性观影体验,内地已有影业买下版权试图翻拍,在那个年代,中国有3000多个冷饮品牌,在孩子们心中,他们能抵挡夏天。

就在上个月,大陆还引进了一部加拿大动画《冰雪大作战》,虽然就是个讲述小孩子怎么玩打雪仗的故事,票房也有3100万。但这些故事都不涉及真正的南极冒险。“南极冒险”这四个字意味着娱乐性中带着科普色彩。在好莱坞,美国队长的真正现代传奇就是从南极开始的,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大号的速冻水饺,就算在动画片领域,《快乐的大脚》一连拍摄了两集,导演乔治·米勒一边拍动画,一边构思他的乌托邦邪典科幻《疯狂的麦克斯4》。而在日本,高仓健主演的《南极物语》曾保持了15年的本土影史票房冠军,这部电影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耗时三年打造,让全世界爱上了雪橇狗,也让它的BGM成了中国企事业单位航拍宣传片必用配乐。可见在国土资源匮乏的日本也是迷恋南极大陆的,日本20世纪最后的动画里程碑《新世纪福音战士》也把南极想象成哲学思辨的起点。基于对南极的向往,《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的片名虽然卡哇伊,但故事一点不简单。

《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这个名字里“冰冰凉”三个字能闻出童趣还是占先导地位,故事里,哆啦A梦一行人前往南极的出发点和所有小朋友想的一样,都是因为避暑。来到南极,他们先是打造了一座冰上游乐园,在忘乎所以的玩乐中,冒险就发生了,大雄发现了一个被冰冻的手镯,这个手镯竟然有10万年的历史,但从科学上来说,10万年前南极不可能有人生存,进而,哆啦A梦和小伙伴们找到了一座消失已久的神秘古城。

故事进展到这一部分,很像1983年的剧场版《大雄的海底鬼岩城》,也是一个关于寻找亚特兰蒂斯王国的海底冒险。但《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没有重复老路,哆啦A梦此刻不幸迷失在荒芜的南极,他的圆球手梗成为一个重要情节,因为大雄没有抓住,让哆啦A梦掉进深渊,于是大雄决心用自己的力量去拯救哆啦A梦,这个设定很像前年的CG纪念作《伴我同行》,为什么哆啦A梦的剧场版永远叫《大雄的XXXX》,因为所有冒险故事的主题都关系到大雄的成长。

这些设定还没有完,作为南极篇,《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还有一个更烧脑的结局PK,真假哆啦A梦对决!情节发展至此,已经远远超过南极冒险所能承载的内容。趁着郭富城、周星驰版《西游记》还没开发“真假美猴王”,哆啦A梦先找到这份乐趣。

《哆啦A梦》2D剧场版有个惯例,有穿越元素+古城探索题材的剧场版分数往往比较高,就像去年《新·大雄的日本诞生》在1989年的原作以及1983年那部《大雄的海底鬼岩城》,代表着80年代《哆啦A梦》剧场版的最强水准,《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也是符合了这个规律,在儿童向的选材中尽可能的融入乐观主义科幻思维。

1994年那会,因为日本自民党等三党联合执政,打破了中日此前长达五年蜜月期,围绕着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中日关系降至前所未有的冰点,简直是过冬一般。于是日本动漫开始在中国行不通了,彼时还叫《机器猫》的《哆啦A梦》头一个中招,很多80后在小学时代都遇过一次《机器猫》漫画书集体上缴行动,小叮当被学校批评“低俗”、“胡编乱造”、“扰乱青少年身心健康”。为了不把漫画书上缴,当时很多小朋友相继召开“秘密大会”,把仅存的漫画书藏在一些极难发现的地方,比如说树上,或者包上塑料袋埋在土里(这想象力,感觉学校批评的对,汗……),约定多年后躲过风波再拿出来。

这段传奇,就像这次剧场版《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冰冰凉大冒险》,蓝胖子文化不仅仅是冻结的历史,也有试图担负责任的冒险,但归根结底,是为了我们的友谊与包容。

免责申明
微电影微信公众平台
微电影微信号:weixindianying
微电影——你的微信电影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