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女人的这个部位被男人舌吻时最难以克制……

摘自公众号:柚子文学发布时间:2017-5-19 18:02:09

苏离陌萧暮雨小说《盛宠甜心:总裁大人饶了我》,在这里提供苏离陌萧暮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苏离陌的眼泪落在他的心口,浸湿了他的白衬衣,这让他的肌肤,感到一丝炙热。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夏天的傍晚,清风带着一丝燥热,浩荡而过,如果不是突然响起几声孤狼悲鸣般的枪声,这个夏日之夜与往日没有什么区别。

苏离陌走在空荡的街上,她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有钱人都喜欢住在郊区,害的她打车钱都不够,不得不半路下车!

她看了看手里明天一早就要送往印刷厂的杂志,想起了主编千交代万嘱咐的话语:离陌啊,你一定要让萧暮雨亲自过目,不管他提出任何要求,你都只管点头答应,哪怕只是修改一个标点符号这样的小问题,也要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及时汇报给我。

苏离陌知道,主编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有机会采访到萧暮雨,所以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不知道那萧暮雨是何方神圣,居然让所有的报刊杂志都不自觉地形成了一个习惯,任何有关他的报道,都必须经过他亲自审阅才能印刷出版,不然整个报社将会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

每个杂志社,报社都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采访萧暮雨,如愿以偿的,寥寥无几。

苏离陌站在那扇高大的洋铁雕花的大门前面,整个人都惊呆了。这看似宫殿般的地方,真的是主编让她来的地方么?

她反复对照了几次地址,没错,就是这里。

透过铁栏杆往里面望,绿茵茵的草坪一眼望不到尽头,几棵百年银杏树直指云霄,粉色的木槿花一树一树地开着,紫色的鸢尾花围着一幢城堡般的洋楼浓烈地盛开着……

这怎么可能,这分明是皇室级别的住所啊,主编是不是搞错了?苏离陌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毕竟,她现在身负重任。

铁门半掩,好像有什么人进去忘记关上一样,但,就这样进去是不是不太礼貌了?可是,门铃呢?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门铃在哪里!

算了,苏离莫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硬着头皮进去了。

整个院子都空荡而寂静,城堡一样的房子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璀璨的光芒。

提心吊胆的苏离陌大气都不敢出,她墨黑的眸子顾盼流离,偷偷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砰!

两道黑影从房子里冲了出来,风一样地向房子后面跑去,苏离莫还没有看清楚那两道黑影是什么鬼,黑影便消失不见了。

不是吧,这小偷下手范围也太大了,居然偷到大郊区来了!但转念一想,偷到这里也是应该的,这么奢华的房子,随便拿走一件东西也够普通人吃喝半年了!

砰!

房子里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

苏离陌的心骤然一紧,难道小偷行窃被发现了,房间的主人受伤了?不行,不能不管,这房子的主人要是死了,主编交给她的任务可怎么办呢?

为了安全起见,苏离陌顺手抄起了旁边的一个木棍,轻手轻脚地靠近房子。可是整幢房子却死一样的寂静。

苏离陌轻轻将门推开一个缝隙,还没来得及探头看看什么情况,便一只大手拉了进去,随即,一个寒气逼人的东西抵在了脖子上。

“啊,不,不要杀我,我是杂志社的,我是来找萧暮雨的。”苏离陌屏住呼吸,乌黑的眼眸溢满了恐惧。

突然,脖子上凉凉的东西滑了下去,苏离陌顺势去拉门手,可是在她不经意的一瞥中,她看见了那个男人:他斜靠在墙壁上,左手里的瑞士军刀,杀气逼人。

一袭黑色的风衣穿在他的身上,是那样的风华绝代,贵气逼人,绝美而又清冷的五官有着与生俱来的倨傲,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按在右胸的位置,那里有血涓涓而出,质量上乘的白衬衣,被血染的通透,红白相应,散发着妖娆鬼魅的气息。

从落地窗溜进来的日光,铺在他的身上,洒落一地摧残。光影浮动中,额前的碎发闪着细碎的金光,他轻蹙着眉,呼吸急促,微垂着的眸子,幽深如海,眸底闪着微弱的光芒,如不是他苍白色的薄唇,如不是他鬓角大颗的汗珠,如不是他染满鲜血的白衬衣,苏离陌肯定会以为她看到了童话中的王子。

他在大白天就受了这样重的伤,这里绝非善地,还是赶紧离开为宜。可是,为什么她拉门的手突然用不上力了呢?

苏离陌,姥爷可是德高望重的医生啊,是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大夫啊,你怎么可以丢下受伤的人弃之不顾呢!

略微思量,苏离陌朝那人走去。

“我先抚你到沙发上坐下,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是自小也耳濡目染,帮你简单处理一下伤口还是可以的。”她不管那人愿不愿意,拽着他就走。

萧暮雨刚刚看起来还是一副快要死的样子,可是当苏离陌触碰到他时,他犹如狼人一般将苏离陌反压在墙壁上,他深如海洋的眸子,如漩涡一般,仿佛能吞噬人的灵魂。苏离陌怔怔地看着那双眼,她在他的眸底看到了邪魅,也看到了纯净。

“放开我!”苏离陌咬着粉色的唇瓣,怒目相视。麻蛋,这个男人想干什么,她只不过是想帮助他而已!

萧暮雨喘着粗气,鹰一样的眸子闪着熠熠的光,仿佛对她这样的娇嗔颇为满意。

“你要负责给我灭火!”萧暮雨邪气地扯了扯嘴角。

灭火,灭哪里的火?苏离陌微微一怔,如黑般漆黑的眸子四处扫了一下,没见哪里着火啊,灭什么火啊,这个男人是不是疼的有点犯糊涂了?

“我身体里有……”话还没有说完,萧暮雨便低下头用力噙住了她粉嫩的唇瓣。

苏离陌痛呼着,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腿脚怎么踢,那个男人都不曾离开她一毫。

看着她粉嫩的唇瓣,粘着他的口水,泛着诱人的莹泽,埋藏在幽深眼底的欲火,如烈焰般燃烧着。

他沾满鲜血的大手,像饿狼一样地撕扯她单薄的衣衫。

“不,不要……”大颗大颗的眼泪,簌簌而下,虽然她还不曾经历男女之事,但是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滚烫的泪珠滴在萧暮雨的手背上,他被那炙热的温度灼的心头一紧,清亮的光芒在乌黑的眸底转瞬即逝!身体深处的欲望,像群魔乱舞般叫嚣着,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她。

几秒钟的时间,她便不着丝缕,她白嫩的胴体,看起来十分青涩,没有成熟女人的妖娆与娇媚。她用尽所有力气,想要将自己缩起来,可是都于事无补。

他虽然受了伤,伤口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可是他的每一个动作,依然充满了力量,以至于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残暴,嗜血。

萧暮雨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她便不得不挺直了身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温热的血,带着腥味,在她身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妖艳的花。

他紧紧地箍着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如此毫无缝隙的贴近,让她可以感受的到他喷洒在她耳边带着邪佞的气息。

“不,不要,不可以……”冷气十足的房子里,就连背后的墙壁都是凉意渗骨,苏离陌哀求着,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萧暮雨好像听不到她的哀求,也看不到她大颗大颗的泪珠,他骤然抬起她的一只腿,缠在他的腰上,身子猛地往前一挺,两人便融为了一体。

“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彻整幢别墅。苏离陌紧握着手,长长的指甲已经刺进了肉里,她直觉自己的身体,从灵魂深处被撕成了两半,痛的她仰起头,大颗大颗的汗水,掺杂了泪水,滑落在白皙的脖颈上,黏住几丝乌黑的发丝,说不出的魅惑动人。

血从两人私处相缠的地方,涓涓流出,在她白嫩的大腿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红!

“痛,好痛,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疼过,疼的仿佛要碎成千片万片一样,她拼命地挣扎着,推拒着紧紧贴着她的男人,可是她想要逃脱的扭动,她推搡的力气,对萧暮雨来说,更像是一种生涩的引诱。

“放开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苏离陌紧紧地攥着拳头,纤细的指节泛起苍白,仿佛这样的举动,能够减轻身体深处的疼痛一样。

可是那个男人,完全不理会她的哀求。

“不……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我……”苏离陌的眼泪落在他的心口,浸湿了他的白衬衣,这让他的肌肤,感到一丝炙热。

“呼……”被她狠狠地咬着胸前的肌肉,萧暮雨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他睁大凤眸,意乱情迷的眸底恢复了些许的清明。

可是,体内如大火燃烧般的欲望,让他眸中的清明转瞬即逝,下一秒,他再度陷入情欲的深渊之中。

她迷蒙的眼角尽是淋漓的泪水。齐腰的长发被汗水打湿,黏在白嫩的肌肤上,那种湿漉漉的感觉,有着不可名状的性感。她依然不放弃挣扎,可是她的举动,对这个被欲望点燃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的男人而言,无疑是是一种赤裸裸地挑逗。

傍晚的日光,是那样的柔和,静静地洒在他们身上,苏离陌的脸上的苍白几近透明,只是脸颊处的那点淡淡的粉色,美的令人心惊。

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气若游丝的呢喃,一次又一次地点燃着萧暮雨的欲火。他横冲直撞着,他肆意驰骋着,他抵死相缠着,苏离沫再也承受不住他汹涌肆意的掠夺,再也无法忍受铺天盖地的疼痛,终是昏了过去。

直到太阳落山,夜色将一切吞噬,安子溪才带着医生急急地赶来。

可是,撞开门打开灯的那一瞬间,安子溪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萧暮雨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白色的衬衣已经被血全部染红,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血腥味。

萧暮雨紧闭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眼脸的部位投下好看的侧影。苍白的面庞依然清傲。听到声响,他缓缓地挣开眼睛,看清来人之后,幽深的眸底荡起一丝笑意。

萧暮雨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怀里的人儿,她小小的身躯刚好可以窝在他的怀里,那标价六位数的风衣包裹着她不着丝缕的胴体,她还在昏睡,不施粉黛的小脸,有着天生的清丽,长如羽翼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微微红肿的唇瓣,还留着深深的牙齿印。

想起她的突然闯入,想起她的甜美味道,想起他的肆意驰骋,想起他的抵死给予,萧暮雨半敛的眉目,锁着淡淡的笑意。

“少爷……”安子溪满脸的疑惑。

“我没事,先看看她怎么样。”他微眯着眼睛,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可是,少爷,你受伤了……”安子溪一时间有些搞不懂状况。二十八年来,他家少爷可从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的死活放在心上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萧暮雨骤然拔高的声调,摄人心魄。

在一番细致的检查之后,在医生再三保证苏离陌没事的时候,萧暮雨才肯让医生处理他的伤口。

萧暮雨淡然地望着那颗还沾着血珠的子弹,灿若星辰的眸子,暗了又暗。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头靠在沙发上,他蹙着眉心,眼底深处隐藏着那呼之欲出的腾腾杀意。

“子溪,除了柳子宁,其他人一律杀无赦。”幽幽地撂下一句话,萧暮雨骤然起身,朝二楼走去。

二楼简洁却奢华的卧室,黑白为基调,所有的摆设都是古董级别的收藏,它们在散发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同时,也彰显出了主人生而华贵的气质。

苏离陌小小的身躯蜷缩在薄薄蚕丝被下,她还在睡,逆着柔和的灯光看去,掩埋在凌乱发丝下的那张脸,依然清隽出尘。

萧暮雨抬起指尖,轻轻地挑起黏在她唇瓣上墨色的青丝,他看见了她精致小巧的唇瓣上,还残留着血迹,那是她在他吞噬她的时候,咬伤了自己。

她的肌肤粉若凝脂,微微上翘的睫毛犹如围着木槿花翩翩起舞的蝴蝶。可是,她的眉心,却微微地蹙着。她在做梦么,她还在疼么?他在进入她的时候,感受到了那层膜的阻碍,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已经陷进去了,无法全身而退了。

好像受到她影响一般,萧暮雨也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被自己相交数十年,曾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陷害,他认了,可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却要给她下药?她到底想干什么?她是想通过下药这样的手段爬上他的床,还是她根本就是跟柳子宁是一伙的?

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不可得知。

“唔……疼……”苏离陌动了动身子,就连是在睡梦中,她都无法摆脱那种被撕裂般的疼痛感。

萧暮雨晦暗如海的眸子,有一闪而逝的迷惑。这个女人是谁,她怎么会突然闯进来,他记得她说她是来特意找他的,可是他们之间从无相交。

如果不是身体里的药物,药性太过猛烈,她早已死在他的刀下了。她应该谢谢那些药,救了她一命,可是他好像也该谢谢她,用身体救了他一命。如果不是她误打误撞地进来,他或许已在那些药效极强的刺激下,暴毙身亡。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了她多少次,他只记得,那些洒在他们身上的日光,渐渐隐退;他只记得,她从僵直着身子的挣扎,渐渐如一汪春水般摊到在他的怀里。

他不知她从何而来,也不知她意欲何为,只是,这一切似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不管怎么样,他救了她一命。

他,权势滔天的萧暮雨!他,只手遮天的萧暮雨!他,傲视天下的萧暮雨!竟然被一个女人救了一命,这听起来很可笑,却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所以,不管她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他都已经决定破例一次:饶她不死。

“疼……”床上的小女人,呓语不止。

萧暮雨眯起狭长的凤眸,唇角荡起一抹似有似无的邪笑。只是那清冷如琉璃似的眸子里,渐渐弥漫出一丝温和。

他承认,最初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让他对她欲罢不能,但后来,他只是因为她是她,所以才甘愿沉沦。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给过他这样的感觉。她的温暖,她的紧致,她的青涩,她的恐慌,让他不再单单只是发泄欲望,她让他有了生理快感之外的感觉。

不顾身上的伤口,他和衣躺下,将她紧紧地锁在他的怀里。

哗啦……

价值不菲的落地窗窗帘被拉开,明媚的阳光瞬间洒满整个房间,阳光落在蜷缩在床上还在酣睡的小女人身上,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微茫的清辉。她好像还在做着那个令人惆怅的梦,不然,她的眉心怎么会微蹙在一起呢?

乌黑的凤眸看了她一眼,便有璀璨的火花闪现,下一秒,萧暮雨被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冲动给吓到了,他……他居然想留她在身边。这冲动来的太过突然,太过意外。这些年,他见识过不少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冲动。

苏离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她从来没有像昨晚那样,睡的那样深沉,沉的仿佛坠入了海底。

她墨黑的眸子四处扫了一下,心底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金碧辉煌,不过如此。

她看见了放在床边的裙子,那是她认识却从来不敢奢望的一个牌子。她蒙着雾气的眸子,越垂越低,大颗大颗的泪珠簌簌而洛。

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她咬紧下唇,捡起自己的衣服,还好,只是领口破了一点点。

她来不及洗漱,蹬蹬的朝楼下跑去,她要赶紧离开这里,她要忘掉那场噩梦。

可是,在楼梯最后的两个台阶的地方,她停住了脚步。她看见了那个男人,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绝美的面容上尽是让人不敢靠近的清冷。他琉璃一样的眸子,专注地看着一本财经杂志。对于她的到来,仿佛视而不见。

苏离陌犹豫了一下,直接朝大门口走去。

“你去哪里?”清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她听到了他的话,微微怔了一下身子,继续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萧暮雨放下财经杂志,抬眸看向那个小女人,若不是看在她昨晚救了他一命,他是绝对不会把一句话重复说两遍的。

铺满阳光的客厅里,一片寂静,那个缓缓移动的小女人,带起浮动的光影。她很想走的快一点,她很想快一点逃离这里,可是她疼啊,疼的她每走一步路都好像要碎掉一样。

她竟然还在走,她竟然还在走!她难道没有听到他的话么,她怎么可以如此赤裸裸地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别的女人见他都是投怀送抱,为什么她却急着逃开他?

大长腿刚迈出几步,长长的胳膊一身,便从后面将她揽在了怀里。萧暮雨俯下身,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畔流转,这样亲密的拥抱,她第一次拥有。

她耸了耸肩膀,想要甩开黏在她身上的男人,可是他们力量的悬殊,无遗是蚍蜉撼大树。

这样的碰触,身下酸涩的异样感,让她忍不住紧绷着身子,昨夜不堪的回忆再次浮现在脑海。她紧紧地闭上眼睛,不敢想象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你要去哪里?”萧暮雨轻咬着她小巧如玉般的耳垂,等他意识到一句话他重复了三次后,他的唇角勾起一米邪魅的笑。

“我……我……”因为害怕和紧张,她如蝴蝶翅膀般的睫毛颤抖的不成样子。经过昨夜一番肆意的掠夺,她苍白的肌肤已经惨不忍睹,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斑点。

“该死!”萧暮雨顺势将她的身体搬过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挑起她清秀的下巴。

还不等苏离陌回过神来,男人俊雅却冷傲的容颜便落入了她乌黑的眸底。四目对视的那一刻,萧暮雨忍不住暗暗吃惊,对面那女子还蒙着雾气的眼睛,竟如深海般幽邃,安静,清旷。

“告诉我你是谁,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现在又要去哪里?”清隽的声音灌入她的耳膜。这一刻,他忘记了,他是从来不屑于问女人这些问题的。

可是,还来不及等她回答,他便低头噙住了她还带着血迹的唇瓣。该死,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有这种让他失控的魔力呢?

苏离陌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细密的汗珠渗满了额头,然后集聚在一起,顺着脸颊,滚到白嫩细长的脖颈上。她紧紧地捏着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

未完待续,请点击下面可看完整版!

注意:点击上面“在线阅读”图标即可查看小说详情!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盛宠甜心,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柚子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柚子文学微信号:youziwenxue
让阅读YOUZI有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