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周奇奇敬业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周奇奇敬业夫小说阴魂妖娆最新章节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5-19 17:57:09

周奇奇敬业夫小说叫做《阴魂妖娆》提供周奇奇敬业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听乔友良这样说,他应该是不知道夜忧来过的事情吧,我房间那些东西应该是夜忧走的时候收拾的。想到这里,我才松了一口气。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那张脸虽然血肉模糊,但我还是看出了他的模样,他竟然真的是林默宇。

乔友良说的没错,林默宇真的来了,还是找我报仇来的。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

“林默宇你、你别过来……”

本来以为那扇窗能够挡住林默宇,但我太天真了,林默宇如今本来就是个鬼,从窗外进来,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所以,林默宇从窗户外飘进来的时候,我终于是看清了他的全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那些女鬼撕碎了身体的缘故,他身上的肉竟然一片一片的挂在身上,随着他的动作摇摇晃晃,里面的骨头还有鲜血在当中流动的轨迹清晰可见。

“我死得好惨啊~”

林默宇血管遍布的脸很是狰狞,盯着我阴森森的惨叫道。我眼睛里面全是恐惧,一个劲儿的往墙角缩去。

“林默宇,我又没杀你,你死得惨关我什么事?”我抬起眼,盯着林默宇说道,也许是想到林默宇的迁怒,觉得很不公平。

“你还我命来~”

林默宇似乎根本听不到我说话,只是张开了双手的长指甲,朝着我一点点的逼近。

我盯着满屋子的符纸,心里对乔友良再一次无语。这个乔友良,怎么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说好的符纸能够挡住林默宇呢?那这个时候,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林默宇近在咫尺的鬼魂,我身体不由得抖了起来。我正打算从侧边跳下床后再逃跑,谁知道林默宇发现了我的意图,一下子飘到我的面前,对着我大吼一声“死”,我身体猛的一滞,一张狰狞万分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林、林默宇,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不对,冲动的惩罚……”啊呸,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这关键时刻,我差点想要扇自己两嘴巴子。

而林默宇根本就没管那么多,眼睛里面全是红血丝,五指成抓,一下子往我的脖子上掐来。

乔友良告诉过我,林默宇死的时候带着怨气,再加上林默宇又接触了邪修,死得地方阴气浓郁,所以刚死的林默宇就有很强大的魂体,而他,会记住记忆中最为怨恨的人,然后杀了他报仇。

想到这些,我肠子都要悔清了。

早知道会发生这档子事,我就不淌这趟混水了。

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脖子处传来的疼痛和窒息感,让我呼吸极其的困难,难受的感觉刺激着我的脑神经,脑子也因为缺氧嗡嗡作响……

眼睛忍不住翻着白眼,瞥着满室的符纸,我心如死灰,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求生欲望作祟,我撑在墙壁上的手摸到了几张符纸。

想都没想,就将那些符纸扯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八,用最大的力气一股脑的将这些符纸按在了林默宇的脸上。

林默宇惨叫一声,竟然松开了手。

脖子处得了自由,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张开了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

终于平顺下来之后,我才抬起头看林默宇。虽然很纳闷着符纸为什么能伤到林默宇,却不能拦住林默宇,但我还是很感谢,至少这玩意儿在关键时候救了我一命。

反正他们比乔友良那个骗子有用多了。

本来我想用这些符纸扔林默宇的,当我抬起头看到林默宇模样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寒了下来。

因为真正的林默宇现在才出现!

“周奇奇,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还真进不来这遍布符纸的铜墙铁壁呢~”

这声音同样的鬼气森森,但他身上传出来的恐怖气息,更让我感觉到惧怕。我盯着他旁边的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鬼魂,看它一点点的融入到林默宇的身体里,我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个透底。

“你、什么意思?”我努力做出一副我不怕你,我很镇定的样子。谁知道这林默宇一下子飘到我的跟前,脸上的肉一下子分裂成了数片,就像被无形的刀子划开了一般。

林默宇的样子本来就够恐怖的了,这个时候,还故意吓我,我哪里受得住,强壮的镇定一下子被击溃,身体终于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但输人不输阵,再怎么抖,老娘还是有自己的尊严的。尽管我很害怕,但我还是用自己的一双眼睛,镭射灯一般的直射着林默宇。

林默宇阴森森的扫了我一眼,很是不屑的说道,“周奇奇啊周奇奇,再怎么变,你这个胆小的毛病还是改不了。不过……”林默宇的语气一转,凶狠的盯着我,“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你扯掉了那个道士给你布置的防护阵,如今你拦不住我的本体,就等着受死吧!”

说完之后,林默宇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将我的脑袋以最大的角度扭到一边,脖子大拉拉的对着他的,而他,桀桀桀的阴笑一声,便朝着我的脖子咬过来。

眼睛的余光瞟到林默宇嘴里冒出来的两颗牙齿,我的脸色被吓得发青,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按住我的林默宇,突然鬼叫了一声,不过那鬼爪没有松开。

“快放开奇奇!”

来人话音刚落,我的眼前一条黑色的东西闪过,只听到咔咔的一声响,林默宇的手卡住我的手,竟然被突然飞过来的东西给打断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阵大力给拖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乔友良,你怎么才来啊?”

这种时候,乔友良的到来,无疑是给我喂了颗定心丸,看着乔友良正经起来的脸庞,突然觉得他的面目十分的可亲了。

乔友良嘿嘿一笑,穿着大号道袍的他,还不忘耍帅,“拿了点东西,所以晚了点。”

说完之后,便盯着林默宇,他的手中竟然是一条钢鞭,只是这钢鞭和我印象中的不同。虽然是钢鞭,但能够任意的改变长度,不仅如此,还有超乎想象的柔韧度。

而那边,林默宇的被打断了手的地方,竟然冒出了浓黑的雾气,不过片刻,竟然又生出了一条新的手臂来。

“这、这怎么会是?”

乔友良哼哼了一声,才对着我说到,“这不过是所有鬼都有的障眼法而已,看我破了他!”

乔友良说完之后,便冲了出去。看着冲过去和林默宇打得难分难舍的乔友良,我竟然觉得这厮还有几分道士的样子了。

谁知道这个想法才刚生出来,乔友良便被林默宇的鬼魂给打飞了出去,身体重重地砸在墙上,再从墙上滚落下来,而后就伏在地上狂吐着鲜血。

等到吐够了,乔友良才从地上撑起身子,只是他明显受伤有些过重,身体站起来还有些摇晃。

乔友良却顾不得这么多,抬起头愤怒的盯着林默宇凶狠的喝到,“你竟然使诈!”

“我是鬼,自然能够使诈!死在我的手中,你应该瞑目!”林默宇说完之后,便飘向了乔友良。看林默宇的样子,是真的打算杀了乔友良。

我又急又气,想都没想就冲到了乔友良的跟前,用自己的背挡住了林默宇将要插进乔友良心口的利爪。

我面对着乔友良,看着乔友良那不可置信的双眸,对着他笑了。是的,不管怎么样,这一下,所有的都应该结束了。

只是我没想到,乔友良竟然用了所有的力气,一把将我的身体给拉开了,而他,就那么直直的迎上了林默宇的攻击。

幸好,因为我刚才的那一下,乔友良移了个位置,所以受伤的仅仅是乔友良的手臂。饶是这样,乔友良也有些吃不消。

“不自量力!”

林默宇哼了一声之后,一把将乔友良打飞了出去,这一次乔友良是彻底的没有力气反抗了。看着逼近的乔友良,打算置乔友良于死地的林默宇,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喊道,“林默宇你有什么仇怨都冲着我来,乔友良是无辜的!”

林默宇竟然还真的停了手,转过头看着我,砸吧砸吧嘴,啧啧的道,“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啊。那好,我就满足你!”

说完之后,林默宇朝着我飘了过来,站在距离我两米的位置,手指一收,虚空一抓,我便看到一团浓雾一下子朝着我打过来,我的脖子处便是黑雾环绕,那种让人讨厌的窒息感再一次袭来。

而林默宇似乎并不打算继续用力,而是故意卡在那个点上,让我逃脱不了。随着他的手往上抬,我的脚也一点点离开地面。

“周奇奇,那我就先弄死你,然后再弄死他!让你们两个做一对鬼夫妻,如何?”

说完之后,林默宇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而后盯着我,阴森森的冷笑道,“还是不行,若是你们成了鬼,那我以后不又多了些麻烦么?该怎么办好呢?”

林默宇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而后眼睛一亮,盯着我冷笑连连,“那就将你们打得魂飞魄散好了!”说完之后,手上的力道一下子加大了很多,最后的一丝氧气都被隔绝掉了。我拼命的挣扎,手在脖子处费力的拍打着。

而那林默宇如同疯子一般,癫狂的笑着。

突然,我的脑子一眩,身体便被他给扔到了地上。我蜷缩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力的咳嗽起来。林默宇阴森森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这么简单的弄死你,是不是太便宜你了?你这样的贱人就应该好好的折磨,让你痛苦的死掉才行!”

“林、林默宇你这个变态,死变态!”我抬起头,有些无力的怒吼道。

“谢谢夸奖,我林默宇就是变态,你周奇奇昨天不都看到了吗?折磨人的手段,我林默宇这儿多得是,你想试试,我倒是不会吝啬!”

“你有什么冲我来,对女人动手算什么男人!”

“再说一次,我是鬼!”林默宇突然转过身,单手一挥,乔友良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打中了一般,一口鲜血喷出去,便彻底没动了。

我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盯着林默宇,“你对乔友良做了什么?”

林默宇转过身,面对着我,盯着我,脸上的表情阴森得让人胆寒,“这一次该你了!”

我自然懂得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却没想到,林默宇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把电锯。锯子启动,发出嗡嗡嗡的声响,林默宇面带诡异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我靠近……

这个林默宇还保持着生前的特殊嗜好,锯子靠在我的手臂上。我脸吓得发青,心脏突突的跳着,那一颗心差点因为恐惧,而跳出来。

“林默宇,你想要干什么?”我盯着那把启动了的锯子,它就在距离我手臂的一粒米的位置处。只要林默宇的手,稍微往下一点,我的手臂绝对会被他给锯断。

林默宇将那把锯子收回去,我还没松一口气,却见他将锯子往自己的嘴边放过去。当作我的面,伸出猩红的舌头,在疯狂移动的锯子上舔了一下,结果,林默宇的舌尖被锯子锯了个粉碎,鲜血一下子渗漏在了锯子上。

我连忙往后退,看着林默宇眼中的兴奋,我只觉得眼前这只鬼已经变态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林默宇看到我这样,似乎很满意我的恐惧,勾着嘴角,阴森森的说道,“奇奇,别怕,我会用最美的角度,将你身上的各个部位都锯下来,然后把你镶嵌在那堵华丽的墙上。放心,你不会孤独的,因为我会把你所有认识的人都弄到那里面去的~”

说完之后,林默宇便慢慢地朝着我靠近,手中的锯子锯到我的头顶,在我吓得发抖的身体上比划了一阵,最后放在了我的手腕上。

“你的手,一如既往的漂亮啊,就从这里开始吧!”说完之后,锯子便一点点的靠近我的手腕,而这一刻,我的手,竟然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动都动不了。

疼痛的感觉从手腕上传来,却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那把锯子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给捏住了。

冷冽的气息出现在空气中,那股特属于他的清冷味道传入我的鼻尖,我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一袭红衣,背对着我而立着的颀长身形,让我的眼眶一热。

这个死鬼,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夫人,让你受惊了。”夜忧的声音很温和,那把锋利的锯子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灰烬。而后,夜忧慢慢地转过头,视线从我的脸上落到了我的手腕上,本来洁白无瑕的手腕,这个时候带了一条丑陋的血痕,上面还有新鲜的血液流出来。

夜忧本来还柔和的目光一下子变了,狭长的丹凤眼眯了起来,浑身上下透露着危险的光芒,就连那额间的火焰标志,也跟着主人的情绪在跳动一般。

我盯着这样的夜忧,心里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害怕。却见他慢慢地蹲下身,将我的手腕抬起来,俯下身,薄唇触碰到我的伤口上,冰冰凉凉的有些舒服。

我感觉到有一条湿滑柔软的舌头在上面舔弄着,本来很正常的一幕,却让我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被锯伤的地方,本来应该很疼的,却因为夜忧的舔弄传来一阵痒痒麻麻的感觉。

等到夜忧站起身来,我手腕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而夜忧的嘴角,竟然带着我手腕上的血液。

夜忧对着我邪魅一笑,竟然伸出舌尖,将嘴角的血液全部给舔了个干净。这夜忧果然是个妖孽,就这么一个动作,竟然都成了挑逗。看着他,我感觉自己心中所有的恐惧都消失无踪了。

“夫人的血液珍贵如宝,一滴也不能浪费。”

夜忧的下一句话,将我心中美好的幻想一下子打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夜忧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说的话,让人哭笑不得。

“周奇奇啊周奇奇,你还真是好本事啊,竟然连鬼都勾搭上了。也罢,又来一个送死的,我不介意都……”

林默宇的话还没说完,夜忧便转过了身。就那么一眼,林默宇所有的话都噎进了喉咙当中。

我看到林默宇眼神中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亚于我刚刚对他的恐惧。在夜忧逼近他的时候,林默宇转身就要逃,只是才跑半步,身子便被定住了。

“本君的夫人岂容你这般的欺负?”

夜忧的话音刚落,便已经到了林默宇的跟前。林默宇张了张嘴巴,眼睛里面露出哭丧的表情,“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林默宇是怎么想的,这个林默宇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会害怕夜忧呢?

我心里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好,不过因为夜忧来了,我心中所有的担心都消失不见了。看到这个夜忧,我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感激。

只是这感激还没有持续两秒,便被夜忧给刷了下来。

看着夜忧的举动,我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因为此时的夜忧,竟然变成了一副恐怖狰狞的模样,手一抬,林默宇的身体一下子缩小了数倍,而夜忧,单手捏着林默宇,竟然一点点的将林默宇给吃了。

我盯着夜忧心满意足的舔弄着自己的唇角,将林默宇身上最后一点鬼气给吞食下肚,然后在我的面前,将那副恐怖的模样,慢慢地变成了那个俊美的样子。

本来的感激一下子被恐惧所代替,看着他一步步靠近,我的眼睛再一次被恐惧所覆盖。

只是这夜忧毕竟是救过我,再加上对方是鬼,我可不敢对他乱吼乱骂,只是低下头,不敢看他带着笑意的眼睛。

“看夫人刚才的神情,好像是很期待为夫过来。如果为夫没有猜错,夫人的眼中似乎有惊喜?”

虽然是低着头,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夜忧落在我身上的目光。他说的没错,在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突然看到夜忧,确实是有那么点惊喜,但是现在,所有不该有的情绪都消失了。

不管夜忧再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他是个嗜血恶鬼的事实。

清冷的气息一下子袭来,夜忧竟然伸出手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夫人,请看着为夫说话。”

我哪儿敢看着他说话啊,刚才他变成那种恐怖的模样,甚至还生吞了林默宇,想到这一幕就让我吃不消,我哪儿敢看他啊。

眼神忍不住乱飘,落后落在了昏迷在地的乔友良身上。夜忧也跟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狭长的眼睛再一次眯起,我心一跳,害怕夜忧会将乔友良也给吞了。连忙解释到,“夜忧,那个刚刚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

夜忧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对着我扯了个笑容。我被他这个笑容弄得不明所以,而夜忧并不理会,只是单手一挥,乔友良便消失不见了。

我瞪大了眼睛,对着夜忧紧张的道,“你干了什么?”上一次夜忧也是这么一挥,乔友良便在我家门口睡了整整一夜,但今天不同啊,这一次乔友良是被恶鬼给打伤了,要是在外面躺一夜,那还吃得消吗?

“夫人很担心他?”夜忧语气变得淡漠起来,我抬起头,有些惧怕的摇头,“没、没有。”

“放心吧,他在客房。”夜忧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着,这里面竟然有几分无奈。我抬起头,想要确认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一把将我抱起来,大步朝着旁边的床上走去。

“那个、夜忧,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乔友良,毕竟他……”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夜忧用指头给堵住了嘴唇,“夫人,最近你勾搭的汉子有点多。”

“啊?”我不明所以的盯着夜忧,谁知道这夜忧竟然露出了怨妇一般的神情,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才说道,“兴许是为夫最近没在夫人的身边,少服侍了夫人,所以夫人就生气了吧!所看来今夜,为夫的要更卖力一点了。”

我去你的卖力啊,夜忧你不要瞎搞啊!这么乱猜测真的好吗?

听了他的话,我的内心那叫一个崩溃啊。连忙推着夜忧压下来的胸膛,不过我这点小力气,在他那里根本就不值一提。夜忧轻笑着伸出手,一把捉住我的小手,轻笑着道,“夫人这是欲拒还迎吧!”

欲拒还迎你妹子啊!我简直是要哭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有得一比,“夜忧,你千万要淡定,你看这满屋子贴的都是符,多影响气氛啊,不如我们先把房间给打扫了吧!”

我试图引开夜忧的注意力,只要夜忧现在不作乱,等到乔友良醒了,他肯定不会跟我做这档子事情了。

事实证明,想象永远是美好的。

当夜忧听了我的话之后,脸上竟然带了个别有深意的笑容,“还是夫人想得周到,为夫也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收拾了再亲热也是好的。”

我正要点头,只见夜忧的手一挥,那些符纸竟然全部都消失无踪了。不仅仅如此,就连我这个卧室都变得干净整洁了起来。

“夫人,现在可以了吧?”

“可以。”我瞪大眼睛,盯着这神奇的一幕,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根本就没有细想夜忧的话。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我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夜忧那厮给脱掉了。

除了内衣内裤,夜忧还真是什么都没给我留下。我慌忙的抱着自己的胸,警惕的盯着夜忧,而夜忧也不急,环着手臂,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

饶有兴趣的在我的胸口上摸了两把,最后还意犹未尽的摩擦着自己的指腹,看着我,询问的问道,“夫人,是喜欢为夫直白一点,还是隐晦一点?”

我特么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夜忧能够在无耻一点吗?都已经将我的衣服裤子脱光了,还来跟我谈直白隐晦。这丫滴,绝对是故意的。

但我又不敢发作,小声的试探道,“那个,可以不要吗?”

谁知道那夜忧竟然摇了摇手指,俯下身子,在我的旁边侧躺着,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玩着我的头发,幽幽的说道,“不可以。经过这些天,为夫算是明白了,只有好好的伺候好了夫人,完成了敬业夫的责任,才能够让夫人收心呢!”

我差点被夜忧这货气得吐血,他的意思是我就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他没满足我的时候,我就会出去勾三搭四。

真特么的哔了狗了,我白了眼夜忧。而夜忧,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将手伸到我的背后,指尖轻轻的动着,我的内衣扣一下子被他揭开,胸口处立马袭来一阵凉意。

骨节分明的手指,捻着我的内衣,将它扔到了床下,眼神暧昧的从我的脸上一直往下,最后落在了我前面的两座高峰上,我看着夜忧眼神一点点的炙热起来,心里就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夫人的,近日似乎越发的丰满圆润了。”夜忧说着,手掌便落在了距离他最近的浑圆上,手覆盖在上面,慢慢揉搓着。

我心底的白眼在就翻到了头顶,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夜忧你这货弄得。

夜忧看着我埋怨的眼神,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在我的印象中,夜忧很少笑的,一直是那种冷漠性的俊男,如今这般会心的笑容,竟然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夫人的两只大白兔也算是为夫亲手带大的,所以夫人不能忘了为夫的恩情呢!”

恩情你大爷啊,要不是因为你,我出门的时候会被那些臭男人盯来盯去的吗?自从前面这两又大了个杯之后,我都尽量穿宽松的衣服,不然这出门又要迎来很多炙热的目光了。

“恩啊——”

夜忧那厮竟然将我前面的豆豆重重地往上一扯,一种怪异的感觉一下子从那个地方扩散开去。我的意识一下子被拉了回来,脸上因此而覆盖上了红晕。

“这种事情上,夫人可不要分神哦,为夫是会生气的。”

我万般无语,谁知道这厮,竟然撑起了身子,脑袋往我的胸前靠去,笑着说道,“来,爹爹来关爱你们了。”

而后,便感觉胸前被湿湿的口腔给包裹住了,夜忧那灵活的舌尖开始在上面捣乱,打着转儿,本来就受不了的我,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这个夜忧,真特么的是个调情高手。才这么两下,我就有些受不了了。

“夫人,你的身体好敏感。”

夜忧的手指轻轻的拂过我的胸口,在慢慢的往下,到处点火。在他的手下,我的身体忍不住轻颤,听着他的轻笑,我又羞又恼。羞的是,我竟然赤身果体的躺在一个男人身下,恼的是,我不反抗,还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语言而产生生理反应。

天啊,我到底是怎么了?对方可是一只鬼啊,我怎么能够对一只鬼产生身体上的反应呢?我一定是疯了,对,一定是疯了!

“夜忧,能不能、不要~”

谁知道夜忧竟然摇了摇头,身上的红色衣袍缓缓地落地,露出完美的胸膛,往下便是精瘦的窄腰,我的目光停留在夜忧的小腹处,却是再也不敢往下了。

倒是夜忧,轻笑一声,故意的站起身,他的衣袍彻底滑落。露出里面的凶物,本来眼前的一幕就够香艳,就够让人血脉喷张了,这夜忧这么一来,直接刺激了我的眼睛。

鼻头一热,里面一股湿热的东西直往外流。

“夫人,真是可爱,为夫太喜欢了。”夜忧欢喜的说着,颀长的身子朝着我压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他下面抵着我小腹的东西竟然有点温度,我正打算仔细探究下,我发誓,我的目的真的是探究,所以我的手忍不住往下探了去,然后、然后我就后悔了……

只听到夜忧低吼一声,一把捉住了我的手,对着我邪气一笑,“没想到夫人这般着急,那为夫也就不让夫人为难了……”

虾米?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夜忧身体一挺,便已经埋在了我的身体里……

又是一夜惨绝人寰的折磨啊!

第二天,我是被一阵饭香给弄醒得。正要从床上跳起来,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视线在房间里面扫了一圈,夜忧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连忙起身找自己的衣服,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我以为是蓉蓉,连忙冲着门口喊到,“蓉蓉我先穿好衣服再说。”

站在衣橱旁,镜子里面,我身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就连脖子上都被夜忧给种满了草莓。

要是被蓉蓉那个小妮子看到了,又要笑话我了。想了想,我忙从衣橱里找了件长袖高领的衣服裹在了身上,将自己裹严实了,才敢出去。

只是出去之后,看到的人并不是蓉蓉,而是乔友良。

我这才想起,乔友良昨晚被夜忧弄到了客房的事情。乔友良笑嘻嘻的看着我,指了指桌子上面的食物,才说道,“饿了吧,快点过来吃饭。”

我盯着乔友良,看他满脸的笑容,却是不敢移动一步。昨晚上我跟夜忧弄出来的动静一定不小,而乔友良就睡在隔壁,想到这里,我的脸上不由的滚烫起来。

乔友良有些疑惑的盯着我,靠过来纳闷的问道,“奇奇,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我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最后才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昨晚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一听我这样问,乔友良摇了摇头,最后又不好意思起来,抱歉到,“奇奇,昨晚是我大意了,弄错了法器,才害得你……”乔友良叹了一口气,才说道,“还好,最后你没事。”

“那你的伤?”

一问到这个,乔友良却也是惊奇的道,“我也不知道我这伤是怎么回事,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伤都好了。我醒过来的时候,想要看看你的情况,却发现你的门打不开,你还告诉我你没事,说你饿了,让我给你做好早餐等你!”

听乔友良这样说,他应该是不知道夜忧来过的事情吧,我房间那些东西应该是夜忧走的时候收拾的。想到这里,我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说我让他做早餐,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好了,别想了,先吃早餐吧!”乔友良说着,便将我拉到饭桌上。饭桌上摆放着稀粥和鸡蛋,算不得丰富,味道却很香。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乔友良,乔友良连忙将稀粥推到我的面前。我也不客气,端起稀粥就开始喝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乔友良的手艺还真没的说,吃完了一碗,我竟然还吃了第二碗。

吃好之后,乔友良竟然收拾起了碗筷。毕竟是我的家,我怎么好意思让别人洗碗,连忙拦住乔友良,乔友良下面的话,却让我直直的愣在了原地。

“好啦,以后你家就是我家,就别见外了。”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阴魂妖娆,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