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方敬亭乔瑾瑄小说 方敬亭乔瑾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5-19 17:50:46

方敬亭乔瑾瑄小说叫做《祸水红颜》,提供方敬亭乔瑾瑄小说,方敬亭乔瑾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方敬亭会这样选择。看到我和琪琪站在那里的尴尬,他并没有如同过去那般为我解开难关,反倒是自己起身,将眸光投向了我。

推荐指数:★★★★★

>>在线全文阅读>>

精彩章节:

我的话对琪琪没有任何作用,她依旧是满脸冷淡的看着我。灵巧的眼珠子四下摇动,似乎是在透过我找她父亲的存在。

可是,她怎么能够找到?

方敬亭一大早就已经走了,我想琪琪肯定早就知道他那种公事公办没有任何怜悯的状态。哪怕是她,也不能阻拦方敬亭上班的脚步。

但,她还是想要找他。

某种程度上对方敬亭,琪琪和我的态度是一样的。只要能够待在他的身边,或许什么样的存在都不重要。

“琪琪,他去上班了,阿姨带着你在家里好么。你想要吃什么,阿姨都会做。”

既然方敬亭将她送到这里,就是相信我能够照顾好她。

换句话说,这也是他给我的一个机会。

方敬亭那种优秀的男人,别说不找小三了,就是公开的找女人,我想如同飞蛾扑火般上前的女人肯定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要能够长久的留在他身边,只有从别的方面下手。

琪琪,就是个很好的跳板。

只要能够让琪琪喜欢我,方敬亭肯定就不会忘记我的存在。对他来说或许什么样的女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足够省心,并且能够给他帮助。

所以,我要讨好她。

孩子都是容易认可一个人的,只要我能够用功夫,用心,她肯定能够接受我的存在。

“我要找爸爸。”

可惜,琪琪对我的讨好根本就不领情,她只是冷淡的说道。看着我僵硬的脸色,露出无所谓的状态来。

“她们说了,只要你嫁给了爸爸做我后妈,那就肯定会对我不好了。所以你别装了,赶紧带我去找爸爸。”

琪琪接下来的话让我彻底的留在了原地,望着年纪不大的她满脸冰冷的说着这样的话,我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扎了一刀。

是了,我是什么东西。

在方敬亭身边肯定有别的女人存在,但能够若我这般被他认可并且捧在手心里圈养起来的,肯定没有。

她们都想取代我的位置,所以会对琪琪说很多不好听的话。

人言可畏,三人成虎。

即使是我的心底本意是好的,但在那么多人的谗言下,想来琪琪已经先入为主的对我有了不好的印象。

所以,哪怕是我现在对她再好,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感激,反而是认为理所当然。

既如此,我又何必费力气?

想到这里,我冷静的蹲下来,让琪琪能够直视着我的眼睛,“琪琪,你说的不对,那是想要成为你后妈的人才会做的事。”

“但我还没有那么傻,我也没有那个资格,懂吗?”

说完,我站起身来,用刚才琪琪对我说话的那种口气,冰冷的看着她,“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不想吃就算了,我将你送到你爸爸那里。”

如此冰冷的态度让琪琪反而是没有了主意,她看着我走下去的身影,终归是跟了上来。

琪琪的早餐很好准备,不过是一杯牛奶两片草莓果酱面包罢了。

她吃饭的过程相当安静,也没有再对我为难什么。看来这个孩子并不是无理取闹的那种类型,不过是长期的孤独让她变得自闭。

从小没有了母亲,唯一的父亲还是冷冰冰的状态。或许不管是谁,都会变得这样偏激吧。

想到这里,我终归是有点理解了琪琪。安静的等着她吃完,便给方敬亭去了信息。

还好,方敬亭并没有表示什么,只同意了让她过来。

司机将我们送到方敬亭公司里的时候,他正在开会。告诉我和琪琪在他自己的办公室等他,就匆忙的挂了电话。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

“太太,您和小姐这边请。”

保安很是尽职尽责的在前面带路,他的称呼让我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保安看起来也不过是和我差不多的年纪,若是没有方敬亭这个身份做支撑,我想我不过是个连他正眼都看不上的妹妹罢了。

方敬亭的办公室看起来很是华贵大方,但却没有什么装饰品。整个办公室都用黑色和白色装饰,华贵中带着点严肃的压抑。

我带着琪琪很安静的在沙发上坐下,等着方敬亭开会回来。我知道男人都不喜欢让女人在办公室里胡闹,毕竟他们的面子更加重要。

识时务者为俊杰。

时间久到有些许的无聊,琪琪靠在我的胳膊上昏昏欲睡。其实她应该是想要靠在沙发上的,但是毕竟年龄太小了无法控制自己疲倦的身体。

“你回来了。”

就在这时,方敬亭推门进来。我看到他之后立刻起身轻声问道,但接下来的话却是都压回到了肚子里去。

在他的身后,还有着另外一个男人。

这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细长的眼眸里时刻闪烁着冰冷的光。那是只有上位者俯瞰的光芒,有着放肆的凛冽。

他一身黑色的西服,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眸子中的不屑和敷衍。方敬亭只是压抑着坐下,但还不忘对他挥手示意。

“方总,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我和琪琪,直接了当的说道。我看到方敬亭眼睛里有种恼火的光芒,或许他是在责怪男人不知道避讳我的存在。

我很理解的揽着琪琪想要起身离开,毕竟我不想让方敬亭在之后将怒气都撒到我的身上。但当我刚一动作,男人却是开口说话了。

“这个女人是方太太吧,既然如此,就不用回避了。”

他这一开口,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揽着琪琪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的场面。

这个男人,就连方敬亭都对他有所忌惮,我不确定违背了他的话走了之后,方敬亭会不会遇到麻烦。

对于斗兽场里的这些男人,我还是心机太嫩。

曾经乔姐对我说过男人的心机,她说不管是多么心机深沉的女人,在面对真正斗兽场里男人的时候,都会输的一败涂地。

感情,财产,地位,名声,男人们用尽一切能够武装自己的东西,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在这里没有人情,只有争斗。

第二十章你去陪陪他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方敬亭会这样选择。

看到我和琪琪站在那里的尴尬,他并没有如同过去那般为我解开难关,反倒是自己起身,将眸光投向了我。

“你先将琪琪送到外面保安手里,然后再进来找我。”

方敬亭的眸光很冷,空气中仿佛有着不能言说的压力。琪琪乖巧的躲在我身后,一点点的向着门口挪动着自己的脚步。

我看到她那很是胆怯的眸光,我的心也砰砰直跳。

这样的方敬亭,似乎太过冷冽了点。那种严肃的态度,有种让我和琪琪感到身不由己。

等到将琪琪送到门外,还来不及喘口气轻松一下,我就再次回到了办公室中。方敬亭和男人还在对视着,仿佛他们才是失散多年的情人。

原谅我脑海中荒诞的念头,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压抑住转身就跑的胆怯。

“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张熳悢先生,你叫他张先生就可以了。”

我刚进门,方敬亭就对我淡然的说道。他介绍着男人的样子那么的随意,仿佛两人不过是多年的朋友。

但,我能够很敏锐的感触到他身体的紧绷。

这种异样的紧绷只有在他面对真正有压力的人或者事物的时候才会展现,其他时候,他都是淡然的无所畏惧的男人。

可是,那种细微的不易察觉的颤抖,还有那种故意装作轻松的模样,我却是感觉到异样的熟悉。

对了,那天晚上那个男人!

脑海中突兀的想到了任宇凡,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争执和胡闹。当时方敬亭看着汽车中坐着的男人,身体便如出一辙的紧绷。

难道,是他?

那个神秘的男人,在汽车中让我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眼神。那种本该是无尽柔美的狭长眼眸中却是有着冰冷的光,这种诡异但却融合到一起的感觉我永生难忘。

“这位是我的太太,乔瑾萱。”

方敬亭继续介绍的声音响起,我陡然回神。

“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新任乔太太,久仰了。”

张熳悢笑着转身和我握手,却是对我的手掌一沾即退,没有丝毫的过分和留恋。我状若无事的微笑,退回到了沙发上。但心中,却是有着惊涛骇浪。

果然是他!

那个神秘的男人,眼神冷冽如刀子,在汽车中便让方敬亭那么的紧张。

而现在,却是如同好友般,出现在了方敬亭的办公室中。

他到底是谁,有着什么样的权力和背景,为什么就连方敬亭看样子都对他很忌惮?

我并没有再想下去,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方敬亭已经和张熳悢坐在沙发上,毫无顾忌的在那里谈笑风生。

两人之间的功夫茶还袅袅的冒着热气,仿佛他们对面的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清幽的香气带走了敌对,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

奇异的违和感在我身体周围弥漫,我有些紧张的揪住了自己的衣角,慢慢的开始揉搓。

“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方总对我所提的建议有什么看法?”

就在这时,张熳悢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办公室,我更加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他们就要开始谈论正事,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有继续听下去的权利。

方敬亭不紧不慢的将眼前的功夫茶斟满,眼神和注意力都在茶盅那小小的一抹翠绿上。

仿佛对他来说,在这个天地间,只有着一抹能够让他留恋的东西。

“再说,还未曾考虑好。”

“嗯,茶不错。”

听到方敬亭那模棱两可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张熳悢并没有任何生气发怒的表现。他仿佛根本就不在意方敬亭的回答,只是随口一说。

我想这种眸光有着格外冷冽的男人,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他的眸子里有着寒冰冷芒,毫不介意在人前展示。如他这般将刀子露在外面的男人,身后的势力定是足够他肆无忌惮。

两人之间的气氛陡然变得奇异了起来,可是却沉默的可怕。

偌大的办公室之中,只有两人品茗的香气和味道。还有的,就是方敬亭偶尔抬眸看向张熳悢那并不平静的眼眸。

他是在等着什么?

这种诡异的眼神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方敬亭突兀的将眸子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小乔,你陪着张先生在这里呆会,好好儿的招待他,我出去拿个文件。”

方敬亭说完,起身就大跨步的向着办公室门口走去。我有些不安的起身,想要拦住他,但声音却是完全的卡在了喉咙中。

一直以来,方敬亭对我的吩咐我都会不留余力的去做,哪怕是他在深更半夜告诉我想要吃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我也会立刻从床上爬起。

可是,这个命令,我却是有些茫然了。

“敬亭,你多久回来?”

看到方敬亭马上就要跨出办公室房门的脚步,我不由得还是开了口。这声呼唤很成功的将他留下,可也不过是僵硬的原地转头看我。

“很快的,你就先照顾着张先生吧,不要怠慢了他。”

方敬亭敷衍的说了句,便匆忙的走了。我看着他逐渐消失在走廊中的身影,胸口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塞住。

他,让我去招待张熳悢?

圈子中的女人招待男人,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钱,一种是性。

钱,那是有钱的女人才能够玩的东西,比如乔姐,比如没被人甩掉的姚晶。她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找男人来享受,一样的消费,掏得起钱就是上帝。

而另一样,就是靠着性。

圈子中的女人虽说跟了金主,就会逐渐的只和金主一个人上床。但是在暗地里和闪光灯后面,我想大家都了解我们的私下里功用。

珠光宝气的玩物,是我们最贴切的称呼。

让我去招待张熳悢先生,我想我的招待他不会不懂是什么含义。可方敬亭还是走了,放下我一个人走了。

或许,他说的只是最普通的字面意思,替他看着点这个男人,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我转头准备招呼张熳悢,但却陡然被他吓了一跳。

第二十一章屈辱

张熳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我的身后。

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冰冷的眸子里有着我不能忽视的冷淡,但却和我是那样暧昧的距离。

抽动了下鼻子,我嗅到了他身上那好闻的古龙香水味道。

“张先生,您这是?”

心脏不由自主的跳动速度加快,除了方敬亭,这两年来我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男人。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太过的危险和暧昧。

张熳悢其实很帅气,不过不是那种张扬的帅。

他的眉梢眼角都是冷冽的冰,让你看上一眼都觉得周围的空气温度降低。但他的面容偏偏是好看的,仿若刀削混若天成。

站在他的身边,有种与生俱来的自由和凛冽。

这个男人是洒脱的吧,他的生活必定是自由到无以复加。我突兀的有些羡慕那种可以在阳光下放肆大笑的感觉,可以不用压抑自己的放松感。

“我身上有什么磁铁么,让乔太太看的入迷?”

他的声音如小刀子般传入了我的耳朵,毫无怜悯的在我的耳膜上刮来刮去。那种生疼的感觉让我骤然停止了动作,有些愣神。

我呆滞的反应,必定是笨手笨脚到了极点。

他突然大笑起来,望着我的样子有些好玩,自顾自的在沙发上坐下,手中还举着刚才方敬亭给他的功夫茶。

“乔太太,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想来你是他的二太太吧。”

我点点头,很平静的等着他继续说下去。这在圈子中是完全公开的信息,以他的地位知道也不足为奇。

方敬亭都这么顾忌的男人,我怎么能够掉以轻心。

“二太太,说的好听点是太太,说的不好听点就是包养的情人。刚才方总的话你也听到了,他让你好好招待我。”

看到我没有否认,张熳悢可能是觉得十分有趣。

他慢慢的喝了口茶水,看着我平静的说道。眸中有着那种凛冽的光,我突然有些不敢接受的低头。

这是事实,我无法否认的事实。

“好好招待我,就要用尽你的浑身解数。女人讨好男人的方式只有那一种,亘古以来没有变化。你要不要考虑下呢,乔,太,太?”

叫乔太太三个字的时候,他故意咬文嚼字的样子让我觉得十分可怕。那种冰冷的感觉,有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危险。

仿佛是独身处在茂密的森林中,被一条阴森中的毒蛇悄然盯上。

它不会要你的命,但却能够偷偷的带走你最看重的东西。隐藏在暗中一动不动,只等着什么时候能够突兀的对你发起致命攻击。

这种毒蛇,可怕到令人发指。

或许是我的不动弹让他感到有趣,望着我那僵硬的身体,他索性放下了杯子打算站起身来拉住我的手。

“乔瑾萱,好名字。听说圈子中有大小乔的称号,今天见了也算是不辱没了。”

“怎么,你不要和我尝试下那登上云霄的快感么?”

男人的呼吸声和灼热的感觉越来越压抑,那是想要放纵的前兆,也是女人堕落的深渊。

我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掌,静静的看着他。虽然很想对着他的脸来一巴掌,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他是方敬亭的贵客,也是方敬亭嘱咐我要招待好他,我不能动手。

想到这里,我转身和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对不起,张先生,我想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我可以帮您将敬亭叫回来。”

我的拒绝让他感到更加好奇,我想他肯定是觉得我不识好歹。他的脸色逐渐冷了下去,可眸中的光芒却是更加的明亮。

“你不愿意?”

他的声音在背后回荡,我没有回头。办公室的门近在咫尺,我想我很快就可以摆脱这个烦人的男人。

他的眼中,只有我的肉体。

我知道在男人的眸中,我们这些姐妹们根本就是桃色交易。他们并不在乎能够从我们身上得到多少的东西,快感是唯一的重点。

如果能够将他们伺候好了,他们愿意付出更多来换取这种激情。

可是,我们算什么?

方敬亭是我的金主,哪怕是最低等的狗,也知道护主和忠心不二。

我是圈子中的女人,我做这个行业是为了钱和稳定的生活。我也做过白日梦,想要成为方敬亭的妻子,永远享受这种有钱太太的安逸。

但,我知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我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还是不会丢弃。

“张先生请自重,我帮您将敬亭给叫回来。”

我的话刚落下,张熳悢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的动作很快,我并没有来得及反抗。

男人的力道很大,握住我的部分几乎要将我给揉碎。那种生吞活剥的眼神,让我看到就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可是方敬亭的办公室,我们的位置就在房间门口。就算是我被他收拾了,短时间内我想我还是能够叫人的。

“女人,你很好,你拒绝了我的要求。”

张熳悢慢慢的说道,有种危险的气息在他的眸中聚集。我想他身为高位者,或许真的很少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思。

“你记住,不管你是谁的女人,我张熳悢想上的,没有不能得到!”

他突然有些烦躁,一把抓住我的领口低声的吼道。我有些发愣的看着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我的身体都在颤抖,整个人都有种爆发的感觉。但张熳悢狠狠地抓着我的手,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反抗。

为什么,方敬亭将我留在这里,就该想到这个场面的发生。他为什么还不出现,还不来帮我!

“你还在等你的方敬亭么?”

看到我扭转着脑袋,不安的四下张望着,尽量减少我和他的身体接触,张熳悢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掌,轻声问道。

“他不会来了,当他将你交给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这样的结局。”

男人的气息在我的周围奔腾,火热的感觉就要将我整个人都给埋葬,我甚至感觉到一双大手,隔着贴身内衣用力抓着我的柔软,羞耻得变换成各种模样……

敬亭,敬亭,你在哪里,我之于你真是如此不堪、如此下贱、如此得不值一提吗?泪水模糊了我的眼。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祸水红颜,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