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赢擎苍辛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赢擎苍辛晴小说结局免费看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5-10 18:54:02

赢擎苍辛晴小说叫做《独家婚宠》,又名《萌娃无敌:合约妖妻哪里跑》,这里提供赢擎苍辛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辛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说自己被卖了,现在是被人包养的? “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张宓见不得她这个样子。 “我们怎么帮你。“施芊芊永远是最冷静的那一个。 辛晴看着她,半饷说了句:“你们相信我吗?” 两个人点了点头,辛晴笑了笑:“我是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我母亲去世前将我托付给他的。”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和赢擎苍的关系,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了。

精彩章节:

“辛晴!”张宓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走开,都围着看什么?” 周围的人听了辛晴的话,都露出惊讶又明白的表情,原来是小三带着女儿上位的把戏,不过没想到辛语蝶竟然是私生女。尤其是很多女同学,马上就站在辛晴这边,开始纷纷指责辛语蝶。 辛语蝶慌了,她没想到辛晴敢直接把这些当众说出来,辛晴冷笑的看着她,原本自己是不想说的,可反正都是泼脏水,那就比比谁比谁脏! 张宓和施芊芊走到辛晴身边:“你没事吧?” 辛晴正想开口,辛语蝶却哭着喊道:“就算我们错了,你也不能自甘堕落住到外面去,你知道爸爸有多担心吗?” 还来?辛晴怒了,上前一步死死盯着辛语蝶:“你们一家人住着我妈妈留下的房子,我赶不走你们,我自己走还不行吗?难道要我看着你们一家三口秀恩爱?谁说住到外面就算自甘堕落?我妈留给我的不止一套房子,你们要住就住吧,但请你不要在来骚扰我。” 辛语蝶后退了两步,她没想到辛晴是这样的,之前调查回来的资料不都说她性格温顺内向吗?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我们走。”辛晴拉着两个好友转身离开,临走时,张宓坏笑着扭头对杜泽凯说:“你之前不是和辛晴表白吗,现在我替她回答你,你这种瞎眼烂心的人配不上她,以后离她远点。” 辛晴红着眼坐在宿舍里,施芊芊递给她一杯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住谁家?别人不知道,她们是知道的,辛晴妈妈哪里有留下什么房子给她。 “我……”辛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说自己被卖了,现在是被人包养的? “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张宓见不得她这个样子。 “我们怎么帮你。“施芊芊永远是最冷静的那一个。 辛晴看着她,半饷说了句:“你们相信我吗?” 两个人点了点头,辛晴笑了笑:“我是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我母亲去世前将我托付给他的。”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和赢擎苍的关系,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了。 “哦!怪不得。”张宓瞪了她一眼,“干嘛不早说,害我们白担心。” 施芊芊盯着她:“就这样?” 辛晴让自己尽量放松,然后笑着说:“嗯,不然还怎么样,昨天他来接我的时候被杜泽凯看到了。” “那个渣男你以后离他远点,幸亏当初没答应他的表白。”张宓愤愤的说。 施芊芊皱着眉头,有些担心:“那个辛语蝶才是关键,她就是要让你在学校抬不起头,逼你离开。” 一听到辛语蝶的名字,辛晴的目光又冷了下来:“没错,那我们就看看谁会是离开的那一个!” “不许一个人!”张宓戳了戳她的脑门。 施芊芊点点头:“有需要的地方一定要开口。” 辛晴笑着抱住来两个好友:“嗯!” 辛晴这个时候的遭遇,赢擎苍是完全不知道的,他正沉着脸接他父亲的电话。

“你背上的图腾纹身有变化吗?”赢皓在电话那边问。 “没有。”赢擎苍很讨厌这个话题。 “没有?”赢皓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你是怎么和她上床的?” 赢擎苍冷哼了一声反问:“这种事情当爸的要和儿子讨论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我不是和你讨论怎么和女人上床,按祖训记载,你们结合后,背后的图腾会更清楚,颜色更鲜活。” 赢皓顿了顿:“你确定没变化?” “我每天洗澡都能看见,变没变我知道。”赢擎苍讽刺道,“早说了这种东西是无稽之谈,只有你们才当圣旨似的。” 自打赢擎苍知道赢家有这么个祖训时,就嗤之以鼻,这么不科学的东西自己的父亲竟然相信。 “还有一个星期就月圆了,我在去研究研究祖训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赢皓没理他的抱怨,挂了电话。 “少爷。”阿澈走进来。 “说。” “辛晴小姐那边出了点问题。” …… 施芊芊原本想让辛晴请个假等流言过了再上学。辛晴拒绝了,她必须要自己坚持,因为没有人替她勇敢。晚上回家,在家门口发现马路对面有一团影子。 福伯跑去抱着一团东西回来,辛晴一看,竟然是只小狗。 “看样子还没出满月,而且受伤了。”福伯问她,“要留下吗?” 辛晴有些惊喜:“可以养吗?他会同意吗?” “少爷不会管这种小事的,就怕太小了活不了。” 辛晴很高兴,小心的抱过小狗进了屋,福伯帮她把小狗受伤的腿包扎好,将小狗放在自己床头,拿针管喂它喝奶,小狗前腿受了伤,很难支撑身体,可闻到奶味,便哼哼着四下寻找,努力的扬起头。 看着大口吸奶的小狗,感觉到小家伙强烈的求生意志,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遭遇算什么,尤其是之前竟然还想一死了之,太没用了。母亲辛苦帮她安排的退路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她要活下去,并且让辛家那些人付出代价。赢擎苍是她唯一的救赎,哪怕他讨厌自己,将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压在脚下。但是,她也必须依附他活下去。 辛晴笑了,这是母亲去世以来,她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 她将吃饱的小狗举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小东西,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门外,赢擎苍目光幽黯的注视着房里少女的笑颜,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辛晴笑,那么炫目,可惜不是对自己笑的,这么一想,他觉得那笑容有些刺眼。 福伯悄悄来到他身后:少爷,老爷的电话。” 赢擎苍挂断电话,目光冰冷。 “你一定是恩爱的时候完全没考虑她的感受,列行公事的让自己交代了就完事了是不是?” 父亲的话回想在耳边。 “我告诉你那样不行,你必须要让她也高潮,听到了没,要高潮才算管用!” 让女人高潮?赢擎苍皱着眉,第一反应是恶心,但是又一想,如果是辛晴的话……他好像可以试试。不过,要怎么做?他想起沈公子的伎俩。 “春药这种东西,就是让女人欲仙欲死的!” 赢擎苍无视了损友的意见,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不屑用,也没有理由用。 晚上又是月圆夜,他带着纠结的心情回了家,却看到辛晴一个人站在高高的书柜上又唱又跳,福伯和田阿姨在下面担心她摔下来。 “这是在干什么?”赢擎苍的声音惊动了辛晴,她抬起头看了看,然后带着委屈的神情喊了句:“禽兽回来了!”赢擎苍刚要开口,就看到她晃了晃,一头栽了下来。 忍着要将怀里的人丢出去的心情,赢擎苍将辛晴扔到她床上,辛晴滚了两圈,喝醉酒的脸上泛着红晕,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异常诱人。赢擎苍忍不住摸了上去,辛晴眯了眯眼,看了看他。 “呵呵呵!你是谁啊?你长的真好看!不要晃嘛,让我看清楚。”一抬手,她将赢擎苍拉到自己身上,那双像是含着水的眼睛彻底蛊惑了他。 “咦!你的手在干什么?”

“嘻嘻嘻!你一定不是赢擎苍,那个变态才不会这么温柔……” 赢擎苍脸黑了,他的眼中笼罩着一片黑色,从来不知道女人可以这么美。少女红唇微张,眼角还挂着滴眼泪,他忍不住伸手去摩挲那粉红的唇瓣。 窗外的月光撒进来,等一切结束时,赢擎苍看着昏过去的辛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的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逃了…… 将满屋的狼藉和辛晴丢下,就那么跑回自己的房间,他却不知自己犯了多严重的错误,喝醉酒的辛晴被他丢下,连被子都没给盖,后半夜气温慢慢变凉,睡在潮湿床上的辛晴开始浑身发热,身体不停的颤抖。 这些赢擎苍都不知道,他彻夜未眠直到清晨才浅睡了一下,早上下楼去吃早餐,看到辛晴还没下来,又想起昨天的缠绵,有些不自在的让田阿姨去楼上叫人,不料田阿姨却跑下来惊慌的说。 “少爷,小姐不对劲。” 赢擎苍的身体比他的脑子更快做出反应,等他意识到时,已经站在床边,心被狠狠的被敲了一下,辛晴身上到处是昨夜他留下的痕迹,脸上惨白一片,眉头死死的皱着,整个人悄无声息。 “辛……晴?”这是赢擎苍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可惜辛晴却听不到。 冷静下来的赢擎苍拿毛毯将辛晴包好,田阿姨已经将床收拾干净,躺在被子里的辛晴露在外面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要不是她还在急促的呼吸,赢擎苍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少爷,我已经打电话给李医生,他马上带人过来。”福伯站在门口说。 赢擎苍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目光突然冰冷下来,走到门口拨通了沈少爷的电话。 赢家的私人医生看到辛晴时,满脸震惊,检查完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和赢擎苍说。 “说。” “过度的饮酒之后,又不知道做了什么剧烈的运动……”李医生看了赢擎苍一眼,接着说:又着了凉,高烧引发了肺炎。” “送医院。”赢擎苍站起来。 李医生连忙拦住他:“肺炎去了医院也是输液,她现在这个样子尽量不要移动,先把烧退了再说。”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问:“保证没事?” “只要能退烧,就没事。”李医生保证。 “少爷,沈公子来了。” “让他在楼下等着,我马上下去。”赢擎苍走到床边,护士正在给辛晴的额头和手背上药,他抿了抿嘴转身下楼了。 沈公子吊儿郎当的斜靠在沙发上,看到黑着脸的赢擎苍以为他是欲求不满:“昨天晚上没爽到?” “发烧,肺炎。”赢擎苍没好气的说。 沈公子惊讶道:“我给你的药没这些后遗症啊?” “我没用药。”赢擎苍口气不好,“她昨天喝醉了。” 沈公子啧啧:“禽兽,乘人之危。” 赢擎苍冷冷看着他,想着要不要把人丢出去,冷眼看着他:“你什么意思。”他以为自己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沈公子看着他。 赢擎苍不吭声,如果他昨天留下来,那么就会发现辛晴不对劲,就不会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种从没有过的感觉,让赢擎苍很烦躁,他挥挥手:“行了行了,你走吧。” 你就作吧,总有你后悔的时候!沈公子吹着口哨走了。 赢擎苍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半天,这才起身准备去公司,福伯送他到门口,看到他纠结的样子笑着说:“少爷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小姐的!” 赢擎苍闷嗯了一声,坐车走了。 辛晴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又黑了,她晃了晃脑袋。 “好痛……”声音嘶哑,喉咙一阵干紧。 李医生一直守在旁边,见辛晴醒了,又做了个检查,留下药,嘱咐田阿姨如果半夜辛晴发烧就给她吃,明天会给她接着输液。 辛晴浑身没力气,勉强喝了碗粥,福伯将乐乐给她抱来,辛晴搂着小狗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晚上赢擎苍打电话回来,福伯汇报了情况,问他要不要和辛晴说话。 “我和她有什么说的?”赢擎苍语气不好的挂了电话,他觉得自己的情况不比辛晴好,只要一听到她的名字就浑身不舒服。 第二天上午,医生再来给辛晴输液时,她彻底的清醒了。得知自己是因为着凉变成这个样子的,暗自在心里咒骂赢擎苍,每一次她觉得这个人不错的时候,他就会让自己陷入尴尬和痛苦的境地。 又想到昨晚自己在他身下的样子,恨不得一头撞死,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躺在床上输液,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辛晴突然被一条新闻吸引住。 “世界顶级珠宝品牌CK,将在明年举办一次设计师选拔赛,由各区域直营店在圣诞节选送,之后在总部进行决赛。得胜者将成为CK新一代的设计师。” 辛晴的眼睛盯着电视,一眨不眨的,在看到S市有分赛场之后才松了口气。她一定要去参加,如果可以胜出,说不定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拿回母亲的公司,还能把之前赢擎苍买自己的钱还给他。 晚上,辛晴睡着后,赢擎苍又打电话来问情况,福伯好心劝他,让他自己回来看看,赢擎苍却一副傲娇的语气说。 “我为什么要去看她?她是我买的,我把怎么样都可以,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挂了电话,赢擎苍抽了支烟。他很少抽烟,只有在特别烦躁的时候才偶尔抽一根,点着后发现自己竟然在烦躁,烦躁的对象还是辛晴,又狠狠的掐灭掉。 第三天辛晴的烧完全退了,但还得输液,肺炎没那么快好。上午她接到张宓的电话,关心的问她怎么样了,还抱怨她竟然和老师直接请假,没告诉她们。 “辛晴,把你现在的地址告诉我们,我们明天去看你!” 辛晴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赢擎苍愿不愿意自己的朋友来这里,想了想说:“等下我把地址发你。”中午下楼吃饭的时候,她问福伯自己的朋友能不能来玩,福伯却让她自己给赢擎苍打电话。 辛晴不想和他说话,挣扎了半天还是发了个短信过去问。 赢擎苍正在听部门主管汇报,收到短信点开一看。 “我是辛晴,不好意思打搅你工作,我的舍友想来看看我,方不方便?” 赢擎苍皱着眉想着如何回复,最后决定还是就说可以,可当他准备打字时,却发现自己不会发短信,的确,他赢擎苍什么时候需要发短信给别人? 正在下面汇报工作的那个主管开始冒冷汗,他明显发现总裁的脸越来越黑了,正吓的半死,就听到冷冷的声音说。 “休息三分钟。”然后十几个主管就看着赢擎苍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手机响时辛晴吓了一跳,上面显示的是赢擎苍的号码,她哆哆嗦嗦按了接听键。 “你……你好。” 赢擎苍的声音传过来:“可以。”然后就是滴滴的忙音。 这是同意的意思?辛晴反应了半天才明白。 把地址发给张宓,辛晴又去花园逗乐乐玩,下午头又开始痛,睡醒之后已经是晚上。不用问,赢擎苍还是没回来,这个时候辛晴绝对想不到他正和谁在一块。 “赢总,久仰大名,今晚能在这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辛鹏飞端着杯酒殷勤的站在赢擎苍旁边。 赢擎苍看都没看他,今天这场慈善晚宴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公司捐出一块地来做孤儿院,他才不会来。 “鄙人姓辛,叫辛鹏飞。”辛鹏飞不在乎赢擎苍的态度,只要今天能让他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就行。 没想到赢擎苍竟然看着他说了句:“你就是辛鹏飞?” “哎呀,没想到赢总竟然知道我!”辛鹏飞非常惊喜,赶紧说,“我的公司刚刚涉足地产界,还希望赢总您多多提点。” 赢擎苍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我会好好提点你的。” 辛鹏飞楞了下,还想要说什么,赢擎苍却转身离开了,一直到晚宴结束回到家辛鹏飞都在琢磨赢擎苍的意思。 赵佳丽看到他回来温柔的依上去,又提起辛晴的去向,辛鹏飞不耐烦的说:“你老盯着那丫头做什么?你现在已经是辛太太了,不要像个小市民一样小气。 辛语蝶赶紧对她妈使了个眼色,给辛鹏飞端了杯茶,语气温柔的说:“爸,妈是担心万一她跟了什么不得了的人,会不会对我们有影响。” 辛鹏飞对辛语蝶一向态度都不错,这个女儿以后可是要用来商业联姻的:“不可能,照我说,她一定是被黄老板那些人给玩坏了,你不是说她这两天都没上学吗?“ “你不用操这个心,最近不要乱跑,少和你哥去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下个月有场宴会,S市有脸面的人都会出席,到时候我带你去。” “是,女儿明白了!” 当张宓施芊芊和林小羽站在赢擎苍的别墅前面时,三个人都怀疑是不是走错了。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萌娃无敌:合约妖妻哪里跑,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萌娃无敌:合约妖妻哪里跑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