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白璟萧墨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萧墨瀚白璟小说权倾天下之天命帝妃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5-10 12:36:37

白璟萧墨瀚小说《权倾天下之天命帝妃》,提供萧墨瀚白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白璟回房后,便专心在房间里捣弄药材,现在她一天不炼炼药,不钻研钻研药方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炼到天都已经黑时,金陵端着饭菜走进来,见白璟依旧未停,她赶紧拿走了她手中的药棍。

精彩章节

“本王说不许跟着就不许跟着。”萧墨瀚脸上全是严霜。

白璟真是怕了他了:“好了好了,我怕了您了行了吧,我退后,我退后。”

说着,她从原地退了五大步,与他拉开距离。

他最后瞅了她一眼,举步朝大殿行去。

白璟抽了抽嘴角,一个人石化在殿外。

可是,当萧墨瀚前脚刚迈进去,她就贼贼一笑,跟着溜了进去,让她在殿外罚站?没门儿。#_#

清和宫里一片漆黑,现在这个时刻静妃和严嬷嬷早就睡了,宫里大部分灯盏已经熄灭,白璟进去后,竟然一时找不到了方向。

她要住在哪个屋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

“萧墨瀚!萧墨瀚你在哪儿?萧墨瀚!”她叫了起来。

突然,右前方的寝殿里传来声音:“不要叫了,小心吵醒母后睡觉。”

是萧墨瀚,白璟脸上染上一丝欣喜:“可我现在没地方睡,不叫你叫谁啊?”

“进来。”安静了很久,寝殿里才再次响起声音。

“唉,好嘞!”她呵呵地笑起来,奸计得逞,于是屁颠儿屁颠儿往那个寝殿跑去。

寝殿里乌漆麻黑的,萧墨瀚并没有点灯,白璟进去后,闭着眼到处瞎摸,最后竟然摸到了一个不明物体,嗷!她吓了一跳,蹭一下跳到了三步开外,把桌上的杯盏都打翻了。

黑暗中,萧墨瀚黑了黑脸:“本王有这么让你害怕吗?”

“大皇子,原来是你?吓死我了。”原来刚刚摸到的是萧墨瀚。

他不再理她,往床榻边走去,白璟不知好歹地跟了上去:“大皇子,你说我今日睡哪……”

话还没说完,她就绊到了萧墨瀚的脚,突然向地面摔去,即将要摔个狗啃泥的时候,他突然捞起她的身子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你瞎跑什么?再乱动本王直接把你扔出去,让你在外面睡一个晚上!”

可是,这一抱却不得了了,白璟的胸竟直接贴在了他的胸口上,氛围一瞬间变得尴尬。

萧墨瀚感到那两抹柔软,身体突然起了反应,接下来想指责的话竟被生生咽了回去。

她感觉到他的异样,脸立即浮现出一丝红晕,不敢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白璟动了动:“大皇子,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他道:“你平常都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样子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大皇子妃,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赫宁王府的颜面,倘若让外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外人会怎么看待本王?”

白璟垂了垂首,老实认错:“大皇子,我错了。”

见此,萧墨瀚总算愿意放过她,环在她腰上的手突然一松,让她整个人直接跌在了地上。

“啊!”白璟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呼起来。

他不再理她,往床榻边走去。

昏暗中她看见他在脱鞋袜,她问:“大皇子,我今晚应该睡在哪里?”

“地上。”他言简意赅地说。

“什么?这样不好吧?”她郁闷地说。

他缓缓抬起头,用质问的口气说:“怎么,你想和本王睡一张床?”

白璟吓得一个哆嗦,立即摆手:“不不不,不敢!”

“那就好,睡觉!”

可怜的白璟,最后只能抱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睡觉,秋季的夜晚,非常清冷,薄薄的一床棉被根本不足以抵挡来自地上的寒意,可她没办法,想有地方睡已经很不错了。

今日应付了那么多人事,白璟早已累得浑身发软,脑袋一靠上枕头,就抵挡不住困意地沉沉睡去,半夜,外面突然下起了秋雨,清冷的秋风从殿外灌进来,吹得整个清和宫呜呜作响,遥远的皇寺里传来悠远的钟声,整个世界突然变得萧瑟起来。

白璟已经进入梦乡,但可能是外面的环境太过清冷,她竟做起了噩梦。

梦里,她梦到了死去的外公和舅舅,半年前行刑的那一日她去了,所以外公和舅舅被斩首的场景她看得清清楚楚,万民怒骂,身首异处,血流成河,那是她长那么大看见过的最血腥的场景,也是她经历过的最残忍的事情。

后来,她当场晕倒在刑场上。

再次醒来时,她重新回到了丞相府,可是还来不及修养一会儿,接着就听见她母亲病危的噩耗,得知外公一家死了,母亲的病情急转直下,最后死在了病榻上。

就是那一天,她看见继母袁静静趁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将外公一家斩首的噩耗告诉了母亲,然后让她吐血身亡的。

白璟疯了一样跑进房间,想狠狠扇一巴掌那个恶毒的女人,可是却被眼疾手快的家丁拦了下来,然后让袁静静轻松逃掉。

从那以后她对袁静静恨之入骨,发誓一定会让她死得很难看。

睡梦中的白璟,梦到了十分可怕的往事,半夜她双拳收紧,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小小的抽噎声从嘴中溢出。

本未睡熟的萧墨瀚就在这时听见了她的哭声,好奇地望向地上那抹单薄的身影,拉了拉衣衫坐起来。

这下,他更清晰地听到了她的哭声。

他忍不住蹙起了眉。

萧墨瀚从床上坐了起来,往白璟那边走去,站在她身边时,看见了她脸上大片的泪痕,心突然被什么攒了一下。

他盯着她看了很久,当发现她哭得越来越伤心时,突然抬脚狠狠踹了她一下:“起来!”

白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睡着睡着肩膀突然狠狠一疼,她皱起眉不自觉叫了声:“谁?”

她一下立起,然后就看见萧墨瀚不带一丝温度的脸:“你干什么?”

大半夜的,突然站在她旁边,是想吓死人吗?

萧墨瀚这次竟然没有立即训斥她,过了很久,才道:“大半夜的,吵得人没法睡觉,倘若你不想睡的话,就给本王滚出去!”

白璟莫名其妙,摸了摸自己的脸,惊讶地发现脸上竟然全是泪水,她不会是在梦里哭了吧?

得到这个认知,白璟突然无比难看和窘迫,不想再在这个房间待下去。

“出去就出去!”说着,她就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打算往外走。

“等等!”萧墨瀚却将她叫住。^_^

“还有什么事?”白璟问。

“你在这里,本王出去!”说着,萧墨瀚没等白璟反应,拿上玄色外套,便走出了寝殿。

白璟气得够呛:“什么鬼?”

最后,白璟一个人睡在了寝殿,反正床上没人睡,她干脆裹了萧墨瀚的被子,埋着头睡了过去。

……

第二日,赫宁王府的马车赶回了王府,白璟刚下车,就见金陵冲了过来。#_#

金陵一脸担忧地拉住白璟的手:“小姐,您没事吧?这趟进宫一切可还好。”

瞧她紧张的那个样儿,白璟拍了拍她的脸:“没事儿,没事儿金陵,你小姐我好得很呢,就是皇宫里的饮食不太习惯,我的宝贝儿赶紧给我做点好吃的吧,我都快饿死了!”

金陵立即点点头:“好好,小姐想吃什么金陵都给您做。”

“嗯嗯。”

萧墨瀚从车上下来,见这主仆俩夸张的样子,脸黑了黑。

当萧墨瀚正打算往王府里走的时候,一个青衣的家丁突然从街巷上走了过来,在他身后向萧墨瀚行礼:“大皇子,小的是丞相府的家丁,小的有话要传给大皇子和大皇子妃。”

听到这话,白璟和萧墨瀚同时向声音来处望去,那家丁果然是丞相府的。

白璟道:“什么话要传。”

青衣家丁躬了躬身道:“回大皇子,回二小姐,老爷说在府中备了一场海鲜盛宴,等着后日大皇子和二小姐回去品尝,所以现在提前让小的来通知大皇子和二小姐一声。”

海鲜盛宴?这次那老头子竟然这么花得起本钱,怎么,几日不见,他转性了?还是……知道如今她有了靠山,想与她这个女儿拉近关系?

想了想觉得还是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白如风那个老东西,在官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怎么会不懂得观形势看风向,现在他知道白璟有萧墨瀚这个靠山了,知道自己曾经对这个二女儿极差,想趁这个机会早些弥补。

可是白璟怎么可能给他那个机会?

她内心冷笑一声,表面上却装出十分和气的样子,对家丁道:“好的,我和夫君都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爹,到时候我们定会准时到达。”

家丁见白璟这样说,立即笑起来,点头哈腰道:“唉唉唉,小的知道了,小的这就回去禀告老爷。”

“嗯,回去吧。”

萧墨瀚望着家丁离开的背影,沉着脸道:“本王什么时候说要去了?”

白璟愣了愣:“大皇子不去吗?后日也是归宁的日子唉。”

“本王没兴趣。”说着,他就往王府走。

“等等。”白璟突然将他叫住。

“还有什么事?”

白璟背着手,踱步到萧墨瀚面前,挑挑眉道:“大皇子,您别忘了,夏小姐的病还没治好呢,倘若您后日不愿意和我一同回丞相府,那夏小姐的病,我可就不负责了。”

此话一出,萧墨瀚的脸顿时黑了,这个女人,竟然敢要挟他?他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道:“到时候,你可别给本王闹什么幺蛾子。”

“不会不会,我一定不会的!”白璟赶紧嬉皮笑脸起来:“大皇子,也不是我要故意为难您,主要是啊,现在的我,在丞相府那一众人的眼中,可是赫宁王府受宠的大皇子妃,倘若这归宁都是一个人,那宠妃的可信度可就大大降低了,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连起伙来欺负我的,大皇子也不希望你刚娶进门,娇俏可爱的王妃被别人欺负吧?对吧?”

说着,她还露出不要脸的可爱表情,逗萧墨瀚开心。

“噗!”萧墨瀚竟突然笑起来,因为她胡搅蛮缠的样子。

“唉?你笑了,你笑了是不是代表答应了。”她大笑起来。

“嗯。”他咳了咳,立即恢复平常严肃的表情,心底道,这家伙怎么这么厚脸皮,接着不再理她,大步朝王府内走去。

白璟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得逞的表情。

萧墨瀚往自己的书房走,途中想到白璟昨晚做噩梦抽噎的情景,眉几不可见地一蹙,为什么那个女人明明像是藏了很多秘密的样子,到了白天却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是她藏得太深,还是昨晚的哭泣只是一场错觉,他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算了,他想她干什么?那样的女人值得他在意吗?他推开门,直接走进书房。

……

丞相府。

白薇坐在房间里修剪一株开得正艳的血色海棠,指尖不小心被剪子划伤了她都毫无察觉,只是一脸阴郁地剪着枝叶上的红花,越是艳丽的,她就越是厌恶,只想将那些美丽尽数斩杀。

这时,屋外响起敲门声,袁静静的声音响在门外:“女儿,你在吗?”

是母亲?白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剪子放下,快速地用纱布包扎了一下手指,对外面道:“母亲,您进来吧。”

袁静静推门而入,闻到房间里沉闷的气息时,摆了摆手:“薇薇,你怎么了?这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是不是生病了?”

白薇转而笑起来:“没有,母亲,我只是最近不想出门。”

那日被采花贼绑去的事情对白薇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现在她每日要洗上五次澡,而且需要用大量的花粉擦身体,就是恶心那日采花贼的味道,如今她甚至不敢轻易出门。

那晚,萧陵离的侍卫临川将采花贼斩杀后,她又派了一队人回到原地,将他们的尸体砍了个稀巴烂,就是要让那些不知好歹的东西死无全尸。

“薇薇,想什么呢?你知道吗,后日白璟要回府归宁。”袁静静见自己女儿一直分神,提醒她道。

“什么?后日她要归宁?”一提到白璟,白薇就回过神来,身后的手不自觉握紧。

“是啊。”袁静静眼神变得凌厉:“那个贱丫头又要回来了。”

“母亲可有什么打算?”白薇笑起来,意味不明地对袁静静说。

袁静静笑起来:“母亲此时来就是为了这事,薇薇上次不是说有法子对付那个贱丫头吗?”

她眸光一亮:“母亲是说……”

白璟回房后,便专心在房间里捣弄药材,现在她一天不炼炼药,不钻研钻研药方就会觉得浑身不舒服,炼到天都已经黑时,金陵端着饭菜走进来,见白璟依旧未停,她赶紧拿走了她手中的药棍。

“小姐,您就休息一下成不?照这样下去,您的身体迟早有一天会累垮的。”

白璟无奈地看向金陵:“金陵,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她倔强道:“不管严不严重,小姐你先把这饭菜吃了,然后今天再也不许倒弄这些玩意儿。”

额……既然咱们金陵都发话了,那她还敢不听从吗,白璟只能耸了耸肩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

她吃了一口肥而不腻的红烧肉,竖起大拇指点点头:“不错,不错。”#_#

金陵笑起来:“既然小姐觉得不错就多吃点。”

“嗯。”她又夹了一块到嘴中:“金陵,现在清荷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哦,小姐不说这事我还忘了,刚刚大皇子都告诉我,让我告诉小姐,让您吃完饭后去清荷院继续给夏小姐治病。”

白璟想都没想就点点头:“没问题。”

金陵一愣:“小姐,你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那夏小姐和你非亲非故,而且还是……你何必这么积极啊?”

她放下筷子,拍了拍金陵的肩:“金陵,当你想要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好处的时候,就必须付出点诚意,给夏小姐治病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这却能让我在萧墨瀚面前展露莫大的诚意,你懂吗?”

金陵大悟:“所以小姐,你现在有事情需要大皇子帮忙?”

她抬起头,望了望洛安的某个方向,冷静地说:“是需要他帮大忙。”

……

白璟背着药箱来到清荷院的时候,萧墨瀚早已在那里,那时他正端着燕窝汤,一勺一勺地喂给夏冰兰。

经过上次的治疗,夏冰兰的病情已经稳定了,至少在最近三个月内不会再发病,现在已经能吃些流食。

但她的病属于先天性的顽疾,倘若一直想不出根治的办法,她恐怕真的活不过二十五岁,是以,在治好夏冰兰上,萧墨瀚给白璟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她务必治好夏冰兰。

白璟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亲亲我我的样子,着实有些尴尬,咳嗽几声,让他们注意到她的存在。

果然,两人同时向门口望来。

夏冰兰看见白璟时,见她一身紫衣,发髻简单,基本没什么饰物,于是对萧墨瀚道:“阿瀚,这是你新请来的医女吗?”

萧墨瀚优雅地放下瓷碗,用香巾给她擦了擦嘴:“她是本王新娶进门的那个。”

那个?萧墨瀚没有清清楚楚地介绍她,只是用了“那个”两字来代替,足以见得他对她有多么地不重视,但白璟无所谓,早习惯了。

夏冰兰一听她就是那位王妃,脸上闪过震惊,犹豫了一会儿,就要起来给白璟行礼。

不得不说,这夏冰兰长得挺美的,一举一动间都透着温婉与娴静,吊梢眼,柳叶眉,白皙的皮肤,鹅蛋脸庞,而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忧郁,让任何见到她的男人都能生出一种怜惜与不舍,怪不得能被萧墨瀚那样宠爱。

白璟赶紧道:“不用了,夏小姐,您身上的病还没好呢,要是这样起来伤到身体怎么办?”

于是,白璟跨进了夏冰兰的卧室。

萧墨瀚道:“现在要开始治疗吗?”

她点点头:“是时候了。”

白璟打算坐在夏冰兰的床边给她把脉,可是夏冰兰突然抓住萧墨瀚的手,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意识是她有点怕白璟,不希望萧墨瀚走远。

白璟站在一边,看见夏冰兰这反应,脸上没什么表情。

萧墨瀚赶紧安慰她:“没事的,她的医术很厉害,会好好给你治疗的。”

这下,夏冰兰才愿意白璟给她把脉。

把脉其实只是诊断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然后相应地给她开一些方子,至于针灸倒是不用,因为施针太多对她的身体没好处。

白璟把完脉后,问:“夏小姐,发病那日的前一晚你是不是泡了一整夜的冷水?”

此话一出,夏冰兰的脸色立即变了,心虚地瞅了一眼萧墨瀚,否认道:“没有的事。”

“哦?是吗,可照往常的情况,你不应该会发那么严重的病,黄大夫虽然医术不算高超,但对你的病情还是很了解,他挖空了心思给你开药保养,而且每隔两日都会给你检查病情,照理说,即便不能治好你,也不至于让她病情恶化到那样的地步。”白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

夏冰兰赶紧道:“这我如何能得知?黄大夫没有治好我的病,还让我心疾发作这就是他的失职,怎么能怪到我自己头上?”

白璟见她如此争辩,也不做多言,但心底已经十分清楚,夏冰兰为何会发病。

要知道,她发病的那日正好是白璟和萧墨瀚成亲的日子,在他们洞房的时候,夏冰兰就好巧不巧地病危,这说是巧合都没有信吧?

“好了,你问了那么多到底有没有诊断出结果?不要总是打探些不相干的。”这时,萧墨瀚发话了。

白璟无奈地摇摇头,看向一脸严肃的萧墨瀚:“大皇子,我们可不可以出去说话。”

他看了一眼夏冰兰,点了点头。

“冰兰的病情现在到底怎么样?”萧墨瀚负手而立,望着漆黑的夜空说。

白璟如实答道:“她的病情暂时稳定,至少三个月内不会发病。”

“那三个月之后呢?”他关心地问。

“三个月之后,像上次那晚的危险还是会发生。”

他紧张地抓住她的手:“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大皇子,你抓疼我了,可不可以先放开?”白璟蹙起眉头,抽了一口凉气。

萧墨瀚甩开手:“你现在可以说了。”

“三个月后,除非能找到根治夏小姐心疾的办法,否则,她会一直这样发病下去,情况稍严重的话,性命垂危。”

“什么?!”萧墨瀚震惊,脸色难看到极点,用极冰冷的声音说:“你必须把她给本王治好,否则,本王要了你的命。”

白璟蹙了蹙眉:“大皇子,你这是威胁?”

“本王就威胁你了,难道你有资格反抗?”

简直不可理喻!白璟郁闷,恨不得洒一把痛痒粉在他身上,让他知道什么叫难受的滋味。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权倾天下之天命帝妃,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权倾天下之天命帝妃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