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还要盲目崇拜狼性文化吗? |CBNweekly

摘自公众号:第一财经周刊发布时间:2017-4-21 19:34:30

在硅谷,再没有一个公司比Uber更加追求效率和速度,而不在乎公平公正。而现在,它面临的公司文化危机也许可以作为一个范本。

前天在YouTube上看到了一个视频,视频里,Uber的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大谈如何建立一个公正公平的办公场所,这样别的“不公正”的公司里的那些聪明人就会自愿跑到Uber来。

我大跌眼镜。这是卡兰尼克吗?那个逞凶斗狠从来无视公平公正的卡兰尼克?我特意看了一下是谁发布的这个视频——没错,Uber自己在4月7日这天发布的,而且,将评论给关掉了。

对于我而言,这个视频的巨大反差在于:在硅谷,再没有一个公司比Uber更追求效率和速度,而不在乎公平公正。卡兰尼克是一个毫不掩饰地将狼性挂在嘴上的人。他愿意为高速增长和竞争优势做任何事情。

例如,Uber会违反加州的法规,让没有拿到牌照的无人车直接上路;或者,对于那些写Uber负面新闻的女记者,其高管会威胁说要花高价挖出她的隐私好封住她的嘴;再或者,只要业绩出色,在公司内部施展性骚扰的男高管并不会受到什么处理。

以及,就像上周曝出的,Uber会利用行为心理学的一些技巧,操纵Uber司机的行为,让他们为Uber工作更长时间,即使延长工作时间并不能为他们带来更多收入。

当然,他在公司内部也培养出了一种加班文化,虽然这种加班文化和中国的创业企业比还差了一点。

说实话,这的确让Uber在过去几年里像火箭一样成长,迅速成为独角兽,而且遇到严厉的监管困境时,依然没有停下步伐。它的成长速度成了标杆。

但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证明,这种企业文化有毒,会在某个时刻让独角兽停下,甚至病倒。

我甚至愿意预测,Uber这几个月所经历的,一定会进入商学院的课本,作为公司文化对公司成长影响的一个案例。

一向提倡“狼性”的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说要公平公正。

发生了什么?首先,盈利至上的做法让它正在丢失用户。1月底,当纽约出租车司机因为抵制新的总统移民政策而在肯尼迪机场罢工时,Uber却鸡贼地推出了机场附近的优惠政策。这引发了众怒,越来越多人加入了“删除Uber”运动,仅仅几天之后,就有20万人删除了手机上的Uber。

第二,它只重视KPI,而不重视职场内公平公正的做法,让它正在失去优秀的员工。因为对性骚扰不予处理,Uber内部的女员工已经越来越少;因为变态的考核指标,许多员工在入职第一年就离开了。

Uber高层对司机的态度,也让司机越来越讨厌这家公司,让处理这方面业务的Uber员工觉得情况艰难、无法推进。一些员工抱怨说,卡兰尼克一方面严厉要求员工们在2017年重点改善司机的体验,一方面自己却和司机吵架并被公之于众引起众怒,这简直让他们的工作难上加难。而从Target挖来的汽车共享部门总裁Jeff Jones在3月20日,宣布辞职。他说:“现在很清楚,我职业生涯的领导信念及想法跟在Uber体验及看到的并不一致,所以我不能继续成为这个共乘业务的总裁。”

对卡兰尼克而言,最可怕的是董事会看到这些危机,已经萌生了开除他,或者找个二把手来管住他的念头。后一种做法在大公司里也不是没有,例如埃里克·施密特之于拉里·佩奇,或者桑德伯格之于扎克伯格。但当时佩奇和扎克伯格都还年轻,因为是第一次创业,缺乏管理经验。而卡兰尼克已经年过不惑,是连续创业者和投资人,这种做法对于他而言简直是一种羞辱。

于是就有了我开头说的那个视频。那是在经历了诸多危机与丑闻之后Uber内部的一个活动。活动中,卡兰尼克竭力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改变企业文化的人,一个更加宽容和求同存异的人。

他也做了一些别的事,例如宣布他正在诚意寻找COO,好平衡他自己的管理风格;以及,让董事会的唯一一位女性向外界发出声音,称将会改变企业文化。

如果这一切真的能让Uber改变,这绝对是一个教科书级别的案例,会是一个创始人克服性格弱点、创造出伟大公司的精彩故事。

但即使这一切没发生,企业家、创业者、投资人们也已经可以反省了:你们挂在嘴上的“狼性文化”究竟是什么,会不会对企业成长有害?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徐涛

长驻硅谷的资深科技记者。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

打赏我们

免责申明
第一财经周刊微信公众平台
第一财经周刊微信号:CBNweekly2008
《第一财经周刊》由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出品,专注为公司人群服务,致力于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商业媒体,并与读者一道为创造明亮的商业世界而努力.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