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撞了总裁的车,总裁要她用一辈子赔偿……

摘自公众号:楚楚文学发布时间:2017-4-21 17:55:28

洛雨安司凌墨小说《独宠首席:秘爱心尖妻》,作者火扇,在这里提供洛雨安司凌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司凌墨是商界的王,俯瞰一切,冷酷残忍。洛雨安不小心撞进了他的世界,他危险的气息将她笼罩:“既然闯进来了,就别想逃!”

精彩章节:

第1章:只是需要三十万

洛雨安呆呆地看着,一对男女相拥离去的背影。

那个男人,是与她相恋了三年的男友。

眼泪,湿润了眼眶。

心,早已疼得麻木……

她本以为,徐家伟会是陪伴她一生的那个人。

直到洛家破产那天,她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在徐家伟心中,喜欢的只是她洛家小姐的身份,一转眼,他就勾搭上了另一个有钱女人。

这样的男人,洛雨安再也不想看到。

可今天,她还是主动找到了徐家伟,不是为了复合,而是为了……让徐家伟还钱。

三十万,父亲治病的救命钱。

曾经,她给过徐家伟很多个三十万。

现在要一个回来,不是理所当然吗?

可,徐家伟不仅没有顾念往日的情分,还无情嘲讽,一毛不拔。

无耻男人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

洛雨安整个人一片茫然。

最后的希望没有了。

父亲的医药费怎么办,怎么办……

她一边流泪,一边下意识向前走去。

忽然,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洛雨安本能的向后一退,跌倒在地。

一辆车子,在她面前急刹,车头距离她的身体,只有几十厘米。

“找死啊?”

一个男人黑着脸,从窗户里伸出头来,恶狠狠大骂:“你要是想死去找别的地方,不要拉上别人垫背!”

洛雨安脸色煞白。

这才看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马路中间,差一点就被撞了。

“对不起,对不起!”洛雨安爬起来,走到一边,不停道歉。

那个人骂骂咧咧了几句,这才开车离去。

洛雨安惊魂未定,然后……

她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她知道,这个念头很荒唐。

可是,此时此刻,绝望的她,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想要救出父亲,只能这样了。

洛雨安打起精神,站在马路上,看着一辆辆车从身边通过。

她没有动弹,这些车,都不是她的目标。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几分钟后,她看到一辆白色的豪车开了过来。

这是一辆限量版的宾利,她对车不太了解,但是也明白,至少价值千万。

拥有这辆车子的主人,三十万,肯定是毛毛雨。

洛雨安咬咬牙,就是他了!

猛地,她冲上了公路,朝着宾利车撞了上去。

开车的司机发现了不对劲,赶紧地打转方向,想要躲避。

但是,洛雨安已经一心求撞,怎么可能让他躲避开。

司机慌乱地急刹车停住,而洛雨安只觉得胳膊和腿一阵剧痛。

她尖叫一声,倒在地上。

倒地的一瞬间,心底一阵庆幸。

谢天谢地,还活着,而且不出意外受伤了。

不知道是自己碰瓷的水平好,还是该感谢司机的驾驶技术不错。

车上,是两个男人,除了司机,另外一个坐在后座里。

他一直很冷漠地望着前面,好像在思索什么,似乎对外面发生的状况,一点也不在意。

第2章:是自己撞上来的

男人很年轻,窗外射来的光线,将他精致的五官线条,完美的呈现出来。

而他脸上的冷漠,更把他衬的神秘、高贵,还有魅惑。

司机却吓坏了,回头焦急地解释:“司少,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是这个女人有毛病啊,自己过来撞上的!”

“先看看她有没有事。”

被称作司少的男人,仔细看了看看着地上跌倒的倩影。

墨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诧异。

司机点点头,赶紧地下车,冲向洛雨安。

司机扶起她来,同时松了口气。

可以站起来,看来,也就是皮肉伤而已。

因此,司机不由得抱怨:“小姐,你不要命了吗?刚才怎么回事?”

“送她去医院。”司少也下车了,让司机大为意外。

少爷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司少走到洛雨安面前,冷冽的眸光,上下一扫。

她胳膊和小腿上那片血迹,还是挺惊人的。

“不要!”

失血让洛雨安有些眩晕,听到男人这话,更是有些慌乱。

她可不是为了去医院。

而是要……三十万。

司少皱皱眉头:“你确定不去?”

“不去。”

“你也确定自己真的很好吗?”

男人冷清霸道的声音,来自于洛雨安的头顶,带着让人臣服的压力。

她不由自主地抬眼看他。

他的面目,剑眉星目,俊美如斯,一张脸堪比当下最当红的明星。

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而且,还透着强烈的压迫感。

“你只需要,给我点钱就好。”洛雨安回过神来,艰难开口。

她不由自主地握住粉拳,埋下头,声音有点羞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要用这种方式去赚钱。

司机在一旁冷笑:“果然是个碰瓷的!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然后,他的声音提高了:“不过,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司氏集团?找到我们总裁讹钱,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洛雨安愣了愣神,司家!

司氏集团总裁!

自己不会这么“好运”吧?

她知道他!

他是司凌墨!

或者说,司凌墨这个名字,在这个城市几乎是家喻户晓。

他家的企业,遍布各个领域。

即使自己以前没破产的家庭和他相比,也就是毛毛雨而已。

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就是那个司家的接班人,司凌墨!

“既然如此,司少爷,你是堂堂的大总裁,对于撞了人,你更不会抵赖吧?”

她咬牙继续。

无论他是谁,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你要多少钱?”

司凌墨皱皱眉头,声音冷冷。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再好不过。

即便她是……敲诈。

毕竟她也豁得出去,真受伤了。

“三十万,只要给我三十万,我就离开,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捅进报社,否则外人知道司少涉嫌撞到人,就不太好了……”

洛雨安听到他的口气似乎有缓和,她赶紧说道。

这种越是身价高贵的人,肯定都会更加在乎名誉的。

司凌墨没说话,他死死地盯着她,并朝她走的近了一些。

他浓烈男性气味裹住洛雨安了的呼吸,整个人都僵住了。

司凌墨看着她那紧张的模样,冷冷一笑。

显然,眼前这个女孩,她在做一个赌注。

他忽然就笑了,但声音更加带着几分冷硬。

棱角分明的下巴,朝着她低了低:“是吗?要三十万?三十万而已,我本来可以答应的,可是你刚才的话让我改变主意了,这辈子我最讨厌有人要挟我,你不是要捅进报社吗?那你觉得我听了你这句话后,还会答应吗?”

她一下子崩溃了,后悔的不要不要的:“不是要挟……我真的需要钱……我爸爸现在还在医院里……”

“我不是慈善家。”司凌墨转过头,冷冷地朝着司机怒怒嘴唇,“既然这位小姐坚持不去医院,那我们走。”

“求求你救救我!”

洛雨安看着他们转身要上车,急了,想也没想,她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胳膊。

“洛雨安小姐,你父亲要是知道,一个堂堂的大小姐,即使现在落魄了,但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挣钱,你觉得,他根本不会想着去做什么手术吧?嗯?”

她惊住了,眼神呆呆:“你认识我?”

“当然了,谁不知道你是洛家有名的大家闺秀呢,从来都是名媛风范的。”

他的声音冷冷的,是满满的讽刺。

她不认识他,但是,自己可还是记住她的。

似乎是不久前的一个酒会,她和他都参加了。

她出场的时候,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当时的她,确实明艳照人,和今天,简直是两个人。

当时,他身边的同伴还给他介绍,“她叫洛雨安,不但漂亮,性格也柔顺大方,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

他当时不在意地瞟了她几眼,并没觉得她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两样。

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不用猜,也知道,她性格也肯定无趣极了。

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

家境不错,从小顺风顺水地被富养,但硬生生地都养成了木头美人,让人感觉味同嚼蜡。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这个美人就一点形象不要,拦住一个男人的车,为了要钱。

她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

他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不能和她在一起!赶紧和她分手!而且,抓紧时间找到适合的人结婚!”

是母亲的话。

她和父亲都反对自己结交的女朋友,当红明星,林晓晓。

他们的反对,他没有意外,但是没想到的,是林晓晓的不坚定。

她居然真的离开了自己,和他提出了分手。

林晓晓既然离开了,父母不就是需要一个看起来简单点的女孩子,做司家的儿媳妇吗?

那他捡回去一个交差好了。

司凌墨一把拉起了洛雨安的胳膊,又看了看她的小腿,审视着她的伤口,伤口不严重,主要是擦伤。

洛雨安呆呆地看着他。

“要钱?可是你觉得,我会因为你这点伤就给你三十万吗?”

“那,你还需要我再伤的厉害一点?”

洛雨安愣了愣神。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不好惹的,但是他的话,还是让她忽然有了希望。

“上车。”

他言简意赅,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转身把她塞到车里,紧跟着,他也挤了上来。

很快,车子飞速离开。

洛雨安吓坏了:“你要做什么?赶紧让我下去!”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好吧,是我错了!我承认,我是故意撞的,你放过我好吗?”

这个男人,他要带着自己去做什么?

可是,司凌墨不为所动。

他微微俯身,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脸上,几分不屑几分探究。

然后,他死死低按住她挣扎的胳膊:“你不是想要钱吗?我们是要找个地方,好好去商量商量这件事情啊!”

她的大眼里全是不置信,可动作还是慢了下来。

是的,她需要钱。

“司少,去哪里?”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地问着。

“去盛宴。”

他的声音,言简意赅。

但是司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他别有深意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洛雨安。

嗯,她确实挺美的。

虽然看着她模样憔悴,但是那眉眼,还有那五官,确实很吸引男人。

也难怪少爷忽然现在就带着她去盛宴……

半个小时后,盛宴。

盛宴是在这个城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现在,两人已经在总统套房内。

洛雨安眼里全是惊恐,她浑身都忍不住瑟缩。

她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整个人似乎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你要做什么?”

她察觉到了危险,不由得后退。

她被掠夺到这里,似乎明白那潜在的危险到底是什么。

可是,她心底还是不相信。

这个男人,他是司凌墨啊。

他身价不菲,肯定很多的女人趋之若鹜地想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他需要用这种手段得到女人吗?

“你不是需要三十万吗?”

他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但这简单的几个字眼,洛雨安一下子就明白了。

是的,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她要想要三十万,必须付出一些什么。

而他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傻子也明白他要的交易是什么吧。

她想到这里,浑身都僵住了。

洛雨安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用自己的身体去卖钱。

她和徐家伟在一起三年,都一直坚持着守身如玉。

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想用三十万换取她的身体。

可是,她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医院里的父亲,正等着钱做手术。

她咬咬牙,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她只能妥协,不是吗?

就当是一场噩梦吧。

一切结束之后,她会得到自己要的东西,两人再也不相干。

她抬头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面孔,终于咬咬牙:“是的,我需要三十万,我也答应你的条件。”

这次,换到司凌墨奇怪了,盯住了她那张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细嫩脸庞:“你知道我是什么条件?”

好像他还没有说出吧?

她就这么简单地说答应了?

洛雨安苦笑,还用说的那么直白吗?

他把自己带到酒店房间里,很明显是为了要什么。

难道,他是嫌自己还不够主动?

第3章:他的要求是什么

一咬牙,她想也没想,就鼓足勇气,主动地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外套,里面是一件吊带长裙,她白嫩的胳膊和脖颈露了出来。

司凌墨可没想到会如此,怎么画风忽然大变。

这个曾经的大家闺秀,居然在这里主动脱掉了衣服?

不过,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的身材,居然还看起来真的挺有料……

洛雨安紧紧闭着眼睛,一秒,两秒……

可是,她等了很久,也没有一点的动静。

她不由自主地睁开双眼,然后就看到那双嘲弄的眼睛,他黝黑的双眸紧盯着她,姿态也没有一点的变化。

他为什么不动弹?

洛雨安不由得正了正身体。

难道……她要自己主动上前?

可是这个,她真的做不到啊。

且不说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就说眼前这位大少,也太懒和欺负人了吧?

就因为,他出钱?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好歹以前也是个千金大小姐,现在和陌生男人在一起,居然如此的放得开,我真的看走眼了呢。”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可是话里面的讽刺,洛雨安当然听得出。

她几乎要羞愤而死,瞪圆了眼睛,犀利似箭的目光狠狠射在他的脸上,想掐死他!

“难道这三十万里,还要包括羞辱人这一条吗?”

司凌墨不由得失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觉得,我这三十万,是要换取什么?”

他的尾音,拖得长长的,

洛雨安还没有听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然后猝不及防,他忽然拉住洛雨安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拽了过来。

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身体要悬空了,整个人就跌落进他的怀抱里。

洛雨安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就忽然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

他身上逼人的气息,让她不知所措,呼吸困难。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双大手靠近她身体,不由分说的扯开她的衣袖,大手毫不犹豫地就探进了她的内衣里。

她惊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挣扎着。

虽然,她刚才已经下定了献身的决心。

可是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接触自己,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推开他。

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她的动作根本是像在欲拒还迎,没有一点作用。

他的手没有停,一路向下,她只能死死地抵住他,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司凌墨的动作慢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身下这个小女人。

难道,她居然没有和男人亲密接触过?

现在她脸上的紧张,还有那急促的呼吸,都说明了这一切。

但是,她那微微翘起的红唇,是那么的娇艳,他忽然就改变了注意,低头就吻了下来。

洛雨安觉得天旋地转,他深深地吻着她的唇,两人之间被情欲的气息渐渐围绕,她觉得头昏脑涨。

但是,也就持续了十几秒钟,很快,她觉得身上的压力消失。

她这才发现,身上这个男人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司凌墨很满意,虽然是找个女人结婚而已,但是也是有一定要求的,她暖床的功能应该还是不错的。

刚才,他也检验过了,手感,还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司凌墨电话响了起来,他把电话放到了耳边,是自己的司机和心腹,刘同。

“司少,我已经查出来了,这个女人洛雨安,她家上个月才破产,她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徐家伟,但是现在已经分手了,其他的没有什么男性朋友。”

三年的男友?

刚才她的表现,可不像是有过男友的人。

分手了正好,单身,才符合他的要求。

他可不想,她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你好像还没有明白我的条件是什么。”

他挂掉电话,再次转向洛雨安,脸色郑重起来。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单纯,或者说,是愚蠢。

洛雨安的大眼里全是疑惑,他就这样停了下来?

难道他的条件,不就是她的身体吗?

“我的要求是,你和我结婚,以后,如果你想,得到的应该不只是三十万。”

他的声音很淡,但她还是一下子明白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他结婚?

两个人就这样刚认识而已?

“为什么?我们甚至以前不认识!”

“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吗?而且,我们俩各自所需的彼此都知道,一场名义上的婚姻,我可以给家人交差,你可以得到想要的钱。你难道不答应吗?”

他的手再次放在她的脸颊上,她细腻的皮肤马上传来的灼热温度。

她条件反射地推开他,但一下子听出了不对劲:“为什么是我?”

显然,他是想要个人结婚而已。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是她。

“落魄的大家闺秀,也是大家闺秀,我想,你符合他们的要求。”

他的声音里有着调侃,但是更多的是认真。

是的,他们不就是想要个和林晓晓不一样的女人吗?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单纯,应该符合他们的要求吧?

至少和这个女人结婚,比他们分配给他的女人要强。

洛雨安愣了愣神,虽然不明白司凌墨为什么选定了她。

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

她的下半辈子,就会被困在他的身边。

自己真的要拿一生做赌注吗?

“怎么了?不同意?”司凌墨的声音继续,“我从来不勉强别人,如果你不同意,可以马上离开,不过……”

他拉长了声音:“刚才洛小姐那主动现身的样子,可是真的让我没想到啊,如果我刚才不开口,你肯定现在已经在我身下承欢了是吧?”

她脸一热,明白他什么意思。

是的,自己刚才根本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条件,就急不可耐地主动现身。

现在,他说出了条件,她却犹豫起来。

但,失身一次和付出自己的一生,这确实是有分别的。

她想到医院的父亲,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她咬咬牙:“好的,我同意,可是……我有个条件。”

这个女人居然和他讲条件,司凌墨眉头挑了挑:“好的,你说。”

看她还能说出个什么条件来。

“我不想马上就结婚,至少,我们要互相了解一下,至少,是三个月后才能结婚。”

“你是说,还要有三个月的缓和期?洛雨安,你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是回事了?现在,主动权在我这里。”

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其实,他也没想过马上结婚,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是的,这就是我的条件,否则,我不答应。”

她的小脸,很是固执。

“好吧,三个月就三个月。”

司凌墨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就这样答应这个小女人的要求了?

虽然,他也不会马上和她结婚,但是一直以来,他是最讨厌别人和他提要求的。

如果换成了别人,也许他早已经让她滚蛋了。

是的,他只不过要找个所谓清白身世的女孩子结婚。

那对他来说,还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可是现在,他居然就这样点头答应了。

洛雨安听到他的话,这才心底稍微松了口气。

好在,还可以给她点缓和的时间。

她接受这个男人,也许三个月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困难的。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洛雨安想起了什么,“那钱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

她到现在还是想着钱。

“钱,这两天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不过,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赖账呢?”司凌墨的声音里透着怀疑。

其实,他也就是这么一说。

既然他已经拿定了主意是她,她就肯定躲不过去。

而且,凭着他的直觉,他也明白,这个小女子,既然已经答应了,应该也不会反悔。

“我还怕你不遵守呢。”

洛雨安明白她的意思,她的声音气呼呼的,并往四周看了看。

她还真的在这里找到了一只笔和纸张。

然后,她想也没想就拿了过来,在上面刷刷地写了什么,最后递到他的面前:“喏,你在上面签上个字。”

“什么东西?”

他不屑的看了上面几眼,上面的几行字,让他啼笑皆非。

原来,她写的是,两人自愿三个月后结婚,这三个月内,对方不许强迫她去提前结婚。

洛雨安一脸的认真,她可不能就那么简单就相信他的话。

要不然,明天他忽然说,两人马上结婚,她可怎么招架为好?

现在白纸黑字,到时候容不得他能够耍赖了。

司凌墨扫了一眼这张纸张,不由得怜悯的摇了摇头。

她觉得这一张纸,真的把什么都能决定了吗?

但是,他倒也没再反对,拿起了笔,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愣愣地看着那司凌墨三个字眼,脑海里灵光一闪,这个名字,似乎还在花边新闻上出现过……

她一下子想了起来,是的,是一个八卦新闻。

是他,还和一个叫林晓晓的明星牵扯一起,上面说,他和林晓晓是一对。

那就是说,他明明有女朋友的,为什么还要招惹她?

除非……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口:“你和林晓晓,分手了吗?”

司凌墨没想到她居然提到了林晓晓,他的眼睛里冒出一簇火焰:“不该问的,最好不要问。”

他居然很是暴怒。

洛雨安似乎猜出了什么,他那么生气,敢情,他爱的女人把他给甩了啊?

怪不得他会自暴自弃,在大街上找了个女人就要结婚呢。

原来,他是受到了刺激。

洛雨安因为自己也被男友甩了,忽然对他生出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一开始的反感也没那么强烈了。

“我明白你的感觉。”她试图安慰他,“自己爱的女人离开了自己,肯定不好受吧?我也一样,你知道吗?其实我也……”

她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要自揭伤疤,也告诉他,自己被男友给甩了的事情。

他一脸黑线,她已经脑补了一出情感大戏了吗?

没等她的话说完,司凌墨就笑了:“我的女人?现在我的女人,不就是你吗?”

他一边说着,大手一边抬起了她的下巴:“现在我们可是一对了,三个月后要结婚的,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

然后,他的声音变得邪气起来:“还是,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还是让我证明给你看,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一边说着,他高大的身体就压了过来……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独宠首席:秘爱心尖妻,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免责申明
楚楚文学微信公众平台
楚楚文学微信号:chuchuwenxue
楚楚文学为您提供海量情感小说在线及无线畅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