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乔语甜裴靖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语甜裴靖霆小说完整版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4-21 17:51:25

乔语甜裴靖霆小说叫做《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这里提供乔语甜裴靖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裴永年阴凛凛地冷笑,突然高声命令,“来人!送少爷去机场!”裴家的保镖,几乎全都出现了,这阵势,哪里是“请”,分明是要把人押走!等他离开了,这院子里会发生什么事,简直不可想象!

精彩章节:

两人附近,突然响起一声暴喝!

裴靖霆猛地抬头,就看到他父亲裴永年不知什么时候回了主屋又回来了,手里高高举着一支高尔夫球杆,就要朝乔语甜背上抽下来!

“小心!”裴靖霆瞳孔猛缩,想都没想地扑了过去,护住乔语甜!

“砰”的一声钝响,高尔夫球杆狠狠抽在裴靖霆背上,剧烈的疼痛,让他闷_哼一声,额头瞬间渗出冷汗。

这一下要是打在乔语甜身上,恐怕骨头都要给抽裂了!

“你还护着她!这个贱人是给你下了什么咒了!”

裴永年咒骂着,挥着高尔夫球杆,就要再打下来。

这一次,竟然是冲着乔语甜的脸抽下来的!

如果真的打中了,别说是鼻骨碎裂,她恐怕连眼睛都要瞎了!

“够了!”裴靖霆一把抓_住那根球杆,抢到手里,狠狠扔到远处。

“反了、反了……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忤逆我!”裴永年的脸气得狰狞,指着乔语甜,“你给我滚!永远滚出裴家!不但要离婚,你还一毛钱都别想拿到!”

乔语甜嘲讽地微微勾了下唇角,转身就走。

“站住!”裴靖霆狠狠抓_住她的手腕,额角的青筋直跳。

他用力扯着乔语甜,简直是有些粗暴地把她拖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吼她,“你傻了吗!走出这扇门,你以为我爸会饶了你?!他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正在这时,裴永年像是觉察到了什么,突然高声喊道,“靖霆!你又在跟那个女人说什么?我警告你,别再说什么要带她出差的鬼话,不然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乔语甜心里一凛,清楚地看到了裴永年眼底的杀意。

他当年能让手下扔下君啸野不管,对亲生弟_弟都能狠得下心,对她,更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了!

裴永年阴凛凛地冷笑,突然高声命令,“来人!送少爷去机场!”

裴家的保镖,几乎全都出现了,这阵势,哪里是“请”,分明是要把人押走!

等他离开了,这院子里会发生什么事,简直不可想象!

裴靖霆眼神一沉,冷锐的视线,让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都迟疑了一下,不敢贸然上前。

“还愣着干什么!我请你们回来是吃闲饭的?!”裴永年高喊,嚣张到了极点。

“我看谁敢动!”裴靖霆沉声冷喝,站到了乔语甜身前,“爸,你不能动她。”

他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女人,突然提高音量,“因为,她怀_孕了!”

乔语甜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裴夫人好不容易安抚好女儿,刚刚回来,听到这一句,声音骤然尖利起来。

“你们两个昨天才刚同房,连chuang单我都看过了,她怎么可能今天就怀_孕!是不是这个女人让你这么说的?不然你怎么可能骗爸妈!”她突然指着乔语甜,歇斯底里地问。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裴靖霆想也没想地直接否认,眉头一皱,“妈,你说什么chuang单?”

“啊?哈……没、没有……”裴夫人眼睛一转,支支吾吾地否认。

她怎么有脸在儿子面前承认,她指使下人,去他们房间里偷chuang单!

不过以她的厚脸皮,竟然连脸都没红一下,而是惊喜地问,“这么说,这女……咳,妈是说,语甜是真的怀_孕了?”

“是!”裴靖霆死死拉住乔语甜的手,不让她否认。

“太好了!”裴夫人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满脸亲热欢喜地朝乔语甜快步走来,经过裴永年身边时,还埋怨地拍了丈夫一下,“你还板着脸干什么!吓坏了语甜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啊,是、是!”裴永年大梦初醒似的收起了满脸的凶狠,一下子就变了脸。

这夫妻俩再次展现厚脸皮的绝技,好像彻底忘了,他们刚刚是怎么对乔语甜似的,都涎着笑脸,对她嘘寒问暖。

夫妻俩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心照不宣的贪婪。

这死丫头竟然怀_孕了!那现在就不但不能动她,还要拿她当个宝供着!

她肚子里怀的,可不只是孩子,那根本就是块金砖!

因为现在的裴家,说是裴永年做主,可他爹裴震还没死呢!

裴老爷子身体硬朗得很,思维清晰,半点儿都没糊涂。

老爷子纯粹是因为当年的车祸,要陪伴重伤后变成植物人的老婆儿子,才搬去美国,不再过问家里的事!

可他还没立遗嘱呢,裴氏的大部分股权,也都握在他手里!

裴震喜欢女孩,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儿,送到裴震身边去多撒撒娇,还怕老头子不多分点遗产给他们?

要是男孩,那就是裴家的长房长孙,怎么可能被亏待!

多了这个孩子,他们能多占到的好处,简直不计其数!

至于这孩子生下后……呵,到时候再把这死丫头赶出裴家,也不迟!

夫妻俩心里得意地算计着,脸上却满是亲切。

裴夫人满脸堆笑,甚至还亲昵地去扶着她的胳膊,“语甜啊,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早告诉家里?以后啊,想吃什么就跟妈说,妈吩咐厨房去给你做。”

“……妈,你们先进去吧,我送语甜回去。”裴靖霆看出乔语甜脸色的僵硬,突然出声。

“好好好,那妈先去吩咐炖补汤,不给你们小两口当电灯泡了!”裴夫人说着就是一串“亲切”的笑。

乔语甜听得头皮都发麻,对比这夫妻俩刚刚的狰狞表情,简直觉得毛骨悚然。

裴靖霆的俊颜紧绷着,等院子里终于没外人了,才压低声音开口,“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记住,这几天,一定不能露馅!”

话音微顿了顿,裴靖霆也有些自嘲地笑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不是真怀_孕,我不保证,等我回来时,你还活不活在这世上!”

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他心里完全清楚!

可是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他又能如何!

深深地看了乔语甜一眼,裴靖霆转身走了。

两人附近,突然响起一声暴喝!

裴靖霆猛地抬头,就看到他父亲裴永年不知什么时候回了主屋又回来了,手里高高举着一支高尔夫球杆,就要朝乔语甜背上抽下来!

“小心!”裴靖霆瞳孔猛缩,想都没想地扑了过去,护住乔语甜!

“砰”的一声钝响,高尔夫球杆狠狠抽在裴靖霆背上,剧烈的疼痛,让他闷_哼一声,额头瞬间渗出冷汗。

这一下要是打在乔语甜身上,恐怕骨头都要给抽裂了!

“你还护着她!这个贱人是给你下了什么咒了!”

裴永年咒骂着,挥着高尔夫球杆,就要再打下来。

这一次,竟然是冲着乔语甜的脸抽下来的!

如果真的打中了,别说是鼻骨碎裂,她恐怕连眼睛都要瞎了!

“够了!”裴靖霆一把抓_住那根球杆,抢到手里,狠狠扔到远处。

“反了、反了……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忤逆我!”裴永年的脸气得狰狞,指着乔语甜,“你给我滚!永远滚出裴家!不但要离婚,你还一毛钱都别想拿到!”

乔语甜嘲讽地微微勾了下唇角,转身就走。

“站住!”裴靖霆狠狠抓_住她的手腕,额角的青筋直跳。

他用力扯着乔语甜,简直是有些粗暴地把她拖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吼她,“你傻了吗!走出这扇门,你以为我爸会饶了你?!他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正在这时,裴永年像是觉察到了什么,突然高声喊道,“靖霆!你又在跟那个女人说什么?我警告你,别再说什么要带她出差的鬼话,不然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乔语甜心里一凛,清楚地看到了裴永年眼底的杀意。

他当年能让手下扔下君啸野不管,对亲生弟_弟都能狠得下心,对她,更是什么都做得出来了!

裴永年阴凛凛地冷笑,突然高声命令,“来人!送少爷去机场!”

裴家的保镖,几乎全都出现了,这阵势,哪里是“请”,分明是要把人押走!

等他离开了,这院子里会发生什么事,简直不可想象!

裴靖霆眼神一沉,冷锐的视线,让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都迟疑了一下,不敢贸然上前。

“还愣着干什么!我请你们回来是吃闲饭的?!”裴永年高喊,嚣张到了极点。

“我看谁敢动!”裴靖霆沉声冷喝,站到了乔语甜身前,“爸,你不能动她。”

他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女人,突然提高音量,“因为,她怀_孕了!”

乔语甜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裴夫人好不容易安抚好女儿,刚刚回来,听到这一句,声音骤然尖利起来。

“你们两个昨天才刚同房,连chuang单我都看过了,她怎么可能今天就怀_孕!是不是这个女人让你这么说的?不然你怎么可能骗爸妈!”她突然指着乔语甜,歇斯底里地问。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裴靖霆想也没想地直接否认,眉头一皱,“妈,你说什么chuang单?”

“啊?哈……没、没有……”裴夫人眼睛一转,支支吾吾地否认。

她怎么有脸在儿子面前承认,她指使下人,去他们房间里偷chuang单!

不过以她的厚脸皮,竟然连脸都没红一下,而是惊喜地问,“这么说,这女……咳,妈是说,语甜是真的怀_孕了?”

“是!”裴靖霆死死拉住乔语甜的手,不让她否认。

“太好了!”裴夫人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满脸亲热欢喜地朝乔语甜快步走来,经过裴永年身边时,还埋怨地拍了丈夫一下,“你还板着脸干什么!吓坏了语甜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啊,是、是!”裴永年大梦初醒似的收起了满脸的凶狠,一下子就变了脸。

这夫妻俩再次展现厚脸皮的绝技,好像彻底忘了,他们刚刚是怎么对乔语甜似的,都涎着笑脸,对她嘘寒问暖。

夫妻俩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心照不宣的贪婪。

这死丫头竟然怀_孕了!那现在就不但不能动她,还要拿她当个宝供着!

她肚子里怀的,可不只是孩子,那根本就是块金砖!

因为现在的裴家,说是裴永年做主,可他爹裴震还没死呢!

裴老爷子身体硬朗得很,思维清晰,半点儿都没糊涂。

老爷子纯粹是因为当年的车祸,要陪伴重伤后变成植物人的老婆儿子,才搬去美国,不再过问家里的事!

可他还没立遗嘱呢,裴氏的大部分股权,也都握在他手里!

裴震喜欢女孩,如果生下来是个女儿,送到裴震身边去多撒撒娇,还怕老头子不多分点遗产给他们?

要是男孩,那就是裴家的长房长孙,怎么可能被亏待!

多了这个孩子,他们能多占到的好处,简直不计其数!

至于这孩子生下后……呵,到时候再把这死丫头赶出裴家,也不迟!

夫妻俩心里得意地算计着,脸上却满是亲切。

裴夫人满脸堆笑,甚至还亲昵地去扶着她的胳膊,“语甜啊,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早告诉家里?以后啊,想吃什么就跟妈说,妈吩咐厨房去给你做。”

“……妈,你们先进去吧,我送语甜回去。”裴靖霆看出乔语甜脸色的僵硬,突然出声。

“好好好,那妈先去吩咐炖补汤,不给你们小两口当电灯泡了!”裴夫人说着就是一串“亲切”的笑。

乔语甜听得头皮都发麻,对比这夫妻俩刚刚的狰狞表情,简直觉得毛骨悚然。

裴靖霆的俊颜紧绷着,等院子里终于没外人了,才压低声音开口,“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记住,这几天,一定不能露馅!”

话音微顿了顿,裴靖霆也有些自嘲地笑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不是真怀_孕,我不保证,等我回来时,你还活不活在这世上!”

他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他心里完全清楚!

可是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他又能如何!

深深地看了乔语甜一眼,裴靖霆转身走了。

她吓得差点惊叫出来,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睡!

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厨房的门,开合会有声音,所以,他早就在这里了吗?

从她和顾怀风说话的时候,就在了吗?

那些对话,他都听到了?他会告诉裴家其他人吗?

她越想越可怕,惊慌不定的眼,还带着大哭后的红肿,好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紧张地看着君啸野。

君啸野还是清冷矜贵的模样,精致的俊颜上,只能看出隐约的淡漠,对于乔语甜的注视,他只回了淡淡的一瞥。

那双墨玉似的眼眸,比漫天的星光璀璨还要迷人,万千风华,都在他这不经意的淡淡一瞥中。

这是乔语甜见过的最美的眼睛,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害怕!

他一定是听到了!

乔语甜猛地站起来,想要解释,可是蹲得太久了,站起来才知道,腿早就麻得不受自己控制了。

腿上针扎似的疼,她连站都站不住了,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前一栽,就那么不巧,正好摔在了君啸野身上!

更惨的是,她的脸……就这么……撞上了君啸野的脸!

甚至,她清晰地感觉到,君啸野高ting的鼻梁,就正正好好地跟她的抵在一起,她甚至能清晰分辨出那温热的呼吸!

天……

乔语甜恨不得自己当场死了算了,脸红得能滴出_血来,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却忙中_出错,不知怎么回事,身体向前倾了一下,她的唇,就这样擦过他的脸。

“……对、对不起!”乔语甜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下子想起今天上午,那位被君啸野撵出去的绝色大美人,更是紧张得要命!

君啸野不会以为她是在勾_引他,一生气,就把她扔出去吧!

她急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腿上的酸麻根本没过去,还是针扎似的疼,她使不上力气,好不容易,她的脚尖碰到了地面。

乔语甜心里一喜,立即用力踩实,身体也着急地抬起,急着转身走开,要离君啸野远一点。

可是……“嘶”!

脚趾上钻心似的疼痛,让她脸色一白,秀气的额头,当场渗出一层冷汗,再也支持不住,狠狠摔进了君啸野怀里,结结实实地坐到了他腿上!

这下,乔语甜的脸终于惨白惨白的了。

君啸野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眼神还是一如往常的淡漠清冷,看不出喜怒。

只是,他的头发刚刚被乔语甜撞得微乱,刘海垂下来一绺,半遮住眼,让他那双墨玉似的眼,比平时多了几分邪魅的感觉。

“……君、君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晚上你也看到了,我当时……踢了裴靖霆一脚,力气用得太大了……”

她当时穿的是柔_软的平底鞋,当时正在气头上,回房间才发现,她指甲都掉了半截……

她本来就是草草处理了一下,伤口还没好,加上刚刚的腿麻,那疼就更加重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乔语甜越解释声音越小,君啸野也不知道认没认真听,竟然看都没再看她一眼,就自己Cao控着轮椅,往电梯的方向走了!

可是……乔语甜还坐在他怀里呢啊!

“……君、君先生?”

乔语甜慌忙想要站起来,可是……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高级轮椅,竟然能移动出碰碰车的速度!

君啸野眸光沉静,Cao控着轮椅,在大厅的各式家具间穿梭。

她本来就腿脚不灵便,加上现在站起来,简直就是在跳车!她怎么可能站稳!

要是摔出什么噪音来,惊醒裴家人,她怎么解释自己这么晚了不睡觉,还哭得眼睛好像兔子一样?

更可怕的是,万一有谁觉得她摔了一跤,动了“胎气”,非要送她去医院,那不是什么都露馅了?!

乔语甜根本不敢贸然站起来,只好跟君啸野求助,“君先生,你先停一下好吗?我想……”

“不好。”他终于开口,清冷的声音,仿佛碎玉相击,好听到了极致,答案却这么不近人情!

他看了乔语甜一眼,“你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乔语甜都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被他那双冷月照拂似的视线看了一眼,火气竟然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我不该觉得不妥吗?你都听到了对不对?你觉得我跟靖蕾的准男友有染,觉得我大半夜的跟男人勾勾搭搭,所以我就是个随便的女人,所以我现在就是在勾_引你,在对你投怀送抱?”

“我告诉你,我不是!”

“对,你长得帅,你有钱有势,就算是裴家,都恨不得拿你当祖宗供着,想追你的女人,可能可以从天_安_门排到好莱坞,但是其中永远都不会包括我!”

“你们一个两个为什么都这么自以为是,我不是欲擒故纵,不想藕断丝连,没有投怀送抱,我就是谁都不喜欢!”

一口气说完,乔语甜就冷静了……

她、她竟然敢吼君啸野?!还吼了这么多句?!

四千五百万的花瓶,君啸野一句话就要砸了,裴永年夫妇半个不字都不敢说,而这样的君啸野……被她给吼了?

清丽小_脸紧张得通红,还红着的眼睛瞪得老大,像是只掉进陷阱的小兔子,惟恐下一秒就被人揪住耳朵拎出去宰了。

君啸野却竟然只是神色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突然抓_住她的手,朝自己腿上mo去!

“啊!”乔语甜吓了一跳,触电似的要收回手。

君啸野的手极漂亮,手指修长,骨节都好像玉石精心打磨而成,美得像是画出来的一样。

然而这么漂亮的一双手,力气却是极大,只用了两根手指,就轻轻松松制住乔语甜的挣扎,硬是带着她的手,在自己腿上mo了两下,这才语气淡漠地说,“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你坐在上面,有什么不妥?”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点击返回目录:BOSS独家征婚:萌系小甜妻小说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