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裴易苏诗诗是什么小说 苏诗诗裴易全文阅读小说宠妻如命总裁太傲娇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4-21 17:48:36

裴易苏诗诗小说叫做《宠妻如命:总裁太傲娇》,小说圈提供《宠妻如命总裁太傲娇》全文在线阅读:裴易一愣,脸更黑了,上去一把扛起她就往窗户走。“苏诗诗你真是能耐啊!抓人能把自己手指甲给抓折了,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是吧?我让你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是五年后,苏诗诗第二次踏入段振波的宅邸。她未进屋,只看着院子里一颗开满粉色花朵的大树发呆。

“知道这颗是什么树吗?”耳旁忽然响起裴易的声音。

苏诗诗下意识地转头,哪知他靠得太近,嘴唇擦到了他的脸。

她脸色一红,急忙往后退了一大步。

裴易眯起眼,手拂过被她唇瓣碰过的地方:“女人,这是你新学会的勾引人的手段?”

苏诗诗白了他一眼:“流氓!”#_#

转身就走。

裴易追上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果你喜欢这棵合欢,我回头就让人把它挖到我们院子里去。”

他故意把合欢二字咬得特别重。

苏诗诗嘴角一抽,这男人太不要脸了!

裴易面色一沉,身上气压一下子低了许多:“苏诗诗,又在偷偷骂我?”

苏诗诗一怔。这男人还在为她早上的话生气吗?

“真小气!”她嘀咕了一声,朝段家别墅走去。

“你来做什么?”段玉露坐在轮椅上,一看到苏诗诗,眼睛就瞪了起来。

“我带你小婶婶过来吃饭,怎么,不欢迎?”后面跟上来的裴易凉凉地说道。

“小叔叔……”段玉露心头一抖,打死都不敢说不,暗中恨恨地瞪了苏诗诗一眼,让佣人推她进去。

她才刚从医院回来,幸好都是皮外伤,只是一想起自己腿上那些伤疤,她就恨得牙痒痒。

“苏诗诗,我会让你知道,我家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

“阿嚏!”苏诗诗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裴易淡淡瞥了她一眼,暗道昨晚是不是把冷气弄太低了。

“小易来了,来,可以开饭了。”段振波见到裴易,笑着迎了上来。

只是在见到苏诗诗的时候,眉头下意识地皱了一下,很想将这孽种赶出去。

“谢大哥款待。”裴易点点头,揽着苏诗诗朝餐厅走去。

苏诗诗眼观鼻鼻观心,淡定落座,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这顿饭,怕是段振波为了昨天的事情向裴易赔不是的。

这时,佣人推着段玉露走了进来。

段振波一见到女儿那样子,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你这是怎么回事?”

“爸爸,都是……”段玉露说到一半,注意到母亲在朝自己摇头,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憋屈地说道,“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要是让她爸爸知道她是在裴易家里弄伤的,估计要吃鞭子。

段振波眉头一皱,骂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苏诗诗目光一敛。

这就是她们的父亲。一个当女儿只是赔钱货从来不懂得爱惜的父亲!

要不是段玉露的母亲方清华会献媚讨好人,段玉露的下场不会比她好。

“女人,吃东西。”裴易见苏诗诗脸色不太好,替她夹了一块菜。

在座的其他三人都瞪大了眼,眼神都变了。

段振波眼中闪过一抹深意。他们以前在主宅每个月都要吃一次饭,就从来没见过裴易对谁这样殷勤过。

“如果苏诗诗可以拴住裴易,似乎也不错。毕竟怎么样也是我段振波的女儿,肥水不流外人田。”段振波暗暗思忖。

只是看苏诗诗那不冷不热的样子,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个女儿怕是没那么好控制。

“妈,我要吃猪蹄。摔伤了,吃什么补什么。”段玉露见苏诗诗要去夹猪蹄,立马说道。

苏诗诗眼神一暗,筷子一弯,忽然对准了一道酱爆猪肝,夹了一筷子到段玉露碗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中午我看你腿上流了好多血,补补。”

“你!”段玉露骤然捏紧了筷子,她最讨厌猪肝,要不是她爸爸特别喜欢,她绝不会让这种东西出现在她家的餐桌上!

“怎么?你不喜欢吗?”苏诗诗笑着问。

眼中冷光闪烁,威胁之意不言而喻。段玉露敢说个不字,她就会把中午发生的事情捅出来。

“我……喜欢!”段玉露咬牙,夹起猪肝恨恨咬了一口,仿佛在咬苏诗诗一样。

这个女人很早就知道她不喜欢吃这种恶心的东西,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正要恶心回去,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她脸色微变,想都没想就挂断了电话。

可她才刚把手机放回兜里,那个人又打过来了。

段玉露偷瞄了一眼父母的脸色,急忙把手机关了机。

“一点规矩都没有,让小易你见笑了。”方清华不好意思地说道。

可她话才刚落,段振波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方清华脸唰地就红了,不敢看丈夫的脸色。

段振波被妻子刚才那句没规矩弄得很没面子,拿出手机站起来走到客厅接电话。

餐桌这边,苏诗诗微微瞟了一眼裴易。

不是说有好戏可看,饭都要吃完了,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裴易嘴角微勾,示意她看客厅。

苏诗诗刚转头,就听客厅里传来段振波的咆哮声。

“你再说一遍!我女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妈!”段玉露吓得噌地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脸都白了,焦急地看着段母,“怎么办?那个王八蛋怎么会有爸爸的号码?”

是她大意了。她刚才挂了何志祥的电话,没想到那家伙转手就打到了她爸爸的手机里!

在警局都不老实,她小看他们了!

“你……真是……”方清华惊得脸色大变,碍于裴易他们在场不好说什么,只希望她丈夫看在有外人在,可以多少给点面子。

远处要脚步声传来,段振波黑着一张脸,就跟来自地狱的阎王一样,直直地朝着段玉露走了过来。

“爸……”段玉露双手害怕地撸着轮椅轮子,可越着急越不得劲,轮椅纹丝不动,跑都跑不了。

“孽障!”段振波上来就给了段玉露一巴掌,“谁给你胆子私自结婚的?”

“振波!”方清华急忙去拦。

段振波反手就给了方清华一巴掌:“你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女儿的?我段振波的女儿竟然嫁给一个没权没势的小杂种,你们活腻了!”

这就是段家,从来只看重利益的段家。

苏诗诗心中直犯冷意,暗暗瞥了一眼裴易,低头喝了口汤,幽幽地说:“还是个没生育能力的性无能。”

“你说什么?”段振波猛地看向苏诗诗,没怎么听清楚。

“她没说什么!振波,这件事情是玉露做错了,我已经骂过她。但木已成舟,你再生气也没用。我们先静下来看看怎么解决好不好?”

方清华说着急忙推了一把段玉露:“还不跟你爸爸道歉?”

“爸爸,我错了。我是被骗的,是苏诗诗,是她害我……”

“小侄女,你这话当真?”裴易凉凉地看段玉露,说话的时候又夹了一筷子鱼到苏诗诗碗里。

苏诗诗半垂着头,优雅地咽下口中的食物,淡淡地说:“应该是真的吧,毕竟她嫁的人是……”

“小易,玉露乱说的。这事怎么可能跟诗诗有关系。是吧,诗诗?”方清华陪着笑,背后冷汗都出来了。

要是让苏诗诗说出那个男人是她前夫,还是个性无能,段振波一准打死她的女儿!

堂堂段家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二婚男人,传出去不得被笑死!

“妈,我哪里有胡说,明明是……“

“啪!”方清华急得甩了段玉露一巴掌,“你给我清醒点,你爸爸气成这样了,你还狡辩!”

她说着使劲朝女儿使眼色。

这个笨蛋,要是惹怒苏诗诗说出一切,想过后果吗?

“妈,我……”段玉露哇地一声哭了,她长那么大,她妈妈从来就没打过她。

苏诗诗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转头看向哭得稀里哗啦的段玉露。

被欺负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报仇了,她会客气?^_^

苏诗诗睨着段玉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段玉露,你刚才说我陷害你?我怎么记得,你在民政局等着我去离婚的时候,很高兴的呀?”

“什么离婚?”段振波锐利的目光嗖地射向苏诗诗。

苏诗诗直视着他的目光,当年那个忍气吞声的小丫头早已长大。

现在,她再也不会怕他!

苏诗诗瞥了方清华一眼,淡笑:“这点,要问段夫人吧?不知道段夫人对这件事有何感想?”

方清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苏诗诗这是在威胁她!#_#

她能说什么?

她只能伏低认错!

“是我没管教好女儿。”方清华忍着气,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该放纵玉露。”

“哦,还有吗?”苏诗诗一脸疑惑,“看二小姐刚才气成那样,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是我管教不严,自己当小三给孩子做了坏榜样。”方清华眼里含着泪,转头看着段玉露说,“孩子,你可千万别学妈妈。”

“段夫人严重了,毕竟念现在是段家的夫人。那些不光彩的事情就不要这样直白地说出来,要不被下人传出去,丢的可是段家的面子。”

苏诗诗站起来,目光落在了段振波身上:“我毕竟也流着段家的血,总不愿意看到段家被人说三道四的。”

“你……”段玉露气得想要破口大骂,但才开口就被方清华捂住了嘴。

方清华脸色发白,身子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能栽倒一样。

苏诗诗这番话实在是太狠了!她苦心经营二十几年,好不容易坐稳段夫人的位子,现在就因为苏诗诗暗指她败坏段家门德,很有可能前功尽弃!

再看段振波的脸色,已经沉底沉了下来。

“苏诗诗,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段振波发现被一个丫头牵着鼻子走,心中更加生气。

可他还没继续说什么,裴易就站起来揽住了苏诗诗的腰,瞟了一眼气哭的段玉露,像是良心发现一样,说:“别哭了。有些事你爸爸不方便出面,小叔叔会帮你。”

“你放心,我会帮你救你丈夫和婆婆出来,让你们一家团聚。”

苏诗诗身子一僵,一股怒气腾然而生。

他竟然要帮何氏母子?

段玉露听完脸色也是一变,她巴不得何志祥母子一直被关着,压根没想过要救人!

可裴易揽着苏诗诗告辞了,一点反对的机会都不给她。

出了别墅门,还能听到里面段振波的骂声,和段玉露的哭声。

苏诗诗强忍着,终于到了隔壁别墅,猛地甩开裴易的手,径直朝沙发走去。

裴易轻笑:“比上次有进步,这一次到了别墅才发脾气。”

“你!”苏诗诗气得牙痒痒,皱眉问道,“你干嘛要救何志祥他们?还说要帮我出气,我看你压根就是在利用我靠近段振波!”

裴易脸上笑意一收,紧盯着她:“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苏诗诗吓得往后缩了下身子:“难道不是吗?不然你干嘛要救他们出来?”

裴易冷冷地说道:“苏诗诗,你是不是没有脑子?如果我不是为了帮你,我会让人去警局打好招呼让他们被关?”

“你逻辑才混乱地一塌糊涂。一会要关他们,现在又要救他们,到底谁有病?”苏诗诗气呼呼地说。

“你!”裴易被堵得哑口无言。

臭女人噎人的本事见长啊!

他深吸一口气,不跟个小女人计较,说道:“你先前不直接告诉段振波真相,不也是打着慢慢折磨段玉露母女的主意?”

苏诗诗心头一震。

她确实是想要好好折磨段玉露母女,就那样让他们毒打一顿了事,简直太便宜她们了!

她相信,这件事情瞒得越久,等段家父子知道的时候,爆发地就越厉害!她那个爷爷回来知道这件事,火气只会比段振波更大!

裴易一把揽住她,捏着她的下巴,恶狠狠地说:“段玉露想离婚,何氏母子不会离婚,放他们出来,你不觉得会更精彩吗?”

苏诗诗一愣,她倒是没想到这一点。

只是面子下不来,她嘴硬地说道:“那……那也不用你去救啊?裴先生,你好歹也是有格调的人,怎么总是喜欢做这种阿猫阿狗都能做的事情!”

“苏诗诗,你再说一遍!”

“啊!”苏诗诗匆忙跳下了沙发,拔腿轿跑。

她一口气爬到二楼,钻进了昨晚住的卧室,啪地把门落了锁。

房间很大,布置得恢弘大气,应该就是裴易的卧室。

苏诗诗先给奶奶打了个电话,确定她已经平安到达阳城老家才放下心来。

而后,她看着这间豪华的卧室,犯难起来。

“万一他用钥匙,我不是玩完了?”苏诗诗心中一计较,忙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盯上了放在墙边的一组白色欧式柜子上。

裴易的东西自然都是极好的。这组柜子木料都是实打实的,加起来得有几百斤重。

苏诗诗脱掉外套,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开始往门口搬柜子。

“我看你怎么进来!”苏诗诗暗自磨牙,别以为在他家里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这个淫魔!

一个柜子,两个柜子,三个……

苏诗诗搬到满头大汗,侧耳听了一下外面,没听到任何动静,她才松了口气。

“最后一个了!”苏诗诗回去挪动最后一个柜子,气喘吁吁的,已经有些力竭。

实在是太重了!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挪着柜子一点点靠近房门,眼见着就要搬到门口,忽然听到房间窗户哗啦一声,碎了。

“呵——”苏诗诗倒呵了一口冷气。她看到窗户口有个人影,像是要爬进来!

段家那么多保全,他是怎么爬上来的?

“哗啦——”又是一声,男人捅碎了一整扇窗户玻璃,半蹲着,目光幽深地看着苏诗诗。

两人目光一接触,苏诗诗激灵灵地抖了抖。

“裴易?”苏诗诗懵了,看着裴易优雅地跳到地面,一步步朝她走来。

她咽了咽口水,慢慢往门口靠:“你……你别过来。有话,有话好好说。”

“哦?这主意不错。刚才在心里没少骂我吧?我给你给机会,我们开诚布公,好好交流交流!”

裴易淡笑着,步态稳重,就像是一只看到猎物的猛虎,蓄势待发。

“我才不想跟你开诚布公!”苏诗诗面色一红,这男人的语文造诣都用来曲解这些事情了!

“哦?那你喜欢简单粗暴的?”裴易盯着贴在柜子上的苏诗诗,笑容里多了一份狂热,“女人,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吗?”

“你!”苏诗诗要气哭了。

她辛辛苦苦搬柜子堵门,结果现在自己逃都没办法逃,可不是作茧自缚。

“我现在求饶还来不来得及?”苏诗诗好汉不吃眼前亏,弱弱地问。

裴易目光一柔,小女人难得求饶,这可怜兮兮的表情确实愉悦了他。

他招招手:“过来。”

当她是招财猫吗?苏诗诗心中愤愤,脸上却没表露一份,乖乖地走到裴易面前,而后趁他不注意,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逃不了,也不能太便宜他!

“嘶!苏诗诗你!”裴易脸刹那就黑了,这女人的手劲怎么那么大,他腰上火辣无比,比被猫爪挠了还痛!

“啊,不要碰我的手!指甲折了!”苏诗诗尖叫。

苍天的,不就掐了他一把,竟然把她刚做的美甲给折断了!

裴易一愣,脸更黑了,上去一把扛起她就往窗户走。

“苏诗诗你真是能耐啊!抓人能把自己手指甲给抓折了,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是吧?我让你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_^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