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厉天昊厉炎夜小说名字 厉天昊厉炎夜小说结局 厉炎夜夏云初免费阅读

摘自公众号:小说圈发布时间:2017-4-10 10:58:42

厉天昊厉炎夜小说叫做《一世宠溺:双面首席清纯妻》,又名一吻成瘾,鲜妻太美味,小说圈提供厉天昊厉炎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夏云初有些惊讶,李管家会在门口等她。可是同时心里一暖,没想到有人会这样担心她受委屈。夏云初精致的五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这样才对得起所有关心她的人!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一世宠溺:双面首席清纯妻

精选章节

夏云初按照平时一样,在福利院陪小朋友玩了一下午之后,就搭上司机的车回去厉家了。

李管家知道她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一早就守在了门口。

厉天昊生怕她在俞家受了委屈会不开心,所以让李管家去接她。

没想到,看到的夏云初却是一脸的轻松和愉悦。

上午看见那个俞家女主人的嘴脸,他真是当场就想把少奶奶带回来。

“少奶奶,您回来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去用餐吧。”

夏云初有些惊讶,李管家会在门口等她。

可是同时心里一暖,没想到有人会这样担心她受委屈。

夏云初精致的五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这样才对得起所有关心她的人!

“好,我们进去吧。”

吃晚饭的时候,夏云初庆幸,那个骄傲自大男不在,她一个人吃得可欢畅了。

本来还想吃完饭,上去看看厉天昊,顺便把晚饭端上去给他。

但是李管家说,大少爷正在进行物理治疗,需要一个小时后才出来。

夏云初想了想,还真是挺辛苦的,还没吃饭就要治疗。

她也问过李管家,为什么放着外面大医院的好资源不用,反而在家里理疗呢?

而且,厉天昊如果得到更好的治疗,肯定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李管家支支吾吾,只说了家里陈医师的医术十分了得。

可是夏云初觉得还是有内情的,于是就去问了黄妈。

比起男人的守口如瓶,更容易从女人的嘴里套出消息。

黄妈一听说这个问题,果然就开始叹气。

“我们大少以前有个相爱的恋人,那位若蓝小姐也是很好的人。可是天意弄人,红颜薄命,那场事故,同时带走了若蓝小姐的命。当时大少爷连求生的意志都没有,更别说愿意配合治疗了。要不是二少爷坚持要救活大少爷,恐怕……”

黄妈说到这里,不由得抹了一把眼泪。

“老天怎么总是不善待好人呢?大少爷二少爷和若蓝小姐,都是很好的人呢。”

夏云初有些惊讶,也有些难过,更有些不知名的失落。

原来厉天昊,已经有了一个那么深爱的心上人,她还那么好。

看来娶自己,应该只是一个摆设,夏云初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晃了晃脑袋,不想再想下去了。

她需要打起精神,无论现在情况是怎样。

她只要陪在厉天昊身边,做好妻子的角色,不要让他丧失对生活的希望就好了。

反正还有一个小时,那就做个小蛋糕给他好了。

虽然他吃不了,可是看着,心情也能好一些吧,看见她亲手做的那么可爱的蛋糕。

夏云初哼着小曲走进厨房,问黄妈要了蛋糕材料,还有一些水果,就开始做了。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烘焙得刚刚好的蛋糕就面世了。

黄妈看见也不由惊讶。

“原来少NaiNai的手艺这么好啊,改天可一定要教教我啊。”

夏云初被黄妈夸得脸都红了。一边往上面加水果。

黄妈在旁边加了一句:“二少爷喜欢吃奇异果,少奶奶可以多放点。”

二少爷肯定会发现少NaiNai的好的,然后他们就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到时候水到渠成,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自己这话真是说得太对了。

夏云初疑惑:自己又不是做给那个自大男吃的,他的喜好关她什么事?想吃就自己弄去吧。

她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小蛋糕,就差芒果没有放上去了。

厉天昊看到肯定会很开心吧。

最后一块芒果放上去的时候,整个水果蛋糕已经大功告成。

黄橙橙的脸,大大勾起的嘴角,笑眯眯的眼睛。

这是一张可爱的笑脸,让人看见心情就好,食欲大增。

夏云初准备将蛋糕捧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厉炎夜。

看样子刚刚下班,风尘仆仆。

但是还是无损他俊美的容貌,挺拔的身姿,气质还是那般出众。

要是不开口,应该会倾倒无数女孩子吧。

夏云初想起,那俞玉欢就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

如果真让他们见上面,估计厉炎夜还是一副冷冰冰的冰块脸。

厉炎夜星辰般的漂亮的眸子,淡淡掠过夏云初。

看到她手上的蛋糕,邪魅一笑。

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怎么?这么丑的蛋糕,也想博得我的欢心?”

夏云初被他这语气,气到眼睛一瞪。

这男人是怎么回事?这世上,为何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夏云初怒极反笑。

“小叔,上次您还没去看耳朵吗?现在都出现幻听了。”

厉炎夜本来准备,伸手去拿蛋糕上面,绿油油的奇异果。

忽然被她这么一堵,竟当场愣住了。

回神之后,剑眉一挑。

“喂,女人,你是什么意思?”

夏云初已经不打算理他,直接从他身边绕过。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蛋糕是为你大哥,天昊准备的。”

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而且,麻烦你喊我嫂子。别让别人笑话,我们厉家人没有教养。”

说完就迈开脚步,准备往前走,纤细的手臂却被人一把握住。

“谁告诉你,我大哥可以吃蛋糕的?你不知道,他平时都要吃流食的吗?”

厉炎夜刚刚听她红艳的小嘴里,吐出大哥的名字时,竟觉得无比动听。

可是她总是连名带姓地喊自己……

夏云初自然知道,不过,她只是想让厉天昊看看这样的笑脸。

物理治疗完毕的时候,肯定会很难受。

让他看看充满生机的东西,相信他也会恢复元气的。

“我知道天昊是吃流食的,所以,我只是打算给他看看,我专程为他而做的笑脸蛋糕。说不定他心情会好一些。你没弄清楚别人的用意,就先不要说这么伤人的话。”

其实夏云初也知道,厉炎夜是太过紧张他大哥了,不想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她又怎么会伤害厉天昊呢?

厉炎夜听她说完,心里微微一暖。

没想到这女人,还是对大哥有几分真心的。

可是嘴上,还是说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

“我看看有没有毒。”说着就伸手拿了一块奇异果。

微酸的奇异果,配上甜甜的奶油,有种说不出的好吃,口感十分滑腻。

厉炎夜竟觉得有些惊艳。

夏云初看见空了一块的蛋糕,同时被他话里的轻蔑所气急。

瞪了他一眼就跑回厨房,将那块奇异果填补上去。

再转过身的时候,不知何时,厉炎夜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你还想干嘛?”

夏云初以为,他又要说乱七八糟伤人的话,所以语气有点冲。

厉炎夜却伸手,接过她手上的蛋糕。

宽厚温热的手掌,从她手背滑过,夏云初的脸,一瞬间就莫名其妙地红了。

她立马低下头去,生怕他看到,又开始说自己水性杨花了。

“这蛋糕我会交给大哥的。”

“你不是说他不能吃吗?”

厉炎夜直接走了出去。

“说不定他看了,诚如你所说的那样,心情会好一点。”

夏云初听了一怔,一会才回过神。

“喂,要拿也是我送上去啊,明明是我做的!”

可惜追出去的时候,厉炎夜已经不见了人影,这人的脚有这么长吗?

今天的晚饭,还是被厉炎夜捷足先登了。

要不是看他对厉天昊这么上心,喂饭这些义务,本来就是她这个妻子去做的。

不过,想了想,厉炎夜其实也很可怜。

哥哥为了他搞成这个样子,每次看到哥哥,应该都会心痛和愧疚的吧。

夏云初耸耸肩,自己大人有大量,先让个机会给他。

以后厉炎夜不在的时候,自己再照顾厉天昊吧。

欠他的那声对不起,到现在都还没说呢。

而且厉天昊,应该很爱那位若蓝小姐吧。

从黄***语气中就听得出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夹在中间的无用人。

厉天昊物理治疗完毕之后,就转移回自己的房间。

一进去,就看到英姿挺拔的厉炎夜,手上捧着一个蛋糕站在那里。

“今天心情这么好?”

厉天昊做完理疗,身体比较虚弱,说一句话都喘了几次。

厉炎夜把蛋糕放在椅子上,上去将大哥抱到床上。

给他垫好后背才淡淡答道:“这是那个女人给你准备的蛋糕。”

能让厉炎夜喊做那个女人的,除了云初没有别的人了。

厉天昊侧过头。

“我看看。”

厉炎夜马上将蛋糕捧到他面前,一个黄橙橙的笑脸,突兀在视线里。

厉天昊微微笑了,虽然脸上有着数之不尽的皱纹。

可是厉炎夜知道,他很开心。

这是三个月以来,大哥真正第一次露出笑容。

厉炎夜忽然想起,那个女人甜美的笑。

“他看到的话,心情也会变得好一点吧。”

哥哥看起来确实很开心。

好吧,这次算那个女人做对了一件事。

“对了,听说你今天没有陪云初回门。你昨晚不是答应了吗?”

厉天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好了的原因,说话也顺畅了很多。

厉炎夜一手撑在额头,果然,他就知道大哥会说这事。

“我今天临时有事,就没去了。大哥你先吃饭吧。”

说着端起桌上的流食,递到他面前。

“你别岔开话题,这根本就是你的借口。这么好的姑娘你都不珍惜?赶紧跟云初去蜜月。”被厉天昊这么一提醒,厉炎夜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反驳他了。

“去美国治疗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改天,我得好好跟陈医师商量一下才行。”

他重复了很多次,大哥总是每次都说等等。

这不,又来了。

“再等等,你们这才新婚,我也顺便在家多休养几天,准备不充足怎么办?”

厉天昊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最在意的,就是他的身体状况。

只要让老陈说一声,时机还没到,他是绝不会让自己冒险的。

等炎夜跟云初关系好了,他能放心地走了,就立马去找她。

一直放在床头,支撑着他,做一次又一次的治疗的女孩照片。

若蓝,记得在另一个世界那头等我。

厉炎夜果然没什么话说了,将晚饭喂完之后,再聊了一会天。

他回到婚房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伏在床上睡着了。

白皙纤细的手臂旁边,是一本关于烧伤治疗的医书。

她好像已经洗过澡,半湿的长黑发,蜿蜒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脸庞白皙胜雪。

呼吸十分清浅,长长的睫毛,如同不安的蝴蝶,微微颤动着。

厉炎夜忍住没伸手去碰。

女人身上的馨香,淡淡缠绕着厉炎夜的心神。

他不由得坐在床边,轻轻撩开披在她脸上的头发。

女人精致小巧的五官,就彰显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美,让人心动。

而且气质纯净,美好得像一幅画。

如果,她不是怀着那样的心思嫁进来,说不定,他还能跟她相安无事地相处着。

想到这里,厉炎夜的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今天他到处奔走,也累极,一躺到床上,睡意便袭了过来。

鼻尖缠绕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让人感觉十分舒适,厉炎夜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中。

偌大的房间里,静静地跳动着两颗心,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第二天早上,已经日晒三竿。

夏云初醒来的时候,发现脑袋特别疼。

想了想,昨晚好像自己洗完澡。

一边看书,一边等厉天昊治疗完毕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

那时头发没干,难怪会疼。

她定了定神,好像听到那边的洗澡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难道是厉天昊在洗澡?

夏云初侧身起来,竟若隐若现,闻到一股带着清新薄荷味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厉天昊身体行动不方便,想必洗澡的时候会不方便吧。

夏云初想到这里,就赶紧往浴室走去。

“天昊,你在里面吗?”

夏云初等了一会,没人回答。

说不定是没听到,于是再问了一遍。

“需要帮忙吗?”

里面的水声还在继续,拿着花洒的厉炎夜,深邃的眼眸更加黑沉。

这女人的声音,比她的意图讨喜多了。

不过听到她叫的是大哥的名字,厉炎夜竟觉得有点不舒服。

如果,她用这样甜美关切的语气问自己,会是怎样?

不过想到这个女人,如果真的大胆到敢进来,看到是他的那瞬间,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想象出夏云初等下的反应,厉炎夜嘴角不由玩味地勾起,俊美的脸庞,此时如邪王一般魅肆。

“那我进来了啊。”

夏云初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应答,所以径直拉开了门。

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要好好照顾他,就从身边的这些小事做起。

妻子给不方便的丈夫刷背,这些事情是很平常的。

不要怂!夏云初一边给自己鼓励,一边慢慢拉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里面的厉炎夜,一副看好戏的整好以暇,静静地由夏云初开门进来。

那张秀美的小脸上,会是惊慌失措,还是春心荡漾?

男人的神情淡漠,却非常养眼,五官帅气。

夏云初万万没想到,自己看到的,却是一幕足以令任何女人,都脸红心跳的美男出浴图。

男人刚刚洗完头,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头发。

有一滴调皮的水珠,从他线条优美的颈部一直滑下。

滑过有力刚硬的胸肌,八块腹肌的古铜色腹部。

缓缓消失在一片伟岸的,唯美的烟雾中……

虽然下面的没有了,但是这白色浴巾遮住的,更加欲掩弥彰,让人遐想无穷啊!

推开门的夏云初一下子傻掉了,这是她跟厉天昊的新房啊。

而且厉家这么多房子的浴室,为什么厉炎夜会出现在这里!

害得她不小心,看光了自家小叔子的身体,她的脸瞬间爆红。

厉炎夜看着傻掉的夏云初,心情忽然变得很好。

她白皙的脸上此刻满是绯红,看得他喉咙一紧。

但是开口的时候,语气不咸不淡。

似乎自己出现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

“看够了?看够了就出去。”

夏云初好不容易捡回了自己的舌头。

“厉,厉炎夜……你,你怎么会在我跟你大哥的新房里!”

她虽然强装镇定,可是火辣辣的脸色,早已出卖了她的慌乱。

厉炎夜幽深的星眸,淡淡地扫过她。

从容不迫地从洗澡房走了下来,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

“好看么?”

夏云初脑袋轰的一声,被他的不要脸,给炸得一片空白。

好看么好看么好看么……这三个字不停地回旋在她脑海里……

确实是挺好看的……

她有个朋友是学美术的,有一次去找朋友的时候。

正好碰见她在画裸体,有真人模特不着一缕地站在那里。

夏云初当时就惊呆了,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男人身材。

可是,厉炎夜的身材,比那些模特还要好上很多。

那充满肌理感的肌肉,刚硬的线条……没一处不让人不着迷……

夏云初的心,像是跳漏了一拍,而后急速跳动起来,砰砰不停。

红着一张脸,说了一句对不起,就慌慌张张,匆匆忙忙地夺门而出。

都怪这个厉炎夜,在里面也不吭一声,明显就是故意让她难堪的!

就算厉炎夜看不惯自己,这个恶作剧也过分了。

自己好歹是他嫂子,这也是对厉天昊的不尊重啊!

王八蛋!

夏云初倚在门角,气愤地骂了一声。

这事不能跟厉天昊说,要是破坏了他们的感情就不好了。

而且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件事如果小题大做,气到他了就更不好了。

所以她要自己去解决,她才不要忍气吞声,任人欺负呢。

最起码,也要得到厉炎夜的尊重,不然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更多。

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叫别人去叮嘱他。

厉炎夜这个没长记性的王八蛋!

夏云初想好了人选之后,就跑下了楼梯去厨房。

门内的厉炎夜,听见她低咒的一声王八蛋。

心情忽然变得很好,这个臭女人,有时候也好像挺可爱的。

“黄妈,您忙完了吗?”

夏云初觉得,在这个家里。

黄妈已经服侍了厉家两兄弟这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厉炎夜应该对黄妈还是挺尊敬的。

如果是她说的话,他说不定就会放心上了。

黄妈原本就只差将最后一道菜起锅,看见夏云初甚是愉悦。

“少奶奶,您起来啦。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夏云初等她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才开口道:“我有一件事情拜托您。”

“不用客气的,少奶奶有事直说就可以了。”

“我知道,厉炎夜他还算听您的话吧,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就是想您告诉他:以后别随便进来我和天昊的新房了,这样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而且他自己应该有自己的房间吧。”

夏云初想到刚刚的事,还有厉炎夜那态度,心里就几把火。

黄妈一愣,这个新房就是二少爷和少NaiNai的新房啊,也是根据他自己的房间改造成新房的。

不让他在那里洗澡,应该去哪儿啊……

哎,她不由叹息了一声。

二少爷也是惨,本就无心成婚,被逼无奈要跟少奶奶结婚。

如果他们两个,再是这样的相处方式下去。

二少爷要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少奶奶啊?

而且如果相处不来,这件事,对两个人都是一生的伤害。

“我会跟二少爷说的。”

黄妈也不方便再说什么,只好闪烁其词地应着。

夏云初见黄妈答应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麻烦黄妈了,谢谢。”她柔声应答。

突然看到黄妈右手边的早饭,

“对了,顺便把天昊的早饭给我送上去给他吧。反正我有空。”

黄妈侧身,端起特制的药膳流食,递给夏云初。

夏云初从善如流地接过,转身准备上去的时候,竟撞上了下楼的厉炎夜。

他已经换上了白色的衬衫,整个人看着清爽利落,又俊美非凡。

可是,这下可提醒了夏云初刚刚在婚房,两个人的尴尬情形。

不,应该是夏云初一个人尴尬而已,厉炎夜倒是淡定从容的样子。

不知道这个男人站在这里多久了,应该听到了她和黄***对话吧。

不过听到也没关系,反正都是要说给他听的。

让他自觉一点,懂得什么是最基本的尊重。

殊不知,夏云初自己口中的婚房,是跟眼前人共同拥有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刚刚莫名慌乱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

端着早饭径直走了上去,并没有看厉炎夜的表情。

“把手上的东西给我。”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又带着一丝蕴怒的情绪。

夏云初握在托盘上的手又紧了几分,大力到苍白。

“我是天昊的妻子,照顾他是理所应该的事情。而且你终会有你自己的家庭,难道你能照顾你哥一辈子吗?”

厉炎夜几步上前,大力夺过夏云初手上的药膳。

黑沉的眸子蕴含着怒气,语气冰冷刺骨。

“你以为我照顾不了我哥一辈子吗?你算什么东西?!”

说完就大步离去。

留下一脸莫名的夏云初,她算什么东西?

真是可笑,照顾自己丈夫还要被说教。

这种霸道嚣张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夏云初不想因为这么一个男人耿耿于怀。

忍了忍眼眶的湿意,慢慢转身走了出门。

站在楼梯下面的李管家,在他们分开之后,慢慢走了出来。

看了看厉炎夜挺拔的身姿,又看看夏云初瘦小无奈的身影。

无奈地叹了一口长气。被厉天昊这么一提醒,厉炎夜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反驳他了。

“去美国治疗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改天,我得好好跟陈医师商量一下才行。”

他重复了很多次,大哥总是每次都说等等。

这不,又来了。

“再等等,你们这才新婚,我也顺便在家多休养几天,准备不充足怎么办?”

厉天昊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最在意的,就是他的身体状况。

只要让老陈说一声,时机还没到,他是绝不会让自己冒险的。

等炎夜跟云初关系好了,他能放心地走了,就立马去找她。

一直放在床头,支撑着他,做一次又一次的治疗的女孩照片。

若蓝,记得在另一个世界那头等我。

厉炎夜果然没什么话说了,将晚饭喂完之后,再聊了一会天。

他回到婚房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伏在床上睡着了。

白皙纤细的手臂旁边,是一本关于烧伤治疗的医书。

她好像已经洗过澡,半湿的长黑发,蜿蜒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脸庞白皙胜雪。

呼吸十分清浅,长长的睫毛,如同不安的蝴蝶,微微颤动着。

厉炎夜忍住没伸手去碰。

女人身上的馨香,淡淡缠绕着厉炎夜的心神。

他不由得坐在床边,轻轻撩开披在她脸上的头发。

女人精致小巧的五官,就彰显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美,让人心动。

而且气质纯净,美好得像一幅画。

如果,她不是怀着那样的心思嫁进来,说不定,他还能跟她相安无事地相处着。

想到这里,厉炎夜的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今天他到处奔走,也累极,一躺到床上,睡意便袭了过来。

鼻尖缠绕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让人感觉十分舒适,厉炎夜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中。

偌大的房间里,静静地跳动着两颗心,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第二天早上,已经日晒三竿。

夏云初醒来的时候,发现脑袋特别疼。

想了想,昨晚好像自己洗完澡。

一边看书,一边等厉天昊治疗完毕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

那时头发没干,难怪会疼。

她定了定神,好像听到那边的洗澡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难道是厉天昊在洗澡?

夏云初侧身起来,竟若隐若现,闻到一股带着清新薄荷味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厉天昊身体行动不方便,想必洗澡的时候会不方便吧。

夏云初想到这里,就赶紧往浴室走去。

“天昊,你在里面吗?”

夏云初等了一会,没人回答。

说不定是没听到,于是再问了一遍。

“需要帮忙吗?”

里面的水声还在继续,拿着花洒的厉炎夜,深邃的眼眸更加黑沉。

这女人的声音,比她的意图讨喜多了。

不过听到她叫的是大哥的名字,厉炎夜竟觉得有点不舒服。

如果,她用这样甜美关切的语气问自己,会是怎样?

不过想到这个女人,如果真的大胆到敢进来,看到是他的那瞬间,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想象出夏云初等下的反应,厉炎夜嘴角不由玩味地勾起,俊美的脸庞,此时如邪王一般魅肆。

“那我进来了啊。”

夏云初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应答,所以径直拉开了门。

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要好好照顾他,就从身边的这些小事做起。

妻子给不方便的丈夫刷背,这些事情是很平常的。

不要怂!夏云初一边给自己鼓励,一边慢慢拉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里面的厉炎夜,一副看好戏的整好以暇,静静地由夏云初开门进来。

那张秀美的小脸上,会是惊慌失措,还是春心荡漾?

男人的神情淡漠,却非常养眼,五官帅气。

夏云初万万没想到,自己看到的,却是一幕足以令任何女人,都脸红心跳的美男出浴图。

男人刚刚洗完头,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头发。

有一滴调皮的水珠,从他线条优美的颈部一直滑下。

滑过有力刚硬的胸肌,八块腹肌的古铜色腹部。

缓缓消失在一片伟岸的,唯美的烟雾中……

虽然下面的没有了,但是这白色浴巾遮住的,更加欲掩弥彰,让人遐想无穷啊!

推开门的夏云初一下子傻掉了,这是她跟厉天昊的新房啊。

而且厉家这么多房子的浴室,为什么厉炎夜会出现在这里!

害得她不小心,看光了自家小叔子的身体,她的脸瞬间爆红。

厉炎夜看着傻掉的夏云初,心情忽然变得很好。

她白皙的脸上此刻满是绯红,看得他喉咙一紧。

但是开口的时候,语气不咸不淡。

似乎自己出现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事。

“看够了?看够了就出去。”

夏云初好不容易捡回了自己的舌头。

“厉,厉炎夜……你,你怎么会在我跟你大哥的新房里!”

她虽然强装镇定,可是火辣辣的脸色,早已出卖了她的慌乱。

厉炎夜幽深的星眸,淡淡地扫过她。

从容不迫地从洗澡房走了下来,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

“好看么?”

夏云初脑袋轰的一声,被他的不要脸,给炸得一片空白。

好看么好看么好看么……这三个字不停地回旋在她脑海里……

确实是挺好看的……

她有个朋友是学美术的,有一次去找朋友的时候。

正好碰见她在画裸体,有真人模特不着一缕地站在那里。

夏云初当时就惊呆了,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男人身材。

可是,厉炎夜的身材,比那些模特还要好上很多。

那充满肌理感的肌肉,刚硬的线条……没一处不让人不着迷……

夏云初的心,像是跳漏了一拍,而后急速跳动起来,砰砰不停。

红着一张脸,说了一句对不起,就慌慌张张,匆匆忙忙地夺门而出。

都怪这个厉炎夜,在里面也不吭一声,明显就是故意让她难堪的!

就算厉炎夜看不惯自己,这个恶作剧也过分了。

自己好歹是他嫂子,这也是对厉天昊的不尊重啊!

王八蛋!

夏云初倚在门角,气愤地骂了一声。

这事不能跟厉天昊说,要是破坏了他们的感情就不好了。

而且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件事如果小题大做,气到他了就更不好了。

所以她要自己去解决,她才不要忍气吞声,任人欺负呢。

最起码,也要得到厉炎夜的尊重,不然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更多。

而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叫别人去叮嘱他。

厉炎夜这个没长记性的王八蛋!

夏云初想好了人选之后,就跑下了楼梯去厨房。

门内的厉炎夜,听见她低咒的一声王八蛋。

心情忽然变得很好,这个臭女人,有时候也好像挺可爱的。

“黄妈,您忙完了吗?”

夏云初觉得,在这个家里。

黄妈已经服侍了厉家两兄弟这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厉炎夜应该对黄妈还是挺尊敬的。

如果是她说的话,他说不定就会放心上了。

黄妈原本就只差将最后一道菜起锅,看见夏云初甚是愉悦。

“少奶奶,您起来啦。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夏云初等她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才开口道:“我有一件事情拜托您。”

“不用客气的,少奶奶有事直说就可以了。”

“我知道,厉炎夜他还算听您的话吧,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就是想您告诉他:以后别随便进来我和天昊的新房了,这样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而且他自己应该有自己的房间吧。”

夏云初想到刚刚的事,还有厉炎夜那态度,心里就几把火。

黄妈一愣,这个新房就是二少爷和少NaiNai的新房啊,也是根据他自己的房间改造成新房的。

不让他在那里洗澡,应该去哪儿啊……

哎,她不由叹息了一声。

二少爷也是惨,本就无心成婚,被逼无奈要跟少奶奶结婚。

如果他们两个,再是这样的相处方式下去。

二少爷要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少奶奶啊?

而且如果相处不来,这件事,对两个人都是一生的伤害。

“我会跟二少爷说的。”

黄妈也不方便再说什么,只好闪烁其词地应着。

夏云初见黄妈答应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麻烦黄妈了,谢谢。”她柔声应答。

突然看到黄妈右手边的早饭,

“对了,顺便把天昊的早饭给我送上去给他吧。反正我有空。”

黄妈侧身,端起特制的药膳流食,递给夏云初。

夏云初从善如流地接过,转身准备上去的时候,竟撞上了下楼的厉炎夜。

他已经换上了白色的衬衫,整个人看着清爽利落,又俊美非凡。

可是,这下可提醒了夏云初刚刚在婚房,两个人的尴尬情形。

不,应该是夏云初一个人尴尬而已,厉炎夜倒是淡定从容的样子。

不知道这个男人站在这里多久了,应该听到了她和黄***对话吧。

不过听到也没关系,反正都是要说给他听的。

让他自觉一点,懂得什么是最基本的尊重。

殊不知,夏云初自己口中的婚房,是跟眼前人共同拥有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刚刚莫名慌乱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

端着早饭径直走了上去,并没有看厉炎夜的表情。

“把手上的东西给我。”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又带着一丝蕴怒的情绪。

夏云初握在托盘上的手又紧了几分,大力到苍白。

“我是天昊的妻子,照顾他是理所应该的事情。而且你终会有你自己的家庭,难道你能照顾你哥一辈子吗?”

厉炎夜几步上前,大力夺过夏云初手上的药膳。

黑沉的眸子蕴含着怒气,语气冰冷刺骨。

“你以为我照顾不了我哥一辈子吗?你算什么东西?!”

说完就大步离去。

留下一脸莫名的夏云初,她算什么东西?

真是可笑,照顾自己丈夫还要被说教。

这种霸道嚣张的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夏云初不想因为这么一个男人耿耿于怀。

忍了忍眼眶的湿意,慢慢转身走了出门。

站在楼梯下面的李管家,在他们分开之后,慢慢走了出来。

看了看厉炎夜挺拔的身姿,又看看夏云初瘦小无奈的身影。

无奈地叹了一口长气。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一世宠溺:双面首席清纯妻,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请点击:一世宠溺:双面首席清纯妻

免责申明
小说圈微信公众平台
小说圈微信号:xsqkkk
爱看小说,爱写小说人的圈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