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老公找理由和我分房睡,竟然是为了方便和妹妹?

摘自公众号:麦子阅读发布时间:2017-1-22 8:31:40

林欣欣沈湛小说《爱你深几许》,这里提供沈湛林欣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林欣欣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努力咬着嘴唇,从舌尖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理智稍稍回笼,她手握成拳头,指甲早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手心的肉里,她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点击阅读完整版小说>>>:爱你深几许

同类小说免费阅读请点击>>>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

精选章节

阴谋的开端

K市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林欣欣脚步匆匆寻找着手机上的房间号码,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一袭紫色长裙,习惯了素面朝天的她特意化了淡妆,美丽而温婉的面容上挂着清浅幸福的笑容,一颗心扑突扑突狂跳,小脸染上一抹红晕。

一年了!今天是林欣欣和老公罗明的结婚纪念日,一个对于林欣欣来说十分重要的日子!

因为今天,她将和罗明成为真正的夫妻!

是的,尽管林欣欣已经和罗明领了证,却依然只是挂着夫妻的名头而没有夫妻之实,加上罗明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让她心中着实不安。

但是,今天就是改变的开始!从此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站在酒店306房间的门口,林欣欣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散乱的长发,微笑着抬手敲门。

门应声而开,一张熟悉且斯文的面容出现在林欣欣的面前,掩藏在眼底的不耐和厌恶一闪而逝,林欣欣却因为低头道歉而没有看见。

“怎么这么晚?”

“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林欣欣有些害羞的红了脸,事实上,在昨天接到罗明的电话之后,她就激动的一天没有睡好觉,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化妆,美容,找最漂亮的衣服,挑首饰搭配,终于打扮妥当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迟到了。

林欣欣小心翼翼的抬眸,在那张斯文俊秀的脸上没有看到以往的冰冷表情,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甜蜜了几分。

“进来吧,我都等好久了!”

罗明难得主动伸手替林欣欣接过她的手提包,林欣欣心头一暖,他真的很有诚意呀,真好。

房间里早就已经准备了烛光晚餐,幽暗的灯光下,悠扬的音乐飘扬,让气氛一下子变得浪漫起来。

罗明送上娇艳欲滴的鲜花,欣欣激动的双手接过,一股巨大的波浪袭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真的不一样了!

罗明主动拉开椅子,桌边早就倒好了两杯红酒,烛光摇曳中,他端起了其中一杯。

“欣欣,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一周年,干一杯吧!过去的一年你辛苦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补偿你,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林欣欣面色绯红,长长的睫毛低垂,遮掩住眼底的害羞与期待,他话里的暗示让她心跳如雷,情不自禁的浅笑。

红唇微启,林欣欣喝了那杯酒,先前的些许紧张也一扫而空,只剩下羞怯和美好的期待。

今天的罗明似乎格外的温柔体贴,让林欣欣如同做梦般,如梦如幻,如置身在天堂,她含羞带怯的看向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觉得整颗心都是满满的幸福。

罗明满意的勾唇,眼底划过一丝计划得逞的得意,就连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都真诚了几分,他知道自己到了退场的时候。

于是罗明颇为抱歉的起身,“欣欣,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罗明拉开了房门准备出去,而林欣欣有些疑惑道:“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吗?”

“哦,那个好像坏了,我到公共卫生间去。”

林欣欣没有多想,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罗明的回来,她不知道的是,罗明此时已经走出了酒店,驱车离开,临走时回首看了一眼,有一丝算计,一丝冰冷,唯独没有后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罗明还没有回来,林欣欣有些不放心,他去了哪里的卫生间?怎么会这么久?

林欣欣很不安,忍不住想去找他,刚起身,突如其来的眩晕让她跌坐在椅子上。

怎么回事?

林欣欣揉了揉太阳穴,她虽然酒量一般,却也不至于一杯倒!最重要的是,一股难耐的热气从身体里涌出来,让她莫名口干舌燥。

林欣欣晃晃脑袋,让自己稍稍清醒一些,她准备去找一些水喝。

“大美女,你想去哪里?”

房间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挡住了林欣欣的去路,一双细小的眼睛将林欣欣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极其满意的笑了两声。

“你是谁?”

残存的理智让林欣欣还保持着些许清明,直觉让她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当然是让你舒服的人哪!”

中年男人笑的极其恶心,林欣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防备的看着他。

燥热,无比的燥热让林欣欣恨不得将周身衣服都扯了,却又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现在十分难受,罗明去哪里了?快回来啊!

林欣欣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她面红如霞,眼角微微带着水光,看上去可怜又可爱,白皙的肌肤上染上一层薄汗,诱人极了。

中年男人双眼放光,饥渴难耐的咽了咽口水,朝着林欣欣扑了过去。

林欣欣惊慌失措,却又偏偏头脑发昏,腿脚发软,整个人都无法行动,她又着急又害怕,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中年男人越来越近,那肥硕的双手甚至已经扯上了林欣欣的衣领,刺啦一声,肩带断了。

惊怒之下,林欣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摸索着拿起床头灯一下子就砸了上去!

“啊……你这个臭女人!”

中年男人被砸个正着,额头一下子就破了,鲜血顺着他的头流下来,让那张脸显得更加狰狞。

“罗明!罗明!救我!”

林欣欣高声呼喊,叫着自己老公的名字,可是那个男人始终没有出现。

她的心底涌起浓浓的绝望,心沉了下去,浑身发冷。乘着男人被砸蒙了的瞬间跌跌撞撞的逃出了房间,男人紧跟其后追了出去。

欣欣慌不择路,四处乱窜,“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来人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的模样,一张刀削般的面容上镶嵌着凌厉的五官,一双幽深的眼睛清冷淡漠,好看的薄唇此时紧紧抿着,面如冠玉,清俊又贵气,浑身散发着尊贵的气息。

紧蹙的眉头,显然是对这个突然撞到自己的女人很不满。

“救命!”

002:一夜旖旎

林欣欣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她此时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抓住了偶遇的一根浮萍不愿放手。

沈湛低头,就看到一双倔强又迷惘的眼睛,女人的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加上被撕扯的肩带和她此时的神情,沈湛迅速明白了此时的状况,她应该是被人下药了!

这女人长的不错,怪不得引来男人的觊觎!

看到沈湛皱眉,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保镖迅速的上前一步,将依然抓着他衣服的女人拉开,与此同时冷汗直冒,他方才竟然失职了!

主子可不是好惹的!得罪他的人通常只有一个下场,死!

“臭女人,你给我站住!”

中年男人一手捂着头追着林欣欣就过来了,在看到站在林欣欣前面的沈湛之后,恼怒道:“你是什么人?别多管闲事!”

居然比他帅,尼玛,不能忍!

这小白脸哪里冒出来的?

沈湛面色一沉,冲身边的保镖吩咐道:“处理一下!”

保镖了然,迅速的上前将中年男人一把摁住,拖到了他出来的306房间里,不多时,房间里就传出了阵阵哀嚎,听的人胆战心惊。

而就在沈湛的保镖去处理那个人渣的时候,林欣欣竟然摇摇晃晃重新走到了沈湛的身边。

热,极度的燥热让林欣欣觉得难受极了,仿佛从骨头里传出来的一种炙热感,让她只想靠近什么冰凉的东西。

而恰恰,站在她面前的沈湛成了最好的选择。

林欣欣攀附上沈湛强而有力的肩膀,像是一条软软的蛇,身体柔软的不可思议,清秀的脸庞也因药性变得妩媚起来。

林欣欣红唇微张,像是邀请人来品尝,她洁白如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迅速染上了一抹潮红,胸前的衣服已经因为之前的撕扯和行动而损坏了大半,甚至可以隐约的看到她完美的身形。

林欣欣双手紧紧抱着沈湛的腰,像是要与他融为一体,高跟鞋早就已经掉的七零八落,露出雪白而纤细的脚踝,性感的无以复加。

天生尤物!

沈湛的脑海里闪过这四个字,他冷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表情也没有行动,但微缩的瞳孔和略沉的呼吸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他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的淡定。

向来视女色为无物的他,居然动容了!

“罗明,罗明,我好难受!”

林欣欣恍惚之间,将眼前的男人当成了她不知所踪的丈夫,扭着腰在沈湛身上用力磨蹭。

罗明?沈湛闻言眼神一冷,伸手将林欣欣推了出去。

“别走!求你!”

强烈的药效已经让林欣欣彻底丧失了理智,她的瞳孔涣散,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影,只身体里本能的渴望让她紧紧抓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松手。

无边的空虚让林欣欣紧咬着嘴唇,一双已经发红的眼睛里盈满泪光,楚楚可怜的看着沈湛。

那双眼睛盈盈一脉间,害怕,惶恐,又媚色无边,勾人心魄,如一支利箭刺进沈湛的心房,他抬起的脚一顿,心底莫名一软,改了主意,顺手一捞,将这个女人带到了怀里,然后按开了一旁的电梯。

林欣欣此时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滚烫到几乎要燃烧的身体只渴望有谁能来为她降降温,她本能的去摸身边那带着温凉体温的躯体。

沈湛面色微沉,林欣欣的胡乱撩拨竟然让他起了反应,他目光深邃的盯着那不断跳跃的数字,一边紧扣住林欣欣胡乱抚摸的手。

叮咚,电梯门开了,沈湛抱着林欣欣进了总统套房的门。

“热……好热……”

没有得到缓解的林欣欣此时正难耐的撕扯着包裹她身体的布料,却又因为手脚无力而徒劳,反倒是沈湛身上那价值不菲的西装,在林欣欣的磨蹭和撕扯下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

一进房间,两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只不过沈湛的动作依然优雅而清冷,而林欣欣则显得十分焦躁不安,她已经快要被折磨疯了,所以,在沈湛刚把她放到床上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贴了上去。

沈湛闷闷的笑,看着女人如同妖精一样缠上来,一个转身,将她压倒在豪华席梦思上,掌握了主动权……

“不要了……罗明……罗明……”

林欣欣已经陷入了昏迷,她的身体狂热,却又下意识的呼喊着自己爱人的名字。

沈湛的动作陡然一顿,眼底染上危险的气息,随后动作越发激烈让她那张微微张开的红唇中,除了呻吟,再也吐不出任何自己陌生的字眼。

一夜翻来覆去的疯狂,林欣欣早就已经彻底昏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棱,洒落在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温柔的光线让沉睡中的女人平添了几分宁静。

林欣欣是被电话声音吵醒的,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未着寸缕的自己,脑袋依然有些昏沉,不过她此时的情况却让她下意识的感觉到了恐惧。

在一阵让人烦躁的电话铃声之后,她听到了一个性感低沉的声音,“喂?是我!”

陌生的声音让林欣欣陡然从睡梦中惊醒,昏迷之前的记忆片段瞬间涌现在眼前,让她一张俏脸瞬间毫无血色!

她昨天似乎被人下药了!而且,貌似还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了床!

林欣欣的表情惊疑不定,她昨天明明是和罗明在一起庆祝结婚周年的,怎么会有一个猥琐的男人闯了进来,还有那杯红酒,怎么都觉得有问题。

一个念头在林欣欣脑海里明明灭灭,却始终让她不敢相信,她深吸了口气,紧咬着嘴唇,试图伸手掩住了疲惫的双眼,却发现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了!我很快就回来!”

浴室里的人似乎是在接电话,声音虽然低沉好听,却绝对是她所陌生的。

林欣欣想哭,她所一直保留的初夜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丢失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慌乱和畏惧让她将整个人蒙在被子里,直到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消失。

003:噩梦

昨晚那个胖猪头的身影浮上心头,林欣欣被恶心的打了个冷战,瞬间下意识的缩进了被子里,小心翼翼的透过被子之间的缝隙朝外看过去。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身材非常完美,宽阔的肩膀下是标准的倒三角,窄窄的腰腹间松松垮垮的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甚至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腹肌和那形状完美的人鱼线。

这就是昨天和她共度一夜的人吗?林欣欣莫名的有些心安,应该是个帅哥,不是昨天的那个猪头,太好了。

她忽然很好奇他的脸,视线上移,就见到一头乌黑飘逸的短发,因为没有擦干还在滴水,那水滴顺着那古铜色的肌肤一路下滑,不免让人面红心跳,偏偏他的头上还盖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刚好遮掩住他的面容,只露出一张性感的薄唇以及棱角分明的下巴。

随后,男人转身穿衣服,他似乎有些急事,很快就穿戴整齐走到了门边,开门的时候,他的视线朝着床头的位置淡淡的瞥了一眼。

林欣欣此时却已经又重新钻到了被子里,头都不敢伸,像乌龟般缩着。

门轻轻合上,她长长吁了口气,露出雪白的小脸,这才发现双手全是冷汗。

吓死了!

沈湛从总统套房出来,一辆迈巴赫停在酒店门口等候多时,他猫腰钻进了车里,才想起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然而电话里的事情更加重要,他拧了眉头,淡淡吩咐了一句,“开车!”

等到确认男人已经离开,林欣欣才面色苍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还没下床就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林欣欣苦笑,忍着周身的酸痛来到了卫生间洗漱。

卫生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肥皂香,倒是让林欣欣的情绪稍稍缓解了一些,她洗了一把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白皙的肌肤上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娇艳的嘴唇有些红肿甚至破皮,清秀的面容上还残留着欢爱之后的餍足和疲惫,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泪光。

这幅模样,任由谁都知道她昨天发生了什么?!

林欣欣瞬间面如纸色,她得回去!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总要去问个清楚明白!昨天,在她最需要罗明的时候,他在哪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再笨,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让她害怕的浑身发抖。

但是,再害怕,她也想知道真相!

罗明,她深爱的丈夫在昨晚扮演了什么角色?

她不敢深想,但是,不想就能代表什么都没发生吗?

昨天的那些衣服早就已经不能穿了,幸运的是林欣欣在总统套房的橱柜里找到了一套还算是保守的女式睡衣,她咬了咬牙,穿上了那套睡衣,随后顶着旁人异样的目光,脚步匆匆的从酒店逃离。

一路上因为她的装扮特殊,有不少出租车都拒载,以为她精神有问题,后来还是遇到了一个女司机,在她的百般哀求下才让她上了车。

林欣欣心情复杂的回到家里,昨夜发生的一切让她难以启齿,她要怎么解释?怎么跟罗明提起?

但是比起这些,她更想知道昨天罗明怎么没回来?那个恶心的色狼怎么会进来?

离家门越来越近,林欣欣也越发的胆怯迟疑,她苍白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惹来不少人好奇的目光。

再不愿意面对,林欣欣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了家门口,刚想按门铃,却发现大门虚掩着,有什么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恩……啊……明,你太棒了……”

“你这个小妖精,看我不弄死你!”

“那可不行……恩……我死了,谁给你生儿子……”

暧昧的喘息夹杂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吟哦,只要是人都能明白里面的战况有多激烈!

林欣欣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头皮一炸,里面这两个人的声音分明就是她的丈夫罗明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梅。

她至亲至爱的两个人,也是她最信任的人,他们居然背着她搞在一起?

仿若是晴天霹雳,打的林欣欣眼前一阵阵发黑,绝望,漫无边际的绝望迅速将她掩没。

但很快,所有的绝望化为愤怒,无穷无尽的怒火涌上心头。

愤怒让林欣欣几乎失去了理智,她颤抖着双手,想要推开房门,却听到了房间里的人提及了自己的名字。

鬼使神差的,林欣欣缩回了手,想要听一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之后她才发现,她宁可不要听到这让人痛苦绝望的对话。

“明,林欣欣那个贱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看来我们的计划成功了!”林梅的语气里掩不住的得意。

计划?林欣欣的脸色刷的全白了,惨白如纸,浑身直哆嗦。

心中的怀疑得到了认证,她却生不如死,恨不得立马消失在这个丑恶的世界。

但是,她好不甘心!

她全心意的付出,得到的就是这种结果?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罗明也很得意:“我亲自出马能不成功吗?你可别忘了,那个傻女人对我的话可是言听计从,连无性的婚姻都能接受。”

当然林欣欣性格懦弱温顺,好控制,没有父母撑腰是一大原因,他是真心看不上那种唯唯喏喏的女人。

没有个性,没有长处,谁会喜欢?

林梅嗤笑了一声,很是不屑,“你该不会是心软了吧?你可别忘记了,要是那个贱人知道你和她结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她外公的那些家产,你觉得她还会对你有好脸色吗?”

她气势张扬,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对自己的亲姐姐没有半点亲情,一口一声贱人叫的欢。

此时的她跟平时地乖巧听话的好妹妹形象判若两人!

罗明立马花言巧语哄了起来,“小梅你吃醋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天地良心,就算我和她结了婚,可是我连碰都没碰她一下!我这可是为了你守身如玉啊!”

004:一对狗男女

林梅闻言极其满意的娇笑一声,“谅你也不敢背叛我!我可不是林欣欣那个贱人!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是是是,你怎么能和林欣欣那个蠢货比?昨天我不过稍微对她温柔一点,她就乖乖把加了药的红酒给喝了,也不知道那个胖子刘总对她昨晚的表现满不满意?那可关系着一桩大生意。”

“反正我很满意!”林梅娇笑声不断。

一句接着一句的对话,让门外的林欣欣如同被送到了刑台上千刀万剐,心头的肉被割了一刀又一刀,伤口几乎疼痛的有些麻木,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等林欣欣回过神来,房间里的两个人竟然又开始做某些不和谐的运动,林梅的浪叫和罗明的闷吼,让她忍不住胃里翻腾,恶心的想吐。

除去罗明追求自己的那段时间,他们结婚整整一年,这期间罗明从来都没有碰过她,说神马时机未到,说什么要给她最好的一切,她居然傻傻的相信了。

但,没想到到头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她真心相待的丈夫到头来不过是一个为了谋夺自己财产的骗子!背地里早就已经和林梅勾搭上,而且暗度陈仓!

听他们的语气,甚至是在认识自己之前!

不对,如果是这样,那罗明跟她的认识,也是蓄意安排的,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惊天大阴谋!

那就能解释昨晚的事情了,被下药的酒,那个龌龊的中年男人,好恶心!

在巨大的悲痛之后,林欣欣只感觉到无边的愤怒,她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钱就这么重要?甚至泯灭了人性和亲情?

于是,林欣欣用力推开了大门,她的双眼一片猩红,双手也在颤抖,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面如死灰。

林欣欣觉得一夜之间,自己的天都塌了!原本在旁人眼中幸福的婚姻一下子变得如此丑陋不堪,龌龊又恶心,那个她付出了真心的男人褪去斯文儒雅的外皮,里面藏着的就是一头狼心狗肺的禽兽!

“罗明!”

林欣欣的咬牙切齿的咀嚼着这个名字,比起那个向来喜欢和自己抢东西的林梅来,罗明的背叛才将她伤害的更深!

林欣欣突然出现倒是让沙发上白日宣淫的两个人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狗男女向来脸皮厚,这两个人也就在林欣欣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林梅慢条斯理的从罗明身上下来,甚至极其鄙夷的瞥了林欣欣一眼,之后极其自然的走到他们的卧室里拿衣服换上。

看林梅那熟悉的模样,林欣欣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希望破灭了,她果然很愚蠢!林梅对这里这么熟悉,可见她来了不止一次了!她甚至比自己更像是这个家里的林欣欣人!

罗明也没有躲避的意思,他随意抽了一支烟,身体镶嵌在沙发里吞云吐雾,语气则极其不屑的开口,“你怎么回事,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林欣欣一愣,气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回来自己的家里,难不成还需要他们的同意吗?这两人是有多无耻!

“为什么?我自问对你一心一意,尽我所能的做一个好妻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欣欣定定的看着罗明的眼睛,曾经,她最喜欢对方的这双温情脉脉的眼睛,眼底永远是碧波荡漾,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但是如今她才发现,那眼睛里荡漾的不是温情而是阴谋。

罗明冷笑了一声,那张斯文的脸倒是越发柔和了几分,向来温润的眼睛里此时是满满的不屑和嘲讽。

“林欣欣,说你蠢,你还真是蠢!你能这么问,想来刚才的话你也已经听见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林欣欣也红了眼睛,拔高了声音,“我就是想要一个理由!一个你背叛我的理由!当初是你先追的我,你说过要给我一辈子的幸福,可是现在呢?你竟然和林梅一起串通起来陷害我!”

罗明好整以暇的看着情绪即将崩溃的林欣欣,眼底没有分毫的动容,他老神在在的吐了口烟圈,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

“背叛?哼!从来没有信任何来的背叛?”

林梅此时穿好了衣服从里面出来,林欣欣一眼就认出来她身上的衣服是之前自己生日罗明特意送过自己的那一套,当时她还在奇怪,这尺码明显有些不对了,不过碍于是第一次收到罗明送她的礼物,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小心翼翼的收藏在衣柜里。

如今看来,这衣服根本就不是送给自己的,那分明是林梅的尺寸!

林梅不满的看了罗明一眼,“你和她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林欣欣脑海里早就已经一片混乱,她脚步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林梅则咄咄逼人的上前一步,“林欣欣,既然你那么想要知道所谓的真相,我今天就好好的告诉你,我和罗明在你之前就认识了,我们在一起都快五年了!”

林欣欣闻言脚下一软,跌坐在地,果然如此!

她好恨,好怨!

“既然如此,罗明为什么要主动来招惹我!”

她要听真相,哪怕真相是那么的丑陋!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天仙吗?值得罗明来招惹?要不是为了你家那死老头子的遗产,鬼才懒得理你!”

林欣欣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努力咬着嘴唇,从舌尖传来的疼痛让她的理智稍稍回笼,她手握成拳头,指甲早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手心的肉里,她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她要听!她要将这一切听的清楚明白!她要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谁欠她,谁辜负了她,她都要好好的记清楚!从此之后,她林欣欣要和这一对狗男女一刀两断!

事已至此,林欣欣也彻底的平静了下来,她已经彻底弄明白了,原来他们所看重的不过是她外公遗留的那些资产。

林欣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眼泪早就已经爬满了她整张脸,而此时,她心死如灰,眼泪都哭不出来了。

“罗明,金钱和权力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甚至不惜愿意和我假结婚?”

罗明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林欣欣一眼,显然这样的问题他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

005:狼子野心

林欣欣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结了,心比冰块还要寒冷,她颤抖着声音,绝望的看着罗明,“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对吗?”

“林欣欣,别闹了!你觉得现在问这样的问题有意思吗?”

罗明没有回答,一边的林梅就已经接过话来,然而林欣欣依然固执的看着罗明,仿佛他不回答就誓不罢休!

罗明的脸有些阴沉,还带着些许不耐烦,“你是聋子吗?还是你的脑袋都用来装屎尿了?我们之前都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你居然还问我有没有爱过你,真是可笑!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怎么会爱你?”

轰!

林欣欣感觉自己心底的最后一块希望破碎了,她眼睛红肿的看向眼前的这个男人,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三百多个日夜的男人,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我们离婚吧!”

“离婚?!”

“既然你和林梅相爱,那么我们离婚,我成全你们!”

“林欣欣,你太天真了!想要离婚?没门!”

林欣欣有些蒙了,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什么意思?

罗明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不屑,随后又和林梅相视一眼,倒是先笑了起来,而林梅则走到房间里,拿出了几张纸来,扔到了林欣欣的面前。

“要离婚可以,先把这个签了!”

原本以为那几张纸是离婚协议书的林欣欣,在看到纸上的协议之后,只觉得气血上涌,眼前发黑。

这根本不是什么离婚协议书,而是一份财产转让清单,协议上说,林欣欣自愿将所继承的财产全部转让给自己的丈夫罗明,以弥补自己出轨对他的精神伤害。

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林欣欣气的心口都觉得疼,他们怎么能这么无耻!

她愤怒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个人,拿着协议的手颤抖不已,“你们还真是我见过最龌龊的一对狗男女!”

林梅睥睨了她一眼,兀自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老神在在的修剪指甲,“骂吧骂吧,骂完了别忘了签字就行!”

林欣欣气急,愤怒让她头脑充血,她狠狠咬破了舌尖,血腥味和疼痛让她稍稍冷静了一些,她三两下撕扯了那些协议,甩在了林梅的脸上,“你做梦!那些财产是我外公留给我的,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婚我是一定要离的,钱,你们一分都别想拿到!”

林欣欣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里,这里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

林梅则气的跳脚,撒娇般的对罗明道:“明,你看看,她竟然凶我!”

“别着急,她跳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罗明将林梅揽入怀里,眼底闪过阴冷的光。

离开别墅,林欣欣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地方可以去!她悲伤的站在大街上,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兀自难过,仿佛一夜之间,她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没有了家,没有了清白,就连她曾经以为的爱情都不过是一场骗局!

她自嘲的勾唇,却忍不住落泪!

巨大的打击让她精疲力尽,忽然后脑勺一痛,她眼前一黑,昏倒在车水马龙的街头。

……

林欣欣是被饿醒的,连续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她的肚子早就在饿的打鼓了,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四周有些昏暗,等她适应了周围光线,才发现这里像是一间仓库,有些许阳光从仓库顶上的天窗里斜斜的落下来,让林欣欣不至于觉得冷。

这是哪里?她还记得自己是在大街上的,耳边隐约传来了海浪的声音,难道她是在某个海边的仓库?

门突然被推开,刺眼的光线让林欣欣稍稍抬手遮住了脸,等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又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你醒了?怎么样?看到我们是不是很惊喜?”

林梅那娇媚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笑林欣欣的不自量力,笑她的愚不可及!直接把那协议签了不就好了,非要搞出这么多的花样来,结果还不是落到他们的手里?

罗明则站在林梅的身旁,用一种林欣欣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阴冷目光看着她,让她感觉自己像是遇到了一条毒蛇。

“你们绑架我?”

林梅啧啧了两声,“亲爱的姐姐,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怎么会是绑架呢?我们分明只是想请你回来好好谈谈而已,何况,是我们把你从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给救了,否则,你岂不是被来往的车子给撞死了?”

林欣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外公的遗产我是不会给你们的!”

“林欣欣!我看你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处境,你以为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罗明冷笑着拿出一份协议来,“乖乖的签了,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

林欣欣悲愤不已,她朝着罗明啐了一口,“你这个畜生!混蛋!你们这是犯法的!我一定会报警抓你们!”

“呵呵,那还要等你出去再说,事到如今,你以为如果不签了这份协议,你还能出的去吗?”

罗明讽刺的笑容刺激了林欣欣的神经,她纤细的手指紧握成拳头,大脑却意外清醒了下来。

林欣欣重新打量着仓库的环境,想着逃跑的可能,她微微低垂着眉眼,遮住眼底的盘算,腹部又传来声音,加上她现在手软脚软,就算是想逃走,都没有力气。

林欣欣突然安静了下来,倒是让林梅和罗明有些意外。

沉默了片刻,林欣欣开口,“好,你先给我弄些吃的来,现在我饿了,没力气签字!”

林梅皱了皱眉,“别给我耍花样!”

“怎么?这么一点小要求你们都做不到吗?还是说你们害怕我吃饱了就逃出去了?”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签不签,她都是一个死!

这对狗男女是不会放过她的!

“谅你也没那个本事!”罗明冷哼一声,让林梅出去给林欣欣准备一些食物,林梅颇为不甘愿的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就给林欣欣端来了一碗白饭和一碗水。

林欣欣饿的狠了,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头扒饭,很快,一碗白饭就被她吃了个精光,她有些嫌弃的将水打翻在地,“水冷了!我要开水!”

遇到如此遭遇,她受了极大的刺激,性情大变,那个懦弱温顺的林欣欣就此死去!

006:逼入绝路

她恨!恨老天不公!

恨自己眼睛瞎了,居然看上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

更恨这对狗男女的残忍恶毒!

她不能死,她要活着,她要报复!

她要让这对狗男女死无葬身之地!

罗明给林梅使了个眼色,林梅骂骂咧咧的出去了,再进来的时候,手上端了一碗开水,正在袅袅的冒着热气。

林欣欣暗中咬牙,上前一步从林梅手中接过那开水来,猛地朝着罗明的脸上砸了过去。

罗明猝不及防被砸了个正着,滚烫的开水落在他的脸上,之后又被那瓷碗砸破了头皮,献血夹杂着水渍从他头上脸上落下来,倒是狼狈了几分。

“啊!”

罗明发出一声痛呼,林梅连忙上前查看他的状况,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的林欣欣乘机夺门而出。

“快别管我!那个贱人跑了!”

罗明的眉目狰狞,一只手捂着头上的伤口,脚步匆匆的追了上去,林梅也回过神来,连忙追了上去。

林欣欣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仓库外面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但是不远处似乎就是一个悬崖,悬崖下就是湛蓝的海水。

罗明和林梅已经追上来了,林欣欣不顾一切的狂奔,背叛和痛苦让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不能让罗明他们得逞!不能被他们抓回去!

林欣欣慌不择路,竟然没有发现自己逃跑的方向有问题,而体力不支让她的脚步也慢慢没有最初的轻快了,她大口的喘气,肺部像是被人塞了海绵一样的让人呼吸不过来。

相比之下,罗明尽管受了伤却到底是个男人,很快就追上了林欣欣的脚步,林梅也紧随其后追了上来。

林欣欣跑着跑着,才发现前面竟然已经没有了路了!汹涌的浪花怕打着悬崖边的峭壁,发出让人胆战心惊的怒吼。

林欣欣顿住了脚步,眼底爬满了绝望!

“跑啊!你个贱人怎么不跑了?”

罗明从林欣欣身后走了过来,他头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不过看上去依然狼狈而狰狞,像是从地狱来的恶魔。

林欣欣咬牙,罗明却已经大步上前,扯住了林欣欣的手臂,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紧随其后的林梅也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嘴里骂骂咧咧,“这个贱人倒是挺能跑的,不过再能跑也没用,连老天都不帮你!”

罗明用的力气非常大,林欣欣的脸一下子就肿了,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耳朵的轰鸣声让林欣欣的头脑都有些恍惚,紧接着,她被罗明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尖锐的石头一下子划破了她就肌肤,血液沾染在石块上,林欣欣凌乱的长发整个都披散下来,让人看不清楚表情!

林欣欣的狼狈大大取悦了罗明和林梅,让他们之前的怒气稍稍收敛了一些。

罗明上前一步揪住了林欣欣的头发,迫使她抬起眼睛。

在悲伤和绝望之后,林欣欣那双璀璨的星眸中涌出无比的恨意,像是一团即将燃烧的火焰,只在等待一个契机就可以将一切焚烧殆尽!

“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啪”的一声!又是一记耳光,鲜血一下子从林欣欣嘴角流出来,让人触目惊心!

林梅上前一把扯住了罗明的手,“好了好了,别把她打死了,还等着她签字呢!”

林欣欣抬起头来仇恨让林欣欣那双眼睛看起来有些渗人,她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男女,“你们这么做,就不怕会有报应吗?”

林梅冷笑一声,“切?报应?报应是什么?那不过是没用的人所杜撰出来吓唬自己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报应的话,爸和我妈早就应验了!”

林欣欣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爸?她妈?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林梅笑的越发灿烂,恶意满满,“哦,这件事你好像还不知道呢!看你可怜我就告诉你好了,你妈妈的车祸可不单纯只是个意外哦!”

林欣欣只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陡然炸开,将她整个人都炸的四分五裂,心脏的位置似乎都骤然停止了跳动,她声音颤抖着开口,“林梅,你给我说清楚!我妈妈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梅极其鄙视的看了她一眼,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垃圾。

“你还真是可怜,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没有丝毫怀疑自己母亲的死因吗?看来你和你的那个妈一样的愚蠢呢!当年我妈想要进林家大门,你妈自然就成了阻碍,于是老头子和我妈一合计,干脆就弄死她算了,然后,就出了那场车祸,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两个还不是活的好好的,所以啊,别跟我提什么报应!你根本就不信!”

林欣欣的大脑一片空白,心像是突然被人挖走了一块,痛的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里落下来,滚落她的嘴里,又咸又涩!

“妈妈……”林欣欣低声呢喃着,眼神绝望而茫然。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

她的亲生父亲居然做出了这么令人发指的事?!

父亲不爱她,对她冷淡,她虽然难过,但一直没怪过他,因为这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但谁知道,这里面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她一直以为当年的车祸不过是一个意外,所以即便在后来林欣欣的妈妈进门,她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敌意,甚至对林欣欣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向来多加照顾。

没想到到头来,她一直称呼为阿姨的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杀害她母亲的凶手!现在,她竟然又被一个小三的女儿和她的情人逼迫到了这种地步!

真是让人可笑又可悲!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夹杂着卷起的海浪,一声声的怕打着海岸,这凌冽的寒风吹醒了林欣欣的头脑,让她的眼底闪过决然的光芒!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让这对狗男女夺走属于外公的那份遗产。

他们不配!

林欣欣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纤细的身影挺立的笔直,像是悬崖上傲然的雪莲,在绝望的边缘美丽的绽放!

风扬起她的长发,发丝在空中飞舞,她一步步的后退,却朝着罗明和林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你们,什么都别想得到!总有一天,会得到恶报!我诅咒你们,终其一生都得不到最渴望的东西!自相残杀,穷困潦倒!生不如死!”

罗明眼皮一跳,冲林梅大吼,“快抓住她!”

林欣欣纵身一跃,整个人如同离线的风筝一般掉入了悬崖下的海水里......

微信搜索:小说圈,关注:小说圈,回复:爱你深几许,免费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全文请点击:爱你深几许

同类小说免费阅读请点击>>>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

免责申明
麦子阅读微信公众平台
麦子阅读微信号:maiziyuedu
麦子阅读;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