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愿你我,还能重逢于这梦幻时代

摘自公众号:一个·韩寒发布时间:2017-1-12 1:19:26


双麒_宋 作品

喜欢过的歌啊,就如同爱过的人一样,不管过去了多久,每当熟悉的前奏响起,时光立马回寰,恍惚之间,自己便回到了过去,仿若孤强地淋了一场当年的大雨。


愿你我,还能重逢于这梦幻时代

by 花大钱

前几日,得知了黄耀明、陈升等人被下架的消息。惊愕之余,忙不迭跑去把他们的歌都下载了一遍。本来打算写论文的,结果坐在图书馆走廊尽头的窗子边听了整一个下午的黄耀明。 喜欢过的歌啊,就如同爱过的人一样,不管过去了多久,每当熟悉的前奏响起,时光立马回寰,恍惚之间,自己便回到了过去,仿若孤强地淋了一场当年的大雨。 这种感觉很像是打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盒子,它隐秘,老旧,守口如瓶,却把这么多年的往事都化成一股烟尘扑面而来,顿时把我呛得泪流满面。 最初喜欢上粤语歌,是跟一个男孩有关。 那个时候还很小,是会热切地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歌唱比赛的年纪。记得当时大家准备的曲目无非也就是林俊杰周杰伦之类的。为了显示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我特意准备了一首《盛夏的果实》,还在家对着镜子练习了很多遍那种阅尽世事浮华的淡然神色。 比赛那天,我正惴惴不安地在座位上默背歌词,他上场了,唱了一首黄耀明的《暗涌》。过去这么多年,我至今仍记得他站在台上唱歌的神色,明明是小小的少年啊,清俊得如同雨后的树苗一般,却偏偏能生长出着这么哀艳的神态。


台上的他,又无辜又深情,反反复复唱着两句我听不懂意思的歌词,但光凭着咬字和唱腔,就足以把我击中了。后来我特意跑去查了资料,才知道他唱的那两句是“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之后,便是理所当然地疯狂爱上了粤语歌,也借机认识了他。 每天放学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拿出小MP3,塞上耳机,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那时的MP3还是没有屏幕的那种,只有5个按键,不能找歌也无法单曲循环。如果想听一首歌,就得一首一首切换。因为听得太过频繁,那个MP3上面亮亮的漆都快被磨掉了一大半。 有时,听到了特别喜欢的歌,就会迫不及待跟他分享,用跟MP3一样破的按键手机发一条长长的短信。那种热切的心情就像在寒冷的冬夜怀揣了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在胸口。如果恰巧他也喜欢这首歌,两人简直比偷偷分食了全世界最甜的蜜糖还要欢喜。 因为我没有任何在粤语环境下生活过的经历,学唱粤语歌的时候只能去模仿发音,但总是记了就忘,非常费力。每当听着身为广东人的他说着一口细腻温柔的流利粤语,就觉得羡慕又着急。 直到有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收到了他传过来的小纸条。那时他坐在教室的最后排,而我在前排,纸条传过大半个教室才到了我的手上。当时又是盛夏晚上,每个人的手上多少有些手汗,纸条到我手上的时候,上面的字迹已经有点被晕湿了。但还是看得出是手抄的《暗涌》歌词,上面还仔细地用拼音的形式标出了每个字的粤语发音。 就这样,我为他学会了他所喜爱的黄耀明的全部的歌,从《小王子》到《亲爱的玛嘉烈》,从《从这么远,那么近》到《春光乍现》。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才是最真切的快乐,虽然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也没有说过一句“我好中意你啊!”从头到尾,都只有淡淡的“你的温柔怎可以捕捉,越来越近却从不接触”。 直到很久之后,我听到了张敬轩的《樱花树下》,他唱,在樱花树下,“等待花蕊又跌下来,才洞悉这是恋爱。” 我这才恍然,那时的青涩懵懂或许才是真正的恋爱。



虽然我们最后还是分开了,也没有再联系。但听粤语歌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越听越多,越听越杂。在无人的地铁,在初秋的街道,在吵闹的课间,在乍醒的午夜,只要听着粤语歌,就像有一双温热的手掌贴住了耳廓,连孤独的颜色都变得鲜艳了起来。听着听着,我也渐渐明白: 原来在多年之后见到曾经喜欢过的人,内心依旧悸动的感觉叫《余震》,“余震是靠在你掌心,永远被困。”


原来爱既可以是“任她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这样的独一无二,也可以是“即使爱你爱到你变成碎片,仍有我接应你落地上天”这样的泥沙俱下不管不顾。 原来最后我们都会变成“和你也许不会再拥抱,待你我都苍老,散半里的步,前尘就似轻于鸿毛”。 直到现在,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依旧偏执地认为粤语歌比国语歌来得好。粤语歌词的细腻幽微,接纳了世上所有的情愫。在粤语歌里,有大雪,也有人间。 只可惜,现在听粤语歌的人越来越少,没有了那个孤傲桀然,眉飞唇红的王菲,没有了那个缱绻哀婉,千回百转的哥哥,也要没有那个轻盈明亮,妖冶缠绵的黄耀明和荒腔走板,落拓无比的陈升。 风暴席卷,属于香港乐坛的黄金时代终究还是要远去了,连带着我的少女时代一起。就像谢安琪在《年度之歌》里面唱的那样,“回忆装满的抽屉,时光机里的光辉” 也全都“限时美丽,一览始终无遗。” 最后都要“鞠躬了就退位”。


但我还是想说一句,“真高兴给你爱护过,也很高兴因你灿烂过。” 谢谢你。

总有一天,愿你我还会重逢于这梦幻时代。


你的文艺生活

ONE来陪伴

ONE·一个 韩寒监制 每日阅读App

4.0版本全新上线

今日文章|王若虚:两次捐精之间

无论理想多伟大,我们现在都需要

帮别人繁衍后代来挣钱,

这就是现实干爆理想。

今日问题|某些场景似曾相识,

好像梦中或前世发生过,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负二_Negative_2答河马)

微信:one_hanhan 微博:@一个App工作室

免责申明
一个·韩寒微信公众平台
一个·韩寒微信号:one_hanhan
ONE·文艺生活,每天都将在这里为您推荐一篇文章.它或许是一个故事、一段经历;也可能是一个观点、一种态度.我们希望这里会成为「一个」App和您文艺生活的延伸——文艺路上,有你不孤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