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圈,我的微信生活圈!

网络大电影黎明前的迷狂与困境:“现在的网大,就像3年前网剧市场”

摘自公众号:麦田映画发布时间:2017-1-8 0:32:06



一位号称“烂片收割机”的影评人发朋友圈说:“看国产烂片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现在开始看网大”。资深电影从业者周铁东也曾表示,如果说好片是佳酿,烂片是劣酒,网大就是工业酒精。而与“反对派”相对的是,仍有一批网大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中不仅有伴随网大生而生的年轻公司,还有诸如爱奇艺、腾讯、阿里等财大气粗的互联网巨头,以及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老牌A股影视公司。

只是,要想走出网大“低品质”的阴影,探索有生命力的付费机制……何其难也。站在新年的起点,这群革新者们来到了网大黎明前的黑暗期。2017年会是他们冲破黑暗迎来新生的一年吗?

? 野蛮生长 背后很多尴尬

网大正在野蛮生长。2015年~ 2016年上半年,网大增长率高达262.8%。但尴尬的是,网大虽然海量生产,可却罕见能大规模进入受众视野且引发社会关注的作品。

网上看影像,成为大家再熟悉不过的生活方式。视频网站行业,也已形成了爱奇艺(百度旗下)、腾讯、优酷土豆(被阿里巴巴收购),和搜狐、乐视的“3+2”格局。激烈的竞争中,这几家综合性的视频网站走上了“烧钱抢影视剧独播版权”的道路,并且一边抱怨这样没有出路一边又继续抬高影视剧价码。

出路何在?兴建自制内容和培养“会员制”付费模式两条腿走路,已经成为视频网站们的共识。针对网络平台播放的网络剧、网络综艺、网大等网生内容也应运而生。并且在近3年,网剧、网络综艺的劲头不输卫视台同类内容。

与之相对的,是迟迟没有打开局面的网大。

“大概3年多前,我们提起了网大的商业模式。以前没有网大这个概念,全是网络微电影,从几分钟到30多分钟。基本可以认为是一个大广告,因为它唯一的商业化方式是做植入广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对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介绍道,“但这是不对的,网络电影如果拍得更长,质量更高,应该有其收入支撑。”

“淘梦”就是网大的第一批掘金者。淘梦创始人、CEO阴超告诉记者,该公司出品的网大《道士出山》投资28万元,“票房”收入1500万元。“它告诉大家,网大是可以赚钱的。”但阴超也认为,这种奇迹再也不会发生了。随着大量几十万元甚至几万元的低制作网大涌入,山寨低劣、打软色情擦边球的网大正在野蛮生长。


根据艺恩的数据,2015年~ 2016年上半年,网络综艺数量的增长率为87.3%,网络自制剧增长率为5.3%,而网大增长率高达262.8%。但尴尬的是,网大虽然海量生产,可却罕见能大规模进入受众视野且引发社会关注的作品。

多位网大从业者对每经影视记者表示,2015年网大约有四成赚钱,到了2016年就只有一两成。“网大将迎来爆发期,这句话喊了这么久,其实到现在都还没真正到来。”

? 大浪淘沙 正规军将到来

网大现在缺一个爆款。一旦爆款呈现,有个标杆出来了,这个市场就会被撬动,更多专业团队就会进入。随着“正规军们”的介入,网大会和做院线电影一样的步骤,而其整体面貌也将随之焕然一新。

网大在经历了2016年爆炸式的增长后,慢慢转入大浪淘沙的白热化竞争。不少人看到网大已经进入下半场,无快钱可捞,选择了转身离开。而一些大公司却看好网大的模式优势,要在2017年正式布局。

在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看来,发展了两年多的网大,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部优质的“爆款”。“2014年,网络剧投入产出不成比例,没有人敢投资太多。我们跟腾讯一起做了高投入的《暗黑者》,一下就引发了专业团队加入投资网剧行列。网剧的格调一下就提升了。”

“网大现在也缺一个爆款。一旦爆款呈现,有个标杆出来了,这个市场就会被撬动,更多专业团队就会进入。”马中骏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专访时称,随着“正规军们”的介入,网大的整体面貌也将焕然一新。

至于网大的风险,马中骏认为内容行业的规律决定这个行业一定只有一成是赚钱的,九成亏损。“只是现在还比较粗放,常常是几十万元的投入,亏也就亏了。有的是一个企业要广告费,需要植入一部网大里,用这个广告费做一部网大、播了就行,预算很低。现在网大还没有商业化,大公司没有把它当成一个蛋糕正儿八经的竞争,都是小公司在玩。”

2016年12月,爱奇艺发布自制网络电影战略合作发布会,拟引入索尼影视、奥斯卡终生成就奖获奖者等好莱坞资源合作出品网大,这被业界视为“正规军来了”的信号。“对标美国的HBO。”是大型影视公司在进军网大前纷纷立下的目标。

因出品过“爆款”网剧而在业内迅速崛起的新公司万合天宜,也将在2017年发力网大。万合天宜CFO陈伟泓告诉记者,2017对网大有两个打算:做3个精品系列网大;同时扶持100位网大导演,从中发现好的,帮他们升级。

“现在的网大就像3年前的网剧市场。越是大家觉得市场在洗牌、风险比较大的时候,我们越是该大举进入,培育优质项目和人才。”陈伟泓说。

模式隐忧 大IP+小鲜肉有风险

网剧现在有一些大IP+小鲜肉模式,成功了,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模式没风险,所以重金买IP改编权和砸钱请明星的道路。但其实这是有风险的,风险在2017年会慢慢显露出来。

从网大的盈利模式来看,其和院线电影类似。视频网站对网大一般采取“一次性买断”或“票房分账”的模式。付费会员免费看网大,但按照“分账协议”观众在前台点击一次,网大出品方就可从视频网站那里分到1.5元~3.5元不等的金额。

“目前,网大对视频网站吸引新会员的贡献力度不及网剧,但网大却能提升视频网站会员对内容的多次消费。”新片场创始人、CEO尹兴良对每经影视记者说。

马中骏觉得,在优质网大到来之际,视频网站的付费模式也将被搅动并随之改变。包月、包年的会员制只是付费的初级模式。未来一定会有按单次点击付费观看的网大、网剧,点播付费模式与会员制并存。并且只有品质最佳的内容,才有信心尝试点播制。

长远来看,走上正轨的网大生态还将给那些挣扎在院线市场上的文艺片、小众类型片以生存空间。

“电影院是一个重资产行业,只能选少量的有卖相的商业大片,电影院才能赚钱。但小众电影哪怕喜欢的人特别喜欢,质量特别高,仍没法在一个重资产的渠道中取得高回报。因为它的用户群太分散、太小众了。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艺术影院也顶多一两个。”龚宇分析道,“互联网的低成本传输和查找观看的特质,会让小众影片有更大的市场。”

说起制约网络大电影未来发展的瓶颈与隐患。龚宇表示,“需要一些规则,让健康、高质量的内容有更好回报,让低俗内容灭绝或限制在很狭小的空间里。”


《老九门》《盗墓笔记》制片人白一骢则告诉记者:“网剧现在有一些大IP+小鲜肉模式,成功了。很多人会觉得这种模式没风险,这样一来网剧、网大也走上重金买IP改编权、和砸钱请明星的道路。但其实这是有风险的,风险在2017年会慢慢显露出来。说这种话可能有点过分,因为我们本身就做了很多大IP+小鲜肉的作品。但我个人希望回归文艺创作本身的这一天尽快到来。”

? 打擦边球部分网大出局

明晰规则,把靠打擦边球博眼球的作品挡在外面,对于致力于深耕网大的公司来说是好事。这样,制片方才敢于将重金打造的精品影片投向网络,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生态。

“网上网下导向管理‘一个标准、一把尺子’。”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党组书记,国家版权局局长聂辰席在2016年底的一场公开演讲中,再次重申了监管层对网生内容的态度。

“办视听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做节目的不能一味靠噱头吸引受众,坚决‘不让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垃圾淹没我们的生活’。”聂辰席说。

不同于台播电视剧和院线电影的“先审后播”,网剧和网大是视频网站“自审自播”,这一政策无疑更为宽松。

从2015年起,监管层针对网生内容的政策频频出台。执行力度也是显而易见的,继2016年初《太子妃升职记》《盗墓笔记》等现象级网剧被总局要求下架、整改后;另一批热门网剧《余罪》《灭罪师》《暗黑者2》等也在2016年11月被下架,这些剧目均属于近两年备受追捧的悬疑推理、涉案类题材。


这些网剧的出品方都并非“小作坊”,大多是大型影视公司或视频网站。目前,上述被下架网剧多已在删改后重新上架。

与此同时,网大的监管也同样在收紧。2016年11月4日,60多部网大从爱奇艺、乐视、腾讯等视频网站全部下架。这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第一次针对网络大电影进行的全面整治。

2016年12月19日,视频网站又对网络电影、网剧、网综等网生内容提出登记备案的要求,并由视频网站统一盖章报送有关部门备案。

这也意味着,软色情、硬暴力等网大内容将被锁定,被判出局。

对于监管趋严,爱奇艺、慈文传媒、新片场等多个知名网生内容公司的相关高管均向每经影视记者表示,“明晰规则,把靠打擦边球博眼球的作品挡在外面,对于我们这些致力于深耕网大的公司来说是好事。这样,制片方才敢于将重金打造的精品影片投向网络,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生态。”

文章来源 | 荷尖网络电影




免责申明
麦田映画微信公众平台
麦田映画微信号:maitianyinghua
中国领先的影视娱乐内容输出平台
最新文章